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320章 要命還是要錢

第320章 要命還是要錢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320章 要命還是要錢

第320章要命還是要錢

桑母呼呲呼呲喘著粗氣:……你懂個屁一一一一一,滾!滾一邊去,桑小妹一跺腳,扭過身子,捂著臉哭了起來。

桑老爹也哭喪著臉道:“他娘,要不,這聘禮以后再說吧,先讓左公子給你瞧病……”

“對對!”桑母艱難地喘息著,“左公子,你先救我,聘禮,咱們好商量的!”

左少陽兩手一攤:“你這病,說實話我也沒轍!”

桑家又是大吃一驚。說這么熱鬧,他也治不了,那還說什么。桑老爹陪著笑道:“左公子,你都把病說的那么準了,如何治不了呢?嘿……”

桑母卻仿佛猜中了左少陽的心思,苦著臉道:“左公子,這聘禮…………,我少收十責,只收你四十貫,還不成嗎?沖抵欠你的三十貫,你只需再要給我十貫就行了!”

“不是這個問題。”左少陽道,“現在談我跟小妹的事,好象我在乘人之危是的。還是以后再說吧。”

桑母、桑老爹和桑娃子頓時喜上眉梢,連連點頭。

桑母嗚咽了兩聲:“還是公子心好,體貼我老婆子……,小妹這丫頭算是交了好運了……!”

桑老爹也一臉感激道:“就是就是,那就煩請公子下方救命吧!”

“我說了”左少陽無奈地攤攤手,“我不是因為聘禮的問題,而是我真的沒辦法治伯母這病。”

桑母哭了,這次是真的哭了,嘎嘎的跟嗓子眼卡著死老鼠骨頭的夜貓子似的:“公子,我老婆子知道……,你恨我,因為我……我這兩個月……,搶了小妹的吃的,差點……,差點把她給餓死……。你心里一直忌恨我…………。我知罪了……你若救了我,我……,我就不要聘禮了……,一文錢都不要!就沖抵欠你的那三十貫的錢得了……,嗚嗚嗚”

桑小妹立刻轉身過來,欣喜地瞧著左嚴陽。

左少陽搖頭道:“我真的治不了!”

桑母哭聲更大了:“天啦……左公子,總不至于……,我嫁女給你……,你還要跟我要聘禮吧?天啦……”情急之下,連連咳嗽。

桑小妹臉上笑容也頓時沒了蹤影,輕輕咬著嘴唇。

黃芹眼珠一轉,朝左少陽眨眨眼,道:“我猜著了,左公子是怕婆婆將來又反悔,要不……”

桑母立即會意掙扎著道:“快!小妹她爹,快寫一張文契,寫明了……,我們愿意把小妹嫁給左公子為妻,聘禮一文不要!全部…………,全部沖抵欠債!我畫押在座的……,在座的各位,麻煩給老婆子,做個證!”

左貴老爹輕咳一聲,捋著胡須慢慢走了過來:“桑家媳婦有句話老朽得說在前頭,小兒左忠,將來娶妻之后,納誰為妾,老朽不予干涉,但是他的妻子,只能是書香門第、官宦世家的閨女。須得說明在先,免得將來紛爭。”

桑母水腫病沉重哼哼唧唧十分難受,苦笑道:“這個老身已有耳聞不勞叮囑……,“妹若沒福氣做左家兒媳,做妾也無妨的……,當初金玉堂那姓朱的老死鬼,不也是準備把小妹接過門做妾的嗎?只要小妹答應,都行啊………”眼望著桑小妹:“死蹄子,這會子說句話啊,想看著你娘活活病死啊?”

桑小妹臉上還掛著淚花,嘴角卻有了羞澀甜蜜而欣喜的笑容,瞟了左少陽一眼,點點頭,低低的聲音道:“我跟左公子說過了……,我不在乎名份的……”

桑老爹滿臉是笑:“成了!左公子,都說妥了!我這就寫下文契!”不由分說,快步走到左貴老爹看病的長條幾案旁,提筆蘸了蘸墨,在一張寫處方的白紙上寫了一份文契,拿起來念了一遍,然后端著墨來到床邊,讓桑母蓋了掌印。遞給左少陽:“左公子,都弄好了,你就趕緊給你伯母治病吧,治好病了就成親!”

左少陽沒接,旁邊的黃芹忙幫他接了過來,折好了放在他懷里,喜滋滋捅了左少陽一下:“喂,高興傻了?趕緊的呀!”

左尖陽苦笑:“你們都想擰了,我不是這意思!伯母的病,我真的沒辦法治!伯母這病,真的太重了,我治不好的……”

薛郎中也捋著胡須過來,低聲在左少陽耳邊道:“左公子,先前你跟桑家嫂子說,桑家老嬸子這病,先從頭發腫,是逆證,可能脫變為死證,桑家嫂子都跟老朽說了,老朽開始不以為然,后來果然脫變,才覺公子醫術高明,已經洞察先機,所以,才建議送到貴堂醫治。病情危重,左公子既能預測此病前景,必有診療良策。還請救她一救吧。”

這聲音雖然低,但是旁邊的桑家人都聽見了,都可憐巴巴望著他。桑老爹道:“瞿老太爺都快死了,你都給治好了,你伯母這病一定能治好的。薛郎中都說了,你肯定有辦法的。”

左少陽苦笑道“他們兩個不一樣,瞿老太爺心胸開闊,拿得起放得下。而伯母,斤斤計較,絲毫吃不得虧,這是治療水腫病的大忌。有這樣的毛病,這水腫病就很難治了。”

桑母哭喪著臉道:“治病也要看脾氣?”

“當然的啦!”左少陽沉著臉道,“你們知不知道,水腫病是怎么得的?”

桑母等人一起搖頭。

“水腫病是肺脾腎三個臟器的水液宣化輸布功能失調,致使體內水液潴留,泛濫于肌膚,才引起的浮腫。你們知道,導致三個臟器這種功能失調的原因都有些什么嗎?”

眾人又都一起搖頭。

“原因很多,比如風邪,水濕、瘡毒、勞欲或者其他疾病等等,都有可能引發水腫,另外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需要單獨說出來,那就是情志,情志失調也是引發水腫的一個重要原因。情志郁勃肝氣郁結,疏泄失司,三焦氣機不暢,水道不到水濕泛于肌膚,就會發為水腫。而疑慮憂思,則傷脾胃,脾虛失運,便會發為水腫。現在明白了嗎?伯母開茶肆長年生活在水邊,水濕內侵加上整日里患得患失,斤斤計較,不得水腫病才怪了。而且一旦得了,就是重癥,不妥善及時治療,便會危及生命!”

左少陽說桑母患得患失,斤斤計較,話雖然有些難聽,但道理很站得住腳,這些人不懂醫術倒也罷了薛郎中、石郎中和左貴老爹聽得都是頻頻點頭。

桑母手腳哆嗦著都說不出話來了。

桑老爹更是哭喪著臉道:“那,現在該怎么辦?左公子,你,你還是給治治吧,總不能看著你伯母病死吧?~小妹,你們也求求左公子啊…”既然左少陽能把這病分析如此透徹肯定有治病的絕招。只是他不肯出手。

桑娃子和黃芹都施禮哀求著,只有桑小妹眼淚汪汪瞧著左少陽,心想左少陽不是見死不救的人,他要救,不求也會救他不能救,求也沒用。

左少陽掃了一眼,冷聲道:“你們真想讓我治?”

桑家人都急急點婁左少陽緩緩道:“要我溶也行,得答應我一個要求!”

桑家人驚喜交加,桑老爹道:“行行!別說一個,十個一百個要求我都答應!”

桑母緊張地掙扎喘息著道:“我們已經簽約……把小妹給你做妾了………一文錢聘禮都不要,沖抵欠你的三十貫…………,就行了………你還要什么條件?你說吧“……”我都答應你“…………”

左少陽道:“這個要求很簡單一伯母須把所有的錢,包括首飾等等,所有值錢的東西都交給桑老爹管理,從今以后,一輩子再不許碰錢,也不許問關于錢的事情。簡單一句話,關于錢的一切事情,都不問不說更不碰。能做到,我就治,不能做到,就另請高明!”

桑母一輩子視財如命,整日里就想著錢錢錢,為一文錢都能跟人翻臉的,現在要讓她不問錢不碰錢不管錢,那簡直就是要他的命了。頓時一張浮腫如豬尿泡一般的老臉拉得比馬臉還長,哼哼唧唧有氣無力道:“把錢給他管………”?那咱們就等著喝西北風了……!”

桑小妹道:“娘!爹沒你想的那么不中用,他也很會管賬的,只是你總不給他機會“……”

“你懂個屁………,!”剛說了這句話,又想起桑小妹是左少陽的心上人,自己這樣罵她,只怕惹左少陽不高興,不給自己看病了,那可就活不成了,忙改口道:“小妹乖,大人的事你不懂“……”你別說話…………”

桑老爹陪笑道:“左公子,你是不知道,我…………,嘿嘿,我不會管錢,還是小妹她娘管錢管得好,還是讓她管好了。”

左少陽道:“行啊,我是不會管你們的家務事的,你們的錢愛誰管誰管。不過,這個病我也不治了。”

“為什么?”

“不答應這個條件,病治好了又要犯,何苦來?”

左貴老爹輕咳一聲,低聲道:“忠兒,咱們只管治病就成了,只是他們家這錢如何管,還是讓他們自己做主好了。”

“不是因為錢本身的事情!”左少陽兩手一攤,道:“桑伯母這病就是因為錢引起的,她整日只想著錢,如何賺錢,如何才能更少地花錢,為了錢,凡事斤斤計較,寸利必爭。一門心思都鉆進了錢眼里,無時無刻不在想著錢,憂傷脾胃,肝氣郁結,便會脾虛失運,發為水腫。這是她的病根!這個病根不除,就算這次治好了,肯定還會再犯,而且,水腫這種病,每發一次,正氣就會虛弱一次,后一次的發作就會來勢更猛,更無法控制,如此反復發作,她這命還能經得起幾次折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