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620章 怪脾氣

第620章 怪脾氣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620章 怪脾氣

大唐小郎中·第620章怪脾氣

“啊?”左少陽一時沒有回過神來。

常樂公主道:“她們三個本來就是通房丫鬟,你想的話都可以要的。還有你的妻妾屋里的,你喜歡哪個都可以要。除了老太爺老太太屋里的之外。”

“你把我當什么了?色鬼?”左少陽沒好氣地翻了個身,把背沖著她,“睡吧,公主娘子。就這樣相敬如賓的挺好。”

常樂公主似乎有些意外,翻過身瞧了他一眼,呆了片刻,又才翻過身去了。左少陽喝醉了,而喝醉的人一旦醒了,就不太容易再睡著。左少陽就是這樣,剛才沒注意,現在才發現頭痛欲裂。又揉了揉太陽穴,還是沒有半點效果。

左少陽大聲道:“秋兒!秋兒!”

“哎!駙馬爺!”片刻,秋兒過來了,撩起帳幔,俯下身,關切地望著他。

“去讓他們找一下我的出診箱,里面有個白色瓷瓶,寫著止疼藥,給我拿來。”

“噢,不用找,駙馬爺的出診箱就在屋里。公主擔心你酒醉了頭痛,所以吩咐把出診箱拿來了。”左少陽心中一暖,這常樂公主雖然冷冰冰的,暗自里還是把自己照顧挺好。還知道給自己準備藥。嘴里嘟噥了一句:“多謝!”

常樂公主沒有反應,似乎已經睡著了。

說著話,秋兒已經從出診箱里找到了止痛藥,又端了一杯溫水,把左少陽攙扶起來,準備讓他躺在自己懷里,左少陽酒已經有些醒了,自然不好意思再這樣,自己盤膝坐著,接過杯子和藥,和水喝了。然后躺下。秋兒把帳幔放嚴實又回去睡了。左少陽似乎在自言自語,又似乎在跟公主說話:“你皇兄的病我在治療現在康復情況挺好,再有一兩個月,就應該能全部痊愈了。咱們這表面夫妻,準備怎么辦?”

公主淡淡道:“謝謝你替我皇兄治病。”

“不用謝。以后怎么辦?”

“我不知道。”

“你這話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公主轉過身來瞧著他。

“我的意思很明白,既然我們倆都不希望這門婚事,還是得想個辦法終結了它。”

“你說怎么辦就怎么辦好了!”公主又轉身過去了。左少陽有些生氣:“你這話倒好象我在無理取鬧似的。”

“不是嗎?我都已經說了,如果你治好我皇兄的病,在我三十歲以后可以考慮跟你做真正的夫妻。我的話已經說的很明白了,在這之前不要再問我這個問題。”左少陽氣得鼻子歪,原以為她對自己這么好,是不是想改變主意,沒想到她這樣回答。轉過身,也懶得理她,蒙頭睡覺。

可是心里有事,好半天卻睡不著,聽著公主均勻的呼吸,顯然已經熟睡了。這女子,當真是新婚之夜竟然能安然入睡。左少陽苦笑,運用返虛吐納術,很快入靜,也睡去了。

五更天,左少陽自然便醒了,爬起來盤膝練功。這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除了壇城被圍的那段時間他率領軍民作戰,沒時間練功之外,其余的都是五更天開始練功。左少陽練功要花兩個時辰,天亮的時候,他睜開眼發現新婚妻子常樂公主已經不在床上了。他一旦練功入定,便進入物我兩忘境界,所以常樂公主什么時候起床的他根本不知道。左少陽撩開帳幔下了床,外間立即撩門簾進來一位女子眼睛大大的,滿臉是笑,正是秋兒:“駙馬爺,您起來了,奴婢幫你洗簌。一鎖兒、金兒,駙馬爺起床了,快來!”

門簾一挑,進來兩位女子,都是品貌端莊,二八年華,笑吟吟過來福禮:“奴婢見過駙馬爺。

“嗯,公主呢?”

“在前院大堂里跟老太爺和老太太說話呢。”

“哦,老太爺和老太太來了?”

“是,他們來給公主請安的,公主說了,以后叫他們不要這樣了,在家里她不是公主,只是兒媳婦,再不要來請安,老太爺說這壞了規矩的,他可當不起,執意還要來,公主說不聽的話她就不讓二老進門。二老沒辦法這才答應了。”左少陽笑了笑,心想這公主還真嚴格按照自己的要求做的。左少陽在三女服侍下洗漱完畢,從側門出了公主院落,來到藥鋪,開始準備皇帝的藥。

正在煎藥的時候,左貴老爹和粱氏來了,急匆匆的:“忠兒,你果然在這里,今日新婚第一天,你該好好陪陪公主啊!”

二老生怕委屈了這位公主兒媳婦,急得一腦門汗。左少陽頭也不回:“進了左家門,就是左家人,還擔心什么,再說了,她自己都說當了我們左家兒媳婦,就不再是公主了,所以不用刻意對她如何。”

“你這話說的!”左貴老爹跺腳道,“你是不是昨夜得罪了公主?今兒個公主也跟我們說這種話來著,還不要我們每天來給她請安,不要行跪拜大禮,你娘我們一琢磨,準是你昨夜把人家公主給得罪了,是不是?”左少陽終于回過頭來:“沒有啊,一晚上都挺好的。”

洞房的情景二老自然不好細問,仔細觀察左少陽臉色,見他神情自然,也看不出什么破綻,問道:“當真?”

“真的。”左少陽作出一副很無辜的樣子,“昨夜一切都很正常,我們也……”很恩愛。她還叮囑奴婢們給我準備茶水和藥,怕我晚上口渴,喝醉了頭疼呢。今早上,她還讓我多睡一會。我惦記著皇帝的藥,所以自己來準備藥來了。”

粱氏舒了口氣,道:“要是這樣就好了,你爹就怕你這牛脾氣,把人家公主給得罪了。忠兒,做人要懂得感恩,皇帝對咱們家這么好,給你爹升了三品官讓長公主和公主都嫁到了咱們家,還讓九皇子娶文芝這是何等的大好事,皇帝的恩典咱們一家怎么都報不完的。要是委屈了公主,那可真是萬死莫贖啊!”左少陽一本正經頻頻點頭:“我明白了,二老放心吧,我跟公主挺好的,不用擔心。我還要給皇帝準備藥呢,這可耽誤不得的。”

“這倒是!那你忙吧,沒什么事你們好好過日子就好。”左貴忙道,“我們回去了。”左貴老爹和粱氏離開了藥鋪。左少陽臉上的笑容變成了苦笑,要是父母知道他們的兒媳婦只是表面夫妻,不知道會做何感想。左少陽煎好藥,在三名扮成仆從的三名大內侍衛護送下,騎著毛驢來到了皇宮。

值班侍衛已經知道左少陽每天都要來兩趟給皇帝送藥,徑直領著他進了皇帝寢宅左少陽有些詫異,問道:“皇上沒在勤政殿?”

“沒有,圣上龍體欠安,在床上躺著呢。”左少陽心里咯噔一下,進了屋里,便看見李世民果然躺在龍床上”歪著身子,神情很是有些萎靡。

宮女拿過凳子放在床邊,左少陽坐下。李世民勉力一笑,道:“神醫,公主待你如何?不要遷就她,該說的還是要說。”

“挺好的。”左少陽道”眼睛不停地在皇帝臉上瞧著。

皇帝道:“接下來,也該給兩個孩子操辦婚事了。神醫的嫡子,朕準備冊封為正五品上中散大夫。神醫以為如何?”

左少陽沒有回答,卻突然問道:“圣上能張嘴讓我看看嗎?”

皇帝一愣:“做什么?”

“圣上龍體欠安,我想給圣上瞧瞧。”

“不必了”朕很好。

”皇率嘟噥道。

左少陽坐直了腰,冷笑道:“圣上在服用國師的丹藥,對嗎?”

皇帝神情有幾分驚慌”好象一個偷吃的孩子被大人發現了似的:“—,“沒有啊。”

“行了”不用藏著掖著的了,圣上手腕下垂,手指和臉上肌肉又開始震顫,而且嘴里又出現了金屬味,這些都是丹藥中毒的證象。”

皇帝眼見被人揭穿,尷尬地笑了笑:“只吃了幾天,國師說了,這丹藥是他新練的,比以往的更神驗,只有堅持服用,就能長生不老!”

“嘿嘿”,左少陽冷笑,“看來,圣上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我先前話已經說的很清楚,如果皇上再服用丹藥,就恕我不能給皇帝醫治了!”

說罷,左少陽將藥罐蓋子打開,將藥嘩的一聲都倒在了地上。背著藥箱,揚長而去。

皇帝急了:“神醫!神醫請留步!凡事好商量嘛!”左少陽只當沒聽見,背著藥箱出了皇帝寢宮,翻身上了毛驢,騎著往外走去。

羅公公追了出來,攔住了左少陽的毛驢:“左神醫息怒,神醫息怒啊!皇帝說了,國師這藥挺靈驗的,皇帝就想試試。嘿嘿”

“那就試啊,我沒不讓他試,他是皇帝,天底下還有誰能阻止他做事的?不過我這人也是怪脾氣,我說過的話人家不聽,我走開就走了。告辭!”

小鞭子一甩,催動小毛驢往羅公公身上沖,羅公公趕緊讓開,又追上幾步,嘴里還在勸解著,可是左少陽已經鐵了心,不停打鞭催促,毛驢一溜小跑走遠了。

出了皇宮,回到了家里。鎖兒正在門口跟廊下掛的綠皮鸚鵡玩,見他回來,忙迎上來:“駙馬爺回來了?”

“嗯,把你們公主叫來!”左少陽鐵青著臉道,大步流星進了大堂,往交椅上一坐。

鎖兒見他這神情,不敢多嘴,忙不迭叫秋兒來伺候著,自己跑去叫公主。

秋兒依舊笑嘻嘻過來,給左少陽斟了一杯茶,端著道:“駙馬爺,啥事讓你氣成這樣?”左少陽沒理。

秋兒把一張花瓣一般嬌嫩的臉蛋湊到他面前,大眼睛撲閃著,撤嬌道:“好駙馬爺,說說嘛!”

“不能說,你先出去!”左少陽沉聲道。

秋兒這下知道,左少陽走動了真火了,不過她是屬膏藥的,從來不服輸,臉上笑容半點都沒減,柔聲道:“氣大傷身,我的爺,秋兒給你捏捏,去去心火,等公主來了,秋兒自然會退避的,好嗎?”

她嘴上問著,手上可沒閑著,不等左少陽答應,已經繞到他身后,輕柔地給他揉捏肩部。

秋兒按摩術真的很高明,沒等左少陽說話,便已經被那種舒適安逸的感覺把話逼回去了。左少陽閉著眼靜靜體味著秋兒的按摩。心中的怒火慢慢降了下來……,這時,門外傳來公主和鎖兒的說話聲。秋兒立即跟小鹿一般跳開了。

公主邁步進來,瞧了一眼左少陽,走到旁邊交椅坐下:“有事嗎?”左少陽掃了一眼兩個奴婢:“你們出去。”

“是!”二女答應了,款款出門,把門帶上。

公主瞧著他:“是不是我皇兄惹惱你了?”

“除了他還能有誰?”左少陽一想起這件事,心中怒火又起來了,“我已經警告過他,不要再吃國師的什么長生不老丹藥,那藥只會讓他斃命!可是他就是不聽!”

“長生不老藥有什么不好的?那國師還是天竺來的,聽說有兩百歲了呢。我也想吃,皇后,嬪妃,還有那些個皇兄都想吃。可惜國師說他的法力只夠煉制一個人吃的。”公主不緊不慢說道。

左少陽怒極反笑:“好啊,你們嫌命長我也沒辦法,我把你叫來,只是想告訴你,皇帝的病我已經盡力了,他一方面吃藥一方面吃丹藥,這病不僅好不了,而且會繼續惡化!~好藥是比不過毒藥的!所以,你皇兄死定了,不出三個月。所以,你可以收拾行李,準備和離回去另嫁了。就這話!”左少陽站起身往外就走。

常樂公主忙道:“你去哪里?”

“離開這里,云游天下!省得聽你皇兄凹嗦!”左少陽拉開房門出來,徑直往前廳走。

“你等等!我有話說,說完你再走不遲!”左少陽站住了,沒有回頭。

常樂公主追子上來,有些氣喘,壓低了聲音道:“我去勸勸皇兄,讓他暫時不要服用丹藥了,先讓你把病治好,行嗎?”

“暫時?”左少陽猛轉身,公主這想法肯定也代表了皇親國戚所有人的想法,包括皇帝自己的想法,他徹底絕望了,手一擺,道:“那丹藥是毒藥!還不明白嗎?所有的長生不老藥,不管是誰做的,都是毒藥!吃了要死人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