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328章 溫柔鄉

第328章 溫柔鄉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328章 溫柔鄉

左少陽道:,后來,把先生下了個半死先井生叫家長,嗯。()把我們幾個父母都叫去了,回家我就被罰不準吃飯,我氣不過,第二天又抓了一條塞先生包里,把先生都嚇哭了,這一次她卻不敢再叫我們家長,生怕我們還放,后來想想自己也不對,人家先生一個新分來的女孩子也挺不容易的,我這么整她……”

“女的?你們先生是女的?”白芷寒奇道。

“呃……”這個,我說錯了,是她娘子,我把四腳蛇放她娘子的包里了。嘿嘿”

白芷寒抿嘴笑道:“你真夠淘的!”

“是啊,你小時候呢?”

“我?”白芷寒臉上笑容消失了,“我小時候,父親天天板著臉訓斥我,讓我練字、背書,母親也是冷著臉,天天讓我學女紅做針線,爺爺也沒個笑模樣,看見我就搖頭,后來我才知道,我是個女娃,不能給他們白家傳宗接代承繼香火,奶奶雖然不板著臉,卻總是跟我說一些貞女烈婦的事情,告誡我這個,告誡我那個。”

左少陽嘆道:“原來你是在這樣冷漠的家庭里長大的,難怪總是沒個笑模樣……”

白芷寒瞅了他一眼,低聲道:“以前是我不好,錯怪你了……”

左少陽勉強笑了笑:“也沒什么,怪我沒解釋清楚……”

“不是,是我……”

“行了,咱們兩就不要自責了,事情都過去了!”

“哦……”

兩人都不說話了,靜靜地望著夜空。

一陣寒風吹過,白芷寒激靈打了個冷顫。初夏雖然已經開始熱了,但是,太陽落山之后”石頭地上坐久了還是有些涼的。

左少陽喝醉了,本來靠在石頭上都快睡著了,聽到白芷寒打噴嚏,不禁笑了:“你說這背風,卻沒想到這石頭涼,怎么樣,著涼了吧?”

“我沒事!”

“得了,別逞能了,過來……”伸手過去,放在她肩膀上。

白芷寒猶豫了片刻”到底挪了挪身子,挨著他坐下。左少陽摟住她的肩膀,把她攬進懷里。

一時間,兩人都更沒話說了。

左少陽道:“你真想跟我一輩子?”

“嗯!”

“我要是不娶你期也不納你作妾呢?

白芷寒把頭更緊地靠著他懷里,沒說話。

“你現在年輕,無所謂,等大了,老了,會怎么樣?那時候孤孤單單一個人,你不后悔?”

白芷寒凄然地輕輕搖搖頭,還是沒說話。

左少陽**著她的秀發,嘆了口氣:“**,必須有個家,才是完整的**……”

白芷寒終于抬起頭,望著他:“我……,我只是你的”是你的**!不管是妻妾,還是奴婢!一輩子!”

左少陽望著她亮亮的眼睛,那眼睛比星空最燦爛的星星還要亮。那星空下俏麗如碧玉的臉蛋,小巧而柔軟的嬌唇,含羞似嗔似怨的微笑”這世上,還有比她更美貌的嗎?還有比她更心巧的嗎?還有比她更柔順的嗎?

沒有了。

所以,左少陽的嘴吻住了她的**,只是輕輕地一碰,便如磁石般貼在一起。

白芷寒水蛇一般的腰肢扭過來,在他懷里纏繞蠖動”**聲,如火焰,如琴弦”如最曼妙的舞姿,把心底深處最深處的渴望拉出來”暴曬在欲海波瀾里,揉碎了,披散在兩人身上,都無法抗拒,就像被春風呼喚的大雁。

漫天的星斗都閃爍著,好象婚慶時亮閃閃的燈籠,如一件百寶羽衣,披散在他們身上,銀光閃爍,把幸福揉進他們緊緊擁在一起的軀體。

終于,東邊的魚肚白推開夜的黑幕,晨曦悄悄地撤在了假山頂上。

左少陽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瞧了一眼依偎在懷里的白芷寒那絕美的**,這一夜,除了最后的防線沒有突破,熱戀**能做的他們都做了。

左少陽拍了拍腦袋,嘟噥了一句:“當真是酒能**”

白芷寒**一聲,卻不肯睜眼,在他懷里扭了扭。

左少陽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天要亮了,還睡?”

“啊?”白芷寒立即一骨碌爬了起來,低頭看身上凌亂的衣衫,忙站起身整理。

左少陽也站起身,把衣衫整好,從后面摟住了她的小蠻腰,吻了吻她晶瑩剔透的耳垂,遲疑片刻,輕聲道:“等老爺起來了,我就跟老爺說……”娶你……,做妻子!好嗎?”

“啊?”白芷寒驚呼,扭轉身,怔怔地望著他。

“你不愿意嗎?”左少陽捧著她的春花般嬌嫩的臉蛋,勉力一笑。

晨暉照在她白如凝脂的臉頰上,泛著一層淡淡的紅暈,當真是美艷不可方物。白芷寒仰起臉望著他,片刻,才幽幽道:,“少爺,還是一一還是等等吧……”

聽了這話,左少陽突然感覺心里情不自禁地松了口氣,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怎么會有這種感覺。低聲道:“等?等到什么時候……”

白芷寒捋了捋鬢角被清風吹亂的一縷秀發,澀澀一笑:“等到你心里希望我成為你的妻子的時候……”

左少陽心頭一震,蘭心慧質的白芷寒已經準確地體察到了他心底深處的猶豫,左少陽感到有些難為情,好象做錯了事被抓住的小孩。掩飾地將白芷寒摟進懷里,不由分說抓住了她圓潤堅挺的**,輕**著。

黎明來得飛快,比天上飛過的白鴿還要迅捷,只一瞬間,兩人就籠罩在晨曦里。

夜里,白芷寒任由左少陽魔爪肆掠,可是現在天亮了,她不習慣在光明里做那讓人臉紅的羞事,輕輕扭了扭身子:“少爺,別!一昨夜還沒摸夠嗎?”

“不夠!怎么都不夠!”左少陽的手拉起她的衣衫下擺,往上掀,想再去吻她那圓挺而充滿彈性的酥乳,還有巔峰那粉色的蓓蕾。白芷寒的小腹被清晨的清風一吹,涼颼颼的還有點癢,用手擋住裸露的小腹,**道:“少爺,你想讓人看見啊……”

這句話立即讓左少陽停止了一切動井,放下她的衣衫,往假山下的小路看了看,又瞅了瞅遠處的樹林花草,清晨里,一切都靜悄悄的,連一只麻雀都沒有。

回過頭,白芷寒已經把衣衫整理好了,臉頰像抹了一層紅油彩,低著頭:“少爺,咱們回去吧。”

“嗯,不知道芹嫂子和三娘她們起床了沒有。”

“應該起來了吧,等會我先上去看看……”

“好啊。”

兩人沿著石徑慢慢走,來到后花園,太陽還沒有露出紅彤彤的臉,清晨的空氣中彌漫著露水的清香,不時傳來公雞打鳴的聲音,如果不是園角落豬圈里傳來的豬的哼哼聲有些煞風景的話,應該是很清幽的一個早晨。

兩人相視一笑,沿著荷塘邊碎石鋪成的小徑慢慢走過那樹梅花。

臘梅早已經全部掉落,只剩一樹的青葉,卻別有一番風景。閣樓后面的花圃,卻已經是繁花似錦,爭奇斗艷。左少陽走到花圃前,道:“你上樓去叫她們兩吧。我在這看看花。”

“好!”白芷寒輕輕上樓去了。

這花圃很大,左少陽拉開竹籬笆,走進花圃里,他對花不友行,除了藥用的花之外,好多花他都不認識,只覺得很是漂亮。

左少陽正背著手賞玩滿圃繁花,聽到身后傳來趙三娘的輕笑:“左公子好雅興!”

左少陽回頭,只見趙三娘烏黑的青絲松松地綰在腦后,用一根桔梗花的絹絲系著,柳眉如煙,睡眼惺忪如晨霧,巧笑嫣然,露出一口碎玉、般的貝齒,織金綠絲對襟長裙只扣了下面兩顆盤螺扣,露出里面桃紅的一抹裹胸,兩堆圓鼓鼓的**驕傲地隆起,一大片都露在外面,滑膩如凝脂一般。抬皓臂輕攏秀發,絲綢寬袖輕輕滑落,露出一段藕節般的皓臂,晨曦中這身慵裝讓人浮想聯翩。

難怪有人說,欣賞**是“不會看的燈下看,會看的早起看……”說出這話的人,鐵定有這樣的生活經歷,當真是說準了的。

雖然風景旖旎,但左少陽還是不好意思細看,忙扭過身去:“三嬸,昨夜睡得好嗎……”

“挺好的,其實我早起來了,可是你把房門從外面鎖了,我出不來,這才耽擱了。得虧白姑娘來開門,要不我還真著急了呢,得趕去接兩個孩子……”

左少陽回頭看了她慵懶的晨裝一眼,笑道:“看得出來。”

趙三娘立即明白了,咯咯**,把衣衫扣好:“我走了,多謝了……”

“不用客氣的……”

送走趙三娘,左少陽問白芷寒:“芹嫂子呢?”

“樓上沒人,**被子都已經疊好了。可能走了吧……”

“是嗎?那想必是天沒亮就走了。她每天挑水,起得很早的。等會我去跳水,應該能碰到她。”

白芷寒道:“我把鋪蓋都拆洗一下……”

“沒必要吧。她們就睡了一夜而已。”

“那也不好,到底是別人睡過的。”

白芷寒有些潔癖,這從一塵不染的屋子就能看得出來,絕不會睡外人睡過的被褥的。

白芷寒走到左少陽床前,突然愣了一下,立即彎腰,飛快地拉過已經疊好的被子蓋住,回頭對左少陽道:“少爺,你能幫我把里屋的床單取下來了嗎?我等一會好清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