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雪中悍刀行  >>  目錄 >> 番外第六章

番外第六章

作者:烽火戲諸侯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烽火戲諸侯 | 雪中悍刀行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雪中悍刀行 番外第六章

圓月懸空,人間頭頂如掛玉盤,月色如水。

一隊百余披掛精制甲胄的騎軍從官道轉入小路,雄勁馬蹄好似踩碎了泥路上的月光。

這支騎軍人人佩刀負nǔ,精悍異常,為首魁梧騎將竟然斜提了一桿長槊,在月色映照下,清晰可見男子那條斜跨整張臉龐的猙獰疤痕。馬槊在春秋之后就極少出現在沙場上,這種兵器自大奉起就是邊軍將領的專寵,

一來不易打造,價格昂貴,與汗血寶馬一般稀罕,二來使用不便,至少浸十數載方能見功力,故而非邊陲世家子弟不會攜帶上陣。這名騎將能夠擁有一桿長槊,顯然絕非普通騎軍都尉,且出身必定顯赫。

一名斥候偵騎從小路折回,大聲稟報道:“將軍,徐家賊子還剩下十數江湖草寇護送,很快就會被咱們在前頭守株待兔的兄弟們輕松截下!”

持槊騎將獰笑道:“好!這些個不知死活的江湖渣滓,膽敢跟徐家余孽勾搭在一起,折了咱們三十多兄弟,今晚本將要好好伺候這些王八蛋!”

距離這支精騎約莫一里地外,只能三騎并排通過的小路上,十二三人護送著一架馬車拼命疾馳,當他們看到道路前方那片亮光后,人人臉色劇變,只見道路那頭舉起了一支支火把,每排三騎,大概有十數排,井然有序,在火把照耀下,那些精騎手中一張張離陽軍方的制式輕nǔ,蓄勢待發。這十多名義字當頭的江湖草莽見到這一幕后,雖然人人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此時仍是膽戰心驚,之前營救世代忠良的觀海郡徐家,一行人從秘密離開府邸,到私通城門戊卒順利出城,都有驚無險,還算一帆風順,不曾想剛剛出城沒多久,便有一百多騎斜撞而來,當場就有七八人死在輕nǔ攢射之下,若非那位身負小宗師修為的江湖前輩主動斷后,以一己之力退敵,硬生生拖住了騎軍馬蹄,恐怕所有人都沒法子逃出這三十里路,其中有人最后回望,就只看到那名德高望重的前輩在斬殺二十多騎之后,身中數枝箭矢,然后被一名騎軍以那桿古怪槍矛捅穿胸膛,借著戰馬前沖的巨大慣性,將那名宗師撞出去四十多步,最終騎將隨手將尸體橫摔出去數丈,顯而易見,那名騎將無論是天生膂力還是武道修為,都相當驚人,哪怕二品小宗師不曾負傷,恐怕也就是與其廝殺個旗鼓相當。

一名江湖騎士瞥了眼路旁的大片稻田,多數已經秋收完畢,一叢叢打完稻谷的稻草困扎在一起,零零散散堆在田地上,還來不及挑回家。他轉頭怒吼道:“進田地里去!”

駕車的年邁馬夫一咬牙,猛然勒馬轉頭,沿著斜坡直奔干涸稻田而去,馬車到底不如騎馬來得輕巧,頓時顛簸得厲害,經過一道低矮卻堅硬的田埂后,一沖而過,四只車輪出現短暫的滯空,然后轟然落地,車廂內傳來一陣碰帶來的疼痛叫嚷,有男有女,聽聲音都很年輕,更夾雜有些許稚氣。

前方負責阻截馬車隊伍的那支精銳騎軍,幾乎人人面露譏諷,這些家伙真當自己是北涼邊軍和北莽騎軍不成,戰場之上,這種生硬轉折也是隨隨便便能夠耍的?四十多輕騎同樣下坡入田,只不過比起倉皇失措的逃亡隊伍,這支弓馬熟諳的騎軍不但從容不迫,還有幾分秋狩游獵的風范。

怪不得這些騎卒如此自負,而是他們當得起這份驕橫,他們曾經屬于南疆大軍北渡廣陵江的騎軍序列,雖說在這幾年京畿沙場上廝殺得不算慘烈,但是早年既然能夠成為南疆騎軍,甚至有段時間還被借調給當時的世子殿下如今的皇帝陛下,以供趙鑄驅策,自然稱得上是頭等的千金銳士,只不過在論功行賞的關鍵時刻,手握八千騎兵力的主將高渤海,不知為何與蜀王陳芝豹舊部嫡系的車野起了齷齪,原本以為屁大的事,不耽誤封侯拜將,不料皇帝陛下為了這么點芝麻大小的事情龍顏大怒,高渤海哪怕通過張定遠顧鷹兩位功勛大將說情,仍是被直接撤職,麾下八千騎拆分為三,其中一支兩千騎留在了廣陵道,暫時隸屬于劍州將軍府,這支騎軍的騎將高亭侯正是原主帥高渤海的獨子,如今直接跳過了頂頭管事的劍州將軍,私下跟副節度使宋笠搭上了關系。

觀海郡在“天下讀書種子半出廣陵”的舊西楚版圖上,并不惹眼,郡內并沒有呈現出衣冠華族比肩林立的豐茂景象,而是觀海徐氏一枝獨秀,徐氏是當之無愧的世代簪纓,家族淵源可以一直向前延伸到那場大奉末年的甘露南渡,是大奉最頂尖豪閥黃登徐氏的重要分支,之后觀海徐氏世代輔佐大楚姜室,以文治見長,曾被姜氏皇帝譽為“我大楚文膽”,只是在姜姒和曹長卿聯手復國中,觀海徐氏可能是不看好西楚復國的緣故,

也可能是被當年大楚覆滅的滾滾硝煙嚇破了那副文膽,倒是也逃過一劫,只不過觀海徐氏人才凋零,家道中落已是無法挽回的格局,寄托了家族重望的那位嫡長孫,與宋茂林一同參加了科舉,只不過后者一舉奪魁,為蒸蒸日上的宋閥很是錦上添花了一把,前者卻連殿試資格都沒有獲取,在秋闈中就早早失利,注定無法為家族雪中送炭了,只得孤注一擲地留在京城等待下次會試。

原本觀海徐氏的命運沉浮,只在江南士林或是未來的新離陽觀場,只不過因為胭脂評,老天爺跟“廣陵道書香味最重”的徐氏開了一個天大玩笑,一個原本養在深閨人不識的徐家庶女,不過十五歲,就登榜胭脂評,

一夜之間天下皆知,一句評語“徐家小女姿容之美,足可讓湖中鯉魚躍至岸上”,名動大江南北,位列胭脂評第四!霎時間求親之人差點踏破門檻,三教九流紛至沓來,觀海徐氏雖然潛心學問,面對措手不及的,仍是保持讀書人的風骨,直言族內那名女子已經在數年前便定下了媒妁之約,只等男方及冠便完婚,觀海徐氏絕不反悔。但是誰都沒有想到徐家咬牙堅持下來,可那個與徐家世交的觀海郡士族卻退縮了,堅決不認有過這門親事,那名只差半年便行及冠禮的年輕人,更是在父輩催促下火速成親,娶了位門當戶對的小家碧玉。這一切,當然是聞到腥味的宋副節度使大人在從中作梗,試想宋笠豈會錯過一位就在自己轄境之內的胭脂評絕色?今夜血腥截殺,不過是高亭侯的投名狀罷了。只不過高亭侯倒是沒有想到收拾一幫讀書人,還會折損三十騎完全能夠在邊關建功立業的精銳騎軍,終究是小覷了中原門閥的底蘊。

圍繞馬車的十數騎江湖豪杰都看到了遠處的異樣,遠處田地里一座稻垛后頭,有一大一小兩人燃著篝火,好像正烤著野味。

此時趕上馬車隊伍后平行疾馳的軍伍精騎,已經持nǔ抬臂,一枝枝箭矢激射而出,箭矢破空的獨特聲響在萬籟寂靜的田間,格外刺耳。

一南一北,雙方間隔不足三十步,那些身負武藝的豪俠大多能夠用兵器格擋掉nǔ箭,不過仍是有兩人運氣不好,躲過一箭卻沒有躲過第二枝箭矢,一騎被射透喉嚨,搖搖晃晃前沖十數步后才墜馬身亡,一騎更是直接被釘入太陽穴,巨大的貫穿力撞擊得那騎尸體當場橫摔出去。

等到馬車與那團篝火擦身而過的時候,又有兩名出于義憤為觀海徐家挺身而出的江湖義士命喪當場。

大概是雙方再疾馳五十步就要離開田垠竄入前方密林的緣故,精騎手中輕nǔ開始故意射向這些人的馬匹,尤其是那輛馬車的兩匹大馬被重點針對,當靠北的那匹馬連中三箭后,雖然精騎怕誤傷到車廂內的獵物,射向馬匹的箭矢都不是致命傷,但足以讓這輛馬車停下了。上了年紀的馬夫滿臉絕望地勒緊韁繩,顧不得手臂劇痛,強行停馬,以免這輛馬車翻轉傾覆。剩下的江湖騎士紛紛停馬在馬車北側,一線排開,死死護住了身后的馬車。

一諾千金輕生死,即是這些江湖人的立身之本,雖然義氣二字在新江湖越來越不值錢,可最少這些人還堅定信奉著老輩江湖的規矩。

一名都尉模樣的中年騎士悠閑撥馬,在原地轉了一圈后才用刀尖指向馬車,沉聲道:“都下車!”

無人響應。

那名騎士冷笑著向前一揮戰刀,又是一撥輕nǔ激射,僅剩八騎江湖人物,有半數或用兵器撥掉箭矢或低頭彎腰躲掉箭矢,其余四騎悍然前沖,無一例外都被下撥密集箭矢射成刺猬。

一枝箭矢無意間射中馬車,砰然作響。

騎軍都尉看也不看那些尸體,厲聲道:“再給你們最后一次機會!”

一陣更為急促沉悶的馬蹄聲在遠處響起,主將高亭侯已經率領那百騎趕來。

當他經過那堆篝火的時候,倒沒有悍然shā're:n,只是用馬槊一戳一挑,猛然間火光四濺,籠住那兩個露宿鄉野的可憐蟲。

他放緩馬蹄速度,因為他發現本該手忙腳亂的兩人竟是依然坐在原處,沒有連滾帶爬躲閃火星。

高亭侯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停馬,畢竟今夜的獵物,關系到自己的仕途攀爬,他分得清輕重。

由于主將高亭侯的“手下留情”,身后百余精騎也沒有痛下殺手,只不過有數騎耀武揚威地射出幾支箭矢,紛紛釘入那兩人身邊的土地,最近一枝箭矢距離那名青衫男子腳邊不過三四寸。

高亭侯來到馬車附近,望向那四名江湖大俠,笑臉陰沉道:“你們四人,下馬不死!一路護送到這里,也算仁至義盡了。”

四人面面相覷后,有三人面有愧色地緩緩下馬,高亭侯歪了歪腦袋,頓時便有箭矢如雨而至,三人大腿都被射中數枝箭矢,倒地哀嚎。

高亭侯提起馬槊,指向唯一一個不曾下馬的年輕俠士,微笑道:“報上名來,本將不殺無名小卒!”

相貌堂堂的年輕義士放劍入鞘,抱拳沉聲道:“賀州大劍堂子弟,劉關山!”

高亭侯挑了挑眉頭,“你和大劍堂堂主何講武是什么關系?”

氣質清雅的年輕劍客不卑不亢回答道:“正是我恩師。”

高亭侯忍不住皺了皺眉頭,那何講武不但是賀州江湖的一頭坐地虎,更重要是聽說姓何的因為早年阻擋過西楚曹長卿進入太安城,最后在京城刑部那邊都拿了只銅魚袋,當年皇帝陛下以世子身份率軍北征,大劍堂子弟多有投軍跟隨,這倒是個麻煩,不過只是個小麻煩罷了。高亭侯扯了扯嘴角,“聽說你師父有望在最近幾年內躋身一品武夫境界,那你就去與何講武說一聲,何時破境就何時給個消息給我高亭侯,我一定登門,跟你師父分個生死。也好看看是你們大劍堂的劍大,還是我南疆高家的槊更長。”

年輕劍客愕然,一時間不知如何作答。

高亭侯提高嗓門,“徐家子弟,如果還有點骨氣,就都給老子滾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雪中悍刀行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