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599章 多彌國王子

第599章 多彌國王子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599章 多彌國王子

第599章多彌國王子

第二天一早解纜,步隊一下子壯大了,多了四百五十人。其中的一百三十人是這次左少陽梳通圣泉的謝禮,另外三百二十人是準備著給左少陽服多彌國聯盟的謝禮,由酋長西繞的大兒子都松率領。雙方好了,辦成了,這些人跟左少陽繼續走,辦不成,都松把人帶回去。這些人都口糧都是自帶的,固然,如果辦成了,后面的吃住就是左少陽來負責了。

因為缺乏馬車,便只能步行,所以行進速度明顯減慢了,好在已經離開邊疆,大唐追兵潛入的可能性越來越了。

路上,左少陽用一切可能的時間跟達龍辛學藏語,十多天之后,他們終于進入了多彌。

他們如果直接往邏些城的話,只需要經過多彌的南部就行了,可是,因為肩負著服雙方多彌跟迷桑聯盟的重任,這不但關系到三百二十名女奴和工匠是否繼續跟自己走,同時也關系到能否有更多的時間給自己壯大剛仁布切或者象雄,以便幫忙他們對即將到來的吐蕃的進攻。而吐蕃能否像歷史拿上順利統一西域,更是直接涉及到大唐安史之亂后的利益安危。

所以,左少陽決定折轉往北,前往多彌國的國都南城。這樣一方面可以去辦正事,另一方面,如果有大唐追兵,還能借機甩失落他們。

一路往北,見到的農區牧區都有,間或見到青青的牧場牛羊,還有郁郁蔥蔥的青稞。農區蒼生住的衡宇和牧區牧民的帳篷也比迷桑好一些。看樣子多彌比迷桑要富足。

三日后,他們終于到了南城。到的時候正好下雨,現在已經是立秋了,雨水稍稍有了些涼意。在雨中,他們進了多彌的國都南城。

南城可比迷桑的土堡要大很多了,已經可以跟大唐的中等城市的城防建筑相媲美。因為沒有戰爭,所以城門大開,并沒有守門兵甲盤查。行人商旅自由進出。

左少陽他們的步隊很龐大,并且有數百個年輕美貌的女子,所以引得行人叮嚀駐足觀瞧。

進城之后,那么多人,住成了個大問題,酋長的兒子都松對多彌很熟悉,找到了一家迷桑人在這里開的客棧,將整個客棧全都包了下來,并在后院搭了很多帳篷,這樣才勉強住下。

安設好之后,左少陽把達龍辛叫道屋里,道:“我要去拜見多彌的國王,怎么才能見到他?”

達龍辛道:“先去拜見他們的外事官,遞上禮物,求見國王,如果國王愿意接見,便會讓外事官放置的。屬下曾跟隨前世法王見過多彌國王幾次,所以這的外事官屬下還比較熟的。”

“那就好,幫我寫一份禮單,我們求見國王。”

“是!”達龍辛取來紙筆,提筆等著。

左少陽想了想,道:“前面的怎么寫自己想,歸正咱們送給多彌國王的禮物,呃,二十個美女和一顆價值兩千兩白銀的拇指大的珍珠!”

達龍辛嚇了一跳:“法王,這美女還好辦,這珍珠……?”

左少陽從懷里取出錢袋,處處一枚拇指大的珍珠:“喏!就用這顆好了,隨便能值兩千兩白銀!”

“可是,這是法王您的財富,怎么拿來給迷桑做事呢?迷桑給您的所有工具,加起來都遠遠比不上這顆珍珠的錢?”

左少陽嘿嘿一笑:“懂什么,這叫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不拿出貴重的工具,人家怎么會重視咱們?又如何能得上話?安心,我心里有數,錢財嘛,就是拿來處事的,辦成這件事,花失落這顆珍珠又算得了什么?將來咱們換回來的,遠不值這顆珍珠呢!”

達龍辛心道:“不過,多彌國國王可是很吝嗇的,只怕不會給法王幾多回報的。”

“這人怎么不開竅?這個不是做買賣,不需要等價交換。我這一次不但要服多彌跟迷桑結盟,還要跟周邊的波敢、波窩和洛窩等國和部落結盟,共同對吐蕃!這樣,吐蕃東邊有多彌為中心的多國聯盟,北邊要匹敵強大的羊同和羌塘,西邊要對咱們象雄剛仁布切,南面還有泥婆羅、天竺,只要大家齊心協力,就不消怕吐蕃,如果這個目標達到,咱們象雄剛仁布切才能平安,要否則,很快就會有滅頂之災!”

達龍辛自然不知道左少陽已經知道吐蕃將來會擊敗所有的西域番國,一統西域,甚至兵臨大唐成都府城下!他要趁現在吐蕃還不成大的氣候,給他拆臺,不讓他統一西域,至少不克不及突破多彌等東邊諸國部落這道與大唐之間的緩沖屏障。

他這樣做的目的,其實不是什么愛國主義,現在看來,吐蕃和大唐之間的爭斗,就像宋朝跟金國的爭斗一樣,都屬于窩里斗。幫哪一方都沒有什么實際意義。

左少陽刑場一場生死之后,什么富貴富貴都是過眼云煙,對他沒有什么意義。他也不想去服務他人。可是,這一次他必須出頭幫他人這個忙,只因為他現在是一個法王,一個象雄國境內剛仁布切壇城杰爾教的法王。而他已經知道,松贊干布的鐵蹄,用不了多久就會踩到他的地面上來,而他作為剛仁布切的法王,絕對不克不及容忍自己的壇城被吐蕃攻陷!

可是,整個剛仁布切壇城只有一千戶人家總共五千人。無論如何無法跟吐蕃匹敵,所以,要避免這個結果,便只有給吐蕃樹立盡可能多的強敵,并且足夠跟他匹敵的強敵。以便牽制吐蕃力量,使他無暇顧及自己的領地剛仁布切壇城。

而給吐蕃樹立強敵,讓國結盟是最好的選擇。所以,他必須這樣做。

固然,目前為止,敵手中沒有一兵一卒也沒有幾多名氣的左少陽,這還只是夢想。夢想要成為現實,就必須一步一個腳印地走下去。

第一個腳印已經踩出來了,那就是獲得迷桑酋長的信任。他要踩出第二個腳印,那就是動多彌跟迷桑結盟。后面的腳印,才是服多彌跟波敢、波窩等諸國結盟,共同對日益迅速強大起來的吐蕃。

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呵護象雄國,呵護自己作為法王的剛仁布切壇城。為了實現這個目的,費一顆珍珠又有什么?

聽了左少陽的話,達龍辛不敢再什么了,老老實實寫下了一顆價值兩千兩白銀的珍珠,然后又望著左少陽。

左少陽想了想,道:“十個極品歌姬!”

達龍辛愕然,道:“法王,這是酋長送給您的,了不克不及再轉送他人。”

“空話,既然送給了我就是我的,我自然可以隨意措置。”左少陽笑道,“要人盡其才,物盡其用。知道嗎?多彌國的老國王是個色鬼,咱們這叫投其所好,還是那句話,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舍不得美女勾不住流氓!嘿嘿嘿,只要多彌肯跟迷桑結盟,再動他跟其他幾個國結盟,那就強大了,對吐蕃才有本錢和能力,他們牽制住了吐蕃,咱們象雄和剛仁布切壇城才有平安保障!”

達龍辛始終不相信吐蕃會攻多彌這些東邊的番國,更不相信吐蕃將來會打象雄,因為象雄的實力其實不在吐蕃之下。不過,這是法王的話,他不敢不聽。只好老老實實把“十個極品歌姬”寫在了禮單上。

左少陽將那枚珍珠給了達龍辛,給了他錢讓他買個像樣的珠寶盒裝著,然后又摸出一錠十兩的銀子,遞給達龍辛:“喏,這個用來打點外事官。”

“不需要吧?我跟他很熟的。”

“懂什么?熟歸熟,現在我們是要見國王,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軟,他收了咱們的禮,才會盡心幫咱們處事!身為長老,別在意這些頭,眼光要放久遠一些!行了,把禮單送去吧。”

達龍辛忙承諾了,拿了拜帖出門,跟梅朵了之后,帶著十個歌姬走了。

等了一兩個時辰,他才回來了,興沖沖道:“法王,多彌國王已經承諾了見。嘿嘿,還是法王有先見之明,我開始只跟那外事官套交情,可是他卻推三阻四的,國王身體欠好,不見外客。后來我把那十兩銀子遞上,這才換了笑臉。承諾馬上稟報國王。他簽收了禮物和歌姬之后,帶進了王宮,很快就回來國王即刻召見法王您!”

“哈哈,有錢能使鬼推磨,讓國王推磨也沒問題。走!”

左少陽換了一身錦衣玉袍,跟酋長兒子都松他們了一聲之后,帶著達龍辛進王宮了。

那外事官見到左少陽,滿臉堆笑,不斷著奉承話,不過的都是藏語,左少陽雖然學了幾天藏語了,可是還是幾乎聽不懂。只是微笑不語。外事官有些奇怪,問了達龍辛才知道左少陽是漢人,忙改用半生不熟的漢語話,左少陽這才簡單了一些仰慕多彌國的奉承話。這外事官能一些漢語,這讓左少陽覺得便利很多。

外事官帶著他們乘車趕往王宮。

這時的雨更大了些,還夾雜著隆隆的雷聲。讓人感到有些頭皮發麻。

來到王宮門口,便看見一隊人馬押解著一個五花大綁的錦袍青年男子,冒著秋雨從王宮里出來,一個官員大搖大擺走在前面,后面衛隊中,一位彪形大漢手捧鬼頭刀,著上身,似乎是個劊子手。那五花大綁的錦衣人披頭散發,用藏語不斷叫喊著。

左少陽奇道:“這人是誰?”

外事官瞧了一眼,也吃了一驚,忙道:“是大王子,這是怎么了?為何要把他捆綁起來?”

“大王子?”左少陽也暗自受驚,想起了酋長妾的話,這王子也是否決吐蕃的,只是在王國里不上話,做不得主,眼見他這樣子,好像是要推出午門斬首似的,忙對外事官道:“麻煩去探問一下,他們要把王子如何?”

“好!”外事官也很牽掛這件事,急忙下了馬車,跑過去攔住了那官員,嘰里咕嚕了幾句,然后趕緊跑回來。

左少陽已經下了車,正上下打量那大王子。

外事官道:“尊駕的法王,已經探問清楚了,大王子觸犯吐蕃使臣,國王盛怒,決定將他斬首!”

左少陽點頷首,冒雨邁步走了過去,那監斬官已經從外事官哪里得知左少陽的身份,西域人對一般的教徒都很尊敬,更不要是法王了,即使不是自己國家的,也是很是尊敬的。因為他們往往就代表了神靈,而古人對神靈的敬畏很是強烈。

所以,監斬官趕緊躬身施禮。

左少陽徑直走到大王子面前,盯著他瞧,緩緩道:“叫那囊力思?”

大王子吃了一驚,見面前這人年輕很輕,頭頂光禿禿的,穿戴漢人錦袍,不知道是做什么的,用藏語道:“正是!是誰?”

達龍辛跟著左少陽的,忙在一旁翻譯。

左少陽道:“我是象雄剛仁布切壇城的法王,我叫左少陽。我問一個問題,如果如實回答了,我或許可以救一命!”

大王子聽了達龍辛的翻譯,更是受驚,不過,法王在苯教中地位是最高的,法力自然也是最強的,更何況是來自苯教起源地象雄的法王。大王子原以為自己已經死定了,想不到絕處逢生,忙頷首道:“法王請問,我一定據實回答。”

“我聽,是冒犯吐蕃使臣,因而被推出斬首,我想知道,后悔嗎?”

“有什么后悔的?”大王子大聲道,“吐蕃跟我們結盟,那是不懷好意,他們會一個個把我們都滅失落!父王不信,讓我報歉,我不,我對父王了,可以殺了我,可是,請把我的頭顱掛在城門上,我要親眼看著吐蕃滅失落我們多彌國!”

左少陽聽了達龍辛的翻譯,緩緩頷首,轉身走到監斬官面前沉聲道:“先不要行刑,我現在就去面見貴國國王,我會跟他明不克不及殺王子的理由。們等待國王新的命令。”

達龍辛忙翻譯給監斬官聽,監斬官其實也是覺得為了一個吐蕃使臣而殺失落王子不當。正好有象雄法王來情,自然等待消息了,忙躬身承諾。

左少陽他們進了王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