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中心開花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中心開花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八十四章 中心開花

月影茫茫,南國都城佇立在遙遠的地方。南國都城占地遼闊,即便極遠,也讓阿瑾有一股為之震撼的感覺。城墻綿延開去,像是平原上一座山巒,一眼看不到頭。層層疊疊的角城、垛口上人影懵懂。巡夜的兵士即便在相對安全的大后方依舊不敢懈怠,勤勉的鷹視著四周任何可能出現紕漏的地方。

城門已關,超階荒獸一般趴在平原上,即便已經沉睡,但帶給人的壓迫感卻要比荒獸更龐大。

“阿瑾,你的任務是掌控好你們白苗族的人,盡量燒殺劫掠,盡量的制造混亂,讓皇城之外的軍隊緩一些時候收攏起來。至于能緩多久,要看你的了。”九尾天瀾白狐見到南國都城,竟然不準備觀察一日,看這樣子竟然要直接動手!

阿瑾有些吃驚,卻沒有反駁,只是堅定的點了點頭。這幾日的朝夕相處,阿瑾知道自己面前小情郎身子里的老狐貍是要比老師傅還妖孽無數的怪物。他說的,定然有他的道理,何況自己對他具體有什么安排毫不知情。有時候想想,自己居然在這種情況下把全族帶到一個非死即活的境地來,是不是太過于不負責任了?

已然如此,再后悔也晚了。何況阿瑾并不后悔,能接下傳說中雷劫的妖怪,哪有簡單的?既然要相信,就不要畏首畏尾,那樣只會添亂,讓人小覷了白苗一族。

“知道你還沒收穩族中眾人,進了城,你們只管燒殺劫掠,但你手里要有一支自己的力量,應付突變。”九尾天瀾白狐眼睛瞇成一條線,眼角挑起一個好看的弧度,就算是脫身沈旭之。少年郎有些剛毅而不柔和的臉部線條也帶出了一絲妖異。“不許奸淫婦女。”..

阿瑾心中一動,不知道九尾天瀾白狐為什么忽然這么說,心里卻對老狐貍多了許多尊重。

“太他媽的浪費時間了。耽誤事兒。”九尾天瀾白狐接下來的話讓阿瑾重新回到了現實中。自己要指揮族人,不是宣教布道去了。這種事兒交給自己一個小女孩兒……

“你放心,我讓上官跟著你。上官在天樞院呆的久了,分得清楚輕重緩急。萬一你拿不定主意,全聽上官的就好。就算是再過分的事兒,也容不得心軟。你一時心軟。全族即滅,知道嗎?”九尾天瀾白狐果然并不完全放心阿瑾一人。

阿瑾嗯了一聲。沈旭之身后跟著的那個叫做上官律的人阿瑾并不了解,想到安靜祥和的南國都城不久之后就要生靈涂炭,雖然有所準備,卻……

九尾天瀾白狐身后背著蘭明珠,交代完這些話,把羊皮袍子塞到懷里。把阿瑾抗在肩頭。身子抖動,仿佛羊皮袍子隱身之前的動作一般無二,但姿勢優美,行云流水。和羊皮袍子癲癇一般的抖動判若云泥,也不知道這狗rì的老狐貍為什么不管干什么都要保持這種仍人發指的優美。

隱身。疾奔,一氣呵成。窮奇變成一只土黃sè的荒獸,土狗一般跟隨在九尾天瀾白狐身后。夜sè已深,九尾天瀾白狐和窮奇順暢無比的溜進南國都城。這種高城大墻原本也不是為了抵御這等妖孽的荒獸,就算再高大幾分又能如何?

九尾天瀾白狐對南國都城的道路熟稔無比,竟像是在此長期居住過一般。沈旭之在雪山之上停下修煉,來到識海邊,和昊叔一邊抽煙一邊看著。昊叔感慨著:“小子,你看看人家老狐貍,從來嘴里就沒什么實在話。說是就來了一次,你看他對道路的熟悉,像是就來一次的樣嗎?要我說,咱倆就是太實在了,有一天被這狗rì的老狐貍賣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兒。”

沈旭之嘿嘿笑著抽煙,對昊叔的說法不置可否。一段時間的修煉,少年郎非但穩固了境界,心中郁悶塊壘堆疊,長歌當哭之后心無旁騖,竟然進境飛速。此時大戰將近,更是心如止水。

“我怎么覺得你跟那狗rì的老狐貍越來越像了?”昊叔見沈旭之氣定神閑的模樣像極了九尾天瀾白狐,有些奇怪,也有些感慨。“反正也沒什么事兒。老狐貍還要安排一下,這種殺人放火的事兒也不知道他怎么也會擅長,你說說他這么多年都干啥了?”

說著說著,昊叔毫無意外的開始跑題,連最開始要跟沈旭之說些什么都忘了。急的那只女鬼連連對著昊叔使眼sè,見昊叔口水橫飛,根本不看自己,干脆直接說道:“咱們玩一會吧。”

“哦?”沈旭之抬起眉梢,眼帶笑意的看著女鬼,道:“在老狐貍那輸多了,想在我身上撈回來點?”

“哪有……”女鬼被沈旭之一下子戳中心事,本來就不是城府深刻的人,有些羞赧,強自否認。

“還是算了。老狐貍把你們贏得就夠慘了,要是我上手,萬一把你那身鳳冠霞帔都贏了,被九尾天瀾白狐穿上去蠱惑你家老頭……嘖嘖。”沈旭之腦海里忽然閃過幾幅少兒不宜的畫面,說的女鬼又是惱怒,又是羞怯。

“你們都不笨,但這東西叫國粹。懂什么叫國粹不?你不在那個國度里面生活,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勾心斗角,什么叫看上盯下瞅對家。唉,說了你們也不懂。”沈旭之言語中隱隱有了幾分九尾天瀾白狐的蠱惑嘴臉,yù拒還迎,弄得女鬼不知該如何接口。

魔鳳凰擠兌沈旭之道:“不敢就算了,說那么有的沒的。”

“激將是沒用滴”沈旭之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站穩身子,山岳一般沉穩。“行,陪你們打兩圈,省的你們都在這兒磨叨。我輸了,管老狐貍要,贏了也都給老狐貍。”

三人大喜。自從沈旭之開始修煉,就一直沒玩過,手指頭早都癢的厲害,老狐貍還一直在外面奔波,給阿瑾講述一些事兒。

聽少年郎答應下來,馬上坐到桌前,迫不及待。

“說好了,小本買賣,概不賒欠。一把一清賬,都沒意見吧。”沈旭之嘴里叼著煙,兩只手洗著牌,含含糊糊的說道。

“當然,當然。”三只妖怪異口同聲。

九尾天瀾白狐正在趕奔皇宮,身子忽然頓了頓,自言自語道:“這小子,又在騙人了。”

可惜這句話除了阿瑾,另外三只妖怪都沒聽見。

躲過巡夜的士兵,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時間,九尾天瀾白狐才來到皇城前。老狐貍把阿瑾放下,道:“打不過,就跑。會不會?”

“跑?”

“當然。你們的任務是拖延,只要見空中三枚煙花燃起,燒殺劫掠的事兒就停下。做不到令行禁止,到時候是要被斬首示眾的。這一點,你要嚴令。”九尾天瀾白狐囑咐著,“你們就是拖延時間,等皇城里布置好,我們能拿下,不管是葉蘭宇還是你們白苗族rì后都一飛沖天。要是拿不下,其他族人都不管了,我們帶著你回白苗族,你帶著族眾跟我們回九州吧,深淵界怕是沒有你們立足之地了。”

阿瑾知道事關重大,嗯了一聲。聲音微微有些顫抖,不知道是害怕還是興奮。

“給你一根煙的時間,必需把人散開,弄的動靜越大越好。”說完,九尾天瀾白狐手中納戒閃爍,數千白苗族的族人站在一片空地上,上官律也一同被九尾天瀾白狐摔了出來。

阿瑾手持白苗族祭司節杖,凜凜生威,不等白苗族族眾適應,一道道命令便安排下去。九尾天瀾白狐對著上官律招了招手,上官附耳過去,九尾天瀾白狐冷冷說道:“我要外面亂!越亂越好,不管你用什么辦法。要是里面敗了,以天樞院穿云箭為號,一支便是敗了,你先自己隱匿。阿瑾要是心里惦記族人,由她去,你自己藏好。我來接你。”

上官律也不說話,低頭把天樞院黑sè罩帽拉上頭,像是一只發情卻冷靜的牲口,眼神里面帶著殘忍嗜血的光芒。

九尾天瀾白狐對上官律的表現很滿意,點了點頭。也不再交代什么。在天樞院混了這么久,上官律要是連怎么破壞都不知道,這種事兒太可笑了。

老狐貍帶著窮奇躍上皇城。此時皇城前一隊隊白苗族族眾領命而去,興奮異常。引動守軍注意。九尾天瀾白狐面sèyīn冷,回頭看了一眼阿瑾和上官律,沒說什么,在皇城下又把葉蘭宇等人放了出來。

雖然是敗兵,紀律卻比白苗族的蠻人好了無數。皇城外喧囂異常,短短的時間已經開始有火光亮起。葉蘭宇麾下軍士依舊沉默的找尋自己的編制,列隊等待命令。

“葉蘭宇,分一半兵士奪取四周城門。閉門殺人!”九尾天瀾白狐此刻聲音寒冷,帶著金戈鐵馬的味道。“你帶我們去內廷,你負責安撫護國神獸一炷香的時間。我們負責殺人。”

葉蘭宇知道這是自己最后一次,也是最為珍貴的機會。強烈炙熱的念頭在胸口熊熊燃燒,燙的傷口皸裂,像是一口灌下一大海碗陳年烈酒。

葉蘭宇默默地取出一火把,點燃。

火把下,葉蘭宇也不做什么戰前動員,自己的兵自己知道。只是簡簡單單三個手勢,如臂使手,如手使指。快速而整齊,jīng銳彪悍,溢于言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