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雪中悍刀行  >>  目錄 >> 番外第三章

番外第三章

作者:烽火戲諸侯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烽火戲諸侯 | 雪中悍刀行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雪中悍刀行 番外第三章

年復一年看潮人,直到白頭看不足。

從春秋到永徽,再到祥符,直到如今的陽嘉,大潮年年有,白首之人年年走,就如春秋劍甲李淳罡之于江湖,徐家之于西北邊塞,大雪龍騎之于北涼邊軍,也會隨著老人們的漸漸逝去,而逐漸消散在滔滔江水之中吧?

那個下場凄慘的廣陵王趙毅,在那場平定西楚的慶功宴上曾言,生平惟愿無恙者有五,青山故人,藏書名卉和春雪樓。

結果話才說完,燕敕王的馬蹄就過了廣陵江,而被趙毅視為禁臠的春雪樓,轉瞬之間就成了他人玩物。

徐鳳年瞥了眼那座高高在上的春雪樓。

王生問道:“師父,在想什么?”

徐鳳年揉著下巴,一臉沉思道:“王生啊,新的胭脂評十大美人,到底是哪些女子來著?”

王生跺腳氣憤道:“師父!”

徐鳳年哈哈大笑,“放心,師父我是賊心賊膽皆無!”

王生小心翼翼瞥了眼師父,將信將疑。

后者回瞪一眼,不過沒什么威勢便是了。

少女展顏一笑,徐鳳年看著這位當年在東海畔撿來的徒弟,柔聲道:“劍道攀登,從來都是從簡到繁再從繁歸簡的一個過程,在那個關卡上,熬過去了,就是一馬平川,熬不過去,一輩子都只能在半山腰晃蕩。”

王生除了背著那只老黃留在武帝城的劍匣,藏有長長短短大大小小的九把劍,分別是細如柳枝的“蠹魚”、舊北漢儒家圣人曹野親自鑄造的“茱萸”,大奉朝道門散仙黃慈山的符劍“野鶴”,以及無名刺客在春秋早期刺穿過東越皇帝腹部的短劍“銜珠”,加上“隴頭”“九泉”“國祚”“云靄”“丈冰”五劍,老黃的劍匣再一次裝滿九劍。除此之外,橫掛在腰后的那柄長劍則是大名鼎鼎的大劍“燕頷”,與武評胭脂評等榜單一起出爐的“大器評”,此劍得以躋身“五槍十刀二十劍”之列,位于二十劍第十一,重器總榜十八。至于少女劍客腰間懸佩雙劍,都是聽潮閣武庫珍藏,雖然不如于新郎在邊關戰事落幕后取走的“蜀道”,以及被

徐鳳年贈予給當時身為流州將軍寇江淮的“扶乩”,但也算是聽潮閣內一等一的大器,“白練”,“百煉”,劍名諧音,頗為有趣。

世間名劍皆靈犀,大多劍氣極重,王生自練劍起就是這副恨不得掛滿天下名劍的滑稽裝扮,就連早年跟隨白狐兒臉一起趕赴北莽歷練,也不例外。久而久之,既能夠浸染劍氣以達到淬煉體魄的效果,也能后天改善先天根骨,最終與劍天然相親。王生雖不是姜泥、陳天元和南海觀音宗賣炭妞這些“不講道理”的天然劍胚,但也屬于難得一遇的劍道天才,事實上少女的根骨天賦心性,每一樣都算不上世間最最頂尖,但是每一樣都不俗氣,這就足夠了,很夠了。

三個半徒弟,那半個是魚龍幫的少年王大石,純粹是甩手掌柜一般的散養,徐鳳年不想過多干涉王大石的人生。其余三人,余地龍氣運太盛,其實根本不用徐鳳年畫蛇添足,這個孩子當邊軍還真當上癮了,短短五六年的功夫,按照實打實的軍功,還真給他一步一步當上了幽州騎軍的校尉,升官之快,令人咋舌。聽說寇江淮離開西北邊陲的時候,強拉硬拽也想帶著少年去京城享福,只不過余地龍沒搭理,說等到打穿了整座草原就卸甲退伍,以后做什么,再說。而呂云長這個家伙心性最為不定,野心卻最大,要不然當初也不會離開北涼邊軍,單槍匹馬地在武帝城開宗立派,試圖成為第二個王仙芝。至于王生,最讓徐鳳年用心雕琢,否則也不會帶在身邊,他是一門心思想要把王生打造成“女子鄧太阿”的,如今世間氣運潰散,絕大多數都瘋狂涌入了京城,與新趙室國祚戚戚相關,融為一體,所以世間武人在未來一甲子中的成就高低,很大程度就看這十幾二十年中可以汲取或者說竊取多少氣數了,余地龍執意留在北涼邊軍,這就是莫大機緣,因為草原上耶律慕容兩大姓氏的氣運,都在向離陽京城流淌,余地龍近水樓臺,自然大受裨益,此等玄機,如今天下練氣士死得八八九九,尤其是大練氣士更是凋零殆盡,是不太會有人能夠勘破天機并且愿意道破天機的。

兩人走向拴馬處,先前江畔游人如織,不乏半吊子的官宦門戶和紈绔子弟,這群人既去不了賞景最佳的春雪樓,也不愿隨波逐流,就臨時搭建了一座粗糙結實的大木臺子,附近天然形成了一處坐騎和馬車簇擁扎堆的地點,有心思活絡的商賈就在那里幫人照看馬匹馬車,在路旁打了幾十根木樁子用以拴馬,加上高門大族本就有成群結隊的健仆豪奴在那邊照看馬車,也沒誰吃了熊心豹子膽去偷馬。此時權貴子弟多已離去,只余下三三兩兩的馬匹拴在木樁子上,都算不得什么大馬良駒,這也很正常,世間頭等好馬,都在那幾支正在草原馳騁的邊軍屁股底下,次等好馬,也都養在了北涼兩隴牧場和薊州榆林在內的大馬場之中,再次等,則是給各地將種門庭瓜分了去,到了江湖的馬匹,可想而知。

戴著一張生根面pi的徐鳳年和背匣佩劍加掛劍的王生一起走去,發現鬧哄哄的,起了爭執,原來是有位年輕公子哥,不小心丟失了商賈之前分發出去的竹牌子,此時回去取馬,就給商賈臨時雇傭而來的江湖草莽給刁難了一番,原本若是那個年輕人人情世故一些,其實也就是破費幾百文錢的小事,可到底是初出茅廬容易熱血上頭的少俠,臉皮薄又吃了掛落,幾個來回的推推攘攘,一言不合就要拔刀相向,身邊隨行的那位同齡女子如何都阻攔不住,那張清清秀秀的臉龐上滿是為難,不過倒是談不上如何驚懼恐慌。

混底層江湖的,不比高高在上飛來飛去的神仙打架,既不是過江龍坐地虎,只不過是爛泥潭里的小魚小蝦,難免滿身土腥氣,所以一向喜歡單挑,而且是老子帶著兄弟們單挑你一個人的那種。那個經不起逗弄的年輕刀客若是果斷拔刀也就罷了,說不定還能震懾人心,可不知為何年輕人拔刀出鞘一半,就好像記起了什么宗門規矩,落在那些地痞游俠兒眼中,當然就成了草肚皮的繡花枕頭,對那位被殃及池魚的秀美女子,言語上就愈發輕佻下流。

從未被如此羞辱的年輕刀客眼珠子布滿血絲,顯然已是怒極,整個人都在顫抖,但是握刀的那只手,始終紋絲不動,很穩。

一個人練刀至此境地,且不說出刀之后的刀法高低招式好壞,但是“意思”有了,也就意味著真正登堂入室了,以后練刀一途,路子只會走得越來越寬。

但是如果膽敢在此殺了人,以廣陵道當下外松內緊的情形,恐怕這個年輕人腳下的路子再寬,可沒了腦袋,也是走不下去了。

當年輕刀客看到那個流氓竟敢伸手摸向身邊女子的胸脯,就徹底炸了。

出刀之快,那些連半個江湖人都算不上的市井無賴,根本就看不清楚。

那個嚇懵了的當地流氓呆若木雞,眨了眨眼睛,只瞧見一絲刀鋒就抵在自己眼前,額頭有些冰冷,也許是給刀尖刺破了的緣故。他很有大將風范地沒有絲毫動彈,當然不是真有刀鋒臨頭怡然不懼的膽魄,而是三條腿都嚇得軟了,實在走不動路。

差點就一刀將人劈成兩半的年輕刀客也有些后怕,滿臉漲紅,神色復雜地轉頭望向那名雙指拈刀之人。

徐鳳年雙指按住那柄好刀的背脊,微笑道:“這位少俠,以后脾氣可得改改啊,碰上這種不長眼的家伙,道理講不通,就自報江湖名號和宗門幫派,多半管用。哪怕不管用,也別動輒shā're:n,官府衙門可不是吃素的。”

年輕刀客深呼吸一口氣,輕輕抽刀,那名相貌平平的不速之客也順勢松開手指,前者放刀入鞘后,抱拳道:“受教了。”

那名紅顏禍水的溫婉女子對徐鳳年笑道:“小女子春神湖大蛟幫高堂燕,家父高標遙,敢問前輩能否去往我家寒舍一敘?我爹最是喜好交納天下英雄,這才有了那座小有名氣的義氣堂,每蒞臨一位豪杰便擺放一張椅子,如今已有二十六把椅子。金錯刀莊的童莊主,近期更是受我爹盛情邀請,有可能出現,前輩若是肯去……”

徐鳳年打斷了這名女子的言語,婉拒道:“我就不叨擾了,何況我在江湖上籍籍無名,哪有資格與那位女子刀圣在你們家義氣堂里平起平坐,我們師徒二人還有急事,就先行告辭了。”

女子不易察覺地皺了皺眉頭,似委屈似幽怨,但天然嫵媚的秋波流轉最深處,暗藏殺機。

她很快笑道:“既然如此,希望前輩有空一定要去我們那里坐坐。”

徐鳳年看似毫無城府地開懷笑道:“一定一定,早就聽說大蛟幫新近撈起了一塊巨大如山的春神湖石,連春雪樓那邊也無法媲美,有機會必然要去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雪中悍刀行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