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二十一)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二十一)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二十七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二十一)

第二百二十七章古來征戰幾人回二十一

燦若繁星。{/書友上傳更新}

雖然只是一個光球,不管怎么看都仿佛抬頭望天,浩瀚星海,星光璀璨。

天地元氣在匯聚,星海里面每一道閃光都是一道迅猛的天雷,無數天雷散亂的被包裹在光球里面,形成一道讓人不敢逼視的星河。

天地元氣本來淡薄如空氣,但此刻在光球周圍,天地元氣形成一陣陣漩渦,不停的旋轉,隨著不斷的旋轉,更多更純粹的天地元氣被吸納進來,漩渦更加龐大,氣勢更盛。

蘭明珠默默的看著光球,懷里的沈旭之面若金紙,體內元氣流轉斷斷續續,情況糟糕到不能再糟。當劉大先生問,如果有辦法能拯救這個小情郎的話,蘭明珠是否愿意和情郎一同進入深淵位面,蘭明珠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甚至有些迫切!即便是自己一人被流放入無間地獄,只要沈旭之能好轉過來,蘭明珠也愿意,更何況兩人一同被流放。

有你的天,便是晴天。

無限光華,圓轉如意。光球里面的閃電連成一線,分不出個數。龐大的威能居然沒有一分透出那一層薄薄的光幕,只是在那樣一個狹小的空間里自成一個世界,這是一個充滿劫雷的世界。里面隱約有一只九尾天瀾白狐的身影在旋轉,在跳躍。

巨大的漩渦把沈旭之附近包裹起來。上官律漸漸蘇醒,勉強走到蘭明珠身邊,守候著少年郎,等待他醒來。羊皮袍子在渦流席卷起來的狂風中站著,三條白尾在狂風中被吹得筆直。一雙微紅未退的眼睛直直的看著少年郎,一動不動。

巨大的漩渦隨著籠罩的范圍越來越大,增長的便越來越快。漩渦中除了兩個天啟境瀕死的老家伙還有沈旭之周邊這方寸之地外,已經開始形成烏黑的劫云,一個小型的天劫在眾人身邊開始形成。

劉大先生腸子打結的地方慘白,已經連淡淡的血都流不出來。身子虛弱至極,支撐著殘軀到這里已經達到了劉大先生的極限,看旁邊不遠處的高延勇也好不到哪里去。背后被羊皮袍子掏出的大洞仿佛把高延勇掏了個對穿,透過光華隱隱能看見似乎只有一層窗紙殘留。泡!書。吧也是沒有一點血流出。

該流的都已經流的干干凈凈。留下的只是一句殘軀,隨時可能燈熄人滅的殘軀。

光球在兩人中間憑空懸著。兩道光芒在身子里流淌而出,托起光球帶動身邊的天地元氣形成劫云。

猛然間,兩人同時低喝一聲,光球本來在高速旋轉著。隨著兩人一同發力,光球驟然停下,停的那般突兀,沒有一點預兆。

巨大的拉扯力量把光球撕碎,浩如煙海的雷劫隨著光球破裂變成一道細小而充滿無上威嚴的雷系元氣。隨著兩人小心引導注入沈旭之的身體里。

九尾天瀾白狐似乎感受到一股濃郁至極的危機,在識海邊睜開眼睛,舉目望去,雪山氣海之間一道雷龍驟然出現,咆哮著融入氣海無盡的波濤中。

“胡弄!”九尾天瀾白狐少有的凝重。昊叔在一邊吧嗒著煙袋,就連一點煙都不冒了也沒有發覺,同樣凝重的看著天際,目光似乎能穿透雪山。無窮無盡的河流直接看到氣海里雷龍在翻滾。在和氣海融合。

“這,這劉澤宇膽子也太大了吧!”昊叔看了一會,無奈的說。

“應該是時日無多,無法慢慢引導劫雷。沒有時間去讓沈旭之的身體適應,只能在短時間里強行灌入,再從氣海逆流而上修補經脈受損的地方。”九尾天瀾白狐站起身。雖然是人形態,身后九條碩大的尾巴仿佛孔雀開屏一般毫不掩飾。“留給他的寶貝。他就這么瞎弄,現在的年輕人啊。”

“老狐貍。你收斂一點啊,你這做派,怎么看怎么覺得奇怪。”昊叔見九尾天瀾白狐如此,心知老白狐貍這次怕是動了死殉的念頭,為了沖淡一些讓昊叔極其不舒服的氣氛,開著并不好笑的玩笑。

“嘿。”九尾天瀾白狐輕嘿了一聲,腋下忽然多出一雙翅膀來。

“飛狐?!”昊叔第一次看見九尾天瀾白狐亮出飛狐的形體,被驚的煙袋從手中掉在地上也渾然不覺。妖獸中不會飛行的族類中如果能修煉出雙翅,那可是了不得的事情。飛狐、飛虎、飛龍但凡是長出翅膀而不是靠著修為飛翔的都是大妖,甚至可以說是成為圣妖的分水嶺。“你什么時候練出來的?”

“被你的主神火毒侵襲久了,慢慢也學會了一點用天地之間陰毒的元火煉化雙翅。這么久我要是還得不到一點好處,那怎么能行。”一邊說著,九尾天瀾白狐一邊飛騰而起,向著氣海的方向飛去。雙翅每一扇動,天地之間都是一陣劇烈的氣息變化。

風起,云動。強烈的風把雪山之上仿佛覆蓋了千百年的深厚積雪吹得干干凈凈,裸露出烏黑的巖石,孤零零的站在昊叔面前。

積雪融化,化作一條條小溪大河奔流入海。經脈不通的地方小溪大河來勢迅猛,直接沖破兩遍金光閃閃的堤岸泛濫成災。昊叔看的目瞪口呆。

這九尾天瀾白狐是準備干什么?怎么這家伙和劉澤宇一般都這么瘋狂?沈旭之能受得了?

昊叔無奈。這時候昊叔就是想插手都起不到什么作用。只有經脈被初步塑形后,昊叔的天火加以煅燒,才能穩固堤岸,加強經脈強橫程度。但如果要是那樣的話……昊叔想著沈旭之萬一成功,經脈里有妖氛,有殺氣,有木系元力,有火系天火,有雷劫天雷,這么多巨大的力量一同鍛造出來的經脈,雪山氣海,那……

昊叔苦笑,這可能嗎?

九尾天瀾白狐徑直飛到氣海之上。身下浩瀚的氣海上全是銀蛇亂舞。無數細小到不可見的電流亂竄,像是氣海沸騰起來一樣。

整個氣海之內浩瀚的元氣已經明顯減少,而劫雷卻依舊無窮無盡一般肆虐著。像是傳說中的雷池,誰敢躍進一步?

九尾天瀾白狐見形勢危急,把一切拋在腦后,直接吐出妖丹,一輪明日般照在氣海上。

這只老狐貍不知多少年吸納的日月精華源源不斷的從妖丹里大壩決堤一般奔騰而出,匯入識海里,和沈旭之氣海里殘存的天氣元氣融合,煉化劫雷。

昊叔低聲罵道:“一個比一個瘋,都是吃什么長大的?!”這種融合,能不能成且都兩說,即便是能成,那無數多年千錘百煉的妖丹怎么辦?難道九尾天瀾白狐為了不魂飛魄散寧愿拿出自己的妖丹來讓沈旭之恢復?這個魂飛魄散有什么區別?

昊叔呆呆的看著,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氣海里翻滾洶涌的銀蛇漸漸稀少。雙翅九尾在識海之上的九尾天瀾白狐卻依舊催動妖丹,無數天地元氣、日月精華滔滔洪水一般注入沈旭之的識海,把每一道銀蛇包裹在其中。

馴服,煉化。時間也隨著這個過程凝固。像是一瞬間,又像是永恒,滔滔海水倒灌回無數已經干涸的經脈里。所到之處,彌散著滔天的妖氣,殺氣。銀蛇亂舞,火花四濺。最后是修復一切的木系元氣。

昊叔連忙收起鼎鼎和煙袋,化作一團火云隨著倒灌回經脈里的海水一路修補著沈旭之的經脈。千錘百煉后的經脈閃爍著雷花,升騰起妖氣,怎么看怎么覺得詭異。

天雷地火,鍛造出來的經脈能強到什么程度?昊叔從前也沒想過,此刻給沈旭之一邊鍛造經脈,一邊感嘆。

天地元氣混雜著無數強大的力量逆流而上,不斷修補著沈旭之的經脈,一直到雪山腳下,昊叔用精純至極的天地元火把氣海里元氣燒沸,變成水汽蒸騰而起。高延勇的冰霜之氣又將元氣化成大片的血花,飄落到光禿禿的雪山上。

結束了,一切都結束了。

四位大能,施展出畢生之力,這才勉強把沈旭之體內經脈、雪山氣海重新鍛造一番。宇宙初生時一般的寂靜,雙翅九尾的老狐貍像是在九重霄之上一般傲然漂浮著,直到這時,碩大的妖丹倒吸沈旭之氣海里的元氣,一顆精光閃閃的妖丹也似乎附著上無數銀蛇,妖氣更勝從前。

九尾天瀾白狐帶著一路囂張至極的笑聲回到識海邊,盤膝而坐,一臉歡愉的神色。昊叔見九尾天瀾白狐不僅幫沈旭之重新鑄就了雪山氣海,更是吸納了一部分沈旭之容納不下的劫雷,讓自己修為更上一層,心中佩服到五體投地。這老狐貍行險的舉動居然大獲全功,真是運道使然。

果然,這老狐貍從來都不肯吃虧!就連如此行險,最后都是大獲全功。昊叔想想自己之前甚至為九尾天瀾白狐擔心,擔心這狗日的會魂飛魄散……現在看看,簡直就是杞人憂天!狡如狐,這話真不是白說的。

此刻,沈旭之體內自成天地,天地之間游蕩著無數紅的、白的、金黃色的星辰,隔著漫天鵝毛大雪看去,美得讓人心悸。(。。)

(看章節,請俠客,或直接輸入)

(看精品小說請上俠客,地址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