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551章 意外之喜

第551章 意外之喜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551章 意外之喜

第551章意外之喜

左少陽道:“無辜?我家人也是無辜的,杜敬和劉政會不是一樣的要整死他們嗎?所以不要跟我提什么無辜。他們三個和他們家人,我不想救治!——從今以后,我給人治病,只看我自己樂不樂意,不樂意,我誰也不治!”

羅公公嘆了口氣:“既然如此,咱家也就不勉強了。”隨即,告辭離開了死牢。

過后不久,便來了很多泥瓦匠,在軟禁區跟其他兩個區域之間,很快修起了一道簡易的圍墻,將兩部分隔開。并在左少陽的小院廚房旁邊搭建了一排新的煎藥房,專門用來煎藥的。

第二天,數十個朝廷大臣和他們的家人都被送到了死牢的軟禁小院區,把數棟軟禁小院所有的房間都住滿了。還在空曠的院子里搭建了很多建議木屋入住。

羅公公又送來了幾大車的各種常用藥材。同時,還有十數名太醫署的藥童,負責煎藥。但是被左少陽攆出去了,這個藥方,他不讓任何人知道,所有的藥自己親自煎熬,反正左右無事,數十人的藥,應該還是忙得過來的。因為有很多人的病癥相同,用藥也就相同,所以使用的方劑其實并沒有數十種,也就數種而已,只需要用幾口大砂鍋一起煎熬就行了。

羅公公按照左少陽的要求,派人送來了數口巨大的砂鍋。并根據左少陽的要求,為防止交叉傳染,所有的人不準隨意串門,只能呆在屋里。

安頓好之后,左少陽戴著厚厚的口罩,開始給這些患病的大臣和家人治病。

他推開第一個院子的第一個門,瞧見的,竟然是老神醫許宗!

許宗和他的幾個患病的妾室子女坐在屋里,許宗明顯更加蒼老了,失去了原先那種不服老的銳意。

這種蒼老,顯然不是這些日子的歲月造成的,也不單單是尸注病魔的結果,而是對自己醫術的極端失望和沮喪。

所以,許宗見到戴著口罩拿著登記本背著出診箱的左少陽,渾濁的老眼光彩更是一暗。輕輕嘆了口氣,隨即,便是劇烈的咳嗽。

身邊的一個小妾也是咳嗽著,掏出一方手絹給他捂嘴,放下來,手絹中的痰液夾雜著暗紅的血塊!

左少陽拱手道:“許老神醫,別來無恙?”

許宗讓座之后,咳嗽著搖搖頭:“是我錯了,左公子,你是對的。”

這沒來由的一句話,讓左少陽有些摸不清頭腦,道:“老神醫這話,左某有些不明白。”

“公子先前所說,尸注之病,可以在人之間傳染,老朽一直不相信,說古人從來沒有這人的論斷,但是這一次,老朽在吊唁左宰相中患病,但是,老朽的妾室和子女卻沒有出席吊唁,卻也染病了,老朽的幾個妾室,那是從來不出房門的,顯然是老朽傳染給了他們。不僅老朽這邊如此,詢問之后得知,不少朝中大臣也是如此。至此,老朽方肯定,活人之間可以傳染尸注之病。于老太醫本來也不承認這一點的,現在,他的親身經歷讓他也相信了這一點。”

左少陽道:“這件事也是巧了,要是一般的尸注,很多是不傳染的,就算傳染,也是時間比較長的,所以人們很難逆推找到傳染源。偏巧這一次杜夫人的尸注之病非常危重,傳染性極強,所以,才會短期內造成了這么多人被傳染,也才會引起大家的重視,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但愿這件事之后,大家能真正認識到尸注之病的傳染性,為以后防止這種病提供便利。”

“是!老朽如若不死,一定鼎立推進此事!唉,公子醫術當真高明,老朽自愧不如!”

“老神醫過謙了!”

許宗腦袋搖著:“左公子若還是稱呼老朽神醫,老朽羞也羞死了!”

左少陽給許宗和他的妾室、子女診病之后,把病癥在登記簿上做了登記,到以后一起開藥。隨即便來到了隔壁一間。

這一間,住的卻是吏部侍郎彭炳!

彭炳見到左少陽,很是尷尬,長揖一禮:“左老弟,老哥我……,慚愧啊。”

左少陽淡淡道:“不敢當,彭大人,左某乃欽犯,連左某納妾慶典,彭大人都借故不來,顯然是怕受到左某的連累。左某也不愿意牽連別人,所以,這兄弟稱呼,從此又要再提。左某擔當不起!”

彭炳老臉羞得通紅,拱手道:“老朽實在慚愧,非老朽不愿認你這兄弟,實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漫說老朽,就是你妾室的外公瞿興瞿大人,也是一樣的。”

左少陽心念一動,彭炳等別人倒還好說,瞿興瞿老太爺,錚錚傲骨,卻在受到孫女白芷寒過門到左家慶賀慶典的請柬之后,也沒有出席,還有喬冠也是如此,這就讓左少陽很是迷惑,為什么會這樣。難道,真的跟彭炳所說一樣,其中另有隱情嗎?

左少陽道:“好,你說,為何如此?”

彭炳和許宗等高官住的是套間,所以彭炳揮手讓幾個妻妾兒女回避到了隔壁房間里,這才低聲對左少陽道:“那之前,老哥我以及瞿興等人,都收到了皇帝的密旨,讓我等不得與兄弟來往。違者以抗旨論。所以,大家都不敢參加大人的納妾慶典。也不敢前來探望大人。”

左少陽暗自吃了一驚:“皇上下旨不讓你們跟我交往?什么時候的事情?”

“就是你成親那天早上,剛收到皇上圣旨沒多久,就收到你的請柬了。”

“皇上為何不準你們跟我交往?”

“這個……,”彭炳神情頗為尷尬,“老哥也不太清楚。”

左少陽笑了:“有什么不清楚的,在皇帝眼里,我是逼死他的宰相杜如晦的元兇,自然是要讓我眾叛親離的了。他知道你們中間有些人曾經找我治病,某種程度上說受了我的恩惠,擔心你們做手腳保我,所以預先警告,免得到時候節外生枝。”

彭炳漲紅著臉拱手道:“老哥情非得已,還請兄弟原諒。”

左少陽搖頭道:“彭大人,既然皇上已經下旨不讓你們跟我來往,現在我依舊是欽犯,皇帝已經第一次核準我的死罪,所以,咱們還是保持距離的好,這兄弟之稱,還是免了吧!”

“這個……”彭炳也知道左少陽說的是實情,只得含糊地道:“那好,既然如此,就聽左大夫的。”

左少陽給他們診病之后,又給剩下的官員和家屬治病,跟廖醫監等幾個以前的同事診病時,也問了此事,也得到了他們的證實。

李世民竟然要自己眾叛親離!他對自己的仇恨大到了如此地步!由此可見,杜如晦在他心目中是何等重要的地位。由此看來,后面兩次復奏,想讓他改變主意只怕是沒有什么希望的了。

這個消息讓左少陽非常的沮喪,但是,既然已經答應了給他們治病,而且又是換取了家人的平安,只能強打精神揀藥給他們煎熬送服。

為了防止劉政會他們利用這些官吏及其家屬把配藥傳出去服用,左少陽每一劑藥都是親自煎熬好之后,親自送過去,眼睜睜看著他們服下,這才作罷,決不允許任何人把湯藥留下自服。

對于剩下的藥渣,他都混合在一起,放在火爐上燒了。

自從這數十個朝廷官員和家屬住進來之后,本來冷冷清清的軟禁區頓時熱鬧了起來。病痛的呻吟聲,隔著墻壁相互說話問候的聲音,呵斥自己家人、妻妾的聲音,還有對左少陽的贊美聲,此起彼伏。

左少陽得知自己難逃一死之后,更是心灰意懶,除了洗練返虛吐納功和劍術還堅持之外,其余的練字看書,全都扔到了一邊。練完功,看完病,就躺在床上睡大覺。

只有小杜銘隔著房門找他說話,才讓他一顆煩亂的心得到些許的安慰。

一個月很快就過去了。包括杜銘在內的絕大部分病患的病情都在穩步好轉,但是,也有幾個病情危重的,引起別的并發癥,搶救無效,先后死去了。這讓活下來的人心中都充滿了僥幸。也充滿了對左少陽的感激。

這天,左少陽正在自己院子里煎藥,突然,一個禁卒快步如飛跑了進來,笑嘻嘻躬身道:“左少爺,羅公公來了,還帶來了一個人,少爺猜猜是誰?”

左少陽心頭一喜,隱約猜到與家人遷徙倭國有關,因為當初約定就是一個月內要得到家人遷徙的消息。但是,這禁卒說帶來一個人,卻不知道是誰,搖了搖頭。

“您的三姨娘!嘿嘿,莊牢頭讓我趕緊跑來跟你先通報一聲,他們正望這來呢!”

“蘭兒?”左少陽又是高興又是擔憂,苗佩蘭不是跟著家人一起遷徙到倭國去了嗎?怎么回京城來了?難道出了什么事情了嗎?

左少陽快步如飛跑了出去,自從那些病患住進來之后,為了醫治方便,左少陽已經可以在軟禁區自由活動了,房門也不再上鎖。

左少陽往大門方向跑,來到門后,禁卒陪著笑攔住了:“少爺,您有事嗎?”

大門緊閉著出不去,左少陽急得在門縫張望:“不是說羅公公和我的妾室他們來了嗎?在哪里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