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386章 不期而遇

第386章 不期而遇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386章 不期而遇

第386章不期而遇

左貴老爹回來之后心情還是滿舒暢的,喬冠和瞿老太爺對這一套官場把戲太了解了,卻不點破,免得讓左貴老爹失望。

三日后,一直沒有衙門的消息,左貴老爹急了,又帶著兒子感到衙門求見彭縣尉。彭縣尉一臉無辜樣,說于家的家長是告老還鄉的侍御醫于老太醫,因為這件事又是慚愧又是焦急,已經病倒了,數日人事不知,他親自去查探過,果然如此,故無法到堂接受詢問。

左貴老爹急了,問縣尉那該如何?縣尉兩手一攤,很無奈地說只能等,于老太醫是五品官,他一個小小縣尉,借他一個膽子他也不敢跟老太醫動粗,只能什么時候于老太醫病好了,能到堂受審了,便立即升堂問案,絕不拖延。

左貴老爹開始知道這件事對方在使拖刀計了。面對這一招,左貴老爹有氣撒不出,有苦說不得,只能心情沮喪地回到了客棧。

喬冠當即決定再去找彭縣尉探個究竟。他去了整整一天,回來之后,沮喪地告訴左少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掏出彭縣尉的實話,——上頭有交代,這案子不著急,慢慢審,拖個一年半載的再說。他只是個小芝麻官,只能聽上頭的。至于到底是誰下的指令,彭縣尉卻死活不肯說了。

這個消息讓左貴老爹幾乎絕望了。

瞿老太爺氣急敗壞,三番五次到于老太醫家理論。于家總是客客氣氣的賠罪,老老實實的認錯,哭喪著臉愿意賠償,可是,就是堅持悔婚,不肯嫁女。把個瞿老太爺氣得要吐血,毫無辦法。漫說他還沒有官復原職,就算已經官復原職了,他是禮部的官員,還是副職,管不到長安縣的民事案件的審理,連話都說不上。

左貴老爹不肯服輸,想到了甄家。

甄家兄弟倆,哥哥甄權弟弟甄立言跟于老太醫都是同行,從輩份上還高于老太醫一輩,甄立言官封太常寺丞,跟于老太醫級別相同,而且都是皇上身邊的人,只要他們兩愿意幫忙,就應該能幫上。

喬冠的曾祖父當年曾跟甄權在隋朝同朝為臣,平素兩家關系很熟絡,喬巧兒與甄立言的曾孫侄女甄瑤又是閨中密友,只能靠喬家去走走關系看了。

左貴老爹不知道兒子左少陽已經跟甄家吵了一場,便又請瞿老太爺幫忙借了二十貫錢,讓喬冠帶著去甄家,請甄立言幫忙。喬冠知道甄立言這個人官架子很大,雖然兩家關系不錯,但那是表面上的,真正遇到利害關系,對方未必能真幫忙。礙于情面,到底還是答應了,硬著頭皮去找甄立言。

結果,喬冠沮喪地回來了,說甄立言稱這是長安縣衙的事情,不是他職權范圍的事,不方便過問。二十貫錢也沒有收。左貴老爹更是絕望,無奈只好把錢退給了瞿老太爺。

時間已經到了深秋,他們來的時候沒想到要呆這么久,所以沒有帶冬衣。便花錢買了布料絲棉,白芷寒替一家人做冬衣。她的針線活當真不是蓋的,很快做好了幾個人的冬衣。

這天日上三竿,左少陽才起床。

現在已經是深秋了,舍不得熱被窩,京城也逛光了,也沒心情再去逛,又沒啥事干,所以躺在床上睡懶覺。

他起床洗漱完,便坐在長條幾案后面練毛筆字,雖然已經不替伍舒參加醫科考試的,但是左少陽還是每天堅持練字。選用的字帖是老爹的,他很喜歡父親左貴的字,挺拔蒼勁,舒展大方。所以拿老爹的字當字帖練。老爹左貴也悉心指點。這時候他練字,白芷寒就在一旁做針線活陪他。

深秋已經很寒冷,房間里生了火盆取暖,黃銅罩子照著的,外面寒風肆掠,屋里卻溫暖如春。

便在這時,客棧外走廊響起喬巧兒的聲音:“你好些天才來看我一次,只坐這么一會就走!哼!還是閨蜜呢!”

“唉!沒法子,我爹擔心我嫁不出去,天天給我找媒婆相親,今天又有人要來相親,得早點回去。”

左少陽聽這聲音很熟,似乎在哪里聽過,便放下毛筆,躡手躡腳走到門邊,拉開一條門縫往外看,正看見喬巧兒拄著拐杖,在老媽子攙扶下,送一個帶著小丫鬟的女子出來。

他細看那女子,滿頭珠光寶氣,身上綾羅綢緞,胸部扁平,臉龐平庸,唯獨一張大嘴讓人印象深刻。——正是甄權老神醫的那位曾孫女!

莫非這大嘴女就是喬巧兒的閨蜜甄瑤?

左少陽看得出神,不留神門縫大了點,被喬巧兒看見了,招手嘻嘻笑道:“想看就出來,不用偷偷摸摸的!”

左少陽有些不好意思,只好把門拉開走了出去。

喬巧兒介紹道:“這位就是我跟你說的我的醫術如神的哥哥,合州貴芝堂的小郎中左忠左少陽。也就是我托你讓請你曾祖父幫忙的那位相親被人悔婚的可憐的哥哥。——哥哥,這位便是我跟你說過的甄老神醫的曾孫女甄瑤,我的好友。”

左少陽忙拱手道:“甄姑娘!”

甄瑤竟然很是驚喜,上下打量了一下左少陽,道:“原來公子就是填詞作詩相親的那位小郎中!公子不僅醫術高明,而且填的詞作的詩更是絕妙,我曾有幸拜讀公子大作,當真佩服,特別是那首蝶戀花,荀奉倩為救妻而凍死這催人淚下的故事,自古以來都是那些男人們的笑柄,公子卻盛贊謳歌他們感人的愛情,當真讓人驚嘆,特別是我等女流之輩,更是深感公子情義。我一直期盼能有幸拜見公子,今日得見高賢,足慰平生矣。”說罷,盈盈福了一禮。

左少陽忙拱手還禮:“姑娘謬贊了。姑娘上次在東市好意饋贈我藥童的重禮,因故未能接受,也未致謝,前次又指點在下拙作,那一首關于長安早朝的詩,說宮門數目有誤,真是在下的一字之師!今日有幸遇到姑娘,當面!”

“不敢當!”

喬巧兒奇道:“你們認識嗎?”

甄瑤微笑道:“上次在東市濟世藥行,與左公子有一面之緣。對了左公子,你的那位俊俏的藥童呢?”

白芷寒跟在后面出來,甄瑤一見,笑道:“喲,說著就出來了!”

喬巧兒撲哧一聲笑了:“你說的是她啊,她是女的,女扮男裝,是我哥哥沒過門的嫂子!”

“哦?”甄瑤很是有些不好意思,好生地看了白芷寒好幾眼,奇道,“左公子有了這么漂亮的沒過門的媳婦,為何還要找于家相親呢?”

“唉!”喬巧兒已經知道白芷寒是因為奴婢身份不能成為左少陽的妻子,但這不好說,便道:“這里有些緣故,一時半會說不清的。反正我哥要找個京城的官宦家的姑娘為妻。沒想到,你們京城人說話不算話,三番五次悔婚,這個忙你一定要幫!給我哥哥討個公道!”

“行!我盡力,”甄瑤微笑道,“不過,不是我有意推諉,我曾叔祖可沒有我曾祖父好說話。而且他忙得很,不知道是否有空幫忙。”

左少陽忙道:“無妨的,實在幫不了就算了。不就是一個女人嘛,三只眼的蛤蟆不好找,兩條腿的女人有的是。”

“嘻嘻,既然左公子有這個心態,何不拿了對方的賠償,再找一房更好的媳婦?”

左少陽談了口氣,壓低了聲音道:“我爹咽不下這口氣,是說話,我也聽憋屈的,想問個究竟討個說法。特別是連著三家都悔婚,我想知道其中真正是什么原因!”

“哦?”甄瑤奇道:“你是好奇他們三家悔婚的原因?而不是真的一心想把于家千金要過來當媳婦?”

“是啊,如果能探聽到悔婚背后的真正原因,那也行。如果情有可原也好說服我爹。”

“這個應該容易一些,我去找我曾叔祖想法子問問。”

“好!多謝甄姑娘。”

“該當我謝謝你才對。”甄瑤莞爾一笑,這笑容倒有幾分俏麗,當然,如果不主意她的大嘴的話。

“謝我什么?”左少陽愕然問道。

“聽巧兒說,若不是你用木枝接骨,施展神奇接骨醫術,巧兒的腿就廢了,而且還有生命危險,巧兒跟我情同姐妹,你救了她就相當于救了我,自然要感謝你了。——如果左公子在京城有什么需要我效力的地方,盡管開口。”

“多謝,你能幫我查清楚于老太醫家為何悔婚,就已經是幫了我的大忙了。”

“這不算什么,再說了,就算我曾叔祖答應去打聽,這件事也不一定能成。”

“為什么?”

“很簡單啊,于老太醫連你們告到衙門讓他加顏面掃地都不怕,說明讓他們悔婚的原因肯定是非常的不得已,我曾祖父也不過跟于老太醫是同僚,朋友的交情,這樣去問,也未必能問出什么來的。所以你別抱太大希望。”

左少陽想想也是,苦笑道:“若探聽不到就算了,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喬巧兒對甄瑤道:“姐姐,你曾祖父和曾叔祖不是有很多醫典藏書嗎?何不借些出來,給左公子看看呢,我見他整日在這里無所事事的,給他找點事唄。”

左少陽其實對唐初的醫學典籍并無多大興趣,因為唐朝的中醫水平比自己落后一千年,唐朝中醫的著名典籍自己都已經爛熟于胸了,不過,他到很有興趣看看后世已經失傳的唐朝時期的著作,或許有所啟發。當即拱手道:“這主意好,就不知道是否方便?”!!

本章完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