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雪山,朝圣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雪山,朝圣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雪山,朝圣

第一百一十九章大雪山,朝圣!

沈旭之出了識海,昊叔有些憂慮的問道:“老狐貍,聽你說那大雪山禁制兇猛。但我適才近觀,似乎也沒什么。我知道越是這種地兒越是危險,你到底心里有沒有數?實在沒數的話,別拿這條爛命開玩笑好不好。你不怕,我還怕呢。”

看這樣子,昊叔對沈旭之踏入大雪山朝圣,面對未知的風險也是頗有微詞。即便從認識老狐貍到現在,這老東西還沒做過一件不靠譜的事兒,可是昊叔還是擔心。

畢竟涉及到身家性命,昊叔被主神追了這么多年,惜命的很。

九尾天瀾白狐搖了搖頭,道:“世間哪有肯定的事情。要是我能做到肯定,還會讓你那主神傷了?要是一切都有把握,你那主神早就把你抓回去煉化了。即便以元素主神的力量都會讓你這只火兒一次次的逃脫,可見世間不會有什么確定的事兒,隨著命格走吧。說句實話,你我能盡得力不多。”

昊叔擔心的說道:“既然沒有把握,為什么要去履險?”魔鳳凰雖然沒有說話,眼睛也睜開,看著九尾天瀾白狐,像是和昊叔一樣,在尋找一個答案。現在幾個人都算是一根繩子上栓的螞蚱,沈旭之便是那根繩子。

這次進大雪山,有可能這根繩子就斷了,而栓的機制螞蚱也好不到哪去。

“首先,我剛才說過了,那里面我已經能聞到一股子讓我熱血沸騰的天大的好處的味道。要不然當年我為什么要試圖進去?還被那幫子狗日的狼騎攆了三百里!

這種感覺這是我們天瀾族的異能,你們不用大驚小怪。既然有好處,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為什么不去做?其次,就算是我沒有把握,不是還有他呢嗎?”。說完,九尾天瀾白狐指了指天上,繼續說道:“跟在旭之身邊久了,無論你我還是羊皮袍子,都有十分的好處。我就不信,大雪山里的東西再兇猛,能比那家伙更猛?”

“唉,一步步走著看吧。”昊叔還是有些擔心,把一身的安危系在一條虛無縹緲的龍身上,確實不能讓人信服。

昊叔聽了九尾天瀾白狐的話,非但沒有放心,反而愈發擔心起來。只是不好意思再出言反對。妖怪中,實力就是一切。九尾天瀾白狐實力比自己強橫,就占據了大數的說話權利。況且這老狐貍多智而近妖,不是近妖,他就是一只腦子分成十六瓣的老妖怪。

只希望這一次九尾天瀾白狐也一樣算無遺策吧。

“出了事兒,我魂飛魄散,你倆都能活著,雖然慘了點。我都不擔心,你擔心個吊毛?”九尾天瀾白狐口吐臟話,心中似乎也不踏實,這有這樣才能略微好一些。

昊叔一愣,想一想,的確是這么回事,嘿嘿一笑,自顧自的一邊抽著煙一邊看著識海池塘里的漣漪。小魔鳳凰還是一臉陰冷,似乎這件事情跟她一點關系都沒有似的。

沈旭之從識海出去,看那些祭司們爭斗,心中覺得無聊得很。但知道在外面都如此慘烈,進了大雪山能消停才怪呢。也不知道進了大雪山又是一番怎樣的慘烈景象。

剩下的祭司們有相熟的,有的則不知道身負多少年的深仇,互相對視,能碰撞出一連串的火花出來。剩的人也不多了,沈旭之暗自記下每一個祭司的面容和法術。雖然少年郎不是心思細膩的那種,卻也不至于粗獷到這般兇險的事情都一點不在意。

拋去雜念,沈旭之穩住心神,認真看著場內的比試,心中品評每一道魂術,和那些不知名的法術的品級。猜測著哪一個人還能藏著什么看家的本事,心里盤算著要是自己在場上會出現什么局面。

心中有事兒,羊皮袍子又睡著了,沈旭之這頓飯吃的沒滋沒味,那些血腥也不能用來下飯,下酒。

倒是便宜了葉蘭宇,倒了終了,葉蘭宇雖然一直在控制著酒量,卻也微微熏醉。

酒宴完畢,祭司們依照往年的規矩,算上沈旭之只剩下十二人。少年郎看了半天,也沒看明白到底怎么一個挑戰的順序。反正進大雪山也不是什么好事兒,自己不稀罕。這些和生死無關的事情,少年郎也自然懶得用心琢磨。

見完事兒了,沈旭之用胳膊撞了撞葉蘭宇,道:“老葉,走了。別在這兒挺尸。”

“再給我一壇子,再給一……”葉蘭宇打了一個酒嗝,笑道:“真是好酒。就算是南國繁華之地,也沒見過如此美酒。可惜了,空有美酒,卻沒有美人相伴,辜負了此間美酒寶劍。可惜啊可惜。”

沒想到葉蘭宇居然也有文青的一面,那面殺的血腥四溢,這面還在感慨著辜負了美酒寶劍。這人吶,真是喝多了怎么耍酒瘋的都有。看這樣子,老葉的酒品要比窮奇好一些,最起碼沒抄刀子就要殺人。

沈旭之又從納戒里掏出兩壇子酒,放在地上,道:“你不走,我先走了。”見葉蘭宇根本就沒有挪動屁股的意思,少年郎心中猜測,或許葉蘭宇和卜輝之間還有什么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系,也不強拉,自顧自的站起身,看了一眼剩下的十多位祭司與身邊的追隨者,一拱手,朗聲道:“此間別過,大雪山再見。”

此間別過,進了大雪山……嘿嘿,就無法再行留手了。哪里又是一番血腥廝殺,這話里的意思在座所有祭司都明白。沈旭之微微嘆息,大雪山朝圣,怎生就弄成現在這副鬼樣子?非得爭出個你死我活來才好?不過轉念間,見在座的祭司眼神中露出的敵意,心中也就了然。

九尾天瀾白狐知道其中有大好處,這里的土著每個族里面自然也有自己的傳說,財帛動人心意。為了世間那些浮財都能殺出個尸山血海,更不用說連九尾天瀾白狐豆垂涎三尺的天大的好處了。

不殺?才怪!

沈旭之也不和眾人客氣,轉身揚長而去。身后跟隨著三個人的身影。窮奇背著柴刀,又有美酒,又有柴刀,心滿意足之極。回頭望了望這些不知死活的祭司,心道,反正幾日之后也是敵手,還不趁著身邊人多,把這些祭司都做掉?!眼神兇惡,直欲殺出個鮮血橫飛來,卻不能違背沈旭之的意思,只能在心中腹誹少年郎婦人之仁。

沈旭之回到住處,和蘭明珠依依惜別,床第之間的事情自不用細說,都是初嘗滋味,樂此不疲也是正常。

沈旭之閑暇時間對周圍禁制大陣簡單修補,最后點亮了所有禁制之間的聯系。再三叮囑身邊諸人,何處有危險,何處能踏入。

葉蘭宇雖然喝的有點多,但沈旭之交代下來的正事兒卻沒有耽擱。也不知道通過什么門路,兩天后,十二架攻城的弩炮便被送來。這效率,估計天樞院五處專門制作弩箭手弩的地兒也不會有這么快。

收了弩炮,沈旭之居然還嫌不夠,非留下一些木毒給老榕樹,逼著老榕樹給那些原木涂上。這些毒倉促之間煉制,雖然比不上天樞院陰羅部黑衛弩箭上藍白的毒,但是比天樞院制式的毒還是要強一點。

昊叔煉丹一絕,煉毒也是拿手。能救人,當然能殺人。只不過沈旭之見昊叔煉毒的熟練,難免會懷疑昊叔是不是煉毒的水準還要高過煉丹的水準。

一切都準備妥當,少年郎心中再無掛牽。就等著上大雪山朝圣,也不知道雪山之上到底是哪門子的圣,這么多年留下如此多的祭司性命。

要不是九尾天瀾白狐一再堅持,沈旭之還真沒這么大興致。

沈旭之又問了問九尾天瀾白狐,知道羊皮袍子很快便能蘇醒。少年郎和羊皮袍子這一輩子度過多少風浪,雖然這次危險無比,沈旭之卻根本沒想著要把羊皮袍子扔在這院子里的意思。不是要帶著小狐貍履險,而是少年郎像是習慣了,適應了,根本就沒這個念想。

第三天清晨,兩人雖然瘋了一夜,但蘭明珠念著沈旭之要進大雪山,只是溫存,卻沒敢讓少年郎太過耗費精力。沈旭之早早醒來。蘭明珠也睡不著,起身幫少年郎整理戎裝。

細致,入微,貼心。惦記的事情多,到了嘴邊,反而說不出來。兩人默默無語,只有天樞院黑衣黑氅發出秫秫的聲音。述說著離別時分的戀戀不舍,述說著分別時候的眷戀。

出征的丈夫,盼歸的妻子。

沈旭之想囑咐蘭明珠一些事兒,轉念想到這些事情都和蘭明珠說過無數多次了,再說,耳朵真的要起繭子了。見蘭明珠幫自己系好最后一個絲帶,把蘭明珠的手捧在手心,輕輕吻了一下。伏在蘭明珠的耳邊,小聲說道:“等我回來!”

蘭明珠用力的點了點頭,幾滴淚珠落在身上,晶瑩剔透,宛若珍珠。

少年郎也不多說,把蘭明珠擁在懷里,使勁抱了一下,轉身出門,頭也不回。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隆重推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