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535章 漏算

第535章 漏算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535章 漏算

小說:

左少陽裝著很震驚的樣子,哎喲一聲,急得直跺腳:“我昨天就跟她說了,打下孩子讓我來處理,她非不聽,要自己處理,她又出不去,感業寺就那么大點地方,埋在哪里都不安全,這下好,讓人發現了吧!

這可怎么辦才好啊!唉!”

太子邊哭邊道:“岳丈,都是我們不好,把您給連累了……”

“咱們一條線上的螞蚱,還說這話做什么?”左少陽跺腳道,“現在想想辦法啊!”

太子本來就性格懦弱,這不僅事關前途命運,更涉及自己腦袋瓜的事情,當初跟武媚娘私通快活的時候不顧一切,可是這時候事情可能敗露,便已經嚇得是六神無主了,哪里還想得到半點主意。

主意左少陽早已經想好,但是不能一下說出來,否則效果不好。當下也跟沒頭的蒼蠅似的在屋里亂轉。

太子眼巴巴望著他,等他給出主意。

轉了半天,左少陽終于停了下來,仰天長嘆道:“這件事,只能看媚娘那孩子的了。她要是抵死不認,你我性命都能保住,要是她熬刑不過供認了,咱兩都得賠上性命。唉!”

太子雙膝一軟,癱在了地上,臉色蒼白,嘴唇哆哆嗦嗦了半天,才道:“要不……,我去跟父皇“…………坦白了吧……,?”

“你找死啊?”左少陽怒道,“你要是死了,我女兒怎么辦?她肚子里lì孩子怎么辦?她還懷著你的龍種呢!”

太子嗚嗚哭著,用拳頭砸著自己的腦袋。

左少陽想了想,沉聲道:“先不要著急,更不要聲張,靜觀其變!

現在皇帝只知道胎兒是媚娘的,不知道男人是誰。所以切不可慌張,讓皇帝看出破綻,那可就麻煩了。太子這件事不僅關系到你,更關系到你的妻子我的女兒還有我!這時候你千萬不能慌張,不能亂了陣腳,更不要想著什么坦白從寬,要記住,很多人都是因為相信這句話,主動坦白,結果把自己送上了斷頭臺!只要媚娘熬得住刑,你不說我不說這件事就沒人知道!”

“可是…”,要是媚婷……,熬不住,說出來了呢?我…“我不想死啊,岳丈,就算不當太子,能保住命也行啊…………,嗚嗚嗚……”

左少陽肚子里啐了一口,這太子李治當真是個軟骨頭,難怪他會把大唐李氏江山拱手讓給武則天,真是個軟蛋!

左少陽只能穩住他:“這個時候咱們千萬不能亂了陣腳,你就呆在屋里哪里都別去也不要打聽這件車事關大家性命,一定要記住!”

李治癱坐在地上,哭著點點頭。

左少陽再三叮囑之后,這才離開了東宮。

這件事他已經想好了,武媚娘是個工于心計的人,而不是個莽撞的草包她肯定會權衡利弊,這件事她如果認了,并把太子和自己供出來,她就全完了,什么都沒有了。如果她抵死不認說被人栽贓陷害,說不定還能因為證據不足保住性命,至少可以保住太子和自己這義父的性命。

從目前來看武媚娘對太子的愛和自己這義父的親情都是真摯的,她應該會使出丟卒保車的拼命一招的。

這件事左少陽賭的就是武媚娘權衡利弊后作出決斷的果敢心計。而學歷史他知道,武則天就是一個非常懂得權衡利弊的人,也是非常果敢的人,為了權勢,她能把自己親生兒女殺了,現在為了自己的性命,為了心上人和親人的安危,她一樣會咬牙拼死搏一把的。

當然,左少陽也想好了,萬一武媚娘熬不過酷刑供認了一切,自己也只是個送信的,而且是為了能讓太子對女兒好一些。自己曾經救過皇帝和皇后的性命,皇帝應該會赦免自己的死罪的。就算不赦免,自己和女兒都有免死金牌作最后的保障,至少性命無憂。其他家人與此事無關,李世民是個明君,不會株連無辜的。

即使是這個最壞的結果,能借此把武則天拼掉,她一死,女兒就安全了。為了這個目的,值得賭一把。

左少陽不想進宮打探消息,這容易打草驚蛇,反而引起皇帝的懷疑,他決定靜觀其變,就賭武則天的本事了。

他回到家,閑云慌慌張張也來了,說了明空被抓走的事情,不知道為什么要抓她。主持問了她知道什么事情,她什么都沒說。實際上她差不多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明空的真實身份,不知道跟明空幽會的那個男人是誰,甚至沒有記住人家的相貌,~出家人怎么能仔細看別的男人長得怎么樣呢。

左少陽叮囑她說,這件事關系到皇家的隱私,千萬什么都不能承認。

閑云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鄭重地點頭答應了。

皇帝并沒有徹查這件事,甚至沒有盤問感業寺的尼姑們。這件事非常隱秘,知道的人非常有限,當初從感業寺將武媚娘帶走,也是宣召形式進行,所以寺廟的所有尼姑,除了主持和閑云等少數幾個參與者之外,根本沒人知道。事關皇家尊嚴,所謂家丑不可外揚,所以,事過數日,一切仿佛什么都沒有發生似的。

第二天,皇帝宣召左少陽晉見。

皇帝陰著臉,開門見山道:“你的義女武才人,朕已經將她打入死牢。你意下如何?”

去華山之前,左少陽已經告訴了皇帝武媚娘拜自己為義父的事情,目的就是殺掉武媚娘不會引起別人懷疑。

左少陽已經想好如何應對,故作驚訝狀,瞧著皇帝問道:“媚娘?她犯了什么罪?”

“私通男人,產下孽子!這還不夠嗎?”

\\1\\2……”,左少陽故作惶恐狀,“皇帝有證據嗎?”

“當然有!從她床底下搜出了產子的血衣裙,還找到了她挖坑折斷的指甲,鐵證如山!”

“哦”左少陽跺腳道,“這孩子,唉!怎么能做這傷風敗俗,吟亂后宮之事!”

皇帝臉色稍緩,道:“朕叫你來不是問罪,只是通告你一聲武媚娘自小父母早喪,既然她已經拜你為義父,便只能通告你了。你有何話說?”

左少陽聽皇帝這一次自稱為“朕”,而不是“我”,現在是表明他強調他現在是皇帝,同時也是武媚娘的丈夫的身份,而自己是武媚娘的父親的身份在說話。而不是師兄弟。

左少陽故作悲傷狀,拱手道:“王子犯法尚且與民同罪”更何況區區才人。既然皇帝認定她私通男人,吟亂后宮”我無話可說,單憑皇帝依律處斷就是。”

“朕要殺了這吟知!”

“唉”

皇帝氣呼呼揮著拳頭,然后背著手轉了幾圈,又站住了,瞧了左少陽一眼,“你不替你義女求情?”

“左少陽凄然道:“還求什么情,犯下這等丟人現眼的事情,我哪里還有什么臉面求情?唉!”

皇帝背著手又轉了幾圈,終于嘆\\1口氣,揮揮手:“你回去吧!”

左少陽苦著臉拱手”還故作拭淚狀,一步一搖頭,出了門。

坐在回家井車里,他才笑出聲來,自己這一招奏效了!真是太棒了!這下子武則天完蛋了!女兒終于可以平安了!哈哈哈隨后十多天,左少陽都很開心”當然,人前還是唉聲嘆氣的。

不過,半個月后,他就笑不出來了,因為皇帝又把他叫去了。告訴他一個他最不愿意聽到的消息。

皇帝決定饒武媚娘一命!

左少陽聽罷皇帝這話”都驚呆了,拱手道:“皇帝,這個”王子犯法與民同罪,不能因為他是我的義女”就法外開恩啊,否則,因為我而破壞法度,這口子一開,以后可就難以服眾了!”

皇帝搖搖頭:“知道這件事的就你和朕,其他沒人知道。不會因此破壞法度。”

“可是,到底是脫逃法律制裁了,我………,我良心也不安啊。”

左少陽很著急。

皇帝聽了卻很感動,拍了拍他的肩膀:“師兄能如此體諒朕,朕很欣慰。她到底是你的義女,打狗還得看主人,朕要殺了你的義女,這總也說不過去的…………”

“可是皇上……”

“聽朕說完!”皇帝又拍了拍他的肩膀,“上次朕只賜給了你和你的女兒太子妃左文芝兩人免死圣旨,沒有給武媚娘。這一次,就算朕法外開恩了,饒她一死,至于是誰跟她私通,朕也不想查了,查出來白白惹一肚子氣。”

“皇上,小女……,…”

皇帝沒理左少陽,繼續道:“雖然朕免她一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得讓她受點罪,不能這么憑白得就過去!”

左少陽一愣:“皇上的意思是………?”

“朕要賜毒酒給她喝!喝了之后,就算賜死了,至于你如何救她,朕就管不著了。救活了,是她命大,救不活,算她命苦!如何?”

“這個”左少陽想不到皇帝會來這一招,一時想不到如何應對。

“就這么定了。給你一個時辰準備。一個時辰之后,你到冷宮門口等著收尸!尸體你自己領回家,能不能救她活命,就看你的本事了。”

“是!”左少陽一臉的驚喜,趕緊拱手長揖一禮,“我這里替媚娘多謝皇上不殺之恩。”

“誰說不殺了?朕不說說了嗎,朕要殺她,你是神醫,施展神妙醫術將她起死回生,那是她命大!嘿嘿”皇帝皮笑肉不笑道。

左少陽從皇宮出來,騎著毛驢回家,心中一個勁苦笑,這可真是人算不如天算,什么都算到了,偏偏把拜干父女這件事沒算到,當初只是為了麻痹武媚娘,所以答應她拜自己為義父,想不到,現在這層關系反倒成了她免于死罪的護身符。

如果不救她,任由她死行不行?

這主意立即被左少陽自己否定了,皇帝既然已經說了饒她一命,賜的毒酒就不可能立即斃命的那種,肯定會留足時間給自己搶救,而且肯定是比較容易搶救的藥,如果以自己神醫的身份,連普通的毒藥都無法解毒,那就太讓人懷疑了,以皇帝的精明,只怕會發現端倪,到時候可解釋不清楚,那就麻煩了。

看來,只有先救下這女人的性命,等以后再找機會下手了。

左少陽無精打采回到家,把老爹左貴母親粱氏和常樂公主等妻妾全還有兒女、貼身丫鬟們都叫了來,想把這件事告訴大家,因為皇帝已經說了,武媚娘“賜死”之后,“尸體”由自己領回家,這也就是說,武媚娘以后交給左少陽了,自然要跟家人交代清楚。

可是,望著一屋子人眼巴巴瞧著自己,左少陽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支吾了半天,才道:“是這樣的……,嗯,皇帝有個才人,名叫“武媚娘”你們聽說過嗎?”

新城公主樂了:“這怎么不知道,父皇讓她到感業寺出家了,怎么了?”

左家現在也是皇親國戚了,對皇帝家的事情自然都知道一些。皇帝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妃也能數得出來。而且上次武才人也去過合州左家。都一頭。

左貴有些緊張,聽兒子這時候突然提皇帝的才人,生怕出什么事了,惶恐地瞧著他:“武才人娘娘怎么了?”

左少陽笑了笑:“沒什么,她拜我為義父了。”

左貴老爹一聽就樂了,皇帝的才人成了自己的別女,這更是親上加親嘛,捻著白胡須呵呵道:“好事啊,這什么時候的事情?”

“不久前的事,我上華山之前,回來之后一直沒得空跟大伙說。”

一家人臉色都輕松下來了,喬巧兒等幾個妻妾也沒懷疑別的,因為皇帝的女人,夫君再有膽量也不會染指的,更不可能轉娶過來,都笑道:“老爺,這等喜事,怎么不早點告訴我們呢?拜義父女這應該擺酒宴好生慶賀一番啊。”

左文雪嘻嘻笑道:“太好了,我們又多了一個姐妹。

對了,她是姐姐還是妹妹?”

“嗤!”大哥左文寧笑出了聲:“你這小丫頭才幾歲?人家是皇帝的才人娘娘,再怎么著都比你大!自然是你的姐姐了!”

“哼!”左文雪站起來,沖著比自己高一頭的兄長道:“我是妹妹,未必你就能當才人娘娘的姐姐?哼!”

“這個………”左文寧可不知道武才人到底多大,生怕說錯了不好,瞧向左少陽:“爹,她是姐姐還是妹妹?”?,?。,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