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幕拉開(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幕拉開(中)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九十七章 大幕拉開(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大幕拉開中

第一百九十七章大幕拉開(中)

“不是天樞院的大人,連口烙餅都吃不到嘴里?”沈旭之聽到軍士的話,耳邊身后老太太壓抑的**聲傳來,心頭不暢,說話愈發的尖酸刻薄。

“大人的話嚴重了。這不是公務在身。誤了神殿使團的行程,大家臉上都不好看不是?”軍官的話雖然還是客客氣氣,但也多少帶著一點火氣。

“神殿?使團?好大的威風。”

“你們是公事兒啊。”沈旭之忽然扶額,像是剛剛想起軍官說的話,做出一副做作的摸樣,略顯浮夸。

“奉皇命和軍部的軍令,為神殿使團清路,保障神殿使團的安全。”軍官聽沈旭之忽然這么說道,心中也有一點點小得意,以為沈旭之就此認慫,又抬出一大頂高帽子。說完,洋洋自得的看著對面的少年郎,看這次天樞院怎么應對。

樞密院的面子不行,皇命總行吧。那日之后,劉大先生不也主動進殿被宛王罵了一個時辰?

“哦,原來如此。”沈旭之微笑,嘴角輕輕抿起,向上斜挑,帶著點跋扈和青春飛揚。“那就對不起了,天樞院在這兒辦事兒,我們懷疑這里有人想要暗殺神殿使團成員,正在排查。從現在開始這條街封路,除了宛州軍民之外,外人禁制通行。”

羊皮袍子蹲在沈旭之肩上,長吻上油膩閃閃發亮,血紅的**不停的**著嘴角的油脂,心滿意足的樣子。沈旭之的手輕輕**著肩膀上的羊皮袍子,嘴角含笑,見那軍部軍官有些愣神,繼續說道:“這也是為了神殿使團的安全,出了事兒咱們誰都不好說話不是。還要請軍部的諸位見諒倒是。”

“這件事情是軍部負責,你們天樞院……”軍官怒道,呵斥著沈旭之。

“誰說的?”沈旭之懶洋洋的說道:“棋是我下的,分明是天樞院贏了,就算是大先生讓著你們,讓你們去接神殿使團。但宛州境內,一切有關修行者的事宜都要我天樞院經手。這也是天樞院的職責。你們趕緊退回去吧,我就當你們沒來過。真的鬧翻了,誰臉上都不好看,倒讓神殿的人看了笑話。”

“哼!誤了神殿使團的行程,閣下付得起責任嗎?”軍官見沈旭之年紀雖小,但身后跟著兩個天樞院服飾的軍士,這種破法小組在宛州不是什么機密的事情。能有破法小組貼身保護,肯定是天樞院重要人物。這少年連個破法陣護衛都沒混上,還能是什么大人物。

但出于謹慎的態度,并沒有對沈旭之孟浪,而是再把神殿搬出來,想讓沈旭之知難而退。

“我當然能負責。”沈旭之笑了,眉宇之間帶著一點點狠戾之意,“我說了,要是不小心經過,出現一切后果自行負責。”

沈旭之說完,和上官說道:“把附近的兄弟調來,今天我倒要看看天樞院執法,哪個能破例。”說完便席地而坐,身邊就是羊肉烙餅的凌亂的攤子。沈旭之忽然想起一件事,向上官律招手,小聲的問:“我權限夠吧。”來天樞院這么久,少年郎還沒真正用心去了解一下天樞院的權限問題。

得到了上官律肯定的答案,沈旭之放下了心。這要是沒有權限,說不得又要赤膊上陣。

羊皮袍子從沈旭之身上躥下,到處聞來聞去,沈旭之看著羊皮袍子有些不舍的樣子,輕輕嘆了一口氣,從納戒里拿出煙袋,開始抽起悶煙。

上官律聽沈旭之這么說,也沒有表露出不解困惑的神色,反而有一種淡淡的興奮。向沈旭之解釋完,便有條不紊的開始了天樞院應急的流程。一道煙花射向半空,沒有五顏六彩,在天空中劃出一個黑色的小小荒獸,猙獰而不遜。

軍部軍官臉色蒼白,手握刀把,微微顫抖。猶豫半天,還是憤然轉身而去。沈旭之像是沒看見,只是默默的抽著煙,心里也有一點小忐忑。怎么自己的脾氣好像愈發暴躁?難道和幻境里面吸收了血色霧氣有關系?和經脈忽然變得淡淡金黃色有關系?難道真是老子三天沒殺人了,就忍不住?

少年郎年幼被欺負的多了,最是見不得仗著權勢欺人的事兒,這卻是沈旭之沒想到的。

街面本來正是人多的時候,被軍部的人一鬧,又有沈旭之橫插一手,人們大多讓開街心,站在角落里面指指點點的看熱鬧。

見軍部的人無奈的走了,只留下那破爛攤子,譏諷嘲弄如潮水一般噴涌而出。甚至有幾個膽大之人上前幫著收拾攤子,抬著老太太去就醫。

片刻之后,上官律似乎得到什么訊息,走到沈旭之耳邊,小聲說道:“頭兒,附近十六只小隊,已經有三只趕到,其余正在靠攏中。”

“上官啊,你說,大先生會生氣嗎?”沈旭之問。

“要是別人,肯定不敢這么做。但是頭兒您的話,大先生肯定不會說什么。”上官律想了想,說道。

“為什么?”沈旭之與劉大先生相處了一段時間,只是覺得大先生有些太過放縱自己,心里偶爾想起來,就算是有大祭司的面子,這事兒也有些莫名其妙。今天問問上官律,也是想從側面試探一下。

“這個要問少爺你自己了。”上官律詭異的一笑,并沒有回答,而是把問題推給了沈旭之。那些私生子什么的傳言在上官律心頭盤旋,上官卻是不敢在沈旭之面前真的說起來。跟得久了,知道這小少爺對別人狠戾,對自己人卻是護短縱容的很,也敢開一些無傷大雅的小玩笑。

“溜奸耍滑!”沈旭之有些惱怒,罵了一句。轉念一想,也是這么個理,能破五境,幫自己收拾點爛攤子,怎么看也都是合算的事情。爛攤子,沈旭之看了看破破爛爛的羊肉烙餅的攤子,果然是爛攤子。

“你就不能安穩一點?”昊叔在識海里批評沈旭之,手中的鼎鼎卻不見了去向。

“咦?鼎鼎呢?”沈旭之好奇的問。

“煉化去了。”昊叔手中煙袋虛點著沈旭之,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摸樣,“百煉精鋼繞指柔。你啊,還是缺了點鍛煉。”

“哪有。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欺負人也不說話?”沈旭之分辯道,雖然心里知道并不完全是這個原因,也要爭辯一下。

“混犢子。”昊叔聽沈旭之分辨,不由分說的破口大罵,“你說說,你現在可以靠著劉澤宇肆意妄為,有朝一日劉澤宇死了呢?!你怎么辦?”

“他不是說要把天樞院留給我嗎。再說,從前沒有劉大先生,我不也是一路走下來?怕啥!”沈旭之不以為然,說道。

“你心中殺氣侵蝕,快要入魔了。”昊叔使勁用手中煙袋戳著沈旭之,雖然還隔著識海的池塘,但那一臉猙獰的狠勁讓沈旭之也有點不解,怎么昊叔今天反應這么大?

“你怎么了?昊叔?”沈旭之一臉諂媚的笑容,問道。

“沒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當年的往事。”昊叔一拳打到了棉花上,有些沮喪,垂頭喪氣的坐下,使勁抽著手中的煙袋。事兒長吁短嘆,一副傷心摸樣。

“什么殺氣侵蝕?什么入魔?”沈旭之見昊叔不像往常一般,有些奇怪,聽到剛才昊叔說起的詞句,心里一動,問道。

“你啊……”昊叔看著沈旭之,看著少年郎那洋溢的笑容,想要罵兩句,又不知道罵什么,張嘴不罵笑臉人嘛。“你本身殺氣便重,但年歲還小,本來也算不上什么。慢慢修煉后也就化解掉了。但上次進入幻境之后,那幻境居然蘊**殺氣妖氛。估計是哪個上古大戰的沙場里空間崩塌形成的幻境。你吸納了一多半的殺氣,剩下的幸好被你那把破刀吸納了,要不你現在不得瘋掉?”

“哪有那么厲害!”沈旭之盤算著這幾天自己也覺得有些不正常的地方,心中暗驚,但嘴上還是不服輸。

“這事兒是我和老狐貍的錯。當時沒有注意到這點。還好現在看出來了,總之你最近多小心,少造殺戮。”昊叔有些無奈的說。

“有丹藥能化解嗎?”沈旭之想起昊叔似乎無所不能的丹藥,想也沒想便問到。

“滾、滾、滾!”昊叔不耐煩的揮著手,“你以為丹藥什么都能做?煉出一爐丹藥,直接讓你白日飛升好不好!”

“又不是沒有,只是你煉不出來罷了。”沈旭之想起傳說中無數的丹藥,一邊鄙視著昊叔,一邊退出識海,琢磨著昊叔剛才說的話。

殺氣……侵蝕……入魔……嘿嘿,似乎有點意思了。

沈旭之正在想著,街角轉過一隊人馬,為首的人似乎認識,又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見過。沈旭之問:“上官,那人是誰?”

“軍部的楚將軍。拳場他奉命緝拿少爺您,后來讓趙先生擋回去了。此人油滑,但卻是實力深厚。少爺您要當心。”上官律對宛州人頭熟悉的很,想也沒想便回答到。

(看精品小說請上俠客,地址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