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章 決戰(十二)

第二百一十章 決戰(十二)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一十章 決戰(十二)

“殺!”

隨著沈旭之一聲怒吼,方才圓轉如意的太極圖案,生死兩種氣息隨即炸開。レ♠思♥路♣客レ一道亮金色的力量從樹魂虎牙長槍之中刺出!

整個天地似乎都在顫抖,顫抖在沈旭之爆炸開的這股力量上,顫抖在那亮金色的力量中。

與此同時,一個聲音隨著這股力量出現,念誦著不被人理解的咒語。和沈旭之剛剛經歷的思維平面鋪開一樣,咒語似乎念誦的極慢,但卻在力量炸開的瞬間念誦完畢。這段咒語似乎有無數的字,每一個字都很好理解,并沒有什么難的。可是在念誦完畢之后,不管是誰都根本記不住那段咒語里說的到底是什么。

聲音滄桑無比,似乎在這一瞬間,已經過了滄海桑田,過了悲歡離合,留下的只有在意識里面那飄渺的聲音。

沈旭之甚至來不及咒罵,腦海里一閃而過一絲欣慰。九尾天瀾白狐終于出手了!就知道這個狗rì的在等待一個機會,沒有肉身,攻堅這種事情自然責無旁貸的落在自己的身上。..

幸不辱使命!沈旭之輕輕松了一口氣。就算是最后敗了,自己也不至于太過于丟臉。

隱藏了不知道多久的九尾天瀾白狐終于露出了猙獰的牙齒,或是困獸猶斗,或是久待良機,終于開始蓄謀已久的一擊。

水落石出,隨即便是石破天驚!

整個天地之間根本無法觸摸,無法改變的時間被凝固,只有沈旭之炸開的生死兩相依的太極圖中探出的亮金色的力量在緩慢的生長,整個樹魂虎牙長槍消失,只有那一抹亮金色存在。

海嘯一般的吼叫聲震耳玉聾,穿透鼓膜,穿透到每一個人的腦海里。這是天地的威壓。根本不是人力所能及的力量。

狂風驟起,亮金色的光芒化作點點星辰,在沈旭之看來。這些星辰就是剛剛九尾天瀾白狐所念誦的咒語,不知道是一種什么樣的力量,把亮金色的光芒變成言出法隨的形式,化作漫天繁星飛向虛無的空間撕裂的裂口。

那虛無的空間撕裂處的力量**的想要擠出來。卻在九尾天瀾白狐言出法隨的咒語中根本無法得逞。看上去極慢,其實卻極快,只手補天一般隨著每一顆星辰出現。填補到那深不見底的漩渦之中,隨即就會化作流水一般進入旋流之中。無數星辰璀璨無比,眨眼之間全部融入到洋溢著火焰炙熱的力量的漩渦中。

光影迷離,色彩絢爛。仿佛是年節時候的煙花綻放一般,讓人目眩神迷。

煙花易冷,絢爛終究不會持久。一切在轉瞬之間便平復下來,兩輪明月的光影似乎也變得黯淡了一些。平地而起的寒風肆虐,仿佛對剛剛那股熱流極為抗拒,更是彰顯自己的力量一般的吹著。

樹魂虎牙長槍破碎,化作無數樹魂飛回到沈旭之的手鐲里。精赤著上身的沈旭之全身肌肉好像是磐石一般虬張,仿佛里面蘊含的力量隨時會破體而出。

面無表情。即便是活下來,少年郎依舊沒有太多的欣喜,緩步走到柴刀前,彎腰拾起柴刀。羊皮袍子蹲在沈旭之的肩頭,身后九條毛茸茸的尾巴和一道虛無的光影流動,不像是往rì里活波跳脫,而是冷冷的環顧四周,一股難以言明的威嚴仿佛是千鈞巨石一般壓在所有人的心頭。

在最關鍵的時候,老狐貍還是選擇了羊皮袍子,而不是沈旭之身后的紋刻。只有在羊皮袍子的身體里,老狐貍才能發揮出自己最強大的力量。

九尾天瀾白狐的目光看到哪里,哪里就仿佛刮起一陣秋風,人心在秋風中瑟瑟發抖。目光看向窮奇,窮奇溫順的拜服在地上,就算是再強項,在九尾天瀾白狐的目光中也只能低下頭。看到鞠文和那只女鬼,面對帝江,依舊無所畏懼,依靠魂術囚禁帝江瞬間,夫妻二人硬生生的幾乎秒殺了那只超階的成年荒獸。可是在九尾天瀾白狐的目光之中鞠文和那只女鬼不由自主的低下了頭。目光中帶著的余威,讓鞠文意識到這是一個自己根本無法面對的強大存在,不要說一語成讖,光是冰冷的眼神里那種威嚴,就讓鞠文難以承受。

僅僅是眼神,便足以讓強大的鞠文低下頭,不敢直視。那只女鬼心中有愧,知道九尾天瀾白狐出現,早早的就藏身在鞠文懷里,沒有看見九尾天瀾白狐此刻的目光,也不知道是幸運還是不幸。

石灘身后夜叉王被硬生生的抽走了魂魄一般癱倒在地上,一地冰霜四溢。老榕樹如華蓋一般的樹冠不住的顫抖著,樹皮秫秫落下,顯然是怕到了極處。

葉蘭宇故作鎮定,勉強站在那里。當九尾天瀾白狐的目光掃到葉蘭宇的身上的時候,渾身染血的鎧甲不住的顫抖。葉家血脈中的驕傲讓葉蘭宇勉強站在沈旭之的身側,站在一地廢墟、一捧骨灰前,說什么都不肯墜了自家的傲氣。

沈旭之拾起柴刀,掂量了兩下,發現似乎有了一點變化,是好是壞沈旭之一時之間也沒有定論。從納戒里取出一身天樞院黑衣黑氅,回手披上。

“趕緊回去,有事情問你。”沈旭之說道。沒有看著羊皮袍子,但在羊皮袍子身體里的九尾天瀾白狐卻知道。輕輕抖動了一下身后的九條尾巴,拍打了一下沈旭之的后腦,仿佛在告訴沈旭之,一切安好。隨后羊皮袍子就回到沈旭之的懷里,安穩睡去。

“老葉,以后的事情你能搞定嗎?”沈旭之從納戒里掏出一根煙,手上力量太過巨大,不小心捏碎了。少年郎看著一地的碎煙葉子,苦笑一聲。

深深吸了一口氣,散去周身的力量。沈旭之發現自己真的是太過于緊張了,居然會忘記收斂力量。慢慢的從納戒里取出煙,扔給葉蘭宇一根,自己叼起一根,點燃。

叼著煙,沈旭之含含糊糊的問道:“老葉,問你話呢。”

葉蘭宇恍惚的接住沈旭之扔過來的煙,腳下一軟,險險跌倒。看著沈旭之,勉強裂開嘴笑了一下,比哭還要難看。緩緩的坐到地上,使勁抽了一口煙,穩定了下自己的情緒。畢竟是常年在血泊之中打滾的悍將,很快便從九尾天瀾白狐的威壓之中走出來,說道:“這里沒什么事情了,他已經死了,整個南國自然就是我的。要是到了這種程度我還是坐不上那張椅子,我就不是葉家的子孫了。”

“那就好。”沈旭之對著半空中的一個月亮吹了一口煙,隨后低頭對著葉蘭宇說道,“我在這里歇一歇,你去收拾殘局吧。”

“嗯。”葉蘭宇明顯對沈旭之的這種頤指氣使的話語有些反感,但是剛剛九尾天瀾白狐的威壓讓葉蘭宇無言以對,就算是心有不滿,也說不出什么來。更何況沈旭之剛剛從兇悍狠戾之中走出來,以葉蘭宇對沈旭之的了解,自己要是說一個不字,那少年郎估計狗臉一變,柴刀立馬讓自己身首兩處。

“等我歇一歇,天亮之前要是還搞不定,老葉,別說我不給你面子。血洗南國都城,剩下一只雞一條狗就算是我沈旭之每種。”沈旭之低頭抽煙,葉蘭宇也不知道沈旭之在大勝之后為什么脾氣會這么差,怎么對自己說出這樣的狠話。

沈旭之似乎情緒極為低落,有些不耐煩的低聲繼續說道:“你們倆膩歪完了沒有?完事了趕緊回去,我有話要問。”

葉蘭宇一愣,旋即明白這是在和剛剛秒殺了護國神獸的夫妻二人在說話。難道這兩個人居然是沈旭之的……葉蘭宇見到過鞠文,跟著沈旭之下山來的,話也不多,根本看不出來和沈旭之有多么深厚的關系。可是,這少年郎怎么跟打罵窮奇一樣,張嘴就罵呢?這樣的強者,就算是寵著都來不及,一般的強國都會禮賢下士,說出的話要比君王還一言九鼎。在這少年郎眼前,怎么會張嘴就罵,難道是沈旭之的家奴不成?

抬眼望去,那老漢動了一下嘴唇,想要說什么卻說不出來。只是依依不舍的在那女鬼的臉頰上**了一下,揮揮手。那只女鬼雖然戀戀不舍,卻只能使勁擁抱了一下鞠文,隨后化作清風消散在風里。

居然這么強勢!葉蘭宇無語的看著沈旭之,手中的煙忘記抽,幾乎燒到手指。這他娘的還是南國嗎?自己還算是南國的皇帝?

“你過來。”沈旭之使勁吸了一口煙,順手把煙蒂彈向窮奇,淡淡的火星在半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宛似流星。窮奇聽到沈旭之的話,如逢大赦,笑逐顏開的跑了過來根本沒有一絲上古荒獸的尊嚴,仿佛能在沈旭之的身邊感受到柴刀里面蘊含的息壤味道就是人生大樂。

“石灘,護法,我休息一下。”沈旭之吐出胸中濁氣,坐在地上,慢慢閉上眼睛,最后對著葉蘭宇說道:“快去吧,你難道真的要等我屠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02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