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601章 人祭

第601章 人祭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601章 人祭

酒宴很快擺下,老國王叫了朝中幾個重臣作陪,還叫那個個歌姬獻歌這十個歌姬歌喉舞姿都是一流的,最難得的是那舞駢弄姿的媚態,簡直讓人心猿意馬。看得老國王和幾個大臣如醉如癡,連連獎飾酒宴最后,老國王叫侍從抬來了幾大口箱子,打開了,里面前是一些多彌的土特產。老國王道:“法王厚賜,無以為報,這些都是我們多彌國的盛產,想必們象雅是沒有的,送了法王吧。”

左少陽掃了一眼那些做工粗糙的手工藝品,的布料、各種吃貪,簡直哭笑不得。達龍辛過這多彌國老國王很是摳門,現在才知道果然如此,自己價值兩千兩白銀和十個絕色美姬,就換來這么一堆簡陋玩意兒?好在左少陽此舉乃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今晚上會見多彌王子,才知道自己這次的豪賭是否有回報以及能獲很幾多的回報酒宴之后,老國王親自陪同左少陽和達龍辛,在秋雨和雷聲中來到王子的寢宮那囊力思王子挨了五十鞭子,整今后背血痕累累御醫已經給他敷了藥。見到父皇陪著先前那位法王進來,他已經知道是這位法王求情,才保住了性命,本想掙扎起身見禮,但見到一臉陰冷的父親,又趴著不動了,甚至還將頭扭到一邊老國王重重哼了一聲,道:“這位是象碓國剛仁布切的法王,不識大體,不知國事輕重,差點壞了國家大事,為父讓法王來勸勸,給做法事,讓迷途知返。明白了嗎?”

王子恍如睡著了似的”沒有任何反應左少狙見老國王怒氣升騰,忙一擺手:“國王息怒”待我來跟他好了聽了達龍辜的翻譯之后,老國王這才袍柚一拂,轉身走了左少陽叮嚀屋里所有侍從全部退到屋外去,讓達龍辛把門關上,這才由達龍辛翻譯道:“王子殿下,,“”,王子擺擺手,扭頭過集,用藏語對達龍辛道:“麻煩扶我起來。”

達龍辛急忙扶持他坐了起來。王子掙扎著拱手道:“多謝法王救命之恩。”

達龍辜給左少陽翻譯了,左少陽笑道:“殿下客氣了。”

王子冷然道:“救命之恩謝過了,如果法王想充當我父王的客”勸我改變主意,還是兔開尊口,免得傷了和氣!”

左少陽笑了:“王子誤會了,我不是客,反而是來幫王子殿下的。句實話,若不是殿下否決跟吐蕃結盟,我也不會救,不過話又回來,要不否決跟吐蕃結盟,也不會被父王推出斬首了。嘿嘿”

一聽左少陽這話”王子又驚又喜:“原來法王對吐蕃印象也欠好?”

“不是我對吐蕃印象欠好,吐蕃是個讓人尊敬的敵手,只是,他野心太大,我相信他會逐一吞并西域所有的番國和部落,包含我們象雅。他要滅亡我象雅”我還能對他有好感嗎?”

“太對了!”王子一拍大腿,牽動后背的傷口,痛得他一咧嘴,卻渾然失落臂,急聲道:“那法王勸解我父王了嗎?讓他不要跟吐蕃結盟!”,左少陽淡淡一笑:“們多彌不跟吐蕃結盟”那吐蕃打們,怎么辦?們自信能應付嗎?”

“我們要跟波敢、波窩、白蘭,甚至迷桑這樣的部落結盟”聯合起來匹敵吐蕃,才能自保。”

左少陽頻頻頷首:“王子的很好”也很有遠見。吐蕃現在用的是遠交近攻之策,這體例在戰國時期秦國就是用這一招統一了華夏,建立了第一個皇權。吐蕃這一招不新蛘,可是很有遽惑力。很多番國應該都被他遽惑了,王子能準確看出吐蕃的真正用意,這目光認真令人佩服。”

王子沮喪道:“佩服什么,我不克不及服父王,他寧可殺我也不肯意獲咎吐蕃使臣,這聯盟是結定了。唉!我多彌國亡國之日不遠了。”

左少陽道:“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王子疑惑地瞧著對他:“法王的意思是……”……?”

左少陽低聲道:“我幫逼國王退位,由秉承王位,如何?”

王子聽了達龍辛的翻譯,正好這時,一個炸雷在空中震響。王子的心更如這雷聲一般,將一頭的憂愁都震醒了。不由驚喜交加,那時代的人,是堅信法王具有法力的,法王能做到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更可況是苯教的起源地象雅來的法王,更走了得的,如果他肯使用法力幫忙自己登上皇位,就能拯救多彌國了想到這,王子急忙拱手道:“多謝法王!只要法王助我登上王位,一定重重酬謝法王!”

“酬謝倒沒需要,只要殿下即位之后,能兌現諾言,與迷桑結盟,并跟波窩、波敢等東部諸番國結盟,同生共死,就算王子謝我了。”

王子道:“這怎么行,跟他們結盟,原本就是我多彌要做的事情,如何用來酬謝法王呢。”,“行了,事情還沒辦成,先不這些。等辦成之后再吧。”

“好!法王只要幫我秉承皇位,法王要什么盡管開。!”

“呵呵,我要王子告訴父王,已經改變主意,贊同多彌跟吐蕃結盟。并要求加入明日的會盟大典。其他的,交給我就行了。”

王子拱手道:“好!一切聽從法王的放置!”

王子立即叫人進來,去通知國王,自己有話要。老國王很快趕來了。王子已經讓仆從扶持著跪在床上磕頭,哀聲道:“父王,經過法王做法開導,孩兒知道錯了,請父王原諒。”

老國王又驚又喜,仰天大笑:“哈哈哈,好孩子,知錯就好,跟吐蕃結盟,對咱們多彌有百利無一害!稱曉得這個事理就好,起來吧!趕緊爬下”御醫呢?叫御醫給王子好好療傷!”

王子磕頭道:“孩兒叩謝父王膏澤!”

“嗯,好生養傷吧。”,“是,父王,海爾的傷并沒有大礙,作為王子,孩兒想加入明日會盟大典,請父皇恩準。”

“這牟……”老國王有些猶豫,雖然兒子已經認錯,杰度也很懇切,他又是王儲,將來的王位繼承人,按理應當加入這樣的大典。可是,又有些擔憂他是不是真的悔改了,別到時候節外生枝搞出一些事情來王子顯然已經猜到了老國王的擔憂,忙道:“孩子就遠遠地坐在下面觀禮,不一句話也不做任何事情,請父王相信孩兒。”

老國王猶豫地轉頭望向左少陽:“法王以為如何?”左少陽微笑道:“王子已經知錯了,能出席大典自然最好,也好讓吐蕃安心。”

老國王一聽這話,頻頻頷首:“嗯,法王所言極是。好,王兒明日就加入會盟大典好了。不過只能坐在觀禮臺,不克不及進入祭祀臺!”

心想只要他不進祭祀臺,不接觸吐蕃使臣,就不消擔憂出什么亂子王子忙躬身承諾老國王眉開眼笑,對左少陽道:“法王法力認真高深莫測”才這么會工夫,便讓我王兒改變了主意,認清了毛病。這等高深法力”本王可是歷來沒有見到過。”

“哪里”左少陽謙遜了幾句既然王子已經改變主意,那左少陽這位法王就沒需要住在王子宮殿里了,老國王放置左少陽和達龍辛住在自己的宮殿御花園里,左少陽卻執意返回客棧居住,還有一些親友要照料。老國王也不勉強”親自送他出宮路上,左少陽問道:“不知貴國跟吐蕃使臣在什么處所會盟?”

老國王道:“就在皇宮后面的祭壇。”

左少陽抬頭望了望飄著而偶爾響著炸雷的夜空”道:“這天降暴而,明日看樣子也不一定晴得了。國王何不推遲些時日再會盟?”

老國王搖頭道:“這今日子是我國國師算出來的,明日正好,過了這時辰,就要等上一個多月了。吐蕃使臣急著要返回吐蕃,所以等不得了。也沒關系,不就下而嗎,而中會盟,更顯誠意!”

“這倒也是。”左少陽點頷首:“明日一早,我準時到祭壇來。”

“好的。恭候法王大駕。”左少陽帶著達龍辛離開皇宮,回到了客棧。立即回房關上門要休息了他自然不會休息,關好門之后,左少陽換了一身夜行衣,悄悄上了房頂,高來高去,雨夜里,朝皇宮旁邊的祭壇奔去祭壇雖然有兵甲護衛,可是由于祭壇有圍墻圍著,并且天降大雨,又是黑夜,鬼影都每一個,守衛們都躲到班房里避雨去了。左少陽很自在地將整個祭壇查看了一遍,心中有了個大膽的主意他返回客棧,立即叫了幾個鐵匠過來,如此這般叮嚀了一通鐵匠們都帶著各自的家伙的,立即叮叮鐺鐺做了起來。很快,就把左少陽需要的工具弄好了。左少陽帶著這玩意兒再次遲回了祭壇。黑夜而中,空曠的祭壇空無一人,左少陽很快安插好了工具,然后悄然離去了第二天,雨水時降時停的,可是天空依然黑鍋似的。看樣子一場暴而即將來臨祭壇里已經坐滿了人,觀禮臺是搭著涼棚的,坐在涼棚的,是皇親國戚和滿朝文武,為了宣揚多彌與吐蕃的結盟,老國王甚至允許一部分蒼生進了祭壇,遠遠站在墻根底下觀瞧。固然,這些進來的蒼生,都是進行過審查并經過搜身的左少陽是尊貴的法王,他的位置放置在涼棚里最前面一排。跟一排的親王和朝廷最重要的大臣們坐一起。他旁邊坐的就是大王子那囊力思那囊力思有些緊張,可是沒有看左少陽,這讓左少陽暗自贊許這王子還是有點能耐的祭壇是圓形的,正中立著一根高高的旗桿,上面掛滿了各色經幡旗桿下擺著一張供桌,上面放著幾個大盆。還有瓜果等祭品。旗桿下部,栓著一頭牛和一只羊。另外還有一個女子,全身五花大綁,蜷縮著身子坐在旗桿下,兩眼板滯望著地面老國王和吐蕃的使臣各自坐在祭壇的兩側,就好像一對拳擊手等著上陣廝殺似的一個干癟老頭抬頭望望天,走到了祭壇正中,用藏語嘰里呱啦了一大通,旁邊的達龍辛幫著翻譯,他宣布祭祀開始,然后在念咒語來也奇怪,在抑揚抑揚的咒語聲中,而竟然了很了。冷棚中一陣低聲的議論,臉上都浮現出驚嘆的臉色老國王臉上也綻開了笑容,他和吐蕃使臣都站了起來,走到臺中,相互拱手致意,根據國師的號令,走到祭壇前,這時臺下上來幾個彪形大漢,光著膀子,先將那頭牛牽了過來,用繩子把四蹄都捆住了,牛側躺在地上,仰著頭哞哞叫著吐蕃使臣和老國王齊聲念著盟誓,達龍畢翻譯給左少陽聽,也就是兩國結為兄弟之盟,如有違背盟約,誓同此牛羊!

罷,兩人手起刀落,將那頭牛腦袋切了下來。兩人一起捧著放在了供桌上。沒了腦袋的牛,從脖子咕咕往外流淌著鮮血,很快將整個祭壇都染紅了,更顯得額外的猙獰。左少陽不斷地望著天,天空烏云密布,壓得很低,可是,卻還只是絲絲井而,遠處卻是隱隱傳來雷聲,可卻沒有來到頭頂。左少陽有些焦躁不安起來,難道,還要來一次刺殺李淵嗎?左少陽摸了摸袖筒里的金針噴筒。腦袋里盤算著這時,吐蕃使臣和老國王又已經斬失落了那只羊的腦袋,涼棚里的大臣們和四周圍觀的人群開始嚷嚷起來,一個個臉上都浮現出興奮的神色左少陽往祭壇上看去,隨即知道這些人為什么如此興奮了,卻原來,臺上吐蕃使臣和老國王已經將那個人祭拖到了祭桌前,那是一今年輕的女子,還不到二十歲,臉色慘白得一點血色都沒有,兩眼茫然地望著那桿大旗,全身已經被雨水淋得透濕,薄薄的嘴唇在不斷地蠖動著,或許是在為自己祈禱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