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人者,海角沈旭之

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人者,海角沈旭之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一百三十一章 殺人者,海角沈旭之

第一百三十一章殺人者,海角沈旭之!

執業獸醫書名:

UC://少年郎沒有走后門,或是跳墻而入而是直奔正門,光明正大的讓人發指

長街上,一排高大的府邸,幾盞氣死風的燈籠在夜風中搖搖晃晃,有氣無力兩名家丁不知在黑漆大門外閑聊著什么,不時發出壓低的淫笑,在寂靜的黑暗中那樣的刺耳沈旭之的身影從夜幕中走了出來,像是一名普通的路人,隨意的走著刑部侍郎府邸前的兩名家丁根本沒有注意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少年,只是興致盎然的閑聊著,打發著寂寞的時光

“請問這是刑部郭侍郎的府邸嗎?”沈旭之客氣的問道,肩上的羊皮袍子趴著,眼睛緊閉,看上去像是一個飾品

這般走門路的人刑部侍郎的家丁這么多年見的多了,來的時候像個人,用不了多久一身家財便散盡,像是一條鬼此刻見這和善少年問,還以為是哪家牢獄中的家人冒蒙來走郭侍郎的門路

真是孟浪兩名家丁心道,郭侍郎是你想見就能見的?不過對一筆額外的收入,也頗為欣喜

一名家丁嚴肅工整,剛正不阿的說道:“正是”也不繼續問,只是高高在上,等著遞上來的紅包另外一人也嚴整站立,盡量讓這道黑色大門顯得讓人畏服

“謝謝”少年郎風輕云淡的謝道手中驟然出現一把柴刀,氣死風的燈籠微微晃了晃,像是夜色里的夜風忽然強了那么一點,便馬上又有氣無力的垂在那里下面兩名家丁靠在門墻上,頸間一道細如絲線的血痕越侵越大,鮮血汩汩流出,流在紅色的衣服上,在夜色中看不清楚

沈旭之手中一把柴刀,曲腕靠在手臂背后,悠閑的像是散步但只要經過沙場戰陣,見過死人的丘八們便能看出這少年郎像是一頭獵豹,安靜的行走,隨時可以迸發出強大的殺意

穿堂過戶,侍郎家真是大啊……沈旭之有些感慨這輩子除了劉大先生那座院子,還沒走到過如此大的宅院里兩只耳朵豎起來,神識撒出去生怕錯過什么人

一路走,一路留下數具尸體或是丫鬟下人或是來刑部侍郎家走門路的客人沈旭之不問是非,一刀斬之這一次少年郎心中發狠,讓你家留下一只雞一條狗,就算我姓沈的沒種

后院,燈火通明,歌舞升平嬉鬧的聲音遠遠傳了過來,在夜色中和諧歡快無比

沈旭之卻沒有被這種氣氛渲染,而是走過每一間屋子,緩慢而認真確定沒有人遺漏下,這才從月亮拱門處走入后院手臂后的柴刀上鮮血淋漓七八條冤魂在其間不得解脫沈旭之空明的心中似乎能聽到冤魂的吶喊聲,哭泣聲

郎心似鐵,沒有松動

邁入拱門里,小小院落別有洞天看樣子這刑部侍郎也是一個雅人,后院不大卻頗有一番滋味

郭侍郎很開心,得到皇后娘娘的贊賞和神殿的夸獎讓這個曾經的狀元郎心中壓抑不住的喜悅皇后娘娘和神殿關系緊密,已經是宛洲都城官場里面一個眾人皆知的事情

明公主和天樞院?明公主再大能大的過家族人丁興旺,占據無數要津的皇后娘娘一族?天樞院在宛洲橫行已久,但再強還能比威震天下已經無數年的神殿強?這次站隊郭侍郎心中盤算了良久,借著小舅子被天樞院一名發配到地下拳場打黑拳的小子打傷一事發飆既不傷筋動骨,又遞交了站隊的投名狀這件事兒干的漂亮之至晚上的酒也喝得痛快抬頭見看見一個身影出現在院門口,便隨口問道,“何人?”

這又是哪家的孩子不守規矩,直接闖了進來?那幫子家丁也夠不中用的,居然沒有個報信的

不對郭侍郎雖然酒意涌上心頭,但眼睛還是血亮的看見對面少年郎手中柴刀滴滴答答的滴著血肩上的一只小狐貍嘴角的毛都被鮮血浸濕身邊就知道仗著自己官聲強買強賣,惹是生非的小舅子篩糠一般看著那少年,身子一軟載到桌子下

“有刺客”一聲大喊,歌舞升平的院子里猛的一沉默,然后便開始雞飛狗跳

“在下沈旭之,來的冒昧”沈旭之面色木然,隨手揮刀,斬斷驚慌失措中跑過自己身邊的一名侍女的喉嚨,淡淡的說道徑直走向郭侍郎,每走一步,一道鮮血便沖天而起,一顆大好頭顱跳起,落下染紅了紅泥地面

“你想干什么?”郭侍郎雖然是一文弱書生,但身居要職,這許多年來也見過無數大場面,此刻兀自強忍住渾身得瑟,顫顫巍巍的問道只是氣勢里沒有了明鏡高懸的大堂上那股子聲威

沈旭之有怎么肯和這人廢話,一腳掀起酒桌,杯盤狼藉的酒桌砸在郭侍郎身上,把已經被酒色掏空身子的郭侍郎砸了一個踉蹌沈旭之隨手一扭,把癱軟在桌下的那胖子揪了起來,也不說話,向上一拉胖子的頭發,抻長脖子隨手一刀,柴刀刀鋒貼著血肉,貼著頸椎椎骨把一顆雙眼圓整,帶著無盡驚恐的頭顱斬下滾滾鮮血落在腳旁,少年郎卻絲毫不在意任由鮮血打濕黑衣黑氅和足底的黑靴

“今天的事兒是你做的主”沈旭之話音輕柔,帶著一股凌厲狠辣的氣息撲面而來

“……”郭侍郎上牙磕打著下牙,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二十三口,你是最后一人早死早托生去,你的家人都在下面等你一起走呢”沈旭之一聲暴喝,手中柴刀劃出一道凄厲的弧線,帶起一腔熱血,一顆頭顱

沈旭之用腳尖輕點郭侍郎的頭顱,順著勁兒放在一張椅子上看著死不瞑目的郭侍郎,輕聲說道:‘你若死不瞑目,九泉之下盡管跟著我你若怕了,便去投胎下一生恩怨兩清,若是再敢糾纏不清,休怪我不再容情“話音里透著一股讓人毛孔倒豎的戾氣,伸手一刀又把郭侍郎的頭顱從中間劈成兩半不肯合攏的雙眼才緩緩閉上

沈旭之神識撒出,見侍郎府邸再無一處生機,轉身要走想了想又回轉過來,隨手砍掉郭侍郎無頭尸體的一條胳膊,借著還沒有流凈的鮮血,在院墻上寫下——殺人者,海角沈旭之

扔掉殘肢冷漠的回頭看了看,沈旭之這才又大搖大擺的從大門走出,直奔天樞院的那所院子沈旭之知道,劉大先生在哪里等自己,為什么知道少年郎也說不清楚,就是知道而已

天樞院大院,無數黑衣軍士軍蟻一般忙碌勤勞,穿梭不停無數文件經過十余名文案修訂之后呈到劉大先生案前沈旭之一身血污雖已經冷了、淡了,僵在天樞院黑衣黑氅上,讓少年郎感到有些難受但里面坐著的劉大先生卻讓少年郎感到難受

上官律站在門口,看見沈旭之平安歸來,這才放心眼神中的交流,沈旭之知道上官律已經和劉大先生稟報了自己的事兒,沒走近一步,沈旭之便感覺到劉大先生陰冷寒戾的氣息越來越盛越來越濃越來越重沉甸甸的壓在自己心頭,一塊巨石般不順暢

沈旭之走進里屋,劉大先生在書案后正在批閱文件,見沈旭之進來眼神里盡是陰冷漠視

沈旭之殺人的時候處之泰然若素,殺的順手殺的痛快淋漓但此刻見到劉大先生沒來由的感到心里發虛,像是一個做錯事情的小孩子,甚至有些手足無措起來

劉大先生沒搭理沈旭之,沈旭之輕聲嘆了一口氣,隨手在納戒里取出一套嶄的黑衣黑氅,當著劉大先生的面開始換衣服換完,沈旭之來回動了動,覺得滿意,又取出清水,溫柔得給羊皮袍子洗去一身血污

沈旭之旁若無人的做著這一切,劉大先生哭笑不得本來對沈旭之今日之事極其不滿,想教訓一下這狠戾的小子,沒想到沈旭之卻擺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憊懶架勢……

劉大先生拾起書案上一方硯臺,沖沈旭之砸去少年郎見劉大先生有了反應,心里驀然輕松了嬉皮笑臉的躲開硯臺,潑灑了一地的松脂墨散發出一室的墨香味道”大先生,您看,您這是又和我生氣別氣壞了身子,想打就打兩下,想罵就罵兩句這個……這個……“沈旭之臉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接口下去,只是訕訕的看著劉大先生,嘴角含笑,笑中帶苦”你干的好事“劉大先生怒罵騰的一下站起身,少年郎還沒反應過來,劉大先生便近到沈旭之身前,手指點著沈旭之的腦門,罵著羊皮袍子見劉大先生暴怒指著沈旭之,身子一弓,身上白毛略略乍起作勢欲撲劉大先生橫眉瞪了羊皮袍子一眼,順手抓起羊皮袍子后頸上的毛皮,抓一只寵物狗一般把羊皮袍子抓起,打了一下屁股后把小白狐貍扔到自己肩膀上.

羊皮袍子委屈的看著沈旭之,見少年郎一臉訕訕的笑意,長長嘆了一口氣,無奈的趴在劉大先生肩頭

“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小子,你說說你干的這是什么事兒”劉大先生大罵,聲音遠遠傳出去,周圍巡視的天樞院黑衣軍士置若罔聞,依舊井井有條的做著分內的工作

“我錯了,我不該濫殺無辜,濫殺婦孺”沈旭之殺完人,胸口血氣消散,也覺得有些不對,低著頭說道:“還請大先生在刑部大牢把謝藥師撈出來那老爺子歲數大,晚了怕是人就不行了”

“說你濫殺婦孺,人能做初一,咱也能做十五他們能抓走謝家老頭,打傷你那個傻大個和你那柴火妞兒,咱們就不能殺他滿門?狗屁濫殺婦孺斬草不除根,留他回來報仇?我罵你,因為你腦袋里全是狗屎還惦記什么謝藥師,人早都不行了”

劉大先生說的生氣,談起一腳,踢到沈旭之屁股上沈旭之見劉大先生先為自己開脫,把事情定性,知道大先生屁股坐在哪面,心中不再忐忑一腳踢來,少年郎心里一橫,反正也踢不壞,讓劉大先生出口氣也好劉大先生最后一句話也沒聽清楚

劉大先生見沈旭之知趣,高高舉起,輕輕落下,只在黑衣黑氅上留下一道腳印踢了一腳之后,劉大先生氣順了一些,悶哼一聲,回身在書案后坐下“你說你,殺人也就殺了還在墻上寫什么殺人者海角沈旭之,你腦子被門夾了還是被驢踢了?你們這幫子丘八真傻成這樣?”

劉大先生越說越氣,眼看又要站起身,沈旭之連忙湊到劉大先生身邊,倒了杯茶,說道:“您老人家消消氣,我這不是不想連累天樞院,就準備和您告別然后帶著那兩累贅浪跡江湖呢嗎””滾犢子“劉大先生一吹胡子,繼續罵道:“你入了天樞院,便是天樞院的人石灘和那謝家的丫頭是你的人,被打了你都能血洗侍郎府,你以為我劉大先生不會護犢子?哼”

說到這里,劉大先生狠狠的把茶杯在桌案上一頓,杯里上好的普洱卷起一道浪花,飛起一尺多高又落回茶杯里,毫厘不差

沈旭之只是訕訕的賠笑,不敢應聲這件事情的確是自己任性,被劉大先生罵幾句也就罵幾句了,反正被罵也死不了人,也掉不了幾兩肉,少年郎一點都不怕

“豬腦子”

“是,是,我是豬腦子,您老人家別氣壞了身子”沈旭之輕輕給劉大先生捏著肩膀,討好的笑道

“這件事情,起因在你,不過后面所有的事情大有文章,不是你的事兒”

“啊?那是什么事兒?”沈旭之一愣,沒想到這里還有八卦,自己居然會給人背黑鍋雖然這黑鍋的成色不足,但也是黑鍋啊,不問清楚就別想睡覺了

羊皮袍子見沈旭之來了精神,也跳回到沈旭之肩頭,狹小的空間里竄來蹦去,沒有一刻安生()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0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