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四十章 釜底抽薪

第四十章釜底抽薪章

昊叔使勁咕嘟著煙,身前青煙繚繞,絲絲縷縷般纏繞在昊叔面前,并不散去,眼看再想下去連昊叔的人都看不清楚了。

沈旭之冷言道:“說不好只能讓老鳳凰先頂一陣子,希望你理解。”說完,有些冷漠的看著魔鳳凰,眼神里帶著一股讓人感覺到很虛無的錯覺。

這話雖然有些殘酷、冷漠,但不管昊叔還是魔鳳凰,都是滄桑到妖的妖怪,面對眼前的局面,又如何能不理解。但理解是一回事,接受又是另外一回事。

昊叔能理解,但魔鳳凰卻不能接受。

魔鳳凰緊咬著嘴唇,鮮紅俏麗的嘴唇,被白牙咬得微微凹下,變成一個讓沈旭之血脈噴張的形狀。

“我知道,我也理解。但我我要出去。”魔鳳凰想了想便斬釘截鐵的說道,言語中沒有一絲回旋的余地。

沈旭之太陽穴隱隱作痛,想起了在九隆山脈里蘭明珠要回去找李牧的時候,看著魔鳳凰隱藏在黑色衣服下面隱匿的火爆翹臀,恨得牙根直癢,有一種沖上去抽魔鳳凰一頓的沖動。

“你出去?怎么出去?用紋刻?”沈旭之穩住自己的情緒,對魔鳳凰三番五次的言不由衷和此刻要孤注一擲,新仇舊恨涌上心頭,尖酸的嘲弄的說道:“用紋刻,你能用出幾成實力?就算是不用紋刻,你被封印了這么多年又能剩下多少實力?這些人的目標是你家老鳳凰!就算是年老體衰,打你這樣的十個八個還是沒問題的吧!去吧,最好再老鳳凰被引出來之前你就被干掉,老鳳凰看見,萬一有個心神波動。當著這些人面來一出父女情深,攜手并肩在九泉之下共敘久別重逢的親情。也算是一段美麗的故事。趕緊去,請便請便。就是不知道老鳳凰萬一有什么殺手锏被你耽擱了,會不會……嘿嘿。”

沈旭之也不把話說完,只是略帶陰損的笑了笑,一番話說的像是連珠炮,魔鳳凰的臉一陣紅一陣白,看樣子又像是要找沈旭之拼命,又在內心深處認為沈旭之說的有點道理。英姿颯爽的魔鳳凰在糾結,在猶豫……

“省省吧,了不起重傷。要死哪那么容易。年老成精你不知道?你看看你。讓人抓住就關了上千年。你看看老白狐貍,和火元素主神火拼完了還能茍延殘喘,碰到點機會就能再次破境。別用你松子大小的腦袋去揣測這些老妖精的想法,我敢保證,只要你不出去搗亂。你家那只老鳳凰哪那么容易被殺掉,你以為殺雞呢?!”沈旭之平時不愿意說話,就算是說也喜歡和昊叔暢快淋漓的對罵,但同樣的道理,少年郎不是不會說陰損無比的風涼話。見魔鳳凰沖動的樣子,沈旭之心里氣不打一處來,冷嘲熱諷也是難免。

“你……”魔鳳凰一時語塞,身后的黑色霧氣或暴現或收斂,幾息之后才恢復平靜。又變成一幅冷冰冰的摸樣,冰山一般的眼神看著沈旭之,緩緩的說:“好,這次我信你。”

“這樣才乖。”見魔鳳凰不再堅持,比當年的蘭明珠理智的多,沈旭之心中大樂。嘴里開始沒東沒西的輕薄起來。冷嘲熱諷了幾句,心中對魔鳳凰的怨念也輕了一些。

魔鳳凰陰沉著臉,不理會沈旭之的輕薄,坐在識海邊上,呆呆的看著天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沈旭之討了一個沒趣,嘿嘿一笑,回神出去,探出一角觀察場內的局勢。

榮姓眾人分散在火湖周邊,隱隱形成合圍之勢。正中五六個人正在像跳大神一般施法,雖然看不出到底有什么用,但還是很熱鬧,也很古怪。

沈旭之下意識的把羊皮袍子伸出來的腦袋往懷里按了按,又縮回身子,怕一個不注意讓榮姓眾人哪個碰巧看見。小心謹慎的像是一只鬼祟的老鼠,讓昊叔極為不齒。

估計那些人要把深藏在熔巖中的老鳳凰引出來還要等些時候,沈旭之蜷縮在石壁后面,調息運氣,把和傀儡荒獸廝殺后的天地元氣補充滿,忽然心念一動,雪山氣海之間天地元氣開始緩慢運轉。

昊叔若有所思的看著緩緩變幻的天空,似乎知道沈旭之在干什么,輕輕搖了搖頭,安穩的抽著煙。

羊皮袍子在沈旭之懷里開始不老實起來,沈旭之干脆把羊皮袍子從懷里掏出來,右手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小白狐貍老實一些。羊皮袍子無聲的張大嘴,做了一個猙獰的表情,沖著沈旭之兇了一下,身子不規則的顫抖,身影漸漸淡去,消失在沈旭之眼前。

少年郎不再去管羊皮袍子,只是默默運起雪山氣海之間的天地元氣,開始做起準備。

沈旭之雖然大多數的時候是急性子,但有關于生死的事情上,總是很耐心,像是一個看穿世事的老人默默的站在歲月長河前,看滾滾長江東逝水般把寂寞枯燥當成樂趣。

火湖前面榮姓眾人給沈旭之帶來相當大的壓力。甚至那個被稱作大祭司的人每一次施法,都會讓沈旭之氣海之間感受到無比尖銳的死亡的氣息。

所以,少年郎更加謹慎更加有耐心。畢竟只有活人才能有資格去耐心。

熔巖在火湖里面翻滾,小小一片火湖竟然看上去帶著一點大海波濤洶涌的氣勢,層層熱浪隨著波濤涌動,悶熱的讓人喘不上氣。

火湖里的波濤隨著榮姓眾人的施法,變得不安分起來。像是地獄里的業火,試圖吞噬掉一切接近自己的人,試圖吞噬掉所有人間的美與丑,榮與枯。

呼啦啦……火湖下面一座火山爆發般沖起一道強勁的大浪,徑直噴在山洞頂,又帶著無數的碎石天女散花一般落下。濺在地面上,讓沈旭之仿佛身處鋼廠里煉鋼一般。

火湖愈發的不安分起來,里面像是有什么東西在努力的掙扎,想要擺脫束縛破繭而出。空氣里彌散的蘭芝草的味道越來越濃,濃的沈旭之鼻子直發癢,強忍住沒有打噴嚏。知道時間有限,心中發狠,催動雪山氣海間的天地元氣,發散開。

少年郎很久很久沒有用過木系毒氣了,似乎爽快的砍殺更適合少年郎。但并不代表少年郎忘記了木系毒術最基本的法術。

“¥……&¥&”一串快速的咒語,雖然沈旭之有昊叔給的玉簡,明了世間一切語言,但那大祭司念的極快,沈旭之竟是一句都沒聽懂。

就在大祭司念完之后的瞬間,火湖本來就極熱已經處于沸騰狀態的巖漿開始依次爆炸。

巨大的轟鳴聲交織在一起回蕩在寬闊的地底,無數的回音帶動山壁巖石一同開始共鳴,沈旭之甚至開始覺得整座山都要倒塌把自己埋在其中。

“子昂……”一聲清脆的鳳鳴,穿透無數沉悶的爆炸聲,在沈旭之耳邊炸響,震得少年郎心口一甜,眼前一黑,雪山氣海隱隱開始有些不穩。

魔鳳凰面色凝重,知道已經到了關鍵時候,嘴里念念有詞,手指擺出無數道帶著殘影的手印。無數手印合成一體,一個小小的渾身被火焰包繞的小鳳凰在沈旭之識海上盤旋了幾圈,消失在藍天里。沈旭之感覺到一股暖流流遍周身,這才不再煩躁欲吐,舒服了很多。

昊叔也不再是一副游戲風塵的摸樣,開始在沈旭之經脈里注入火系元力,沈旭之再一次體會到火系法術免疫的強大感覺。

大幕拉開,老鳳凰從巖漿里飛騰而出,沈旭之卻無可救藥的開始走神,腦海中開始幻想自己五系法術免疫的壯觀場景。幸好魔鳳凰不知道沈旭之在想什么,要知道少年郎居然在這么關鍵的時候走神,怕是真該暴走當場。

羊皮袍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隱身的時候能躲開像是下雨一般的巖漿嗎?沈旭之忽然想到這個,心里禁不住十分擔心。四周張望了下,不見小白狐貍的蹤影,雖然心里還是有些忐忑,卻松了一口氣。

幸好羊皮袍子知道輕重,要是在這時暴露了,一人一狐恐怕死無全尸。

沈旭之正琢磨著,猛然間感覺整個大山都開始搖晃,無數碎石紛紛落下。一片烏云遮頂,抬頭一看,一只碩大的鳳凰渾身帶著黑色的火焰盤旋在山洞頂端,火湖里的巖漿竟然開始干涸。

“開!”大祭司一身皮甲的甲葉子被一陣狂風吹亂,從內甲襯面上升騰而起幾個冰藍色的大字,在火湖之上,壓得火湖里的巖漿漸漸平息下去,整個山洞里的溫度似乎瞬間下降了許多。

居然還有這么一招釜底抽薪的招數,沈旭之心中暗自贊嘆,見大祭司用完這一招后身子有些佝僂,右肩有些顫抖,知道這估計是什么卷軸里封印的大能的力量,大祭司的境界就算是打開卷軸也付出了不菲的代價。

老鳳凰在半空中,見大祭司身上冰藍色的自己,怒吼一聲,雙翅拍打,憑空出現一溜火柱,掃向元氣大傷的大祭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