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四章 妖石

第四章 妖石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四章 妖石

·第四章妖石

和荒獸對峙著,沈旭之忽然展顏一笑,自言自語道:“小黑貓,你不乖,那我也就不客氣了。”話音一落,撕掉身上已經被荒獸抓的破破爛爛的黑衣,手指向荒獸勾了勾。

要是對面沒有荒獸,沈旭之的動作完全可以看做街頭最痞的流氓摸樣,輕挑而放肆。

荒獸見沈旭之對自己挑釁,連連低聲吼叫,四只爪子像匕首一般從厚厚的肉墊里面伸出,緊緊摳著地面堅硬的土地,四肢上的肌肉輕輕顫動,滿含韻律的美感。下一擊一定迅若雷霆。不管是誰看見荒獸這樣,都會這么想。

雖然充滿了野性的美感,但這種美沈旭之卻是不欣賞,在少年郎眼中只有死掉的荒獸才是好荒獸,當然羊皮袍子除外。

又對峙了幾息,荒獸按捺不住躁動的情緒,后退**一蹬地面,帶起幾塊堅硬如鐵的土塊,飛箭一般射向沈旭之。沈旭之臉上笑容未變,右手橫刀,左手變化手勢,一道黑綠色的光芒正射中撲過來的荒獸。

荒獸黑色閃電一般的身影頓時一頓,像是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拖住速度,又像是驟然間渾身灌了幾百斤鉛塊,身后拉出的殘影一道道消失,只剩下本體奔向沈旭之。

又是一聲轟鳴,無數落葉、塵埃被驚起。沈旭之擋住荒獸的一擊,也不反擊,而是轉身一滾,躲避到身后的一株合摟粗細的大樹后面。一邊躲避。左手一邊變化著手印形狀。黑綠色在指間由淡變濃,等沈旭之的身影消失在樹后的時候,荒獸身上又沾上了一種詛咒。

感覺到身形緩慢了起來,荒獸顯得愈發煩躁。渾身堅如鋼鐵的長毛**,身形頓時龐大了幾分。身形雖然比之前迅如閃電慢上幾分,但依舊極快。

樹后沈旭之拼命的躲閃著荒獸的攻擊,能躲則躲,不能躲的時候或用柴刀,或用后背硬抗上幾下。間或有淡綠色充滿生機的光芒閃爍,是沈旭之給自己治療。

荒獸雖然牙尖爪利。但不能對沈旭之造成致命的傷害。隨著一道道治療法術的施展,把荒獸的攻擊消弭于無形。

幾圈轉下來,隨著荒獸身上負面的詛咒越來越多,身子變得更加沉重。

石灘或在樹上。或在草叢中,總是出現在意想不到的地方,給荒獸予打擊,雖然石灘的攻擊對荒獸來講沒有太大的危險,但總是遲緩了速度。當荒獸掉頭想要先解決掉石灘的時候,沈旭之便停下,手指從容的捏出符咒,隨即詛咒便像跗骨之蛆一般纏繞在荒獸身上。

幾個來回,荒獸無論速度還是防御都弱了許多,甚至連石灘的攻擊都不能再視若無睹。沈旭之嘴角還掛著殘留的微笑。用完最后一個詛咒,左手伸到嘴里,打了一個呼哨。

羊皮袍子不知從哪里冒出來,一只雨雀般在荒獸后背上掠過,帶走一片皮肉,留下一陣血雨。

羊皮袍子一擊得手,也不趁勢追擊,只是在荒獸后面,似乎要對荒獸的**動手。這里是所有荒獸和野獸的弱點,如果**收到攻擊。被對手的爪子伸進去,掏出腸子來,以后就不用再打了,只剩下束手待斃的份。

荒獸終于開始有些慌張,鐵棍子一般的尾巴低低垂下。死死的護住自己的弱點。但如此一來,不僅沒有尾巴調控高速運動時的方向。更是少了一件致命的武器。在沈旭之和石灘的環視之下,荒獸開始萌生退意。

沈旭之見荒獸氣勢弱了下去,手中柴刀旋轉如意,竟然用出刺勢,扎進身邊一株古樹的樹干里面。手腕旋轉,身子晃動,一株合摟粗細的大樹眨眼之間便被沈旭之伐倒。

少年郎站在古樹倒下的陰影里,手掌輕輕撐在古樹的樹干上,隨著古樹倒下的巨大勢能,身子微微一挫,腳尖**,像一門弩炮般把古樹的樹干射了出去!

聲勢浩大,一路帶倒無數的樹杈,奔著荒獸而來。荒獸被驚得一身寒毛倒豎,全力閃開。留下身后的石灘直面古樹。

石灘也像沈旭之一般,手搭在古樹的樹干上,毫不著力。手腕旋轉,把古樹樹干的方向調整了一個角度,繼續奔向荒獸而去。

沈旭之一擊出手之后,也不停在原地,而是繼續伐下另外一株古樹,如法炮制,變古樹樹干為弩箭,還是巨大的海用床弩的弩箭,帶著凄厲的風聲不斷追擊著荒獸逃跑的影子。

身上背了五個詛咒,身后還有羊皮袍子如影而至的牽制,身形比最初的速度至少慢了一多半。勉強躲避樹干大弩的攻擊。

隨著四五株大樹干在空中橫飛,荒獸躲避的空間也愈發狹小,但每次都在間不容發之間險險躲開。

沈旭之依舊心平氣和的維持著現狀,但石灘卻開始出現失誤。沈旭之見荒獸被逼近的狹窄空間有擴大的趨勢,心知如此下去,石灘肯定要比荒獸先受不了這么巨大的消耗,推出一根巨木后,喉間便發出吼吼狂野的叫聲。羊皮袍子聽到沈旭之的呼喚,也不再盯著荒獸身后,而是竄行于密林間。幾個起伏,從一個詭異的角度站在一株樹弩上,兩只眼睛緊緊盯著面前的荒獸,隨著樹弩飛速的射向荒獸,羊皮袍子倏然間尾部炸開,三條尾巴在身后晃動。兩條有些虛,一條尾巴呈實體。

荒獸見羊皮袍子如此摸樣,也是一驚,剛想逃走,卻不知為何,身子呆呆的站在遠處無法動彈。轟的一聲,荒獸被**的樹干打在上身,整個身子斜斜飛了出去,撞在一株古樹上,古樹大顫,無數樹葉紛紛落下,月光直接照在地面上,荒獸靠在樹干上,沐浴著月光,看上去愈發猙獰恐怖。

羊皮袍子用了一次幻境中進階的幻術后,便不知又潛伏在莽莽密林的何處。沈旭之和羊皮袍子心意相通,也不尋找,只是注意著荒獸的動向。

受傷之后的荒獸會更兇殘。這道理無論是沈旭之還是石灘都心知肚明。見荒獸如此,全然沒有即將獲勝的興奮,而是更加謹慎的看著荒獸,等待著荒獸的兇殘反撲。

幾株古樹的樹干轟然落地,震得大地不住的顫抖。沈旭之收起柴刀,右手化掌為抓,四只手指深深抓進一株落在自己身邊的古樹的樹干里,略微掂量了一下,重量似乎剛剛趁手,悶嘿了一聲,竟然把重逾千斤的古樹樹干抓起來,當做長棍掃向荒獸。

荒獸早生退意,見沈旭之如此生猛,更是膽寒。后退在身子依靠的樹干上一蹬,使盡渾身解數向外側竄去。

躲開石灘的拳頭,眼看著前面沒有任何阻擋,荒獸身形微微下降,要在前面的古樹上借力。只要再一竄,便會逃出這該死的戰場。沒想到身子剛剛落下,還沒來得及借力,一道白影驟然出現在古樹上,帶著寒光的利齒張開,直接咬在搭在古樹樹干上的前腿關節處。

卡崩一聲,荒獸吃痛歷吼。身子失去著力點,不由自主的落下。

沈旭之手持古樹樹干,煌煌若天神一般趕到荒獸身后。只聽到一聲沉悶的撞擊聲,沈旭之甚至能從手上的古樹樹干中覺察到荒獸脊椎壓碎時候瑟瑟的摩擦。

不敢大意,沈旭之一招得手,手中巨大的樹干掄了起來,拍在荒獸的腦袋上。一口元氣喘不上來,荒獸身上五道詛咒在月光下爍爍發光,再也沒有強橫到刀槍不入的筋骨,加上鈍器的撞擊,腦漿迸裂,身子軟軟的栽倒,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

沈旭之這才放下手中古樹樹干,仔細檢查了一下荒獸確實已經一命歸西,這才長出一口氣,小心謹慎的又檢查了一下荒獸,再次確定后一**坐在地上。心中也是開始后怕。

沒想到深淵界的荒獸居然如此強勁!幸好自己還有一些辦法能給荒獸造成傷害,幸好羊皮袍子進階之后也強力了許多。

石灘也心有余悸,幫沈旭之撿回衣服。被荒獸撕爛的腰腹之間的衣物一條條的在空中飄蕩著,有些凄慘。

對了,沈旭之想起了妖石,而且自己也對深淵界的荒獸如此強勁非常感興趣,把天樞院黑衣拋在地上,站起身,把荒獸的尸體拉了過來,肚皮向上,放在衣服上面。

石灘看不懂沈旭之的意思,**舔厚厚的嘴唇,憨厚的問了一句。沈旭之沒有回答,只是詭異的一笑,說道:“小孩子別亂看,轉過身去。”蹲在沈旭之肩頭的羊皮袍子卻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興致盎然的看著,猩紅的**在嘴角不斷的**著什么。

“喏,這里,應該是荒獸最脆弱的地方。”沈旭之一邊揮動著手中的柴刀,一邊和羊皮袍子說著什么。石灘心中好奇,但本性憨厚,沈旭之不讓看,就轉身過去,不看一眼。但石灘越聽身后的動靜越覺得不對勁,漸漸地一股股濃烈的血腥味道傳來,厚重的讓石灘聞之欲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