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五)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五)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二百一十一章 古來征戰幾人回(五)

第二百一十一章古來征戰幾人回(五)

入手堅硬,拳面碰撞到的是堅逾精鐵的一條迎面劈過來的腿泡!書兩勢一交,便轟然分開,密如蛛網般皸裂的地面上濺起無數的頑鐵般的石塊兩人身影各自倒飛出去剛剛騰空倒飛的瞬間,鄭明明左手握住的刀桿化作齊眉棍抽在楊海波腰間

楊海波去勢猛,空中噴出一口鮮血,在彌散著塵土的半空中劃出一道凄美的弧線

楊海波敗了?楊海波敗了

睥睨天下這許多年的天樞院一處楊先生居然照面沒走上十個回合便敗了而且不是敗在高出一等的法術上,敗在了楊海波最為擅長的武道之上

楊海波以武入道,天賦過人三十歲壯年的時候便邁入知命境,在天樞院武力上只是隱隱比劉大先生略低半籌而已有破法陣配合,這么多年未嘗一敗武學境界是站在知命巔峰,邁向世間最高處

沒有人想到,楊海波居然會被武功而不是法術打敗

滾出去十幾米,楊海波勉強撐住身子,掙扎著跪起來,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渾然不顧空氣中無數的塵埃細小的沙石粒子摩擦著楊海波的氣道,連呼吸進去的空氣都那般的辛辣,根本帶不給自己一絲半毫的力量口中血腥味道濃厚,這一口鮮血噴出,體內受傷不輕即便楊海波數十年精純的童子功,一身筋骨橫練的外家功夫已臻化境,收到如此猛烈的一擊,腹間臟器多已受傷出血

此刻便遁走,修養數月也不知道能不能大好但留在此處,必死無疑

鄭明明懶洋洋的走近楊海波,身后寒風凜冽,偶爾刻意看見飄零的白雪

“以武入道?你個天樞院的走狗也配以武入道這四個字今日讓你看見什么是真正的以武入道,只是可惜,你沒有機會回去仔細研習了趕緊去奈何橋上追隨你家劉大先生去”

說完,身后北風化作無數把利刃撕裂空氣,撕裂半空中的沙石,飛向半跪在地上的楊海波

楊海波雙臂交叉擋在面前臉面要害之處都藏在雙臂之后,擺出一副無懈可擊的防御姿勢這般沒有反擊可能的防御,楊海波自從學武之后便沒有用過泡書(因為從來沒有人能逼楊海波用出這一招

已然敗了

楊海波心知肚明,只是不知劉大先生生死即便是馬上橫尸黃沙塵土,楊海波也不愿退后一步

無數聲悶響,凜冽的北風吹在楊海波交叉擋在身前的雙臂上,數不清的傷痕噴薄而出的是濃稠的鮮血楊海波強弩之末,不能完全化解掉這道法術的威力身子被強勁的寒風吹向遠處,砸在地上,劃出一道淺淺的痕跡

楊海波身后的天樞院軍士上前一陣,擋住楊海波面對強敵,仍然毫不畏懼天樞院一門之內,盡皆帶著劉大先生那股子生猛的氣勢即便是下一刻要敗,要輸,要死這一刻也是不帶一點退縮的挺直而立強橫無比

“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懶散而帶著一身脂粉味道的青年人身上白袍在凜冽的北風中飄蕩著,隨意的站在天樞院殺氣騰騰的軍士面前,非但沒有一點怯意,反而帶著些戲謔的意味說著

沒有招呼,對敵人不用招呼沒有指揮多年來的配合如手使臂也不需要指揮天樞院一陣的軍士像是一朵純黑的嬌花般綻放綻放在寒冬的飛雪中

只是,飛出的不是雪而是血

黑色陣勢每一變化,都會有黑色弩箭從其中射出天地之間的元氣被一只無形的大手扭轉,彎曲每一處可能汲取到天地元氣的地兒都會有黑色弩箭洗過,不留一絲空白

沒有人達到知命境畢竟知命境的大修者九州內不說鳳毛麟角,也不說屈指可數,但總是站在修行巔峰的天之驕子天書院里能竟如知命境的強者也只有劉大先生,楊海波等寥寥數人而已這座大陣用極其玄妙的陣法、多年演練的配合、鮮血生命鑄就鐵血精神來填平與修行者高位者之間似乎不可彌補的巨大鴻溝

天地變色大陣一動,風起云涌比之方才楊海波三人破法陣的悄無聲息殺人于無形具備了一種讓人觸之膽寒的味道

整個大陣如同機械一般精準,每一次鄭明明敏銳的捕捉到攻擊的死角,躲藏過去的時候,大陣總是后發先至,看上去攻擊的死角瞬間就變成了隱藏多時,就等著獵物一腳踏進去的陷阱

鄭明明沒有方才面對楊海波時的隨意與居高臨下,面色微正,兩只眼睛不再無精打采,而是放出爍爍光芒總是在間不容發的瞬間躲過無數的弩箭,甚至都可以看到弩箭上泛著淡藍色的光芒,嗅到弩箭上隱約的腥臭味道

大陣七變,直到鄭明明再也無法躲避,身上白袍通靈一般人立而起,擋住無數捕捉戰機紛紛而至的弩箭,一襲白色中衣,猛然間變得精悍無比的鄭明明忽的踏出一步正正向著天樞院大陣踏出一步

余波沖蕩,大陣頭三排的軍士雖然最弱都是不惑境的修者,但在鄭明明釋放出來恐怖的天地威壓面前紛紛栽倒,陣型初亂

“丙午四六八轉丁巳三,辛丑二五轉甲寅一”一道威嚴的聲音在破法陣中間響起,陣型剛剛一亂,鄭明明想要借機沖破破法陣的時候,陣勢隨著晦澀難懂的指揮聲音變化,僅僅幾個轉化身位,陣勢就變得渾然天成,完美無缺

鄭明明面色有些難看,蒼白的臉上撲上去的脂粉隨著臉部肌肉攣縮秫秫落下一張慘白而沒有血色的臉混雜著沒有落干凈的脂粉,像是一只怨婦女鬼從地底冒出一般,猙獰而詭異

“庚子三轉辛丑六,壬辰二八弩箭突襲”威嚴而冷酷的聲音在原野上飄蕩,大陣驀然之間泛出一股凌厲之極的殺意鄭明明感受到身前不窮無盡的危機,身子一弓,像是根弩箭一般快倒退,而且不是直線倒退,成匪夷所思的之字形倒退度似乎并沒有收到影響,不斷有弩箭在身邊射過

啊………………

一聲凄厲的叫喊在鄭明明身后響起三五十只弩箭雖然被鄭明明間不容發至極躲開,卻又不知怎地盡數射在瘦小枯干的老者身上

本身瘦小的老者這時候看上去就像一只刺猬,弩箭帶的血槽里汩汩的流淌著鮮血幾彈指的功夫,鮮血流盡,身子也不再抽搐全身變得烏黑干癟,像是煤堆里面挖出來的僵尸一般

鄭明明來不及憤怒,雙臂展開,強自透過天樞院破法陣的阻隔聚集天地元氣

天樞院的破法陣,只有知命者帶領的三人小組才能比較完美的籠罩住方圓百米范圍內的天地元氣,讓知命強者失去控制天地之間元氣的機會這般百人大陣,雖然能突破洞玄境的限制,但效果明顯不如前者前后行進中,頗有生澀只是在指揮的引領下,迸發出比三人破法陣強大的威能

鄭明明沒有聽說過哪位強者在宛州能讓天樞院動用百人破法陣,甚至連天樞院存在這種百人破法陣的事情都毫不知情接觸過幾息之后,鄭明明敏銳的覺察到這點也敏銳的捕捉到其間的生澀,本想一鼓而破,誰知有了楊海波居中指揮,竟然變了一番模樣

困獸猶斗,雖然大處下風,身后的同行老者被一擊致命,鄭明明咬緊牙關,準備拼死一搏

身后無數的光芒射出,像是冬日暖洋一般硬是在破法陣籠罩的范圍內劈開一層空間,如饑似渴的汲取著天地元力

就在鄭明明身子微微僵硬,汲取天地元氣補充損耗的時候,天樞院破法陣中五色令旗一揮,那聲音冷冷的道:“甲辰四六七轉丙未三七九,并弩箭連襲”

話音未落,數道白色光芒從破法陣中射出,生生切斷鄭明明與周邊天地元氣的聯系,緊緊跟隨白色光芒如期而至的是黑色弩箭黑壓壓像是泰山壓頂一般把鄭明明所有退路封死

剛剛吸納了幾息天地元氣的鄭明明像是溺水的人呼吸了幾口空氣一般,重恢復了一些光彩只是不知道是回光返照還是別的什么

見黑云壓頂,一股子腥臭的味道彌散在四周,弩箭上無數淡藍色反射著陽光,映在眼中,鄭明明雙眼欲盲

鄭明明沉聲大吼,身上中衣撕破飛舞著抵擋弩箭右腳在地面上猛地一跺,身子像是一只大鳥騰空而起用手中兩片碎衣闖出一條生路,碎衣上均是弩箭,仿佛兩幅滿是尖刺的盾牌,背水一戰,殺奔破法陣

如飛蛾撲火,壯美卻不自量力

“乙辰二六,射丁巳三七,射”天樞院破法陣內指揮若定,就連對付神殿長老,把天樞院一處楊海波打成重傷的高手都似乎在珍惜著弩箭

是天樞院特制的弩箭不多還是指揮者太過于自信?()

(在線書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