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626章 喜事與壞事

第626章 喜事與壞事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626章 喜事與壞事

左少陽心里咯噔一下:太子李恪造反?

他知道真正歷史上太子李恪是因為謀反案牽連而被唐高宗李治賜死的想不到自己搞亂歷史軌跡之后李恪雖然還是死了本書起點也是死于謀反罪,卻是被唐太宗賜死的。

現在太子是李治也就是未來的唐高宗!

歷史又回到了它的正軌上!

這下完蛋了女兒當皇后那就是武媚娘的活靶子,…大唐小郎中吧…將來會被砍去手腳放在酒壇子里當

“骨醉”全家老小只怕一個都活不成!

絕不能讓這件事發生!

眼下只有悔婚一招了,實在沒辦法利用給李世民治病的機會逼他退婚。不能讓可憐女兒成為宮斗的犧牲品!

左少陽愛憐地用目光掃視在場的子女想看看女兒左文芝。可是卻沒有找到很是奇怪,問道:“文芝呢?”

“在皇宮啊。”

梁氏道。

“皇宮?她去皇宮做什么?”

左貴老爹怒氣沖沖道:“他已經嫁給了太子李治皇帝病危她自然要跟著夫君在一旁伺候。這才是孝道!誰像你……”左少陽腦袋里嗡的一聲,急道:“嫁了?什么時候嫁的?”

“一個月前。——你以為你不在家,就嫁不得女?告訴你,這個家我不死你就永遠當不了家!”

左少陽這時候哪有心思去討論誰當家作主的問題急得直跺腳:“文芝不能嫁給李治的!你們……你們這可把她給害了!”

“你說什么?”

左貴老爹氣得白胡子亂飛,“嫁給九皇子李治這可是你自己的主意!你倒說成了我們害了她?漫說她當了太子妃何來的‘害”就算真是害了她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左少陽苦笑老爹這話還一點都沒錯只好道:“是、是是我的錯可是你們也不能這么著急啊等我回來慢慢商量嘛。”

“等你?誰知道你猴年馬月才能回來?上回去西域一去十五年,這一次,誰知道你要在外面野多久?等你,等到文芝成了老太婆嗎?”

梁氏見左貴氣得全身發抖雖然他的真心痛吃了左少陽的藥之后已經大好但是急起來還是要犯病的。擔心出問題忙不迭在一旁勸解:“老太爺你別著急有話慢慢說嘛。”

扭頭對左少陽道:“忠兒文芝倉促出嫁也是沒辦法皇帝病重長孫皇后說趕緊給孩子把婚事辦了給皇帝沖沖喜興許就好了。所以把兩個孩子的婚事著急著都辦了。”

“啊?”

左少陽又吃了一驚,“新城公主也嫁過來了?”

“是啊。一天成的親。”

“她人呢?”

“和文遠一起進皇宮探望皇帝去了。”

左少陽苦笑兒子左文遠娶新城公主倒沒什么,就是女兒左文芝現在成了太子妃下一步就要落在武則天的手里。這可如何是好。

悔婚已經不可能和離?休妻?都不可能提供文字更新89飛機皇室的婚事若不是死了或者謀反之類的天大的原因是不可能離異的。沒得惹人恥笑。

不過現在顧不得想這些了左少陽轉身又回到了屋里。繼續收拾需要的藥材分別包好,用一個大袋子扛著拉門出來。

門口左貴老爹見兒子對自己的怒罵和冷嘲熱諷一句話都不說應該是認錯了,心中也軟了一些,道:“你趕緊給皇帝治病去吧一定要把皇帝的病治好!咱左家上下的臉面可就全在你一個人手心里攥著了!”

“放心我會盡力的!”

左少陽答道扛著那一大袋藥材要走。小兒子左文山過來道:“爹我來吧!”

長子左文寧哼了一聲:“你這么點個來什么來爹我來幫你扛!”

“都不用了牽我的毛驢來!”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要騎毛驢進皇宮?”

左貴老爹瞪眼道“你不是騎馬來的嗎?”

“我喜歡騎驢!”

左少陽邊說邊大步流星沖向前院一家人又跟在后面。來到前院。

小女兒左文雪已經飛奔跑去通知準備父親的御賜金色毛驢了。

左少陽騎著毛驢帶著藥材鈴兒叮當往皇宮去了。

左貴老爹站在門口望著兒子遠去背影仰天長嘆。一家人又悲又喜,心中更是忐忑不知道左少陽這一去是否能救得皇帝性命。

左少陽來到皇宮門口。閑云和捕快們正等在這里口左少陽勒住毛驢扯掉頭上的帽子露出光頭頂,對守衛道:“我是左少陽趕緊給我通報進去。我要見皇帝!”

那守衛急忙上來仔細看了看因為左少陽好幾個月每天騎著毛驢進宮給皇帝送藥所以守衛都認得他也認得他這頭御賜金色毛驢。

一瞧之下都是狂喜。忙不迭施禮一部分飛奔跑進去通報一部分將左少陽他們請到皇宮門口等候室休息。

不一會羅公公親自來了一見面便是又悲又喜拱手道:“神醫你可來了,皇帝……就等著你呢!快請進吧!”

左少陽讓羅公公先把護送自己來的捕快和里正打賞走了然后介紹閑云道:“這位是我妹子出家為尼想在京城找家尼姑庵修行。公公給安排一下吧?”

“沒問題!既然是神醫的妹子那就到感業寺吧。”

當下吩咐隨從太監持自己的帖子帶閑云去感業寺。

閑云很是感激想不到自己竟然認識一位跟皇帝都有關系的大哥。本書起點合什謝過正要上馬左少陽把她叫住了,從懷里摸出那串從藏寶山洞里帶出來的項鏈遞給她:“既然你叫我大哥我也認了你這個妹子就送件東西給你做個禮物吧。等我忙完了就來感業寺看你。”

閑云接過非常的感激也不細看握在手心,躬身一禮:“多謝大哥。大哥多多保重。小妹恭候大哥大駕。”

左少陽點點頭翻身上驢騎著跟著羅公公進了皇宮。

左少陽低聲問羅公公道:“聽說太子李恪謀反被誅究竟怎么回事?”

羅公公嘆了口氣:“神醫走后皇帝病情日重,一個月前便臥床不起不能料理政務。皇帝便下旨全國尋找神醫你。根據負貴查辦此案的長孫無忌奏稱,太子李恪是擔心找到神醫你回來治好皇帝的病謀權奪位心切故串謀高陽公主與其夫房遺愛…大唐小郎中吧…荊王李元景,還有大將薛萬砌柴令武巴陵公主等企圖謀反陰謀敗露,皇帝龍顏大怒將一干人悉數賜死了。”

左少陽忙道:“那,為何不立其他皇子為太子,偏偏要立九皇子為太子呢?我不是說了嗎?我們左家不想給人這個口實的!”

“這也是無奈之舉啊。神醫你一直不知所蹤遍尋不見。皇上這兩個多月一直服用國師丹藥病情日趨危重想到神醫所言這才深信是國師丹藥所害,遂下旨絞殺國師以便求得神醫回來但神醫卻遲遲沒有露面。近日皇帝終日昏迷鮮有蘇醒之日。皇后擔心皇帝熬不到神醫回來跟長孫無忌大人商議之后,在皇帝略微清醒之時病榻前請旨立九皇子李治為太子皇帝點頭應允這才下旨立太子李治的。現在你家閨女成了太子妃了恭喜神醫啊!”

說罷連連拱手。

左少陽心不在焉還禮心中在想原來是長孫家的主意這難怪九皇子李治是長孫皇后碩果僅存的親生兒子是開國元勛長首輔大臣孫無忌的親外甥自然要立他為太子了。可是這一來就把自己的女兒推到了風口浪尖上了。急道:“這個不行,說好了不能立李治為太子的!得讓皇帝改注意!”

羅公公愕然:“這個,太子剛立便要廢掉只怕……不僅令尊大老爺不會答應就是長孫大人也不會答應啊。”

老爹那邊左少陽還不是很在意但是長孫無忌就麻煩了。他在李世民的“凌煙閣”二十四位開國元勛中列第一位。可見其在李世民心中的地位也可見他在朝野的權勢。他絕對會找出若干理由來反對廢除剛剛立的太子,也就是他的親外甥。

左少陽無語了他自時沒辦法跟這幫老臣對抗。現在女兒也已經架過去了悔婚也不行了,如何才能讓女兒脫逃武則天的魔爪?

他一時沒了主意。

一行人來到皇帝李世民寢宮外栓好毛驢羅公公也不及通報讓他跟著自己一起進去。

見羅公公這焦急神情,左少陽知道皇帝的病已經到了最后關頭!

快步進去便看見一屋子人長孫皇后坐在床邊垂淚身后是李世民的諸位嬪妃武媚娘赫然便在其間低眉垂目,也是哭得梨花帶雨一般。

新城公主旁邊果然站著兒子左文遠。兒子左文遠見到左少陽進來微微拱手但臉上悲戚神色絲毫不減。

自己的新婚娘子常樂長公主也在其中見他進來眼中又悲又喜又有一些氣憤。

床尾一邊最前面站著的是九皇子李治!

他的身后便是自己的女兒左文芝也哭得跟個淚人似的。

在進門的兩角垂手立著長孫無忌等若干朝廷重臣。還有他的大徒弟侍御醫杜銘。見到左少陽進來都是面現喜色。拱手為禮。

左少陽拱手還禮快步走到床邊。長孫皇后已經哭得淚眼朦朧依稀看見有人過來身形很熟似乎便是自己日夜期盼的人忙眨了眨淚眼淚光中看清了果然便是神醫左少陽!

長孫皇后啊了一聲站起身來顫聲道:“左……左神醫?”

左少陽點點頭。

“神醫!你你可來了!快救救皇上吧!他……他不行了……”

說罷側身讓到一邊,淚如涌泉一般。

左少陽點點頭在長孫皇后的凳子上坐下本書起點凝神觀瞧龍床上躺著的李世民這一瞧之下左少陽當真嚇了一跳。只見李世民已經處于嚴重的昏迷之中,身子還不停地抽搐著面色灰敗眼窩深陷。

趕緊搭脈一探發覺脈象若有若無再探鼻息也是氣若游絲!

左少陽二話不說扭頭對徒弟杜銘道:“趕緊把煎藥的火爐拿來,就在這給皇帝煎藥,藥我已經帶來了。”

杜銘忙答應了快步出門帶人去準備。

左少陽又對場中眾人道:“除了皇后、太子之外其余的人請全部到外面等候吧。”

長孫皇后忙揮揮手,眾人都退了出去。左少陽盯著武媚娘見她淚眼一直留連在太子李治身上不禁更是心頭一黯。

眾人都退出屋外之后左少陽從懷里取出一個瓷瓶倒出一枚火紅的回陽救逆丹準備塞進皇帝嘴里可是皇帝牙關緊咬哪里塞得進去。扭頭對太子李治道:“請讓御醫拿鴨嘴壺和藥碾來!再準備一小碗溫水!”

李治答應了,快步跑了出去。很快門外的御醫拿來了鴨嘴壺和清水。

左少陽將藥丸碾碎放在溫水里劃開口例入灌藥的鴨嘴壺強行給皇帝灌了進去。

這時杜銘已經帶著藥童提著幾個升好火的火爐來了還有砂罐甚至炮制藥材的鍘刀、炒鍋、清水等等擺了一屋子。

左少陽又吩咐藥童把自己毛驢上的一大袋藥拿了進來然后讓藥童退出關上門從中取了若干藥配好讓杜銘負責煎藥。

一直守候在床邊的皇后這時突然驚喜地叫了一聲:“皇上!你醒了?皇上醒過來了!”

左少陽快步來到床邊,俯身一看便見皇帝李世民深陷的眼窩里的眼珠慢慢睜開了一條縫眼珠子在里面轉動著。灰敗的嘴唇也在蠕動不知道在說什么。

皇后急忙把耳朵貼上去聽,流著淚對左少陽道:“神醫皇帝說謝謝你呢!”

左少陽苦笑低聲對皇后道:“說謝字還早呢。皇帝中毒極深病情已經非常危重我也沒有把握一定能治好。”

皇后又啊了一聲道:“皇帝這病真的是那國師的丹藥所致?”

左少陽哼了一聲:“事到如今你們還不肯相信我的話?”

“信信!自然相信,皇帝就是確信神醫所言這才下旨殺了國師啊。”

左少陽捋著黑胡須嘆了口氣:“要是早點醒悟何至于此?我盡力吧!”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