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八十七章 烽煙起

第八十七章 烽煙起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八十七章 烽煙起

這次,老狐貍和昊叔沒有說什么。《純文字》或許今天沈旭之神魂在識海內外折騰的次數太多了,連昊叔和老狐貍都有些厭煩的緣故吧。

老榕樹重返青春,身子都輕健了許多。身上纏繞的樹藤也變得翠綠,看上去就讓人欣喜。不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的緣故還是受到種子的滋養,才變成這幅樣子。

沈旭之面色有些陰沉,回手把柴刀取下來,斜指地面。走到老槐樹面前,問道:“老榕樹,我需要一個解釋。”

“啥?”老榕樹身體里跳躍著生命的力量,正在感受著喜悅和那種暢快,忽然聽到沈旭之有些陰森的問話,把老榕樹問的一愣。

柴刀刀鋒寒懔,讓老榕樹不寒而栗。

“你給我的那粒種子為什么你沒有打在你身體里面而是交換給我?”

站在沈旭之身后不知道沈旭之為什么發瘋的蘭明珠聽少年郎這么一說,也覺得有些古怪。身子向后退了幾步,不為人注意的挪到石灘身側。

作為治療,蘭明珠有天生的覺悟。這也是李牧多年培養的結果。

“因為那粒種子上面的氣息根本不屬于我啊,這有什么奇怪的嗎?”老榕樹一副想當然的樣子,愣愣的看著沈旭之,像是根本不知道沈旭之在說什么,在問什么。

“什么叫不屬于你?”少年郎越來越厭煩和這老樹說話,都想直接干脆的用柴刀來告訴老榕樹自己想說什么。但有九尾天瀾白狐的勸慰在前,沈旭之還是忍了又忍。

老榕樹見沈旭之真的是不明白,眼看就要動手,柴刀上血色隱隱散發出來,連忙道:“你等等,你等等。容我說完。世界如此美妙,你卻如此暴躁,這樣不好。不好。”

老榕樹這性子啊,沈旭之真是不待見。太慢了。

“種子一共分成三粒,這個你知道吧。”老榕樹又說了一句廢話,見沈旭之也不回答,右肩微動,連忙繼續說:“以前那粒在我們樹人看來,屬陰。里面的草木之氣是滋潤樹魂的。所以我根本沒法用,而這里的種子屬陽。我可以吸納到體內。到時候用雙系妖石滋潤,我的每一個枝杈掰下去過一段時間都能變成一個榕樹人。(純文字)”

“……”沈旭之聽到老榕樹的解釋,根本自己想都沒想到居然是這樣。看著老榕樹一臉委屈的模樣,沈旭之心道,這不叫的狗才咬人。自己本來以為一直在敲竹杠,敲到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哪知道這老樹看上去憨厚老實,其實卻暗藏奸詐。種子給了自己。那枚戒指里面的樹魂也自然沒有辦法滋養,送給自己,雖然說是兩人都有好處的事兒,但沈旭之如今琢磨起來,怎么想怎么不舒服。

當初自己還以為自己是被老榕樹的善良所感召,不忍心去欺負這老樹。沒想到里面居然有這么多的彎彎繞,把自己繞糊涂,好處都歸到老樹的身上。自己的收獲和老樹比較起來,根本就不算什么。

昊叔和九尾天瀾白狐也都聽的目瞪口呆,這件秘聞即便是活了千載萬年的老妖怪們也全都不知道。可以說是樹人一族的秘辛了。

昊叔聽的兩只眼睛精光直閃,本來就是極為八卦的性子,這么多年天下哪有多少新鮮事兒,如今聽到一件自己前所未聞的事情,頓時心癢難忍。居然還能這樣……

“放屁!”沈旭之雖然相信老榕樹說的道理,但是卻總是感覺自己被老榕樹戲耍了,有些惱怒的罵道:“一陰一陽,那第三粒種子呢?!”

老榕樹的手一攤。無奈的說道:“不知道啊,留在我記憶里面的東西就這么多,第三粒種子。我至今都沒感應到他的氣息。也不知道第三粒種子到底是什么,只是知道有。卻沒見過。連在哪里,怎么去尋找都不知道。我們樹人一族失去傳承的時間太長了,所以很多東西都丟失了。”

老榕樹那副憨厚老實的樣子,一看就是掏心窩子的話。把沈旭之噎的夠嗆,卻拿老榕樹沒什么辦法。人家說的都是實話,你能怎么樣?再說,沈旭之這一次碰到樹族,收獲可以說得上的不菲了,那粒種子,樹魂戒指,上官律的六階召喚獸窮奇,還有數量眾多的種子。要是這都不夠,怕是老天會打下一個大雷直接把少年郎劈死。

但……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可氣的老榕樹,這狗日的!

“好吧。”沈旭之無奈的說道:“要是你以后想起什么,馬上告訴我。”

老榕樹把頭點的樹冠差點沒砸到沈旭之腦袋上。

忽然,密林的來處燃起無數的烽煙,十幾個火頭似乎同時燃起,濃煙夾雜著火光,即便是白天,也映紅了半片天。

老榕樹看到,臉色刷的就變了。翠綠翠綠的樹干變得發白,像是被人剝了一層樹皮,露出里面的樹芯般。

“你的族人都安排好了嗎?”沈旭之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回去救援,看著聲勢,明顯是軍隊有計劃去做的事情。現在是秋季,不排除有散亂林火的出現,但那又十幾個火頭同時燃起的道理。要是軍隊,自己身邊這幾個人回去,有什么用?再說還都半殘之軀,谷路行和上官律都需要人照顧,拿這點人去應付軍隊?那不是扯淡嘛。

人多勢眾,可不是說著玩的。六階魔修怎么樣,不一樣被天樞院,被九尾天瀾白狐玩成殘廢?對此,沈旭之有足夠的自知之明。

老榕樹急道:“族人倒是都妥善安排了,只是看這火勢太大,一定會有紕漏。一定是那些匪人這次找不到我們樹人,一怒之下點燃山火,逼我們出來。真是可惡,真是可惡……”

老榕樹最后急的直跺腳,樹冠嘩啦啦響著。

“不行就躲了唄,你們打也打不過。我就不信你那些族人會硬挺著讓人殺。”沈旭之倒是不急,反正燒的也不是自己家的東西。

老榕樹接連打了幾個呼哨,急的都不行了。幾只樹懶聽到老榕樹的呼哨聲,從密林中出現。“我們樹族躲在密林里,只要我們愿意,誰都找不到。他們這就是要逼著我們現形,好一一捕殺。快走,快走,回去晚了就糟了!”

老榕樹實誠到都沒問沈旭之到底想不想回去。樹懶出現,自己怕腿就跑,比來的時候快多了。也不知道是著急的還是融合了那粒種子后身體強健了。

沈旭之剛要拒絕,九尾天瀾白狐忽然說道:“旭之,能幫就幫他一把吧。這些樹人要是被捕殺了,怪可惜的。都要滅族了,多可憐。”

九尾天瀾白狐的語氣有些黯然,像是想起什么。

沈旭之心中猜測,估計和天瀾族巨變有關系。這事兒沒法問,生怕觸動九尾天瀾白狐心里面那片傷疤。既然老狐貍說了,那就不和這狗日的老樹一般見識,去看看情況,要是能幫忙,就幫一幫。要是不行,再走也來得及。

“好。”沈旭之應道,跑了兩步,攜著蘭明珠的腰跳到一只樹懶的背上,大聲道:“老葉,你帶著上官。石灘,你帶著小谷。”說完,看了看在一邊的窮奇,不知道該如何安排。窮奇懂事兒,汪汪叫了兩聲,展開背后雙翅,飛在半空中,跟隨著少年郎。

窮奇看起來,不像是石灘的召喚獸,而像是沈旭之的召喚獸。就連趕路都不離沈旭之左右,這事兒有點奇怪。難道上古兇獸都是賤皮子,得打的吐血才行?沈旭之不懷好意的揣測到。

窮奇自從被收服,總是想接近沈旭之,卻又不敢。少年郎對此也很奇怪。轉念一想,柴刀里面有夸鑄打造進去的一小撮息壤,到也難怪。窮奇本身有土屬性,自然對息壤這種先天奇物散發出來的氣息大有親切感,想要接近自己,就是想要接近柴刀,接近柴刀里面那絲息壤。

沈旭之笑了笑,催趕著樹懶,拍了拍背后柴刀,對著半空中飛翔的窮奇比劃了一下,示意沒事兒。窮奇見狀大喜,緊緊跟隨在沈旭之背后一丈之內,不肯稍離。

老榕樹幾乎不要命的跑在前面,來的時候用了一個時辰,回去僅僅半個時辰就遠遠看見一隊隊的騎著裟隸獸的騎兵在林火中間奔跑,追逐著幾個幻成人形,躲避火勢的樹人。

樹人雖然皮糙肉厚,奈何那些騎兵手中巨斧銳利無比,兼有其重無比。每一斧沾到樹人身上,必然會帶下幾根樹杈,或是在樹干上留下深深斧鑿的痕跡。

樹人奔跑的本來就不快,哪里能跑過裟隸獸。騎兵在樹人身后輕松追擊,一斧一斧不緊不慢的奪走了樹人的性命,只剩半截殘破的樹干支在地上。

騎兵后面有步兵上來收拾這些殘干,看那樣子像是怕樹人能起死回生,直接把樹人的殘軀扔進林火當中。

老榕樹看見如此慘狀,嘴里發出喝喝的叫聲,瘋了一樣的向前狂奔。手中多了一根木質樹干,隨著老榕樹喝的一聲,原木的樹干被當做標槍對著裟隸獸騎兵扔了過去。()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查找本書!執業獸醫寫的好看嗎?沒看完的您可以把::如果您喜歡執業獸醫寫的《》,請把加入書架,方便以后閱讀.如果你對有什么建議請給管理員發短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00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