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363章 死神來了

第363章 死神來了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363章 死神來了

這一哭,不知道哭了多久,直到左少陽的腿都發酸了,黃芹的哭聲這才漸漸小了下去,最后,變成抽抽噎噎的哀鳴。()

左少陽等她逐漸平靜之后,低聲問:“感覺好些了嗎?”

“嗯……”黃芹的聲音嘶啞得幾乎聽不清,“放開我吧!我沒事了。”

雖然聲音很嘶啞,但聽見她語氣已經趨于正常,左少陽心頭稍定:“你剛才摔著了,我聞到有血腥味,摔哪里了?”

“我不知道。”

“我幫你看看,行嗎?”

“嗯。”

天很黑,又下著雨,根本看不清,左少陽只能大致地用手摸索。

黃芹的皮膚很光滑,特別是雨水沖刷之后。他檢查了手臂,卻沒有傷,從剛才的**來看,應該是仰面跌倒的,可能傷到了后背。讓她轉過身,很快,便在大腿后側發現了一條血槽,摸上去滑膩膩的,好在傷口不深。

“你大腿傷了!”

黃芹伸手摸了摸:“不礙事,已經不流血了。”黃芹說著,掙脫開他的懷抱,撿起地上的褻衣和衣裙,轉過身去,**的又穿在了身上。然后盤膝坐在巖石上,幽幽嘆了口氣,說道:“謝謝你!”

“謝我做什么。”左少陽坐在她不遠處。

“謝謝你讓我哭了一場,要不然,我只怕會發瘋的。”

“是啊,心里壓力太大了,大哭一場宣泄,就像洪水有了出口,才不會釀成大災難。

黃芹突然問:“我又不是你什么人,為什么對我這么好?”

“誰說你不是我什么人了?你不是小妹的嫂子嗎……?”

“我不是!”黃芹厲聲打斷了他的話,“我沒有離開他,是因為他癱了,我忍不下心,要不然,我就走了!”

“去哪里?”

“一個沒人的地方!”

“為什么要走?”左少陽雖然不知道怎么治療心理疾病,但是心病還須心藥醫,要治她的心病,就必須解開她的心結。

“在這里,每一天,每一刻的每一個人,都仿佛在盯著我,在背后罵我是我壞**,勾引男人,害得丈夫摔成了癱子。我就像活在蒸籠里,想出氣,卻憋著出不來。我不想死,我想換個地方活著。”

“那你打算怎么辦?”

“沒有辦法,他摔癱了,我不能離開他,我忍不下心。”

“你很善良。這是桑娃子的福氣。”

“不,如果是他的福氣,就不會摔成癱子!”黃芹黯然道。

“這不能怪你,要怪只能怪他自己,誰叫他想勾引三娘,要不然,也不會錯上你的床!是他先對不起你。”

“不用寬慰我了。”黃芹長長嘆了口氣,“這些天我悶著,都想得通通透透的,我是個,我耐不住寂寞,想勾引男人,所以老天爺懲罰了我,孩子沒了,丈夫癱了,婆婆也死了,這都是我害的。”

左少陽脫口道:“你這樣不行,老是生活在自責之中,把所有的不幸不管有理無理都攬在自己的身上,這樣你遲早還會瘋的。若真是這樣,我倒希望你離開這里,找一個能讓你心理平靜的地方,重新尋找自己的幸福,去過下半輩子。”

黃芹回過頭瞧著他:“可是,我愧疚桑家太多,要不是我,娃子也不會摔癱。”

“那是意外!又不是你引起的!”

“是我造成的!”

左少陽嘆了口氣:“你還是走吧,要不然,我擔心有一點你真的會瘋的。”

“要瘋總會瘋的,這臟的身子已經洗不干凈了,就算是離開了,到了天涯海角,身子始終是臟的,怎么都難保心中能平靜。”

“那你打算怎么辦?”

“我不知道。”黃芹抱著雙膝,用下巴枕著膝蓋,望著漆黑的也和嘩嘩的雨,突然,她笑了起來,咯咯咯的,邊笑邊說:“行了,不用想了,我已經知道該怎么辦了!”

“你知道了?”左少陽奇道,“你知道什么了?”

“漲水了!”黃芹指了指河水,“我們就要淹死在河里了,順水漂流,便能到一個沒人知道我的地方,干干凈凈地葬身在那里!”

啊?!

左少陽驚叫一聲,翻身爬了起來,跑到巖石邊,可是漆黑的雨夜看不清河面到底在哪里,他彎腰想找塊石頭,可大巖石上光溜溜的一時之間卻找不到石頭。

他摸索著巖石往河邊試探,只下了兩步,便踩到了河水,打著轉的河水,像無數只手抓住他的腿脖子往水里拽。慌得他急忙抽腳上來:“果真漲水了,老天,我們都沒注意。這么大的雨下了這一天一夜了,很可能會漲水,我應該能想到的!——趁現在水還不太大,趕緊游到岸上去吧!”

“我不會水。”

“我托你過去,把衣服脫掉就行了,免得衣服泡了水太沉,游不動。”

“我不走,你走吧。我不想拖累你,見到他們,就說沒見過我!”

左少陽怒道:“螻蟻尚且貪生,何況人呢!不要說了,脫了衣裙,跟我走!”

“我不!”黃芹道,“當初我讓你帶我走,你沒帶,現在要帶,我不走!”

左少陽簡直哭笑不得:“這都哪跟哪啊?那時候是你誤會了,現在是逃命!快脫衣裙!”

“我不!”黃芹話語里甚至有些笑意,這讓左少陽更光火,上前抓住她肩膀,將她按倒在巖石上,開始脫她的衣裙。

黃芹咯咯笑了起來,又開始有些癲狂了,手腳亂踢:“我不走!要走你走!要不然,就陪我一起死!我們倆地下做夫妻!”

“你瘋了?!”

“我本來就瘋了,你剛才說的,我這樣遲早會發瘋,這時刻終于來到了!喀喀喀”

黃芹死死抓著衣裙不放手,左少陽沒辦法,只得甩開她的衣擺,站起身開始自己脫衣服,好在他讓白芷寒替他做了不少唐初沒有的短褲貼身穿著,才不至于真空畢露,脫得只剩一條短褲之后,說道:“你不肯脫就算了,就這樣穿著衣服,我也能托你過去,只是你要配合我,千萬別亂動,更不要死死抱著我,不然兩個會沉下去的!”

“我不!”黃芹突然起身,一把抱住左少陽的身子,“我就要死死抱著你!這是老天爺給我的,我不能撒手!咯咯咯”

左少陽兩只胳膊都被她緊緊抱著,這樣子沒辦法游泳,鐵定會一起淹死,急聲道:“別鬧了!水漲得很快的,再鬧下去,真的會死的!”

黃芹放開了他:“好,我不要你陪我死,不然對不起小妹,你走吧!”又盤膝坐下,也不笑了,瞬間化作了礁石一般。

左少陽真急了,一把抓住她的胳膊:“起來,走!”

黃芹順從地起身,跟著他來到巖石邊,突然道:“放開我的手,我才好下去。”

左少陽便放開了她,往下探腳,只走了一步,便踩到了湍急的水里,才說話這么會工夫,水又往上漲了差不多兩步的距離!

“水漲得太快了!只怕整個河灘都已經被洪水淹沒,得快點!……哎喲!”

左少陽身體被黃芹猛地一推,跌落水中,倉促之下,嗆了兩口水,嘴里滿是洪水卷著的泥沙。

巖石上,黃芹悲聲道:“左公子,你要好好待小妹!別找我的尸體了!我不想葬在桑家的墳地里!”

看不見水面,也聽不見左少陽的聲音,暴雨瓢潑似的發了瘋地往下倒,黃芹走到巖石的最高處,仰面躺下,兩手放在身體旁邊,緊緊地閉著眼,等著死神把自己帶走。

雨水啪啪的打在她臉上,好象小孩光著腳丫子在亂踩,黃芹感到了一種受虐的快感,就這樣死去吧!在洪水里,滾黃滾黃的洪水里,那才最適合自己骯臟的身軀,讓洪水把自己裹進泥沙里,掩埋在鴉雀不到的地方,心才會得到平靜。

聽著洪水拍打巖石的嘩嘩聲更近了,就在身邊,拍在巖石上的洪水飛濺起來,帶著小樹枝或者沙石,打在身上,生疼。

便在這時,一只大手抓住了她,好死不死正好抓在她**的**上!

黃芹笑了,是閻王殿的牛頭馬面來勾魂了吧?想不到,牛頭馬面也是個好色鬼,專往**那里摸。

&nb房的,唉,要是自己的孩子還在,那該多好,摟在懷里,看著他的小嘴乳汁,讓他的小手抓著自己的**,那會是怎樣的一種幸福。

牛頭馬面,要勾魂就勾走吧,我知道,我這樣的****,肯定會下十八層地獄的,我還想有個鴉雀不到的地方能平靜地死,卻忘了還有地獄!

軀體可以不受干擾,鬼魂呢?能逃得過寒冰地獄的風霜雪刀嗎?奸夫是要下這個地獄的,飽受風霜雪的侵蝕之苦!

誰陪我一起受刑?白大哥,左公子?他們都不是奸夫,奸夫只存在在自己的思想里,陪自己受刑的,只有自己!

一場春心,只換來一場沒有奸夫的**春夢,這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黃芹想哭,又想罵,**地歇斯底里地長聲嘶喊:“啊——!”

“別喊了,”身邊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整個河灘都被洪水淹沒了,喊破天也沒人來救咱們!”

“左公子?!是你嗎?”

黃芹驚喜交加,一扭頭,看見一個黑影趴在自己身邊礁石上,一只手還死死抓著自己**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80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