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零五章 九尾天瀾白狐的魂術

第一百零五章 九尾天瀾白狐的魂術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零五章 九尾天瀾白狐的魂術

第一百零五章九尾天瀾白狐的魂術

老榕樹推平了泥土,蓋住死去的祭司,剛要把手頭的方便鏟扔掉,沈旭之笑道別扔,以后扛著。(。)再殺死人之后,你也好埋了不是。入土為安,一條生命去了,你埋完,插上一根榕樹枝,又一個生命會產生出來。恩,這就是天道。”

老榕樹多老實啊,想一想,沈旭之說的也有道理,雖然心里對金屬的很抗拒,卻還是把手里的方便鏟抗在肩頭。那一串沒用的顱骨法器也被沈旭之隨手扔到老榕樹的脖子上。憨厚老實的老榕樹,立馬變成一個猙獰的打手。

看著老榕樹變了樣,沈旭之想笑,但心里空落落的有些難受。本來少年郎生性開朗,不易被外物所動。但今天聽見兔女的那一聲聲嘶力竭、拋棄所有尊嚴,只求活命的念頭卻不知怎地讓少年郎那顆心難受的很。

沈旭之雙手袖在背后,分明是少年郎,苦戰之后卻有些滄桑。夕陽把沈旭之的背影斜斜的拉長,灑在地上,有些蒼涼。

羊皮袍子似乎也感受到沈旭之此刻心情不好,只是不為沈旭之會忽然情緒低落,乖巧的趴在沈旭之肩頭,也不像往日那般跳脫活潑。

蘭明珠想要勸勸沈旭之,又不該從何說起,想了半晌,也輕嘆一聲,跟在沈旭之身后奔著荒宇城走去。這一行人,哪里能看出來像是剛剛戰勝了一個強勁的對手,反而像是被人打的屁滾尿流,惶惶然如喪家之犬。

進了荒宇城,城門并沒有把守的軍兵,任由出入。來來往往的人群身著各式各樣的服飾,多數以獸皮為主。像沈旭之這些人身著天樞院制式的院服,極為打眼。且不說那院服質地如何高檔少見,上面還隱隱有法陣的防護氣息,能穿這樣的衣服意味著。就說迎面而來十多個人,均是一般打扮,其中還有一人身高六尺開外,膀大腰圓,肩頭扛著方便鏟,頸間掛著一串骷髏……那股子天樞院陰寒冷厲的氣質居然生生被沈旭之走出了幾分感覺。

找了一家客棧,沈旭之隨口吃了點,也沒心思和蘭明珠說,嘴角擠出一絲笑,也難看得很,比哭還要讓人難受。

沈旭之安排石灘和上官律警醒著點,背著手,回到的房間。(百度,最快更新)兔女正在沈旭之的房間里面忙忙叨叨的給沈旭之準備燙腳水,鋪著被子。看這樣子,鋪好后還準備暖床侍寢。

這……這日子,真有點驕奢yin逸的意思了。

沈旭之卻有點不耐煩,只想安靜的在雪山之巔坐一會,靜靜心神。今天心神動蕩的有些奇怪,具體是哪奇怪,少年郎也說不清楚。真是兔女那一聲悲鳴,喚起心中對世事不公,對人世間白云蒼狗、滄海桑田間的苦難感同身受?

想扯淡。沈旭之把兔女攆了出去,讓兔女去服侍蘭明珠去。一盆子洗腳水也讓兔女帶出去,今天的少年郎,心情可不好。要是平常,沈旭之還能和兔女溫言幾句,安慰一下,今天,沈旭之卻懶得敷衍。

羊皮袍子吃飽喝足,早早趴在床上睡著了。兩個月亮,也不見亮。沈旭之盤膝坐在床上,沉息打坐,準備好好用功,把草木皆兵沖到三階。無論是樹魂化作的虎牙槍還是化作上百樹人武士,都十分強勁。比在海角平原上見李牧的弟子用的草木皆兵,相差判若云泥。

剛在雪山之巔坐穩,便聽到昊叔召喚。奇怪,平時只要不去識海,這幾個老妖怪很少主動的找啊,今天這是了?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雪山氣海間,少年郎隨心而動,來到識海池塘邊。還是老樣子,先不問事兒,而是湊到昊叔身邊,一老一小兩個煙鬼開始對著噴起煙。兩口煙抽進去,沈旭之覺得好一點了。狗日的,真是犯了煙癮?不至于吧!

“旭之,你今天打的有問題,你想清楚了嗎?”138看書網不跳字。九尾天瀾白狐說道。

“今天?”沈旭之心中泛起無數狐疑,今天這一仗打的干凈利索,沒有一點問題啊……所有的場景在少年郎心中回想一遍,還是不哪里犯了。沈旭之干脆不去想,直接問九尾天瀾白狐哪里不對?我覺得挺好的。”

“傻小子,虎牙槍只有你空手的時候才能用出來嗎?”138看書網不跳字。九尾天瀾白狐提點了一句。

樹魂……草木皆兵……柴刀……沈旭之心中忽然大亮,像是一根手指戳破了那層紙,陽光照了進來,一切都清清楚楚,分毫畢現。

難道還能這么用?沈旭之激動的有些顫抖,若要當真如此,今日被那只手握住柴刀,虎牙槍從柴刀中破襲而出,那中年祭司估計都用不出別的招數就能被干掉!可是草木皆兵不是需要木系樹魂嗎?柴刀里面沒有樹魂啊。

沈旭之臉色忽而狂喜,忽而憂心忡忡。不斷變化著,心中喜怒全都寫在一張臉上。

九尾天瀾白狐見沈旭之沒想明白,也不多說,只是微笑著看著沈旭之,等他領悟。沈旭之心中陽光一閃而過,似乎又走進無窮無盡的黑暗中,無數記憶殘片出現在腦海里。卻始終無法拼湊成一個整體,拼成沈旭之想要要的。

“我就說這小子笨得很,你非要讓他想。”昊叔嘟嘟囔囔的說著。

“難道說樹魂和柴刀里面的魂魄可以合為一體?”沈旭之試探著說出心中的揣測道。

九尾天瀾白狐笑道就是這樣,你能想到,也算不易了。也不算笨,跟著我長了,也變得聰明了一點。”昊叔聽老狐貍這么夸獎沈旭之,撇了撇嘴,繼續抽煙。

“除了天地初開的那些靈物之外,草木是世間最開始有的生命,本源也就是生命之力。”九尾天瀾白狐見沈旭之低頭凝思著說的話,道旭之,我說的道理你不用去想。你只要為就好了,至于為為,想多了,該把你想成傻子了。”

九尾天瀾白狐說著繞口令,沈旭之倒是聽明白了。本以為要全都理解,哪會如此簡單,根本不用去想,少年郎心中大樂。

“草木植物,是生命之力。動物也是生命之力。這兩種生命之力不過是一種本源之力的兩種不同表現而已。旭之,你可曾想過,為你的生命之息可以治療你的傷勢?”九尾天瀾白狐問。

沈旭之想了想,赧然一笑,道這個問題就和一加一等于二一樣,誰都是這樣,誰會去想?”

“呵呵,這就是道理所在了。其實兩種本源之力有不同之處,也有相同之處。你用草木本源治療動物本源,是一種先人總結出來的方式。草木本源,是生命之力的生機的表現。動物本源,是生命之力中死亡的表現。換句話說,老榕樹性格憨厚老實,不善于爭斗,這就是天性使然。而動物本源的攻擊性在死亡之后會有一個提升,用得好,用的得當,就是所謂的魂術。”

沈旭之聽的瞠目結舌,繞了一百幾十個彎,九尾天瀾白狐原來是在教授魂術?!這……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動物本源,也能用來治療。”九尾天瀾白狐繼續說道。

“啊?”這個沈旭之卻從來沒有聽說過。

九尾天瀾白狐白了少年郎一眼,道你以為只有你九州靈界會治療嗎?深淵魂界這么多年,就不能總結出點治療的法術?要是沒有,那才是笑話。就像你給天樞院傷兵治療一樣,你那里已經是末法時期,沒有靈氣或是極少。魂力、血力也被一種力量束縛,所以有了你所謂的手術,藥石,針灸等等。”

沈旭之聽到這里,似乎有所悟。點了點頭。九尾天瀾白狐講的,果然是道理。不在哪里學會的。少年郎又一次不由自主的走神了。九尾天瀾白狐笑著說道旭之,你先別走神,認真聽著。剛才說的,像你今天收服的兔女,天生就會治療,這是一種天賦本能。”

“兔女會治療?”沈旭之大奇,那只兔女只見到可憐,才收留了她,要真是會治療的話,可算是沒有白費米飯。就算轉手,也能有個好去處不是。

“當然。剩下的這只兔女和其他的不一樣。你問問她。我們現在把話說,道理是這樣。你反想一想,草木皆兵的法術不過是把生機化作死氣。和你雪山氣海之間的血腥殺氣,和柴刀多年積累后通靈后習慣吞噬的死氣一樣,只不過是兩種不同的表現方式而已。你手上右手的手鐲里面樹魂的力量已經被削弱了,你試探著把里面的樹魂放到柴刀中休養生息,你就事半功倍了。”九尾天瀾白狐說的字字珠璣,連昊叔都頻頻點頭,魔鳳凰更是前所未聞,也不修煉了,而是轉了一個方向,跪坐在九尾天瀾白狐面前聽老講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