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零一章 決戰(三)

第二百零一章 決戰(三)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零一章 決戰(三)

雙臂較勁,身上天樞院黑衣黑氅無風而起,還méiyǒu聽到少年郎最喜歡的黑氅獵獵作響的聲音,玄級下品的一身衣服又碎了。

沈旭之對此也頗為無奈,即便在這么一個生死瞬間的shíhòu,少年郎依舊習慣性的走神。以后要是有機會回天樞院,一定要做一套扯不破的黑衣黑氅。要不是老狐貍給做了一身血鎧,又他娘的得光著膀子打架。

柴刀下壓,雖然這人強橫無比,少年郎還是不由自主的用出太極”“小說章節。那種對力量的掌控,虛實之間陰陽相生,讓沈旭之沉醉無比。這個侍jiè再強大的法術,再彪悍的力量,都hǎoxiàng跟少年郎有隔閡,只有太極一術,真正是少年郎魂牽夢繞的。這是一種縈繞在血脈之中的力量,無法釋懷的力量。也只有施展太極的shíhòu,少年郎才會有一種回家的gǎnjiào。

況且,在面對魔族的shíhòu,少年郎發現zìjǐ進階之后,尤其是長歌當哭之后,心境變化,太極雙生用出來更加老辣,也更是如意。

手腕轉動,如流水一般自然,像是一陣清風,不經意之間帶動柴刀與冷焰長刀上的力量。剛剛對拳,那狗日的小白臉力量并不遜于zìjǐ,沈旭之對此qīngchǔ。所以在使用太極去轉動力量的shíhòu,開始全神貫注,不敢稍有走神。其間輕重少年郎還是分辨的清qīngchǔ楚。

力量一拉一帶,柴刀上渾不著力,兩股力量雖然無法融合,卻被少年郎柴刀的刀勢帶中了虛弱的節點,冷焰長刀猛地一偏,那狗日的小白臉身子一個趔趄。明huáng色的光芒隨著身子一動,像是一團火焰般拉扯出數道虛影。

即便右手被炸的只剩下皚皚白骨,即使對拳之后受到重創。即使小魔鳳凰從一個匪夷所思的角度一飛沖天,明huáng色光芒之中面色蒼白的年輕人一張臉都méiyǒu改變過,hǎoxiàng這個人根本méiyǒu任何情緒似的。但是在手中冷焰長刀被驀然帶偏。那張在沈旭之看來是死人一般的臉上終于出現了微瀾。

太極雙生,不同于九州、深淵、魔界所有的功法,所以明huáng色光芒之中面色蒼白的年輕人有些驚奇,就像是找到了shíme好玩的玩具yīyàng。瞪大眼睛看著沈旭之。

這一次,那面色蒼白的年輕人卻并méiyǒu像魔族強者yīyàng被沈旭之一個圈一個圈的力量繞暈,手中冷焰長刀直接破碎。幾道火星飛上半空,宛似年節shíhòu的煙火一般絢爛。這shíhòu南國都城yǐ精大亂,璀璨絢爛的煙火在亂糟糟,血肉橫飛的都城上空亮起,非但méiyǒu喜慶的味道,反而更助長了騷亂。

力量落空,沈旭之把兩人的力量一同打向天空。也是一愣。這是少年郎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從前使用太極拳的shíhòu,即便對手實力強大,zìjǐ根本帶不動,也絕對不會出現現在這種狀況。

冷焰長刀再次出現在面色蒼白的少年手中。hǎoxiàng根本méiyǒu變過似的。

“古怪,有些意思。你用的拳法叫shíme名字?”面色蒼白的少年問道。回答他的卻是沈旭之冷冽的刀鋒。

那人手中長刀看上去像是實質一般,卻可以隨意聚合,太極雙生的力量根本無法搭住那人手中的冷焰長刀。既然不能用巧力,nàme直接拼蠻力吧!

因為zìjǐ的水平有限,無法帶動冷焰長刀,可是沈旭之卻毫不氣餒。簡單、粗暴、直接,這樣的招數,沈旭之喜歡。

用手中柴刀回答那小白臉的問話,身上一陣陣的不舒服,隨即便被昊叔化解。倒也沒shíme,不過這小白臉怎么會有如此強大的力量?

“身上的血鎧也不錯,不過看著不像是魔界任一家宮廷大師的手筆,的確是古怪的少年。”明huáng色光影晃動,冷艷長刀和柴刀猛烈的對撞著,fǎngfó是兩只兇悍的發情的野獸,誰也不肯服輸。在這樣的情況下,問沈旭之的話依舊平和,壓根就méiyǒu受到暴猛的力道影響似的,少年郎心中微寒。難道說那狗日的小白臉méiyǒu用全力?沈旭之有些難以置信,但對面的情況卻又不得不讓他相信。那狗日的小白臉的確méiyǒu用盡全力!

“這樣吧,朕恕你無罪,只要你肯歸順、臣服。”明huáng色的光芒隨著這句話說出來,變得更是神圣,一種江海般的力量讓人不由自主想要膜拜在君王面前。滔天大罪被一句話抹去,如此求賢如渴,還能要shíme!

少年郎似乎被這句話打動,手中柴刀微微變緩。

“停下吧,葉蘭宇能給你的,我都能十倍的賜予你。”

刀勢漸慢,少年郎似乎在猶豫,在掙扎。

“君無戲言,你難道還信不過嗎?”明huáng色的身影變得愈發神圣強大,并méiyǒu趁著沈旭之刀勢減緩的shíhòu攻擊,而是隨著少年郎的緩慢而慢下去。

自信滿滿,一絲笑容掛上了蒼白的臉。沈旭之身上無數的秘密,那把柴刀,那身血鎧,那套拳法,隨便yīyàng,就算是南國都城的人都死光了,又能如何!那個君王腳下不是累累白骨,哪個不是血流成河?真要在乎這點人命,也根本無法把葉蘭宇逼到那步了。

“真的?”沈旭之的眼神有些呆滯,似乎脫力了yīyàng,身上血鎧的顏色也méiyǒu之前鮮艷,fǎngfó和少年郎一同進入沉思,思量中間利弊得失。

“都說了,君無戲……”剛說到這里,明huáng色光芒之中臉色蒼白的少年看見沈旭之停了下來,一道乳白色的光芒從天而降,落在那身血鎧上,滲入到血鎧下面的身體里。

這是怎么了?從沒見過這樣的事情發生,難道這是傳說中的神輝?面色蒼白的少年旋即把這個念頭從腦海里驅趕出去,怎么kěnéng!rúguǒ要是神輝,zìjǐ應該能感受得到。而現在能gǎnjiào到shíme?不過就是無暇的星光不知怎地合攏,落在zìjǐ的對面。那股光芒如此皎潔,hǎoxiàng是天上兩輪圓月的月光似的。無形無質,似水似霜。

可是……在星光落在對面血鎧上的一瞬間,fǎngfó出現了幻覺,原本對面那少年身材勻稱,一舉一動充滿了力量。卻并不是如何高大威猛,和曾經見過的魔族人并不yīyàng。可是隨著星光滲入,似乎那具身體再膨脹……

只有短短的一剎那,沈旭之趁著那人招降zìjǐ的機會,無恥的暗自用出“星降術”。

經歷過九尾天瀾白狐的蠱惑人心的幻術,試問這世間還能有shíme可以蠱惑少年郎那一顆心。皇權?在少年郎看來,連一堆狗屎都不如。

“言你媽逼!”沈旭之的身子無形中大了一圈,手中柴刀當空劈下,整個空間都fǎngfó被沈旭之劈碎了一般。

“螳臂當車!”雖然méiyǒu料到沈旭之使詐,有些措手不及。雖然沈旭之使用了星降術,增強了zìjǐ的力量,但是那個面色蒼白的年輕人只是面色變得難看了yīdiǎn,卻根本méiyǒu面對死亡的gǎnjiào。

刀鋒劈落,明huáng色的光芒驟然一暗,卻并不是柴刀上的力量。一陣如水的波紋流動,似有天花亂墜,似有無數芳香撲鼻而來。

剛要動起來,出手懲戒那個狡詐的少年。卻沒想到異變突生,一道并不是十分巨大的幻術驟然降臨。時機選擇的剛剛好,就在那個面色蒼白的少年被沈旭之欺騙,微微惱怒。穩固的帝王之心出現了nàme一絲一現即逝的罅隙的shíhòu,幻術降臨。

雖然并不如何強大,但是在關鍵的shíjiān,落在關鍵的dìfāng,他就是最強大的!

身子微微停頓,手中冷焰長刀就這么一頓的shíjiān,錯過了少年郎的柴刀。身上明huáng色的氣息正要灌注在柴刀所落的dìfāng,心念所至,道法相隨,只不過是心念流轉的功夫,柴刀根本來不及對那個面色蒼白的年輕人造成傷害。

可是就在這個shíhòu,背心處一陣刺痛。心神一動,不經意之間明huáng色的氣息灌注到背心處,抵擋那個并不如何犀利的攻擊。

柴刀落下,血光乍起!

“嗷!!!”受了傷的野獸一般瘋狂的叫喊聲響起,明huáng色的氣息hǎoxiàng是一塊鏡片,被柴刀劈的粉碎,四散迸濺。

瀕死的野獸最是兇悍殘忍,沈旭之自幼便zhīdào。身子向后猛退,根本不給那狗日的小白臉反手一擊的機會。肩膀上潔白的尾巴飄蕩著,羊皮袍子不知shímeshíhòu蹲在少年郎的肩頭,滿嘴鮮血,滴滴答答的落下,落在血鎧之中,消失不見。

剛剛那一瞬間,除了不zhīdào在哪里的九尾天瀾白狐之外,只有沈旭之zhīdào。和羊皮袍子心意相通,中間種種少年郎早就預想的qīngchǔ。

從柴刀刀勢減緩開始,無數的細節就在沈旭之心里瘋狂的盤算著。如何使用星降術,如何落刀,如何讓那人瞬間失神,如何讓明huáng色氣息無法阻礙柴刀的劈砍。當然,這一切一切之中,最主要的并不在沈旭之,而是羊皮袍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