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608章 治不了

第608章 治不了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608章 治不了

小說:

救李世民?哼!

一想到這位明君,左少陽就氣不打一處來,正要斷然否定,卻聽到羅公公有哽咽之聲,扭頭瞧去,便看見羅公公哭得老淚縱橫。左少陽忙道:“公公為何傷心?是不是長孫皇后的病情出現反集”

羅公公搖頭,拿出一方雪白的手絹,輕輕擦掉眼睛渾濁的老淚:“神醫上次送回來的藥方,當真神驗,在令高徒杜銘按照藥方精心治療下,長孫皇后已經完全康復了。從那是至今,再沒有復發過。”

“那公公何故傷心如此?”剛問了這句話,左少陽腦中靈光一閃,想到剛才羅公公提到的事情,道:“莫非是皇帝的病?”

羅公公沉重地點點頭:“正是,皇帝已經病了好長時間了。知名的太醫都瞧過了,連孫老神醫和令高足也看了,藥也吃了幾大筐。卻還是沒有什么效果。不得已,只能來煩勞神醫,進京為皇帝瞧病,還請神醫不要推辭為謝。”說罷,羅公公起身長揖一禮。說話間,老淚又吧嗒吧嗒往下掉。左少陽心中氣惱,想起自己帶著剛仁布切壇城百姓抗擊吐蕃大軍圍城,面對吐蕃放言要屠城七日的狠話,孤立無援,那時候是多么盼望大唐能出兵,逼迫吐蕃撤軍,但是,該說的話都說了,甚至都低三下四懇求了,李世民還是無動于衷,沒有半點出兵的意思。逼得自己最好只好臣服吐蕃,才換來百姓平安。

一想到當日的苦,左少陽便氣不打一處來,現在李世民終于求到自己了,真可謂山不轉水轉。當下淡淡道:“公公太抬舉我的,我一個鄉間郎中,哪有能力跟皇帝看病,公公切莫說笑了。”左少陽的推辭似乎已經在羅公公預料之中”他嘆了口氣,道:“咱家知道,神醫恐怕是氣惱皇上沒有出兵吐蕃的事,對吧?這件事實在怪不得皇上。皇上一直在對高麗用兵,實在騰不出手來對付吐蕃,而皇上說,吐蕃兵力不在大唐之下,要打就必須傾舉國之力才能克之,兩邊分兵,徒遭其敗……”左少陽拱手道:“公公不必說了”說這些國家大事我一個小郎中也不懂。西域豐五年,皇上恩賜了無數財寶,才使壇城發展興旺起來。應該感激皇恩浩蕩才是。公公切莫多心,實在是我醫術有限,不能替皇上龍體診治,還請恕罪。”

羅公公道:“神醫都還沒有去診治,又如何知道無法診治呢?”

“這些年,我忙于俗事,把醫術都忘得差不多了,人貴有自知之明,不用診查就知道我是不成的。皇城里太醫署的都是名醫,還是請他們給皇上診治吧。”

羅公公低聲道:“皇上說了”只要神醫能治好皇上的病,便封神醫為岐黃侯!能以醫術封侯的,古往今來,便只有神醫您一人而已!”

左少陽笑了:“公公別忘了,我已經被皇帝削發替頭,頭發砍斷了”等同腦袋沒了,沒腦袋的人便是死人,我一個活死人,還在乎王侯將相嗎?”

羅公公神情很是尷尬。繞著彎的勸他。無論羅公公怎么說,左少陽執意不答應”既不在乎封官,也不在乎賞錢,更不在乎美色。只說自己醫術已經荒廢”無法擔此重任。

一直談了一個多時辰,還是沒有任何結果”羅公公只好告辭走了,說讓左少陽再考慮考慮。

第二天,羅公公又來了,他似乎存心泡蘑菇,從李世民貞觀之治富國強兵開始,如數家珍一般說著李世民的豐功偉績。左少陽聽的是津津有味,這羅公公口才好,輕重緩急拿捏極好,對李世民的功績又非常的了解,很多事跡是左少陽聽都沒聽說過的。

連接三天,羅公公都在滔滔不絕說李世民的功績,還有百姓對他的評價,說完了,又開始說百姓生活的改善,對朝廷對皇帝的感恩戴德。其用意無非是想喚起左少陽對李世民的好感,樂意幫助他。

可是末了,左少陽咂咂嘴吧,還是嘆道:“這么好的皇帝,可惜沒有一個好大夫能給他醫治疾病,當真是天妒英才啊。”

羅公公苦笑:“左神醫乃是當時第一神醫,除了你,還有誰能擔此重任?”

左少陽正色道:“我不是神醫,西域這十五年我的醫術已經荒廢了,回來之后我也沒怎么給人看病,不信你可以調查。我這樣的醫術,自知無法擔此重任的,所以,公公不必浪費口舌了,還是及早另請高明才是。”

羅公公費了三天口舌,卻還是沒能說動左少陽進京替皇帝治病,無可奈何之下,提出要求跟左貴老爹單獨談談。左少陽自然不能推辭,羅公公跟左貴老爹兩人在屋里嘀嘀咕咕了半天。然后苦著臉搖著頭,帶著人回京城復命去了。左少陽疑惑地望向父親左貴,左貴眼神有些躲閃,垂著眼簾把左少陽叫到了屋里,道:“忠兒,你為何不去給皇上治病?”左少陽知道羅公公把這件事跟左貴老爹說了,便道:“父親,皇帝的病不是誰都能治的,我自問治不了,所以不去丟那個人。”

“你都不去你怎么知道治不了?”

“那么多太醫都治不好的病,又豈會是什么好治的病嗎?我的本事可沒那些太醫高,所以不去。”

“行了,現在沒有外人,就咱們爺倆,你的醫術到底如何,為父非常清楚,如果是這世上還有誰的醫術高過你,為父打死都不相信!你要是不去,就真的沒人給皇帝治病了!”左少陽笑了笑:“哪有什么,人固有一死,遲早的事情,皇帝雖貴為天子,卻也沒聽說過哪位皇帝長生不老來著?能活過八十的皇帝幾乎沒有,不要說長生不老了。”

左貴嚇得趕緊做了個噤聲狀,急聲道:“你這孩子,這等大逆不道的話也是能隨便亂說的?”

“實事求是。”左少陽也不管父親能否聽懂這個詞,說道:“不管怎么說,我不會去京城給皇帝治病的”我已經答應了巧兒他們,就算天塌下來”我也不會離開她們的。”

“我沒讓你,“…”

“行了父,左少陽手一擺,“我的兒子都有我這般高了,我應該可以自己拿主意了,這件事您就甭管了。我自己會處理的。”

“你說什么!”左貴怒道,“我還沒死呢!我在這個家里還活著一天,你就甭想做主!”

“我沒不讓你做主。家里什么事你都說了算,不過是否給人治病,這件事得我說了算”我知道能治不能治。這事父親您沒法給我做主。”

說罷,左少陽開門走了,左貴無可奈何,眼睜睜看著兒子能封侯,這么大一場富貴要化成流水,卻毫無辦法。

喬巧兒他們也都知道了,但是,卻都不敢勸說,左少陽只要一聽這件事,立即把臉沉下來,所以就算在被子里親熱,她們幾個妻妾也都不敢提這件事。

如此平安地又過了一個月,左少陽為了避免皇宮有人暗中監視,甚至不到貴芝堂坐堂問診,別人找上門求醫,也推脫不見。反正自己不在的這十五年。左貴名氣已經創出來了,醫術也完全能勝任了。

又過了一個月,合州突然熱鬧起來了,大隊的御林軍進駐,城里流民全都趕走了,街道上打掃得干干凈凈的,還用香油潑街,臨街的房屋門窗全部關閉。特別是左少陽他們所在的貴芝堂老宅附近”更是戒備森嚴,如臨大敵。左家頓時緊張起來,都圍攏在大堂左少陽身邊”問怎么辦?

茴香道:“皇帝會不會抓咱們啊?”

侯普捅了她一下:“瞎說什么啊?要抓人還用的著打掃街道香油潑街這么大陣仗?直接帶走不就完了?”

侯普的分析讓大家懸著的心都落了下來,左貴老爹道:“眼看這架勢”若不是抓人,又會是什么了?”

“請人啊!”左少陽淡淡一笑,“這一次來請我的人,只怕是皇親國戚,否則,也犯不著動用御林軍。”

“皇親國戚?”一家人又大吃一驚,好在,他們經歷的讓人驚訝的事情已經太多了,不在乎多這一個。左少陽道:“是,如果我判斷沒錯的話,來的應該是皇子。”

他嘴上說的輕松,心里卻著實不輕松,如果真的是皇子來求懇,甚至是太子來求懇,那這件事可就麻煩了,要拒絕他們特別是太子,那將來他登基之后,會不會給自己穿小鞋這可說不準。

正在他們商議這件事該怎么辦的時候,仆從急匆匆跑進來稟報:“老太爺,老爺,刺史大老爺來了。”

刺史這兩天是三天兩頭往左家跑,自然是來充當說客的,無奈怎么說都沒辦法說動左少陽答應去京城。所以每一次他差不多都是垂頭喪氣的離開的。

這一次,他的了臉上既是緊張又是惶恐,一見面便拱手道:“左神醫,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要來拜會于您,趕緊準備準備接駕吧!”

左少陽笑了笑:“準備什么?他們來了還不是那件事,麻煩刺史大人您轉告他們,就說我真的沒本事給皇帝治病,讓他們回去吧。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

刺史都快哭了,苦著臉拱手道:“神醫,皇后娘娘和太子遠道而來,您好歹還是見一見啊。”左少陽點點頭;“行,我知道讓你轉告的確也為難你了,還是我自己找他們說罷。他們住哪里?我登門拜訪就是。”

“此刻還在城外,正往城里這邊趕呢。您就預備著接駕就走了。左少陽嘟噥了一句:“這么麻煩,~行了,大家都把新衣服換上,把院子掃掃,把狗兒牽開,把雞鴨都關籠子里去,還有豬,最主要的就是豬,關豬圈里去,別哼哼唧唧滿院子亂跑,當心宰了它給太子下酒!”

李大娘和苗母兩個在左家老宅里養了不少雞鴨羊豬狗貓啥的,平時都是滿園跑,左少陽的幾個兒女也當他們是寵物玩。聽了左少陽的吩咐,一個個撅著嘴抱著自己心愛的寵物回屋了。

收拾停當,全家人都換上了新衣服。

終于,羅公公帶著一隊太監和侍衛來了,在左家各處布下警戒。左少陽淡淡道:“羅公公,你們這是浪費時間,我說了我沒本事給皇帝治病的。”

羅公公欠身施禮道:“神醫,咱家也只是奉旨行事。具體您跟娘娘和太子談吧。”

左少陽踢了踢腿:“我們這都站了半天了,腳都麻了,他們什么時候到?”

“這個實在抱歉,神醫和諸位可以先歇息著,咱家在門外巷口迎接,一有消息,立即飛奔回來向神醫和諸位通報,如此可好?”

“行啊。”左少陽走到廊下,往躺椅上一歪,左貴遲疑了一下,道:“咱們還是站著等吧。這樣恭敬一些。”左少陽道:“父親,你們就算站得腿斷了,他們達不到目的,也不會高興的。還不如趁早歇歇腿。”左貴一想也對,端了一根凳子坐在廊下左少陽身邊,幾乎是低三下四地說道:“忠兒,現在娘娘和太子都來了,您要是再拿架子不去,可真說不過去了。”左少陽坐直了腰:“父親,我是真的治不了皇帝的病。不是拿架子不拿架子。別說是娘娘和太子來,就算是皇帝親自來,我治不了也是治不了,去了也沒用。”

“不管有用沒用,你得去治治!你是大唐子民,皇帝病了,找到你醫治,那是多大的福分,你倒好,推三阻四的,你到底想干什么啊?”左少陽嘿嘿笑道:“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我什么都不集干,我不去是因為我治不了皇帝的病。”

“治不了你得去看看呀。也算交了差了!”

“我沒必要交差,我又不是他的臣子。不需要聽他的話。”

“你!”左貴氣得白胡子亂抖,粱氏發覺不對,趕緊一把拉住了左貴的手:“老爺,您留神,當心氣壞了身子。”

“沒關系!”左貴氣呼呼道,“氣壞身子算什么,氣死了才干凈呢!”

┃網┃

……第608章治不了文字……!!

“看小說,就上·()”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4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