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壁十年圖破壁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壁十年圖破壁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八十二章 面壁十年圖破壁

第一百八十二章面壁十年圖破壁

第一百八十二章面壁十年圖破壁

多久沒這般認真的研究什么東西了?郭玉明和馬傳鳳也忘記了。似乎有好多年了吧……不知不覺中,謝稚彤又提著食盒進來送飯。

高玉明和馬傳鳳這時候才知道居然過去了一晚上。兩人相視無奈,相視瞬間,鸞鳳和鳴的一股默契像是一道暖流在心里流過,這一世經過的坎坷在心頭變成這道默契的背景,使這道默契更顯珍貴。

和你心意相知的一起慢慢變老。

謝稚彤第三次送飯來的時候,見三人研究的熱火朝天,沈旭之正在和馬傳鳳爭執的面紅耳赤。郭玉明在旁邊非但沒有痛打沈旭之一番反而緊蹙雙眉看著面前那道禁制,仿佛神游天外。

“哥,吃飯了。”謝稚彤輕聲道,拿出四個大碗,兩盤子菜,還有些湯湯水水。羊皮袍子早就對郭玉明和馬傳鳳不耐煩的很,見謝稚彤進來,親熱無比,一腦袋扎進一個飯碗,空嘴白飯也吃的香甜無比。

謝稚彤一笑,給羊皮袍子撥了點菜,就著菜湯把飯拌勻,看著羊皮袍子吃的開心,謝稚彤也開心。簡簡單單的心,簡簡單單的快樂。

過了一會,羊皮袍子早都把碗舔的干凈無比,那三人還不來吃飯。謝稚彤輕聲喚道:“哥!”

沈旭之正在和馬傳鳳說的面紅耳赤,根本沒聽見。謝稚彤奇怪,湊上前看了看那道禁制和沈旭之指指點點的地方。

“哥,這里真好看,像是窗花。”謝稚彤小手點在對面那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當年神殿長老望而興嘆的禁制上。潔白的小手有點瘦小,像是點在一旺池水里般,蕩起無數漣漪。手指似乎并沒有遇到什么阻礙,直接穿過那道禁制。看這樣子,謝稚彤就算是整個身子要是想過去,也絕對不是什么難事兒。

雖然早就聽九尾天瀾白狐說了謝稚彤體質有異,但沈旭之的性子,有時候粗曠無比,一語不合,拔刀相向。而一旦涉及到某些人,某些事兒的時候,卻又小心無比。

少年郎曾經想過讓謝稚彤先過了這道禁制,去把里面那株紫蘇葉摘了。但少年郎腦海里這念頭只是一閃,卻從來沒有認真想過。萬一老狐貍看走眼了呢?萬一里面有荒獸守護紫蘇葉呢?萬一……一萬個萬一,所以沈旭之干脆不去想。開玩笑,自己又不是破不了這破禁制!有九尾天瀾白狐在,什么事兒做不到?

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還用的著以身犯險?這么扯淡的事兒沈旭之就算是再操蛋,也不會讓謝稚彤去做。

忽然看見謝稚彤的手指穿過禁制,雖然沒有什么反應,沈旭之心頭卻還是猛地一驚,連忙把謝稚彤一把抱回來,一臉埋怨的說道:“你干什么!那么不小心!”

謝稚彤見沈旭之并不常見的訓斥著自己,知道少年郎是擔心自己的安危,也有些不好意思,剛才只是覺得那里好看,渾然不知道有什么危險。吐了一下舌頭,笑道:“哥,我錯了,以后不敢了。”

羊皮袍子站在沈旭之的肩膀上,舌頭也吐出了一點。不是在學著謝稚彤扮可愛,而是小狐貍感受到那禁制上面強大的氣息,宛如一只巨大的荒獸一般。而謝稚彤卻那樣簡單輕松的把手指點了過去……

這在羊皮袍子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這不是沈旭之做的那些禁制。那些禁制在沈旭之做成之前,羊皮袍子雖然有些畏懼,但是能感受到里面有沈旭之的氣息,也不是很害怕。但這道禁制完全不同。小白狐貍仔細看著謝稚彤的手指,甚至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卻還是沒發現有什么異常。

“我知道了!”郭玉明不知為何,一陣狂喜,像是一只荒獸般跳了起來,吼叫著。要是不知道的,哪里能看出來這是一個年過百歲的老人。

“還是跟小孩兒一樣,你就不能穩當點?”馬傳鳳一臉的埋怨。也不問郭玉明是想明白什么事情了,而是因為擔心埋怨著。

郭玉明撓著已經開始有些打綹的稀稀落落的頭發,笑道:“恩,恩。以后注意。我知道這禁制怎么回事兒了。”說完,又看了一眼還有稀少水紋般蕩漾著巨大能量的禁制,一臉得意。

“哦?”沈旭之來了興趣,輕輕揉了揉謝稚彤的頭,松開小姑娘。順著郭玉明的眼睛,看向謝稚彤手指點的那處漣漪的中心。

“剛才這孩子……”郭玉明忽然想起來自己兩口子到現在還沒問謝稚彤的姓名,有點難堪的皺了皺眉,心中嘆氣,果然是老了。“這孩子手指點到禁制上,因為天生的體質特殊,禁制的反應也有些奇怪。并沒有觸發禁制的反擊,而是開始和這孩子身體里面純凈的能量發生了共鳴。”

說著,郭玉明蹲下身子,在沈旭之畫的禁制上一點點開始描述起來。如此這般,如此那般……說的口水四濺,說的天花亂墜。足足說了小半個時辰,沈旭之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少年郎心中過了一圈,清楚明了,哈哈大笑。手指伸入禁制中,微微顫動,只一瞬間便變化出數不清的手勢。本身天地元氣一擁而入,趁著禁制在和沈旭之爭斗的時候,控制了陣法的中樞。

氣息改變,眾人眼前盡是一亮。五彩繽紛的禁制變成淡淡的綠色,一股蓬勃的生機蕩漾出來。羊皮袍子一聲大吼,跳下沈旭之的身子,人立而起,站在禁制前,用前爪在禁制中劃來劃去,仿佛是在學著方才的謝稚彤,蕩起無數漣漪,像是一個小孩子在玩著水。

“成了!”少年郎朗聲大笑,此處禁制一破,換成木系禁制,此間變成一處神仙洞天,就是那紫蘇葉,現在摘了去,怕是用不了幾年,一個新的紫蘇葉就能生長出來。這一點對陣師來說,毫無作用,但對丹士來講,不啻于天堂。

估計讓老趙把二處搬過來,老趙也愿意。

“這么簡單,切”馬傳鳳看少年郎一臉興奮的模樣,鄙夷的切了一句。羊皮袍子有沈旭之在身后,也不怕這老太太了,低沉著嗓子吼了一聲。

沈旭之笑著用腳尖把小白狐貍從地上挑起來,笑道:“多謝兩位鼎力相助。敢問是劉大先生派來的?是六處的哪位?”

“我們是天樞院的供奉。小子,知道厲害了吧!”郭玉明因為順利解開禁制,也有些得意,說道。

“哦,兩位供奉大人啊。那就多謝了。你們解開禁制了,可以告訴大先生,回去復命。我還要進去采藥,這里就不留二位了。”沈旭之立馬過河拆橋,卸磨殺驢,解開禁制便出口攆兩個人走。

這份心性……倒也難得。

其實沈旭之倒也沒多想什么。就是里面據說有破五境的主藥,被旁人看到不好,也省得給劉大先生惹麻煩。但這番話聽在夫妻二人耳中卻變了另一番味道,這大祭司的弟子也忒傲氣了吧!

馬傳鳳看了一眼沈旭之,一臉熱切的看著謝稚彤說道:“我知道你是大祭司的弟子,我們夫妻二人想要收這個小姑娘為徒。她說聽你的。對了,小姑娘,你叫什么?”

沈旭之一愣,果然是沒事兒獻殷勤,非奸即盜啊。這兩人的水平少年郎清楚明了。幫著自己從里到外徹底解開禁制,果然有目的,有想法。想到這兒,回手攔住謝稚彤,生怕這兩個老不死的忽然化身妖魔,把謝稚彤搶了去。

“為什么?”沈旭之的聲音忽然變得有些生冷。羊皮袍子也竄到少年郎肩膀上,不再對著兩人吼吼叫,而是弓著身子,變得有些沉默。長吻長的胡須炸了起來,兩顆獠牙似乎變長,伸出嘴外。

“為什么?”馬傳鳳冷哼一聲。沈旭之身體里的氣機流轉以馬傳鳳的修為感受的清清楚楚,對沈旭之的態度極為不滿,立馬就要變臉。

郭玉明攔在兩人面前,道:“還不是因為這孩子是天生的五行純凈之體,契合陣勢流轉天地之間的元力,修行陣法,怕不是一日千里。”

“她已經過了修行的年紀,估計不適合了。”沈旭之聲音里依舊冰冷,手臂護著謝稚彤,冷言道。

“咦?”馬傳鳳見沈旭之一點都沒有驚奇的表示,微微不解,旋即便明白一定是大祭司和他說了。大祭司學究天人,這點事兒還能不知道?不過大祭司為什么不教這孩子陣法?難道大祭司給自己夫妻二人留著?

想起當年,自己夫妻二人和一中年秀士比拼陣法,雖然勉力打成平手,卻失了賭約。兩人來到天樞院做供奉,而那中年秀士曾經說,一定會給自己夫妻二人補償。難道今天就應了那日的說法?

一想到這層,馬傳鳳心念大炙,雙手微微顫抖,說道:“這些都是細枝末節。你是擔心你這妹子吧!放心放心,你既然是大祭司的弟子,你問問大祭司,是否信得著我夫妻二人!”

繼續要推薦票,大家別嫌煩,我不說,你們怎么會知道我想要呢。

(第三中文)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