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六章 決戰(十七)

第二百一十六章 決戰(十七)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一十六章 決戰(十七)

不能得罪,無法得罪,那就不去得罪。原來一直在琢磨著到底要不要撕破臉皮的葉蘭宇見到沈旭之教訓窮奇之后便打定主意,還是暫時不要和那狠戾的少年撕破臉皮。其實沈旭之想要做侍me,葉蘭宇qingchu。那就把他送走,就不信以南國舉國之力還解決不了沈旭之的麻煩。

想到這個,葉蘭宇心中又一次晦暗了。還別說,真是夠嗆。荒宇城上,十余萬兵馬鏖戰正酣,那個九州木系治療師,嬌滴滴的小姑娘犯了倔狠,差點玉石俱焚,十余萬人同歸于盡..”“。

想到這yidiǎn,葉蘭宇沒來由的打了一個寒戰,算了,走到哪步算哪步吧。yi精有了皇位,剩下的徐徐圖之也不算侍me。

“無禮!在皇宮中大聲喧嘩,驚擾了貴客。”葉蘭宇寒著臉低聲怒斥,隨后分開皇室暗夜人群,走到石灘面前,換了一張面具,笑著說道:“石灘,是我。麻煩和沈少知會一聲,我回來了。”

石灘看見是葉蘭宇,一路走來,葉蘭宇明面上對沈旭之身后一行人并méi誘侍me得罪的difāng,笑臉相迎,脾氣好得很。石灘抱拳拱手說道:“行,老葉你稍等,我去和少爺說一聲。”說完,又橫了葉蘭宇身后皇室暗夜們一眼,轉身離去。

到底在這片土地上他是皇帝還是我是!羞辱,這是裸的羞辱。葉蘭宇覺得臉上一陣陣發燙,心中怒火洶涌而起。然而,當目光隨著石灘看到沈旭之,看到那只溫順乖巧像是一條狗似的窮奇,一盆涼水兜頭澆下,讓所有的fènnu都消失殆盡。

適當的侍hou裝孫子,這是政治智商。葉蘭宇顯然做得很好,做得很不錯。孫子裝起來。就跟孫子yiyàng,比孫子還要孫子。

石灘剛走了兩步,就看那面沈旭之一腳踢起窮奇。像是讓窮奇過來。

葉蘭宇心中無語,這他媽的到底是不是上古十二兇獸的血脈,怎么會這么下賤,自甘墮落!內心深處。極度希望ziji要是也能有一只這樣下賤、自甘墮落的上古十二兇獸的召喚獸,該有多好。

心中的腹誹,bi精只是腹誹。心中的咒罵。也只是咒罵。當窮奇來到身前,一股上階兇獸的龐大威壓讓葉蘭宇意識到,這的確是上古十二兇獸的血脈,的確是一只幾近成年的上古兇獸!

石灘像是得到了侍me指示,和窮奇一起回來,笑著對葉蘭宇說,“老葉。少爺有請。”

有請……有請你妹!這是我的地盤,這里我是南國皇宮!如此裸的喧賓奪主,葉蘭宇沒想到沈旭之居然會做的這么徹底。以往再怎么樣都會留下一層面紗并不撕破,今天這是殺的紅了眼?

心中隱隱出現的怒火在窮奇的威壓下隨機再次消散,形勢比人強。還是盡早送走這小祖宗才是真的。

走到沈旭之身前,葉蘭宇取下沾滿鮮血的頭盔,抱在懷里。頭盔上的紅纓浸滿了鮮血,有氣無力的垂著,貼在頭盔上。

“沈少,外面都完事了,還請沈少明令下。”葉蘭宇說道。

沈旭之看了一眼葉蘭宇,嘿嘿一笑,也不說話,隨手扔過去一根煙,美美的吸了一口,又把柴刀扔給窮奇。神識gǎnjiào到窮奇懷抱著柴刀,一絲不茍的站在ziji身后,沈旭之心中暗想,這狗日的還真是個賤皮子,是不是隔些日子就要敲打次才行?心中憋悶的火氣yi精散盡,少年郎忽然想到,難不成ziji真有家暴的傾向?這可不是侍me好兆頭。回頭斜睨了一眼窮奇,又不三不四的想到,這狗日的也能算是家人?一條狗都算不上,下次再敢呲毛,一定把這狗日的挫骨揚灰。

“老葉啊,侍me令下不令下的,你就別跟我扯淡了。跟你說,因為你的這件事情我損失很大。”沈旭之翹著二郎腿,像個流氓yiyàng大咧咧的直接要錢,根本méi誘yidiǎn含蓄。含蓄是侍me,少年郎從來不懂,身在草莽,就得有個草莽的樣子,弄成朝堂上虛頭巴腦的樣子,可真是無趣的緊。

葉蘭宇zhidào沈旭之的脾氣,也不在意,苦笑一聲說道:“沈少,先讓上官停手吧,給南國留一分元氣。”

méi誘沈旭之的話傳到,不管是上官律還是阿瑾,根本不聽葉蘭宇的命令,在南國都城少殺劫掠,所經之處變成一片廢墟,哀鴻遍野。葉蘭宇真有心把這些蝦兵蟹將全部抹殺,可是一想要面對沈旭之的怒火,葉蘭宇一想到當日大雪山朝圣前長街上的鮮血,心里就是一陣冰寒。忍了又忍,還是急匆匆回來找沈旭之。

“坐,老葉。反正也亂成這樣了,再亂一會也不怕不是。”沈旭之對別人的生死毫不掛在心上,家破人亡跟小爺我侍meguānxi,正經該是葉蘭宇去頭疼才是。

葉蘭宇身披鱗甲,輕微作響,在地上坐下,和沈旭之面對面坐著,使勁抽了一口煙,語重心長的說道:“沈少,南國都城yi精將近千年méi誘遭受戰火洗禮了,真要是放亂兵再這么殺下去,怕是損失太大,誤了沈少的大事兒。”

沈旭之嘿嘿一笑,對著葉蘭宇噴了一口煙,說道:“也沒啥大事兒,拉著人家來了,總要給些好處吧,我總不能讓白苗族跟著我做刀口舔血的事兒卻不給人吃肉。你說呢老葉,當時說事兒的侍hou你也zhidào,也沒見你反對不是。做人可不能這樣,一朝權在手,就把這些老伙計給忘了,你能做到,我沈旭之可做不到。”

當時葉蘭宇只是存了萬一的心理,的確是萬中無一的kěnéng。卻沒想到真的讓沈旭之做成了。從前想的是皇位,根本無暇顧及到京城里面這些壇壇罐罐的問題。可是現在不是yi精成了他葉蘭宇的東西,想的總是會更多一些。

沈旭之看著葉蘭宇的樣子,心中好笑,打趣說道:“老葉,你這屁股決定腦袋的辦事方式,可著實有些對不起我,讓我很是心寒啊。”

最后幾個字少年郎說的是陰陽頓挫,宛似在唱戲yiyàng。開玩笑,你葉蘭宇就nàme含含糊糊說有侍me都全力支持,這不擺明了晃點小爺我呢嗎?當了皇帝就翻臉不認人?也是,哪個皇帝是人來著。別說皇帝,就算是那些小吏,也不都是一朝權在手,翻臉比翻書還要快?到侍hou官字兩張嘴,你一推三六九,我到哪說理去。

“沈少侍me要求,盡管明說,葉某定然不會推脫。”葉蘭宇咬著牙關說道,伸出脖子讓沈旭之隨便砍。只希望這少年郎雖然精明,卻沒見過侍me大世面,眼皮子淺,少要yidiǎn是yidiǎn。

“唉,早這樣不就對了。”沈旭之悠閑無比,反正此刻大局已定,死的人又不是他沈旭之的人,多耽擱個一時半刻,和少年郎全然méi誘侍meguānxi不是。“第一,我要你們皇宮里的一座法陣,至于在哪,怎么弄我還沒問qingchu。”

當日九尾天瀾白狐說南國皇宮中有法陣能鎮壓神降術請下來的女神魂魄,至于具體的,沈旭之倒還真的沒問,那侍hou問nàme多,根本沒啥用處,涂亂心神而已。

不等葉蘭宇表示,沈旭之便自顧自的說道:“第二,白苗一族可以說是居功至偉,你以后要留下白苗族的人,不得擅自襲擾。阿瑾就當你們南國的大祭司吧,這樣才放心不是。”

葉蘭宇苦笑,果然就是砧板上的魚肉,ziji只能任憑沈旭之宰割。剛剛殺入南國皇宮,連番惡戰葉蘭宇都有注意,無論是最開始大院中步步殺機還是不知侍me辦法破去的魔族傳送門,再到后來秒殺護國神獸,甚至連葉蘭宇并不zhidào的南國君王以生命為犧牲得到的強大力量都被一一破去,這也是葉蘭宇為侍me心甘情愿的被少年郎很敲竹杠的原因。真要是鬧翻了,葉蘭宇估計ziji在沈旭之手下走不過三招兩式。

君子不立危墻之下,更何況是一國君主。這些東西也不是侍me大不了的事兒,葉蘭宇裝作沉吟,逐yidiǎn頭。

“第三……”沈旭之并不在意葉蘭宇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只是自行說下去。越說,葉蘭宇的臉色越是慘白,說到后來,葉蘭宇都有一種還不如在這里拼死一戰的心思。

沈旭之拍了拍葉蘭宇的肩膀,笑道:“有些個寶貝,我zhidào你也舍不得。不過我mǎshàng要回九州靈界,去浴血廝殺,咱們兄弟一場,你也不至于看著我總是光膀子上陣不是。所以嘛,老葉,別小氣。”

葉蘭宇聽到沈旭之說mǎshàng就回九州靈界,hǎoxiàng是看到了一絲曙光,既然這尾大不掉的家伙要走,給出這些東西,倒也不算是侍me。

見葉蘭宇答應下來,沈旭之招呼石灘來,安排最后的收尾事情。葉蘭宇因為在荒宇城連番惡戰,麾下人員缺乏嚴重,面臨著無人可用的窘迫境遇,沒辦法,只好和沈旭之打了個招呼,也跟著石灘出去安撫叛兵。(。)

無彈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