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官路修行  >>  目錄 >> 第817章 有妻如此

第817章 有妻如此

作者:蔡晉  分類: 都市 | 官場沉浮 | 蔡晉 | 官路修行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官路修行 第817章 有妻如此

官路修行

官路修行。

也正式晚上姚凱和慕容家父子四人的表現讓端木義一下子也相信了現在的這個時代里,同樣還有著讓他不可思議的事情。()像電視劇或者電影里的那樣的飛來飛去的人們的功夫也是存在的,同樣有人可以擁有‘千里眼’‘順風耳’,也有人可以‘隔空取物’‘千里傳音’等等這些,而且這樣的人就是在他的身邊,一直都在。

慕容天天就更加的好奇了,聽端木義這么一說,就是說自己那個頑固的老爸,想來都是很久很久都懶得動一下的,這次要不是自己撒嬌纏著來,恐怕現在也就只是在電視旁邊看看自己的演出了,怎么可能跑到渝州市來呢,現在倒好,居然來了還和姚凱還有端木義聊得這么開心,居然把自己的秘密都給透漏了,那就是說已經關系很好了才是,這里面一定有貓膩,等演唱會結束了再去‘嚴刑逼供’去,雖然心里充滿了疑惑,臉上還是很開心地說道:“噢?原來這樣子啊,那我一會兒一定要去你們的包間去拜訪一下了,扎根是的,這個老爸都不來后臺看看我,還有那兩個哥哥,哼,人家最后一次演唱會了,都不來給人家捧捧場2,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們,哼”晏菲聽到了端木義的話,有點開心,不過想到了自己的大哥二哥,到現在都沒有來看自己,肯定是沒有來了,只有三個還算給面子,來看過自己了,還負責了自己的安全呢,現在又有點生氣了,不過應該是假裝生氣吧,要是真的為這個也生氣的話,那么這個就是慕容天天了,話說回來,這兩個哥哥要是真的不來的話,就真的是有點不夠意思了。不過關于這個,姚凱也偶點好奇了,剛才不是慕容老爺子已經讓他們到后臺來看慕容天天了嗎?難道沒有來,那去哪里了呀。

“呵呵,天天姑娘不要急嘛,著不是演唱會還沒有結束呢嘛,說不定他們現在正在為你準備驚喜呢,到時候說不定會給你一個能夠嚇到你的驚喜也是很有可能的嘛,嘿嘿。”姚凱雖然腦袋里有點疑惑,但是嘴上還是說了出來,現在他想到是林若雪是不是改出來了呀,聽著歌聲好像沒有了呀,不會是要來個雙曲聯唱吧,好像第一次登臺的演員沒有這樣的警力啊,何況還有晏菲呢,不會讓林若雪那么的累的。

果然,在姚凱的話音剛落的時候,慕容天天就說道:“凱哥,端木工資現在在這里等著吧,又輪到天天要上臺了,凱哥你就在這里等著抱雪兒姐姐吧,不過……”慕容天天說完之后莞爾一笑,接著轉身走了出去,當然是走向前面的舞臺,后面飄過來一句,“不過要是,接吻,或者是擁抱的話就要注意狗仔隊了哦,哈哈——”。人們都說未見氣人,先聞其聲,現在倒好,反過來了,現在是先消失其人,后傳來其聲了。

就在慕容天天離開后不久,前面會場里的掌聲雷動,是送給剛剛表演完的林若雪的,也是送給剛上來的晏菲的,或者是說是剛才表演完的林若雪將要離開的時候,這些人才從剛才的陶醉中醒轉了過來。

大概也就是慕容天天剛剛登上前面的舞臺的時候,姚凱就感覺有人朝著后臺而來了,當然他的感覺也告訴他這個人就是林若雪,然后姚凱擺了擺身姿,讓自己擺出來一個帥帥的表情,也擺了一個自認為很酷的POSS出來,在等著林若雪的投懷送抱,而站在他身后的端木義都把姚凱鄙視的體無完膚了,不過端木義現在可不敢說出來,要是說出來了,破壞了姚凱好不容易擺好的姿勢和那氣氛的話,自己就說不定要遭殃了,更何況剛才已經在貴賓包間里看到了姚凱大發神威了,哪里敢隨意去惹啊,其實主要的原因呢,還是端木義不想去破壞兩個人將會上演的甜蜜場景。

不出幾秒鐘,林若雪出現在了后臺與前面舞臺想接的門口,一臉的紅潤暴露出來了林若雪現在真的很激動,不過也有可能是很累,這一首歌舞表演下來,就跟打仗似的,不會比個兩千米的跑步輕松多少的。看見了一直等在后臺的姚凱,心里樂開了花而,也有一股暖流直沖腦門兒,也正是這股暖流一下子就將林若雪刺激到縱身一躍,也許她根本沒有去計算自己和姚凱自己的距離有多遠,也沒有去考慮自己到底能夠跳多遠,同樣沒有考慮自己現在的浩然功內力會不會幫自己跳的更高,反正是后面的端木義眼睛睜的圓溜溜的,嘴巴也張的大大的,足足能夠放進去倆雞蛋,同樣被驚呆的,還有后臺的其他工作人員。

他們都看到了這樣子一幕。

林若雪平地起跳,騰的一下就直直升空了,然后就伴隨著林若雪的尖叫聲,而眼看就要頭撞上上面的一個大彩燈的時候,又一個人影從另一邊竄上,那個速度可以說要比袋鼠還要快上很多的,騰的一下子就出現在了剛才林若雪的身邊,一個攔腰擁抱,就那么生生地控制住了林若雪的身子的動作,也停止了繼續向著那個上面的大彩燈進軍的路線,然后兩人就那么輕輕地吻到了一起,然后兩個人輕飄飄落地,很慢,很慢,等到落到地上的時候,林若雪的臉更加的紅了。是為剛才自己的魯莽臉紅呢,還是因為姚凱在這么多的人面前抱著她臉紅呢,或者說,這些都不是,林若雪臉紅的原因也許就是剛才姚凱的吻,那么浪漫的吻,是空中的羅曼蒂,一直輕飄飄地落到地上,然后松開,林若雪低著頭,她都不好意思抬頭了呢,姚凱也是一臉的笑意,臉上掩不住地流露出來了濃濃的愛意,再次緊緊地把林若雪攬入懷中。

后臺的所有工作人員都傻了,他們左看看又看看,又確認了一下,好像剛才沒有在上面吊鋼絲啊,而且這里是后臺,根本就不需要鋼絲那些東西啊,而且好像也沒有什么別的道具在這里吧,而且即使是真有這些道具,可是剛才進來的這個男的,不是演員啊,也就不可能有這些道具帶在身上啊,可是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難道自己剛才是眼花了,難道是幻覺不成,然后幾個人相互看來看,都是一臉的驚訝,看來不是幻覺了,即使是幻覺,也不可能大家同時幻覺啊。慢慢的,大家臉上的驚訝逐漸地變成了驚恐,有點恐怖,因為這樣的事情太詭異了,難道是鬼不成。

看著大家驚恐疑惑的表情,端木義回過神來,想到了剛才在貴賓包間里,姚凱和慕容家的父子四人所談論的,和表現出來的東西,現在心里也算了有了點眉目了,看來又是那些修真搞得鬼,還真是夠拉風的。真得找機會學幾招了,要是這么一表演的話,還不是迷倒一大群漂亮美眉。看著這場景,要是不趕快阻止的話,說不定會引起恐慌的,眼看姚凱和林若雪現在正沉浸在甜言蜜語的浪漫之中呢,肯定是沒有辦法解釋什么哦了,端木義也就只有硬著頭皮上了,“大家靜一靜,剛才的事情不是幻覺,這兩個人都是專業的特技大師,所以剛才這點不算什么,他們身上都有自己的工具,如果大家感興趣的話,改天也可以去學學,只要經過系統的鍛煉之后,然后再利用一些輔助工具,就可以輕易做到剛才的動作了,呵呵。”

后臺的工作人員,由于都是搞這些的,也知道很多特技真的是很贊,而且剛才的情景要是不用特技來解釋的話就根本解釋不通了,所以在他們的潛意識里寧愿相信剛才的就是特技,也比不是要好的多,所以接下來就有幾聲‘我就說嘛,弄的那么逼真。’‘真贊啊’‘好浪漫啊’……

端木義輕輕抹了把汗,還真是不容易啊,這個理由我應該編的還不錯吧,你們倆個王八蛋,一會兒再找你們算賬。

姚凱和林若雪根本就像沒事人似的繼續抱在一起纏綿著,視若無睹。

而在后面的剛剛放松下來的端木義現在突然想了起來,對著工作人員就喊道:“剛才的場景,誰拍了,誰拍了,快點,快點放出來,這個絕對是比特技還要美麗的,大家快看看那個攝像機有拍到,后臺肯定有什么攝影的睇地方的,”端木義瘋狂地一個一個要著,他知道,,要是剛才的那個片段做成宣傳片的話,絕對是優美的,得到的效果肯定是不可言喻的,終于在最后,端木義從一個小女演員的手機上得到了這段小片段,而且很完整。

“謝謝你了,你真是個好人啊,等下想吃什么,都和哥哥說,不管你要什么哥哥都給你買,你太聰明了,這么大的一個后臺,這么多的人,就只有你拍了下來,這種機會都能抓,呵呵,不錯,不錯。”端木義看著剛才的片段都有點激動了,這個要是放出去宣傳的話,這可是比自己花多少錢做海報都效果好啊。

“呵呵,其實,這個是,人家是第一次登臺跳舞嘛,所以剛才是在自,本來想要把我上臺前的所有過程,和我在后臺的趣味事情都記錄下來的,正好就在剛才按下了錄制鍵,也就正好拍了下來,呵呵,純屬巧合,純屬巧合,您要是有空的話,改天請我吃個飯吧,我叫姐妹一起,今天就算了,我已經有約了,可能過會表演完之后就要去和大家慶祝呢。”端木義的滑稽表情都讓這個小演員忍不住煙嘴笑了起來,當然也有可能是以為端木義又是什么豪門子弟什么的,想要拉著人家去搭訕泡妞也說不定呢,總之是很婉轉地拒絕了,不過這個就更加的無所謂了,輕易就拿到了這個短片了,端木義的目的也就達到了。

“噢,這樣啊,那就改天吧,謝謝你了,嘿嘿。”端木義將短片通過藍牙傳到了自己的手機上后道謝道,然后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自己的手機上,開始打開剛才那段羅曼蒂似的浪漫的接吻慢慢地欣賞著,也開始在腦袋里策劃新的宣傳方案,要是在今天林若雪表演的這么精彩的基礎上,直接將這個宣傳片一推出,再找人寫一首應景的歌曲的話,恐怕花露這個藝名不紅也得紅了,想著,端木義的嘴角的口水就止不住地掉到了地上,引來旁邊小演員的笑聲,要是他們知道這個是京城二流四大家族之端木家的公子的話,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要是知道這個是林若雪的經理人,以及星瑜娛樂集團的創辦人之一的話,不知道還會不會笑出來。

林若雪掙扎著從姚凱的懷里鉆出來,臉上的紅霞還沒有褪去,雖然結婚這么多年了,而且也已經有了姚小滔了,可是林若雪依然不習慣姚凱在公眾場合抱她或者是吻她,每次都會臉紅到脖子根兒,每次姚凱都會看著笑,不過這也難怪,女人終究還是比較靦腆的嘛。

“好了拉,都抱的我喘不過氣兒來了,抱那么緊,還怕我跑了不成啊?”林若雪紅著臉看著姚凱。

“是啊,就是怕你跑了,你沒看你剛才表演的有多好嗎?弄的那么多的臺下的觀眾都瘋狂了,簡直就是另一個晏菲嘛,而且你這才剛登臺第一次演出,要是以后也都這么強,每次的歌迷都那么瘋狂,豈不是每次都會增加很多的歌迷,那樣的話,我不是要和很多人去分享你的歌聲了,我就是怕你被搶走嘛,唉,怎么辦呢?自己的老婆就快成為別人的偶像了,唉——”姚凱裝出一副心痛的樣子,好像高的自己損失很大似的,又好像自己真的很不甘心一樣。

林若雪當然知道姚凱是故意的了,‘噗哧’一聲就笑了出來,“少來了,搞得好像我被人搶了似的,那你抓緊就好了嘛。”

“就是啊,所以我要抱的緊緊的,免得被人給搶走了。”姚凱一臉壞笑地看著林若雪,一副你上當了的表情。

林若雪現在才知道自己怎么那么輕易就中了圈套了,那芊芊玉手就向著姚凱的腰間軟肉摸了過去,“壞蛋,又欺負我。”姚凱當然要忍著疼了,不然在這種場合多丟人啊。

姚凱一邊忍著疼笑著,這就叫做,腰間疼著,并快樂著,一邊說道:“雪兒,這次的演出很成功,很多人都認為你不像是第一次登臺,沒想到你這么快就把浩然功融合的這么好,也利用的這么好,讓我都有點羨慕了呢,我的老婆就是聰明。改天教老公幾招怎么樣?”姚凱一臉賴皮樣地看著林若雪。

“嘖嘖,又給自己臉上貼金,我聰明管你什么事啊,教你什么,教你干什么呀,你又不唱歌,還是讓我教你怎么去騙漂亮美眉啊?”林若雪繼續把手放在姚凱的腰間徘徊著。

“哎,嫂子請坐,請坐,您快請坐,剛才表演累了吧,別理凱哥這個不解風情的家伙,都不知道讓個座位過來,快坐下吧,我給你去倒水。”端木義用那敏銳的聽覺捕捉到了自己感興趣的東西就沖了過來,說完還故意瞪了姚凱一眼,而林若雪也接過椅子坐了下來,好幾分鐘的舞動還真的是讓身體有點累了呢,姚凱也就識相地過來幫林若雪捏捏肩,因為自己也知道確實是沒有想到要給拿張椅子過來坐,看來還真但是是當官當的都忘記怎么照顧別人了,被人照顧習慣了都。姚凱也很感激地看了一眼端木義,不管這個家伙無事獻殷勤是有什么目的,但是剛才的舉動讓林若雪把放在他腰間的小手拿開了,也就免去了他不少的皮肉之苦。

等到端木義把水放到了林若雪的面前的時候,就也拖了把椅子過來坐下了,狐貍尾巴也就終于是漏出來了,“嫂子你就教我一下怎么去騙漂亮美眉吧,不是,不是,是找,是找。”端木義看到林若雪聽到騙的時候的眼神忙不迭地變著話語。

“哈哈,還以為你真的那么好呢,還知道給我拖把椅子過來,還倒水的,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呢。”林若雪看這端木義搖了搖頭,“人家演戲的都知道要演全套的,你這才剛剛做完這一切就來要了,你說你這不是自己把尾巴別在手里等著呢嘛,也不知道等會兒,或者是婉轉一點提出來,鄙視你,我真不知道這以后的路子跟著你會不會好走呢,演員都不會演戲,你還要做導演,還是經理人,唉,千萬別說出去啊。”

端木義被林若雪這么一說還哪里有臉繼續問下去啊,說的也是,怎么那么快就都招了呢,耐力越來越差了。

姚凱也在一邊‘呵呵’地幸災樂禍著,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官路修行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9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