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553章 跪求

第553章 跪求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553章 跪求

第553章跪求

左少陽親了她一下,道:“我就知道你會替她說話的。()不過,我已經說了,除非皇帝宣告我無罪。否則,我不會給他和他的家人治病!這個原則決不動搖!我的醫術,不是給仇人用的!”

苗佩蘭本來充滿期待的眼神頓時黯淡了下去。

左少陽摟緊了她,笑了笑,輕輕擰了擰他的臉蛋:“這樣吧,難得我蘭兒第一次開口求我,我給他們治一半,好不好?”

苗佩蘭喜道:“好啊好啊!——啥叫治一半啊?”

“就是治好一半就不治了,慢慢拖著,什么時候他們幫我洗脫了冤屈,什么時候我就幫他們治好病。”

“可是,于老太醫他們應該沒有參與杜敬的事情吧?”

“我讓他們幫我洗脫的,是誣陷我侵吞皇款的事情,這件事是他們跟杜敬有勾連的,雖然皇帝不追究這件事了,但不是因為我本來就無罪,而是因為我師兄說了情,其實皇帝心里是相信于老太醫他們的。我必須洗脫這個冤屈!”

“要是,要是他們一直這樣做呢?另一半你還治不治?”

“當然不治!”左少陽斷然道,“我說了,我沒有義務幫害我的仇人和他們家人治病!”

聽到左少陽這話,苗佩蘭再不敢多說了,好在,左少陽已經答應幫他們治一半,應該就能拖延一些時日,看看有沒有轉機。心里頭,她當然是最希望對方能說出真相,幫老爺洗脫罪責,而老爺也幫他們治好病,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嘛。

左少陽捅了捅苗佩蘭:“在想啥呢?”

“沒……,沒想啥啊……”

“那還不去告訴于妍妍,讓他把他爺爺和父親抬到隔壁空房,以便醫治啊。”

苗佩蘭驚喜交加:“現在就治嗎?”

“難道還要挑日子嗎?”

苗佩蘭嘻嘻一笑,趕緊起床穿衣裙,撐了一把油布紙傘,出門穿過院子,打開院門,對跪在臺階下的于妍妍道:“姑娘,你趕緊起來吧,我們老爺爺已經答應給你爺爺和爹爹治病了,不過只治一半!”

于妍妍整個人都已經被風寒折磨得昏昏沉沉搖搖玉墜了,聽到愿意醫治幾個字,旁的顧不上,歡喜得嬌軀一晃,差點昏倒。不遠處打著雨傘一直陪著的兩個丫鬟已經聽清了,雖然一時搞不懂什么叫治一半,到底是興奮不已,急忙跑過來,一邊一個將于妍妍攙扶起來了,然后一個攙扶著她,另一個則飛奔跑到外面報告去了。

這是死牢,非經皇帝御批,是不可能住在這里的,就算是御批了探監,卻也不能在里面居住,所以于老太醫他們都是在死牢大門外面找了幾間房子住下的。而大牢的牢頭和禁卒已經得了交代,只要左少陽答應給他們治病,可以準許他們進入軟禁區。軟禁區已經與其他死刑犯區域隔離開了,倒也容易警戒。

過不了多久,于老太醫和于太醫兩人還有幾個妾室子女都被軟榻抬了進來。來到左少陽的院門前。于老太醫已經昏mi了,于太醫還是清醒的,拱手道:“多謝……,多謝左大人!”

“我不是什么左大人,叫我左郎中,否則,你們就去找你們的左大人治病去!”左少陽冷冷道。

“是是,左郎中,多謝了。”

“用不著,我不是看你們的面子,也不是看你女兒于妍妍的面子,我是看我妾室蘭兒的面子才答應給你們治一半的,你們懷恨在心,一直陷害我侵吞皇款,在我的這個冤屈被洗脫之前,我不會給你完全治愈的,只治療一般,慢慢拖著,如果我的冤屈洗脫了,皇帝將我無罪釋放,我就給你們治好,如果皇帝依舊不查明真相要將我秋后問斬。你們就陪著我一起死好了。”

于太醫這才知道什么叫做治一半。便道:“這件事,我們當真已經給皇帝說清楚了的,所以皇帝才不追究這件事了。現在左郎中您入獄,是杜敬那廝不肯翻供……”

“行了,你們不用辯解了,我現在也不想聽,我只要一個結果,那就是我無罪釋放!在這之前,我不會給你們真正治好病的。就這話,把人抬到院子里去!”

先前醫治的朝廷官員中,相當一部分是間接受到傳染的,病情比較輕,治療也相對比較及時,所以已經有少部分治愈離開了監牢,空出了一部分房舍出來。

莊牢頭立即安排他們住進了房間里。左少陽戴了口罩,背著出診箱,拿著登記本,挨個診病。

正診查間,忽聽有禁卒進來躬身稟報:“少爺,劉大人和杜大人可能知道了,此刻在門外求見,也是跪在雨水地上呢……”

“讓他們跪著好了!”左少陽冷聲道,“他們整我進了死牢,跪死都活該!”左少陽正在跟于老太醫診病,于老太醫已經稍稍蘇醒,他沒聽到前面左少陽說的治療一半的話,后面左少陽跟禁卒的對話他聽到了,心中又是慶幸又是惶恐,生怕說話錯了惹左少陽不高興,不給他醫治了,趕緊把眼睛閉上。

左少陽診完病,登記好病情之后,背著出診箱撐著雨傘離開房間。

雨下得很大,打在油布紙的雨傘上,淅淅沙沙的。左少陽從院門出來,便看見劉政會和杜敬跪在地上,兩人旁邊都有兩個仆從攙扶著,他們兩個尸注病都已經很嚴重,雖然還沒有到危癥狀態,但是,自己已經沒辦法獨自跪在雨里了。

左少陽站住了,冷笑道:“你們別指望這樣我就會心軟,這涉及到我的性命,我只能拉你們兩和你們的家人墊背!我說了,你們盡管罵我狠心見死不救,我不在意。你們也這樣罵過了,現在又來跪著做什么?莫非又想到了新的點子要來整我?”

劉政會有氣無力咳嗽著,不停往仆從手絹里吐著血痰,哀聲道:“左公子,我,咳咳咳……我錯了,我還是那句話,不求你救我性命,如果公子被問斬,我一條命賠給公子,但是,求公子救我家人一救,尤其是我孫子……,咳咳咳……”

“不救!我也說了,除非你們坦白,幫我洗脫罪責,讓皇帝將我無罪釋放。并讓我東渡倭國,我才會給你們治病!”

劉政會眼看著妻兒特別是自己劉家的獨苗就要死去,終于服軟了,決定退出這處費力不討好的復仇,——他自己跟左少陽沒有半天仇怨,全都是因為妻弟于老太醫跟左家的仇,處于護短才走到了這一步。結果把身家性命都搭進去了,眼看家人死到臨頭,這才不得不醒悟。決定退出自保。

所以,劉政會點點頭,道:“我想過了,這件事,我chā手就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害人害己,唉!亡羊補牢,為時未晚。我已經準備立即著手寫了一封給皇帝的奏折,說明此案還有沒有查清的地方,比如對杜家管家、衢州刺史等人的詢問等等。咳咳咳……,但是,我身染重病,已經不合適負責此案的調查,請皇上另派賢能,重查此案……,咳咳咳……”

左少陽心頭一喜,這倒是個好消息!但是臉上卻依舊不動神色,淡淡道:“你準備推舉誰來重查我的案子?”

“這由皇帝來定,不過,大人若有信得過的朝中大臣,可以舉薦,老朽可以在奏折中上報皇帝。咳咳咳……”

“算了,我沒什么信得過的大臣,就讓皇帝自己定吧,要不然,說我作弊,我要的是一個公道,而不僅僅是無罪的判決。”

“好,我回去就立即起草,不管公子是否愿意替我妻兒治病,我都退出此案。再不過問此事!咳咳咳……”

“哦?”左少陽冷笑,“你做這些,難道不是為了讓我給你妻兒治病?”

“是,也不是!”

“此話怎講?”

“我當然希望公子能給我妻兒治病,如果公子懷恨于我,非要遷怒我家人,我也無話可說,咳咳咳……,畢竟,當初公子已經警告了我們,是我當時不相信公子的話,還由此造成了很多大臣及其家人連累染上了尸注絕癥。我很內疚。若是如此,也是我的報應!咳咳咳……”

“聽你說的,到好像真是那么回事似的。行,既然這樣,我也讓一步,你把奏折上報,皇帝決定重審此案起,我就給你的妻兒醫治,不過,我只醫一半,就是說,我給他們只治好一半就不治了。因為你讓別人重查此案固然好,有利于我的案子查清楚,不過,我要的是結果,在我獲得無罪宣告之前,我說了,不會給你們家人治好病的。至于你和杜敬,在我無罪宣告之后,可以考慮給你們治一半,然后,在我東渡倭國與我家人團聚之后,再幫你們兩個治好。于老太醫那邊我另有安排。”

劉政會想不到左少陽這么痛快地答應了,感激涕零,鼻涕口水順著雨水流淌。

劉政會在仆從攙扶下,踉踉蹌蹌回去了。

左少陽望著地上方才一言不發跪在那里的杜敬:“你呢?跪在著做什么?你不是要找殺手謀殺我家人嗎,怎么還不動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