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少年郎的血鎧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少年郎的血鎧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少年郎的血鎧

那只女鬼一臉不以為然,剛想要反駁九尾天瀾白狐,看了一眼老狐貍,卻沒有說話,繼續琢磨起那件血鎧來。大文學

過了半晌,九尾天瀾白狐站起身,走回沈旭之的身邊。看也不看瀕死的魔族強者一眼,任由他被死死的釘在地上,自生自滅。

那只女鬼本來還想繼續看看血鎧,見老狐貍走了,這才注意到魔族強者凄慘的模樣,有些膽怯,戀戀不舍的隨著九尾天瀾白狐回來。..

“差不多,其實也就是那些東西。”九尾天瀾白狐說到。繁復的血鎧在老狐貍眼中,似乎也就是一個小玩意,簡單到看幾眼就明白的程度。

“那些東西?”少年郎腳下三五煙蒂,嘴里還叼著一根煙,像是一個小地痞那樣瞇著眼睛吊兒郎當的問。

“就是血腥殺氣妖氛凝結成實質,上面添加一些陣法,僅此而已。而且你的血腥殺氣妖氛要比魔族人用的血煞之氣更加靈動,威力也更強大。”九尾天瀾白狐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好像依舊在琢磨著剛剛那件血鎧,淡淡的說:“身在三界之內,有天地元氣,有魂力,有血腥殺氣……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啊。”

少年郎被九尾天瀾白狐的話噎的半天說不出來一句話,這狗rì的老狐貍怎么就不會說一句討口彩的話呢。沈旭之惡狠狠的想,老狐貍要是一個巫師,早晚得綁在十字架上被燒死。..

“調動下血腥殺氣。”九尾天瀾白狐又想了半支煙的功夫,說到。

沈旭之依言而行,調動雪山氣海之間的血腥殺氣妖氛,在身體周圍幻化成一件粗糙的血鎧。

“嘖嘖,我就沒見過這么丑陋的鎧甲,難怪你很少穿呢。大文學”那只女鬼猛地遠離沈旭之,仿佛一旦接近沈旭之。那股粗糙丑陋的氣息就會傳染到自己身上似的。

“旭之也是誤打誤撞,沒有多年的傳承辦法,能幻化出來就已經很不錯了。”九尾天瀾白狐很少見的為沈旭之辯解說道。

丑不丑的。沈旭之卻不在意,之所以很少用血鎧,少年郎是因為發現每次動用血鎧之后身體里的血腥殺氣妖氛就會淡薄一些。一向信仰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的沈旭之對此嗤之以鼻。

九尾天瀾白狐手指輕輕放在少年郎幻化出的血鎧上。在修長的手指剛剛一搭到血鎧上的剎那,沈旭之忽然打了一個冷戰。一種只能意會無法言傳的感覺像是電流一樣。流遍全身。

老狐貍嘴角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道:“要不然我變成個傾國傾城的美女?”

一陣惡寒。

這狗rì的老狐貍真是連自己想什么都知道啊!少年郎無奈的蹲在地上,使勁抽了一口煙。搖了搖頭,“不用,趕緊弄。”

那只女鬼似乎也聽出什么不對勁來,jǐng惕的看著九尾天瀾白狐,不知道老狐貍想要做什么。

“那我開始了,你老老實實的蹲著,千萬別動。”九尾天瀾白狐說著。手指已經開始在沈旭之身上血鎧上動了起來。

時而像是大家閨秀倚欄繡花,時而像是粗豪漢子巨斧鑿石。雖然只是在沈旭之身上血鎧的方寸之間游走,卻已然表現出氣象萬千。

那只女鬼原本是迫于九尾天瀾白狐的吟威不敢多說,生怕哪里又得罪了這只老狐貍。但是隨著修長的手指在血鎧上游走不停,一雙大眼睛開始被吸引住。大文學連眼睛都不眨,生怕錯過了什么。

沈旭之就是覺得被老狐貍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很不喜歡。雖然是在血鎧之外,依舊感覺古怪。要說這個齷蹉的心思啊,少年郎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一根煙沒抽完,九尾天瀾白狐便停了下來。看著沈旭之,好像欣賞一件完美的藝術品。那只女鬼已經變成了石像木雕,愣在原地,好像連呼吸都沒有了。少年郎忽然想到,女鬼本來就沒有呼吸不是,這倒是自己多慮了。不過到底發生什么了,怎么那只女鬼會這么看著自己?要是一直這么看著,等一會出去讓鞠文看到,會不會拼著背棄一語成讖跟自己拼老命?

“我能動了嗎?”沈旭之小心翼翼的問到。

“運轉一下血腥殺氣妖氛,試試看。”九尾天瀾白狐眼中似乎帶著點興奮、喜悅的神情,今天這老狐貍是怎么了?人逢喜事精神爽?難不成他跟那只女鬼有一腿?少年郎不懷好意的揣測到。

身體里雪山氣海之間的血腥殺氣妖氛升騰而起,沈旭之身上的血鎧隨即綻放出一層暗紅色的光芒。有些黏稠,仿佛將軍百戰鐵衣,上面掛滿了濃的化不開的鮮血。被九尾天瀾白狐雕刻上去的陣法并不張揚,在鮮血中低調的出現,只有沈旭之才能感覺到這些陣法到底帶給自己多大的提升。

雖然只是一些陣法,原本九尾天瀾白狐也會,但是在血鎧之上,這些陣法完美的交合在一起,相互激發,相互補充,沒有一個陣法是孤立存在的,也沒有一個陣法突兀,所有的一切都顯得那么和諧,那么……美麗。

感受到自己的增強,少年郎抽出背后柴刀。一聲輕儷的龍吟在柴刀上響起,悠遠深邃。果然是變強了!少年郎心中咄定,有些小小的興奮。身體里的血腥殺氣妖氛不僅沒有被減弱,反而在身上血鎧里幾番激蕩之后變得愈發強了。

“嗯,差不多了,就是這樣。”九尾天瀾白狐淡淡的說,絲毫沒有看出這幅巧奪天的血鎧能讓老狐貍由所動容。

“我怎么收回去?”沈旭之問,生怕自己收回血鎧,這些強大而又美妙的陣法就會消失不見。雖然自己已經隱約記住,但是一些細微之處還是無法全數了然于胸。

九尾天瀾白狐一翻手,又是一盞冒著熱氣的熱茶出現在手上,輕輕品了一口,回味良久之后才說道:“收回去吧,再出來,還是這樣。”

老狐貍這么一說,沈旭之才放下心來。收起血腥殺氣化作的血鎧的時候,心中暗自慶幸,終于不用每次打仗都光著膀子上了。

“你這是在哪學會的?”那只女鬼好像還在夢游中,呢喃的問到。

九尾天瀾白狐不屑一顧的喝著茶,好像根本沒有聽見那只女鬼的問話,悠閑自得,坐在紫檀木的椅子上,倒像是來游山玩水,對之后的大戰根本不以為意。

沈旭之了呵呵的給九尾天瀾白狐一根煙,殷勤的幫著老狐貍點上。

“旭之,都跟你說了多少遍了,少抽點。”老狐貍熟練的噴出一個煙圈,裊裊婷婷,在半空中變作一個陣法似的。

看著九尾天瀾白狐這么熟練的吞云吐霧,沈旭之不由得心里腹誹著老狐貍不知道抽了多少年煙了,這桿老煙槍估計身體里都是煙油子。可是轉念一想,的確是這樣,老狐貍最起碼在此之前就算是自己跟昊叔如何抽煙,都沒有半點煙癮表露出來。

少年郎笑道:“沒事,昊叔不是在嘛,有他在,什么東西都留不下。”

九尾天瀾白狐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什么,輕輕品了一口茶,眼神變得空洞起來。

“跟你說話呢!”那只女鬼看九尾天瀾白狐根本不搭理自己,大聲的問到,就算是在老狐貍吟威脅迫之下,那只女鬼還是暫時忘記了自己大聲責問的到底是一個多么可怕的存在。

“就你們精靈族的那點東西,還是我留下來的,跟誰學的?你應該問問,是誰跟我學的。”九尾天瀾白狐似乎并不介意在那只女鬼把臉湊過來的時候伸手狠狠的打上一巴掌。

“那不可能!”那只女鬼聲音忽然變得尖銳異常,雪白的脖子上那枚近似于神器的項鏈隨著高聳的胸部顫動而微微動著。

“你是說萊古拉斯吧,他的確跟我學了幾年,要不然就你們這些精靈,恨不得把身上所有能提供防御的東西都變成花紋,怎么可能做出鎧甲。”九尾天瀾白狐的語氣忽然變得尖酸起來,“那時候我就問,女精靈怎么不把三點都露出來,那么看著還順眼一點。”

……少年郎無奈的看著那只女鬼和九尾天瀾白狐,這是要吵架。這狗rì的老狐貍怎么就對精靈不稍加以辭色呢?

“萊古拉斯是誰?”沈旭之打著圓場,即將面對一場大戰,這只女鬼剛剛已經表現出了自己強大的實力,這時候要是吵起來,總歸是不好。這種活沈旭之很少做,這句話問的更是有些不搭調。那只女鬼被氣得一張俏臉漲的通紅,鼓囊囊的胸脯,粉嫩嫩的大腿。很難想象,這居然是一只活了近千年的女鬼。

“一個精靈族的小子,當年在精靈族最鼎盛的時候,射術第一,號稱精靈族史上第一的弓手。后來學會了制作鎧甲,恨不得一絲不掛的精靈族才穿上衣服去打架。要不然早個三五百年就被獸人全都干掉了,還能等到最后那次大戰?”九尾天瀾白狐分外不屑,言語像是一支寒冷的冰錐,戳在那只女鬼的心頭。

(。)大文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