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刀斬三頭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刀斬三頭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一刀斬三頭

黑發魔族少年來自魔族最大的王國,身為王子,生來便被探知具備極高的天賦。于是,舉國歡慶,這是魔王賜福才能如此完美的王國繼承者。

事實也是如此,完美的人生,完美的如同事先設計好的模板刻畫出來的一般。出生后,王國三大祭司拼著修為降低一個層次,也給這少年加持上終身的敏捷、力量、智慧。之后王子的表現也的確沒有讓任何人失望,不管何種艱難的妖術血術,一學就會,一學便可在短時間內達到頂級。“,

所有人都在膜拜王子。甚至有偏遠的軍民傳言得到王子的祝福,會解百難。王國中終日有人磕長頭到王都,以示誠心,期盼著得到王子的祝福。

十五歲,王子便達到了五階魔修頂級。在王國里一個神秘老者的勸說下,為了穩固層次,增長血魄,在五階足足停滯了兩年。但沒有人相信深受所有人愛戴的王子會不能破階越境,所謂的停滯不過是為了日后變得更強大而已。

最后也的確如大家預想的那樣,十七歲,王子便破境,成為六階魔修。

“”看

每一代魔族的王者年輕的時候都要在深淵界歷練,獵殺荒獸,收取那種凜冽如九州界釀制的老酒一般的血魄魂識。

約定俗成,所以小王子來到了深淵界。但老國王年邁多病,便直接修書一封,找到南國自己年輕歷練的時候遇到的好友。小王子雖然一切都完美的讓人羨慕嫉妒,卻謹遵著謙虛等美好的習慣,跟隨著老帥的大軍,歷練著。一直風平浪靜,等待三年期滿,破境七階后回到魔界接掌魔界實力最強大的國家。

甚至很多人都在猜測,有沒有可能這個孩子將來會一統魔界。成為魔界萬世的尊主。因為他的一生是那樣的完美,完美的沒有絲毫污點。一切都順理成章,一切都像是撲街寫手編好的小說一樣。

但有一句話小王子沒有聽說過君子不立危墻之下。這堵墻不僅危。而且險。

沈旭之見黑發魔族少年幾下便打的窮奇落荒而逃,心中對這人的實力有了一個基本的猜測和評估。

逢戰,必盡全力,如獅子搏兔。正如少年郎碰到相柳時候一般。一個六階頂級的荒獸在還沒施展出大神通的時候,便被撂倒。

這是少年郎的習慣,這是少年郎的一個好習慣。

沈旭之若一條黑龍般腳尖輕點幾下地面。揚起幾多塵泥,幾多血花,身子便已經把窮奇擋在背后。右手回身握住柴刀把手上的破布,渾身血腥殺氣妖氛迸濺而出,強橫無匹。

黑發魔族少年見強敵驟然而至,精神一震。和沈旭之一般,全身血腥殺氣妖氛幻化出一層更厚的鎧甲。只一瞬間,無數金屬部件卡拉卡拉組合的聲音響著,一股妖氛沖天而起。

直到這時,黑發魔族少年才全力而施。驟遇到強悍的對手,讓已經寂寞了很久的黑發魔族少年感到了一絲興奮。

沈旭之根本不去理睬那人在干什么。肩頭羊皮袍子沒有隱匿身形。也沒有雙目赤紅,渾身白毛炸起,而是背后忽然招搖起無數大尾巴的幻影,隱約中十根雪白的尾巴像是一朵鮮花般綻放在羊皮袍子的背后。

“嘿!”沈旭之吐出胸中一口濁氣,柴刀上老魔鳳凰的身影先于柴刀刀身而至,帶著點點地獄業火,粘在魔鎧上。魔鳳凰也不正面接戰,只是遮擋住黑發魔族少年的目光,地獄業火落下,灼燒起來。魔鳳凰便轉身直奔天空。借著魔鳳凰的遮擋,九尾天瀾白狐的攻擊如影隨形而至。

好像是事先經過無數次的演練似的,每一次遮擋,每一次掩護都做的如同流水潺潺一般隨意自然。在這種自然隨意之中,殺機被很好的掩飾起來。等到殺機綻放,必然血光四濺。

依舊在柴刀到來之前,魔鳳凰雙翅展開,收起。這一瞬間,黑色后面猛然閃爍起耀眼的光華,居然是一道幻術!九尾天瀾白狐的幻術,隨著魔鳳凰讓開身位,幻術眨眼便至。

黑發魔族少年沒料想到居然是這樣的一種攻擊組合,長錘剛剛在空中劃了一個弧線,把沈旭之和魔鳳凰都籠罩在其間,面前空虛,九尾天瀾白狐那道攻擊正好在魔族黑發少年雙臂之間穿過。

血鎧像是有自己的魂魄一般,漂亮的如同傳說中精靈族鏤刻的血鎧上忽然出現一面盾牌,擋在九尾天瀾白狐的幻術面前。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連沈旭之都沒想到的是,那道影子不斷閃爍的幻術仿佛早已經料到魔族黑發少年身上血鎧會有如此應對,高速飛行中驟然一頓,空間虛幻飄離的后面一條火龍幻化而出,來的突兀,甚至連沈旭之都嚇了一跳。

昊叔怎么藏在九尾天瀾白狐背后的?!

難道打麻將也能讓兩個人默契起來?這兩個老東西,配合起來居然如此,就連少年郎都沒有想到。

血鎧盾牌直接被火龍吞噬。昊叔也沒繼續拼命,非常有節制的借著吞噬掉血鎧盾牌吃到的力道轉身折向劍齒龍,撲向劍齒龍的雙眼。

而這時,九尾天瀾白狐的幻術又驟然加速,帶出一道道虛幻不真實的影子,鉆進血鎧。仿佛除了那面盾牌,血鎧上的防御都近乎為無。九尾天瀾白狐的幻術正好克制這種血系的防御,沒有絲毫遲緩的攻擊到魔族少年的身子。

時間像是定住了一般,強大的幻術在魔族少年腦海里炸開,就連沈旭之都似乎感受到里面那龐大到近似于無限的能量。

一瞬間,所有的畫面都被定格,沈旭之最后一腳踩出的血泥濺起,還沒有落下。昊叔幻化的火龍張牙舞爪的奔向劍齒龍的眼睛。魔鳳凰騰空而起,爪子還在魔族黑發少年頭盔上劃出一道細紋。窮奇在沈旭之身后還沒來得及喘勻一口氣,喪家之犬般夾著尾巴狼狽逃竄。

整個空間里,時間凝固。只有少年郎的柴刀,破開或是被九尾天瀾白狐的時空法則允許,速度絲毫沒變,只在少年郎的眼睛里留下幾道如煙的殘像。

咯戰錘在錘頭被柴刀削斷,像是一名軍士被斬掉了頭,魔族黑發少年手中只剩下一個長柄。手中一空,身子微微向上一揚,無數血腥殺氣從戰錘殘端飛舞而出。柴刀破碎血腥殺氣妖氛,在血霧中探出頭,刀刃閃亮,帶著一股翻山倒還的力量劈進血鎧之中。

每入一分,沈旭之便覺得血鎧中浩如煙海的龐大血煞之氣被柴刀吸納。少年郎還沒來得及感慨一下這幅血鎧防御力的強大的時候,柴刀上陰陽魂魄射出,炸開。

巨大的威力,當日相柳便是被這一刀蘊含的力量直接炸碎了頭,至今還在恢復。強悍的上古兇獸尚且如此,就算是血鎧再強大,又怎么能強過上古兇獸。

黑發魔族少年血鎧被直接炸碎,柴刀在身子破碎之前劃過魔族少年的頸部,一顆斗大的人頭飛起。卻沒有血箭,只有一蓬血霧升起。

刀勢未竭,昊叔幻化的火龍正在和劍齒龍糾纏,柴刀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劈下!

六階妖獸,自然防御驚人。尋常的一擊,就算是鋪天蓋地的羽箭也難以破除本身的防御。就算是魔族少年的戰錘,鈍擊,一下也不至于打死劍齒龍。

但沈旭之破境后,柴刀像是更有靈性一般,不僅鋒利的讓人心寒,更是感受到劍齒龍身上濃郁的土系氣息,其內殘存的樹魂便化作一層淡淡綠色纏繞在刀口。

柴刀更順暢的砍下,破除一切阻力后,漫天血氣中,興奮的開始顫抖著身子,瘋狂的吸納著血腥殺氣。

沈旭之身子這時才落地,打了一個轉,背后黑氅旋轉。借著柴刀上傳回來的反震,少年郎止住身形。柴刀斜指地面刀刃上兩滴不同血腥味道的鮮血凝聚成形,又轉眼便滲入柴刀中。

錘頭、人頭、龍頭同一時間落地,劍齒龍巨大的身子栽晃了兩下無奈的躺到在地上。背上被陰陽兩股魂力炸碎的身子變成血霧漂浮在半空中,久久不肯散去。

沈旭之恍惚中聽見那魔族黑發少年最后像是張口說了一句什么。站在大地血泥上面,任憑三頭落地,回想著剛才那短短的一瞬間,這人臨死前說了什么。

沈旭之很少做這種無用的工作,但那若隱若現的聲音似乎勾起自己的想象,有一股極度的爽快的感覺……

陰陽魂魄炸開的響聲,柴刀劈碎血鎧的刺耳聲,昊叔鬼嚎著和劍齒龍游斗的聲音,那人到底說了句什么?

九尾天瀾白狐的幻術直到此刻,還在魔族黑發少年身子化作的血霧中不斷幻化著一個一個幻境。似乎永無止境,似乎九尾天瀾白狐意猶未盡的在感受著自己力量的增強。

沈旭之看的目瞪口呆,怎么這么熟悉的場景?那句話呼之欲出,沈旭之忽然覺得自己瘋了!

那句話,那句話似乎是“FucK……”(。。。)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