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族幻境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族幻境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八十八章 魔族幻境

沈旭之手中長槍扔給窮奇,道“你沒事兒吧。”

窮奇收起長槍,不再耍酷玩帥,而是回到本身,變作一只尖刺環繞的狗。惡狗如狼,口涎滴滴落下,被打過、心中有不平、有憤恨的惡狗更是兇悍。

沈旭之問完之后,似乎就忘記了這句話,hǎoxiàng窮奇到底有事兒沒事兒跟zìjǐguānxì不大似的。一雙眼眸盯著那道連通魔界的木門,精光四射。

淡淡的血腥味道在木門上散發出來,就像是這扇木門在血池里面泡了多少天了yīyàng。血腥殺氣在木門里氤氳回蕩,少年郎猛然之間有一種極為不好的預感。

羊皮袍子蹲在沈旭之的肩頭也感受到了尖銳的危機,méiyǒu張牙舞爪的窮兇極惡,身子開始不住的顫抖,一眨眼的功夫就在少年郎身上消失的無影無蹤。沈旭之和羊皮袍子自有默契,根本méiyǒu理會小狐貍的隱身,身上血腥殺氣妖氛驟然燃燒起來,右手柴刀斜指地面,如同巖石一般的肌肉虬張,堅硬的像是堿放大了,又在風力吹了無數日的饅頭,扔出去能把狗砸一個跟頭。

但是少年郎bìjìng還是剛剛進階,這種程度的戰斗極度缺乏精yàn。背后紋刻飛騰而出,九尾天瀾白狐出現在身邊,可是稍縱即逝的時機yǐ精失去,整個南國后宮的建筑都fǎngfó開始扭曲起來。

少年郎提著柴刀就要合身而上,九尾天瀾白狐寄身紋刻之中,化作白衣秀士把手搭在少年郎的肩上,說道:“不過是一個幻境而已。不用這么著急。”

“嗯?”沈旭之沒迷ngbái九尾天瀾白狐的意思,嗯了一聲。

“就是說,我們失去了最好的擊破的時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幻境形成。你怎么這么笨,還以為你在雪山上頓悟以后能變得聰明yīdiǎn。”九尾天瀾白狐看樣子有些不爽快,張嘴就罵。

沈旭之長吁了一口氣,罵道:“我哪zhīdào還有這么多彎彎繞。你不也沒做shíme嗎。”

“滾蛋,要不是我,咱們就被帶到魔界去了。”九尾天瀾白狐幻化的白衣秀士面色嚴整。嘴里雖然和沈旭之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但是所有的注意力卻在觀察著zhōuwéi的變化。“到shíhòu也不zhīdào有多少魔界的狗崽子圍上來,現在還好,雖然換了個地兒,但還是有機會。”

隨著九尾天瀾白狐的話音落下,南國皇宮扭曲的建筑hǎoxiàng只是池水之中的泡影一般,在扭曲之后變成無數巍峨的奇異怪石嶙峋。一片空曠之中。hǎoxiàng只有沈旭之與九尾天瀾白狐、窮奇站著,對面那道傳送陣依附的木門變得無比巨大,一層層鮮紅的血暈在中心開始向四周蕩漾開,hǎoxiàng是一塊小石子被扔到池塘里,驚起無數漣漪。驚走無數沙鷗。

“看見了吧,這就是魔族最浩大的血海昭昭,有méiyǒu一種暗無天日的gǎnjiào?雖然布置的人不是很用心,只能說是初具規模,將就著看嘍。”九尾天瀾白狐手中不zhīdàoshímeshíhòu多了一盞茶杯,金huáng色的茶湯上氤氳著熱氣。一邊喝著茶,一邊談論著魔族的陣法,悠閑無比。

沈旭之看了一眼老狐貍,心中腹誹,這狗日的老狐貍怎么shímeshíhòu都能有這樣的做派,瀟灑寫意,一副出塵的模樣,也不zhīdào曾經有多少妹子被這狐貍騙了。

“南國那面怎么辦?”少年郎還沒笨到跟九尾天瀾白狐說出zìjǐ腹誹的話,但一場惡戰之中,少年郎也很難穩住心態跟老狐貍這樣云淡風輕的說點風花雪月。

九尾天瀾白狐笑道:“血海昭昭里shíjiān過的本來就慢,又有我在,在這里幾個時辰,那面不過幾息的shíjiān,沒事兒的。”

沈旭之聽九尾天瀾白狐這么一說,才定下心來。從顯身到現在,在南國后宮里面看上去勢如破竹,可是少年郎卻覺得步步驚心。突襲,依仗的就是一個tūrán的突字,最開始肯定是打了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但是南國后宮中依舊可以組織起有效的反擊,就算是六階上古荒獸窮奇都迅速的折戟沉沙,被瞬間打破了膽。不抓緊shíjiān能行?

仔細看著所謂“血海昭昭”,少年郎習慣性的從納戒里取出一根煙,打了一個指響,點燃。九尾天瀾白狐也從zìjǐ的納戒里拿出一根煙,笑道:“旭之,對個火。”

熟悉的話語,在此刻卻讓沈旭之gǎnjiào一愣,這話得多久沒聽人說過了?曾經在大學宿舍里,在單位,在手術室的更衣室……

有些木然的叼著煙,側過頭,白衣秀士嘴角似笑非笑,這狗日的老狐貍居然在調戲zìjǐ!少年郎恍然大悟,隨即有些惱羞。想要叱問九尾天瀾白狐到底有méiyǒu看zìjǐ的記憶,轉念一想,老狐貍肯定矢口否認,說不定還要損zìjǐ幾句,少年郎便泄了氣。

點燃了煙,九尾天瀾白狐美美的抽了一口,說道:“都說南國和魔界有點問題,現在看來果然不假。在荒宇城,魔族找到了你的氣息,所以才能這么快布置起來血海昭昭的陣法。所幸的是我遇到過一次,就不是問題了。”

“我說,你哪來的煙?”沈旭之hǎoxiàng根本沒聽見九尾天瀾白狐的話,自顧自的問到。

“贏的。那團火兒輸了很多,最近不能玩了,養一養,等肥了之后再說。”

想象著在zìjǐ識海池塘里面打麻將的幾個人,只有九尾天瀾白狐一個滿面紅光,其他妖怪的內褲都被贏過來,昊叔還好說,魔鳳凰和那只女鬼會不會惱羞成怒,拼死自爆?想到這個kěnéng,少年郎后背泛起一層白毛汗,沒想到打個麻將還會出現這種問題。

“你就不想zhīdào血海昭昭以后能變成shíme?”九尾天瀾白狐見沈旭之有些心不在焉,笑著問到。

“你不是都下了手腳了嗎?我問nàme多干啥,你去做你的,趕緊回去是正經事兒。”沈旭之說。

“明珠投暗。”九尾天瀾白狐嘴里嘖嘖了兩聲,噴出了一團漂亮的煙圈,hǎoxiàng遺憾于少年郎根本不愿意zhīdào更多事情,zìjǐ種種居心叵測的手段méiyǒu人述說似的。

四周血腥味道愈發濃重,沈旭之yǐ精能感受到在所謂“血海昭昭”里面傳出來巨大的壓力。并不是一種gǎnjiào,而是真實存在的壓力,噴出的煙圈瞬間就消散在看不見的力量里面,只有九尾天瀾白狐的兩團煙圈一直堅持著、漂浮著,hǎoxiàng是兩朵小白花招展盛開。

“樹人!”九尾天瀾白狐瞇著眼睛,看著“血海昭昭”漸漸成形,忽然沉聲說到。

沈旭之嘴里叼著煙,蹲在地上抽著煙,卻méiyǒu一分怠慢,木魂樹人隨即而出。

有那粒種子的滋養,有少年郎雪山氣海之間血腥殺氣妖氛的調息,木魂樹人yǐ精比沈旭之剛剛接手的shíhòu要強大了數分。一個個膀大腰圓,神色之中帶著幾分彪悍狠戾。

隨心意而動,木魂樹人在剛剛出現的瞬間就hǎoxiàng是一支百戰鐵軍一般紀律嚴明的占據zìjǐ的wèizhì,手中床弩低垂,巨大的原木并不是相柳毒涎浸泡過的那種,早yǐ精在床弩上裝好,等待號令隨時展開攻擊。

巨大的血腥殺氣化作的法術里,開始出現一個個身影。身影還有些朦朧,但是成制式的血鎧卻表明這些身影必然是一支極為精銳的軍隊。

九尾天瀾白狐的眼睛瞇的更小了,在充滿滄桑卻并不顯老,只是讓人覺得成熟、穩重、可以相信的臉上畫出兩道弧線。弧線中精光四射,不zhīdào老狐貍在等待著shíme。

身影愈發清晰,木魂樹人嚴陣以待,沈旭之也不zhīdào接下來要做shíme,難道和在荒宇城里面yīyàng?少年郎在九尾天瀾白狐身上感受到一種森嚴的氣息,zhīdào老狐貍肯定另有打算,少年郎自然不會去讓這些木魂樹人隨意攻擊。

這是在等機會還是九尾天瀾白狐早yǐ精預留下陰險毒辣的圈套?沈旭之說不好,也學著九尾天瀾白狐的樣子瞇起眼睛仔細看去。

“你他媽的再不出來,就趕緊還債!”九尾天瀾白狐痛罵到,沈旭之一愣,旋即裂開嘴開心的笑了起來。這老狐貍打麻將到底贏了多少錢啊,使喚那只桀驁不馴,小脾氣壞得很的女鬼跟使喚孫子似的。

果然,沈旭之沒猜錯。九尾天瀾白狐話音剛落,少年郎就gǎnjiào到zìjǐ的識海里一陣輕微的波動,那只女鬼就像是九尾天瀾白狐的召喚獸yīyàng從識海里出來,站在老狐貍的面前,柳葉眉倒豎,指著老狐貍,看那樣子想要罵shíme。

和沈旭之yīyàng,這只女鬼和九尾天瀾白狐相處的shíjiān越長就越是不敢招惹陰損毒辣的老狐貍,幾息之后“哼”了一聲,有些喪氣的說道:“這不是來了嘛。”

求訂閱(。)

無彈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