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面傳承  >>  目錄 >> 第四十三章 不乖就要罰

第四十三章 不乖就要罰

作者:執業獸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執業獸醫 | 暗面傳承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面傳承 第四十三章 不乖就要罰

第四十三章不乖就要罰

“剛開始我聽到石灘的話還有些難以置信。您也知道,這傳說多數都是不可信的。我撐著這殘軀,這傳說中況黎族能再次復興的希望也是支撐我活下去最大的動力。

剛才聽到孩子們說的時候我還是認為不太可能。當我第一眼看見您偉岸的雄姿的時候,感謝上天,感謝上天給我們派來重新振興我況黎族的圣者。”老者直到這時,言語還不是很流利,一張臉上充滿了微微的潮紅,眼圈里噙著淚水,看樣子興奮的過了頭。

沈旭之看著眼前幾乎要手舞足蹈的老人,幾分荒誕可笑的錯覺出現在心里。這都是哪跟哪啊,一個逃亡的小人物,要變成一個已經馬上便要亡族滅種的部落的圣者。咳咳,的確很荒謬。

“原來如此。”昊叔在池塘邊垂釣,沒有魚也沒有鉤。也不知道做出這么一個姿態是為了什么。聽到老者的話,昊叔捻須喟嘆,看樣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說說聽。”沈旭之有些八卦的心蠢動了起來,問到。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傳說了。神魔大戰一幫子神經病!”昊叔呸了一口,眼中滿是鄙夷。“那時候一幫子神經病被叫做神,有修神識的,有修身體的。還有一幫子神經病,被叫做魔。有修魔識的,也有修魔體的。后來為了搶傳承,搶信仰,搶地盤,就打了起來。有什么好打的,最終都是要死的。看看老先生我,天生不死之身。”

“那也是你不被主神找回去而已。找回去,你比誰死的都徹底。”沈旭之譏諷說到。

“哪那么容易就被找回去。最好的機會已經錯過了。再說,五個元素體,只有水元素合體成功,變成不死不滅的神,其他的不都在這么拖著。這況黎族就是當時魔族里面比較厲害的種族,天生神力。后來成年之后又可以修煉鋼筋鐵骨,成就大道。嘿嘿,沒想到如今居然變成這般狼狽模樣,滄海桑田啊。”

對了昊叔感慨世界變化無常,滄海桑田,白云蒼狗的話語沈旭之聽著聽著就有些膩煩了。這些話對生命有限的人類來說沒有什么意思。只有這種意境滄桑到妖的老家伙才有資格感慨。“他說的傳承是什么意思?”

“每個種族自然都會有他們自己功法、能力的傳下去的方式。為的就是怕出現況黎族這種偶爾出現的非人力能挽回的意外。這老頭的意思就是你能幫助他們找回傳承,而且他說的不像是假話。”昊叔說道最后,臉上帶著狹促的笑容,仿佛在嘲笑沈旭之這個所謂的圣者。

“你怎么知道不是假話?”沈旭之還是本著懷疑一切的態度說道。

“你以為都跟你似的啊。”昊叔鄙夷的看著沈旭之,大母手指蹭了蹭鼻子,說道:“傳承,在所有種族里面是最神圣的,平時都不能說,說了便是褻瀆神明。像你這種沒有信仰的家伙當然不會相信。”

沈旭之端起面前的杯子,神識審視一番,沒有發現什么,只有一種不明的能量輕微的波動。“這里面是不是沒有毒?”沈旭之還是有點不放心,問昊叔道。

“當然沒有。誰會傻到能找到傳承的人弄死?”昊叔沒有好語氣的說道。在他看來,沈旭之簡直傻到要命。

沈旭之拿起杯子,喝了一半又招呼羊皮袍子過來,把被子里剩下的喂給小白狐貍。

羊皮袍子喝的很開心,最后把杯子舔了一個干凈。沈旭之一直帶著淡淡的笑看著羊皮袍子有些貪吃的樣子,直到小白狐貍再也舔不下來一點水星,這才看著面前的老者,說道:“還沒請教,您貴姓?”

“大人客氣了,什么貴姓不貴姓的。況黎族的人都姓石,老夫叫做石中。多活了幾年,被族里人叫做智者,負責有關傳承的事宜。能活著見到大人,這些年來的罪就沒有白遭。”說完石中笑了笑,帶著些許的辛酸。

“怎么能找到你們的傳承?”少年郎對此事還是不甚了解,決心問到底。

“命運自然會在合適的時候讓大人找到傳承,至于在什么時間,以什么方式就不是我們這些凡夫俗子能夠預料到的了。”石中恭敬的說道,絲毫不認為沈旭之的話有什么問題。

“哦。”聽到這話,沈旭之終于放心了。不需要特意去做什么,那就好。只要不讓拼命,就怎么都好。這時候的少年郎全然忘記方才的羞怒,提著刀想要殺況黎族個血流成河了。不過如果是那樣,只能是少年郎被打的抱頭鼠竄而已。

“我同伴呢?”這時候安下心的沈旭之才想起了蘭明珠。

“方才多有得罪,大人的同伴現在就在屋外。因為我們說的都是況黎族的秘密,所以就沒讓她進來。”說完,石中拍了拍手,兩名壯漢一般的村婦擁著蘭明珠進來。蘭明珠眼神里充滿了慌亂,頭發有些散亂。進屋時挺了挺胸,做出一副冷傲的模樣。但略帶虛浮的步伐卻讓這種高傲冷艷變得很可笑。

“您先歇著,稍后族里的晚宴還要請大人賞光。”石中深深一揖,客氣的說道。

“您放心,肯定會如約而至。”沈旭之吃肉菌已經吃到厭膩。有肉當然好,沒有肉能吃點熟食也不錯。現在在沈旭之心中,所有熱乎乎、冒著熱氣的東西都是好吃的。又怎能拒絕石中的要求。

沈旭之盤膝而坐,寬大的石椅雖然有點涼,但似乎是方才喝下去的東西再生效,肚子里暖洋洋的,一股股暖流流向四肢百髓,周身骨節偶爾會啪啪作響。就這樣坐著,冷漠的看著手足無措的蘭明珠,身邊的羊皮袍子在沖著蘭明珠齜牙咧嘴。

蘭明珠見沈旭之面色不善,冷傲的面孔微微揚起,似乎要什么。沈旭之的聲音卻先響起:“要不是承了李牧老先生的情,你我早就分道揚鑣,各奔東西了。其實,我也不想和你一起走。”

蘭明珠聽見沈旭之這么說,有些惱怒,臉上泛起一抹不正常的緋紅。

“答應了老先生,我便要盡力帶你走出這該死的九隆山脈。但你今天做的事情很讓我為難。”沈旭之撫摸著羊皮袍子的頭頂,一邊冷冷的說道:“今天要不是碰到況黎族的人,而是我不熟悉的種族,怕是這時候你已經被吃掉。當然,你死不死本來我不會關心,但你在奈何橋邊碰到老先生時,先生怕是要對我有微詞。所以!”沈旭之加重了語氣,冷漠中帶著一絲嗜血的殘忍,道:“所以,你今天的所作所為必須受到懲罰!”

說完,從納戒里面取出一根帶著暗紅色血跡的藤條,在空中打了一個鞭響。羊皮袍子猛地在地上跳了起來,興奮到無以復加,嘴里發出嗷嗷的,開心的叫聲。

蘭明珠臉色一變,似乎有無數寒霜一瞬間掛到臉上。難以置信的看著沈旭之和那道由小變大倏忽而至的藤條枯黃的影子。

“啪”藤條抽到蘭明珠腿上,滴滴血珠濺起,一塊破碎的布條被藤條帶起,在空中緩緩落下。

“你……”蘭明珠還是不敢相信,他居然又一次的舉起了鞭子!居然!!又一次!!!

“我什么我?!”沈旭之冷笑,藤條又一次抽了下去。石屋內藤條抽空的聲音,落在皮肉上發出的悶響聲,交織成一片。讓沈旭之感到美中不足的是,蘭明珠始終瞪大了眼睛,充滿怨恨的看著沈旭之,雖然眼圈漸漸泛紅,但沒有了討饒的聲音,少年郎心中還是很不爽快。羊皮袍子則開心而興奮的蹦跳著,身上的白毛都炸了起來,嗓子里面吼吼作響。看樣子羊皮袍子恨不得上去咬上一口。沈旭之也不知道為什么羊皮袍子對蘭明珠這么仇視。

每鞭笞五下,沈旭之便一道生命之息甩到蘭明珠的傷處。只傷及皮肉,不傷及筋骨。沈旭之每一鞭都還留著力道,加上一道道淡綠色的生命之息,這一頓鞭子沒有讓蘭明珠受到多重的傷害,只是刺骨的疼痛和深入骨髓的羞辱讓蘭明珠伏在地上,用胳膊擋住臉。后背一起一伏,也不知是不是在哭泣。

“出了九隆山脈,走上二百里就是京城。到了京城你我便會分道揚鑣。你走你的獨木橋,我走我的陽關道。你就不能忍耐幾天?”少年郎的話夾雜在鞭聲里面,顯得殘酷而犀利。

“我要把你碎尸萬段!”蘭明珠把胳膊拿開,仰起頭恨恨的看著沈旭之,發狠的說道。

“希望如您所愿。”藤條上繼續加力,一塊白皙的皮被藤條帶了下去,疼的蘭明珠一下子差點暈了過去。一道生命之息瞬間撒到傷口上,鮮血四濺后傷口便開始愈合。“但還是希望你從今天開始,到走出九隆山脈為止,要乖乖的聽話。別讓我難做。”

藤條,生命之息。少年郎越來越熟練,直到沈旭之沒有法力再釋放生命之息才止住了鞭子。蘭明珠已經在羞怒中暈死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面傳承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