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三十五章 冷焰護甲,刀槍不入

第三十五章 冷焰護甲,刀槍不入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三十五章 冷焰護甲,刀槍不入

·第三十五章冷焰護甲,刀槍不入

嗷……一聲充滿苦痛的嘶吼在無盡的山洞里想起,在堅硬的山洞壁上帶起一陣陣回聲,遠遠傳了出去。但是山洞的那面似乎有什么法陣一般,把所有聲音反彈回來,接連不斷傳到沈旭之耳中,震得鼓膜生疼。

沈旭之手中柴刀毫不停留,不停頓的在一息之間攻擊了熔巖荒獸十余刀。每一刀都濺起無數的火星,卻沒有一刀能砍透熔巖荒獸身上附著的那層金屬涂層。

試探性的攻擊,讓沈旭之心中對這熔巖荒獸的大小大概有了概念。這是一只身高約三米開外的荒獸。也不知是站著還是趴著,要是趴著那整個身體就更可怕了。

沈旭之十余刀的試探,每一刀引發一顆星辰砂中的詛咒。無數詛咒落在熔巖荒獸的身上,這個節骨眼沈旭之也顧不上到底是不是有浪費的情況。

寧殺錯,不放過。

熔巖荒獸身體上覆蓋的金屬涂層雖然沒有被沈旭之攻破,但詛咒已經滲入身體里。讓沈旭之慶幸的是不知名的荒獸對詛咒沒有免疫,幸虧如此,否則沈旭之真有一種無從下手的感覺。干脆不要打,直接跑算了。

黑暗中無數風聲響起,軟鞭子在空中揮舞帶起的風聲,凄厲而尖銳。沈旭之身子在半空中,躲開兩次后被抽中,高爾夫球一般被抽起,砸在石壁上,又轟然落下。

操!沈旭之心中罵到。黑暗中熔巖荒獸繼續的攻擊被石灘接下,只聽軟鞭子抽肉的聲音和石灘不斷的悶哼聲連成一片。把沈旭之抽飛之后。熔巖荒獸的攻擊變得速度飛快,但攻擊力明顯比沈旭之挨的那一下弱了很多。

沈旭之嗓子一甜,強自把一口鮮血又咽了回去。身子雖然強健,但那股子頓力卻實實在在由身體承擔。臟腑之間可沒有淡金色骨骼結實。

荒獸的攻擊激發起少年郎心中的狠戾,左手撐地,身子騰空而起,耳朵敏銳的感知著荒獸嘶吼的位置,抽中柴刀化劍刺了出去。

沈旭之激戰中忽略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粘附在柴刀刀身上的鬼火。雖然山洞里風聲四起,按說熔巖荒獸無法準確感知柴刀的攻擊,但掛在柴刀刀身上的鬼火把柴刀的刀勢**無遺。

荒獸的攻擊一滯。不知身體的什么部位擋在沈旭之刀鋒前。石灘借著這個機會退后,緩一口氣。

金石相鳴的聲音不斷響起,沈旭之的攻擊再次被熔巖荒獸擋下。沈旭之借著刀鋒上傳來的反彈力后退了幾步,左手在納戒里面取出一根天樞院制式的火把。順手點燃,向熔巖荒獸那面扔了過去。

沈旭之借著火把的光亮看清楚對面的熔巖荒獸到底什么形狀。心底又是一聲大罵。

山洞寬也就不到十米,對面的熔巖荒獸足足橫寬五米開外,身上一層亮晶晶的東西在火把的光芒下閃爍著亮光。而沈旭之砍上去的地方,除了幾道白印之外再無痕跡。

一個**的腦袋上血盆大口張開。齒間帶著晶晶亮的粘液,血盆大口深處正有一團黑色的火焰凝結著。要不是火把的光亮,沈旭之根本在黑暗中無法防備這團黑色的火焰。

火焰即將凝結成形,猛然間熔巖荒獸似乎受到了什么打擊。黑色的火焰在嘴里炸開,把掛在鋒利的牙齒上的粘液蒸騰起一團團的霧氣。霧氣隱隱帶著淡綠色的光芒。

修煉木毒的沈旭之自然之道這團團霧氣里面肯定帶著劇毒。只是熔巖荒獸受到什么打擊?只是一晃,沈旭之就知道肯定是痛苦詛咒產生的劇痛發作!就算是荒獸天賦本能中有瞬發法術的能力。但驟然間超出痛閾的疼痛讓法術還沒凝結完成便失敗炸開。

雖然和九州界的法術不同,似乎是深淵界傳說中的魂術,但反噬的作用還是一樣。

吼!熔巖荒獸顧不上對面的兩只爬蟲,在熔巖荒獸看來,沈旭之再砍上多少刀都不會對自己造成威脅。

劇烈的疼痛讓熔巖荒獸煩躁異常,身上冷焰涂層保證熔巖荒獸很難遭受攻擊的同時,讓荒獸似乎忘記了疼痛的感覺。和少年郎在外面曾經殺過的那只土系荒獸一樣,驟逢陌生的感覺,驚恐無比。

身子撞在石壁上,熔巖荒獸周圍的石壁像是地震一般開始晃動起來。冷焰所致的金屬涂層寸寸皸裂,無數碎石落下,下雨一般。

沈旭之見狀心里也是不住的慶幸。剛才自己用左肩撞擊熔巖荒獸,幸好是自己撞而不是熔巖荒獸撞自己。要是真的吃足了熔巖荒獸的撞擊,自己不死也得半殘。

熔巖荒獸像是發了瘋一般,拼命的撞擊著山壁。血盆大口張的比沈旭之身子都要大,一團灰色的肉在血盆大口中抖動著。

這種機會沈旭之自然不會放過,手中柴刀舞動,直接在熔巖荒獸嘴里把那團灰突突的**樣的爛肉切了下來。雖然早有準備,但熔巖荒獸受到重創后**的攻擊再次把沈旭之擊飛,遠遠落下,撞在石壁上,險些撞斷了幾根肋骨。

“后退!”沈旭之忍著劇痛,把要沖上去的石灘叫了回來。沈旭之見熔巖荒獸嘴里**一陣陣灰撲撲的血霧,沾到石壁上,石壁冒著刺鼻的煙霧。

沈旭之帶著石灘往后疾奔,重傷后的荒獸是最兇猛的荒獸,熬上一陣子,熔巖荒獸失血過多,攻擊和速度自然會下降。

但熔巖荒獸龐大的身子往前一拱,就移動了五步的距離,不管沈旭之如何狂奔,都無法逃出熔巖荒獸的攻擊范圍。熔巖荒獸嘴里一邊噴著黑色的火焰,一邊噴著灰突突的液體。

就算是沈旭之的身體,被灰突突的液體沾上也極不好受,熔巖荒獸居然體液里還有劇毒,這是沈旭之沒想到的。不過還好,自己的毒抗已經很高了,不至于被熔巖荒獸的體液腐蝕干凈。

還差十幾步,發瘋的熔巖荒獸就追上沈旭之和石灘兩人,驀然間一道白色的影子在遠處的火把微弱的光亮照射下突兀的出現,鋒利的尖爪在熔巖荒獸雙眼處一觸即離,也不停頓,一個折返,在空中身子不斷抖動,又融入到黑暗中。

這小家伙其他本事不見漲,保命的本事倒是學得快。沈旭之見羊皮袍子一擊得手,就再次消失,心中大為欣慰。

熔巖荒獸驟然失明,失去沈旭之的影子,眼睛和身體劇痛,開始**的攻擊自己身邊二十步范圍內的一切。不斷有石鐘乳一般的巖石被敲下,化作一團團石雨落下。

熔巖荒獸的吼叫越來越凄厲,沈旭之和石灘伏在熔巖荒獸身前三十余步的地方,被震得腦子里一團糨子。

足足一盞熱茶的功夫,熔巖荒獸的吼叫聲才漸漸弱了下去。巨大的荒獸有氣無力的靠在寸寸皸裂的石壁旁,一口一口的吐著血,眼看有出氣沒進氣。沈旭之感知到熔巖荒獸的生機越來越弱,這才拾起一塊百十來斤的石頭,運足力氣向熔巖荒獸的血盆大嘴拋去。

大石塊砸進熔巖荒獸的嘴里,熔巖荒獸龐大的身軀扭了一下,像是在痙攣,又像是在掙扎,卻沒**氣反抗。沈旭之這才放心,小心的走到熔巖荒獸身前,手中柴刀順著熔巖荒獸的被羊皮袍子弄出兩個黑洞的眼眶使勁插了下去。

吼又是一聲巨響。熔巖荒獸驀然站起,沈旭之心里一驚,兩只手緊**住刀把,吊在半空中。生怕熔巖荒獸臨死至極再發狂有什么厲害手段。

熔巖荒獸卻沒再狂舞亂動,半晌后頹然而倒,像是一座大山崩潰了一般砸在地面上。

沈旭之不敢大意,手中柴刀繼續**,手臂半沒入熔巖荒獸的眼眶里,還順手用柴刀在熔巖荒獸的顱內攪了幾下。

熔巖荒獸受此重創,只是身子在地上不斷的顫抖痙攣,繼而不動,完全死去。

沈旭之感覺到柴刀上傳來一股磅礴的血氣,快速溶入雪山氣海下面的血色中。高階的荒獸生命力果然磅礴無比,濃稠的血氣仿佛讓雪山氣海底色的紅暈都濃厚了一些。

沈旭之倒吸了一口冷氣,難道是六階荒獸?

這種問題當然不是沈旭之最關注的,在沈旭之心底,最期待的就是沒有打擾的情況下解剖熔巖荒獸看看。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找到弱點才是當前最需要做的事情。

沈旭之試了試,熔巖荒獸的體重雖然太過巨大,卻還是能收進納戒里。沈旭之也不管熔巖荒獸尸體上的體液到底有多少劇毒,直接把熔巖荒獸的尸體收了,轉身就走。

石灘不明就里,憨忽忽的問:“少爺,不進去了?”

沈旭之呲牙一笑,“找個僻靜地兒看看這家伙到底有什么弱點。”

石灘摸著頭,還是不明白沈旭之在說什么。但雖然不明白,卻不影響石灘跟隨沈旭之走。羊皮袍子打完了仗,重新出現,蹦蹦跳跳的回到沈旭之肩膀上,兩只前爪上都是凝固的鮮血,柔順的長毛被鮮血浸濕,一縷一縷的像針,刺猬一般東張西望。

地脈里的熔巖荒獸真是厲害啊。沈旭之一邊走,一邊回想剛才短暫而又激烈的廝殺,心里不禁有些后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