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280章 絕殺

第280章 絕殺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280章 絕殺

他們背影消失在云霧甲,老者臉上的微笑變成了淫笑。來,瞧著大胸女,搓著手慢慢走了過去。

大胸女笑得非常甜,扭了扭腰姿,作了個誘人的姿勢。更讓老者欲火中燒,不過,老看到底是老奸巨猾,不敢輕易靠近,說道:“把衣服脫了!”

“啊?在這?”大胸女詫道。

“是啊。”

“這四周都是雪喲,你想凍死我啊?”

“放心,你脫光了,我就把你抱回房去,咱們在被窩里好好快活快活!”

“行!”大胸女很技巧地脫掉了衣衫,露出里面杏紅色的肚兜,撩起來”一對碩大的豐乳堅挺而圓潤,看得老者高高搭起了帳蓬。

大胸女將肚兜半掩下來”媚眼如絲道:“哥哥,我這身子,能換什么?”

“放心!你把老哥伺候好了,老哥不是吝嗇的人,把那夫妻一半的錢財分你!昨兒個我看了,光銀子就有十兩。那女人的衣服全都歸你,怎么樣?”

大胸女肚子里暗罵,臉上卻笑得更歡了:“那少婦手上有個戒指,也歸我,行不?”

“那戒指耳值好幾貫錢呢!”

“五眼六通佛珠,還有滿地窖的糧食,還有那一箱的寶貝,我可都沒跟你爭喲。好哥哥!”

“行!”老者笑得更歡了,“就依你!戒指給你。把老哥伺候舒坦就行!”

大胸女喜上眉梢:“那咱們先分東西再做?”

“”先做再分,急什么,山上就我們倆,害怕東西飛了不成?來吧!快脫吧!”

大胸女甜膩膩笑著,轉著圈脫著衣裙”很快便清潔溜溜了。見她這魔鬼般如凹有致的身材連一小點贅肉都沒有,特別是胸前高聳的一對胸器,把個老者勾得魂飛天外。眼見她赤裸身子并沒有隱藏任何武器,頓時放了心,上前打橫將她抱在懷里往禪房走。

大胸女吃吃笑著:“哥哥,我床上工夫可是絕頂的,你不怕我把你掏空了?”

“好啊!老哥就等你掏空呢。讓老哥死在你肚皮上才好所謂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說著,花白胡子的嘴湊上去,咬住大胸女豐乳上的落蕾便是一陣狂吸。

大胸女的豐乳和落蕾,有一種醉人的香氣,讓人流連忘返。

大胸女摟住他脖頸,發出了更加醉人的呻吟聲,那聲音如一根火柴丟盡了老者全身奔騰的血液里”立即嘭的一聲燃了起來,大胸女捧住他滿是皺紋的老臉,把嘴迎了上去。

老者吻著大胸女的紅唇,吸吮著她的香舌,感覺甘甜如瓊漿一般,更有一股欲火從嘴一直流淌到心底,再到丹田再到四肢百骸。全身都蕩漾著狂野般的欲火之中。

他哪里還按耐得住,沖到禪房門口一腳踢開房門,將大胸女扔到通鋪上如餓狼撲食一般撲了上去,兩人在通鋪上翻滾,浪叫聲、呻吟聲、粗重的喘息聲,狂野的撞擊聲,一波接著一波響了起來。

左少陽他們一路下山,很快來到懸崖邊。一望之下”懸崖上空空蕩蕩的,原先的吊橋已經不翼而飛!

苗佩蘭和丁小三都吃了一驚,苗佩蘭小心翼翼走到懸崖邊,探頭望向看,只見云霧繚繞,哪里有吊橋的影子。回身望向左少陽:“吊橋怎么沒了?”

左少陽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立刻又變成了驚詫和不解:“是啊,昨天上來還好好的,昨晚上了禪大師他們還來檢查過,當時都在的啊,是不是被風吹掉下去了?”

“肯定是的。現在咱們怎么辦?”

“還能怎么辦?”左少陽苦笑,“砍木頭修橋唄!反正山上有的是樹。砍幾根下來就可以了,想辦法架過懸崖去。”

丁小三瞧了一眼煙霧飄渺的懸崖,對岸都被濃霧掩蓋了,一眼都看不到對面,便道:“這么遠的距離,就算砍下樹了,怎么架過去啊?”

“先砍樹,再想辦法架。”

“斧子呢?沒斧子怎么砍啊?要不我回去找一下斧子吧。”

“不用了,這里有一把柴刀,一把鋼刀,你用鋼刀砍,蘭兒,你用柴刀。不用太著急,這吊橋估計一時半會也架不好。可能咱們還得住些天才行。”

丁小三道:“那我去叫他們倆來幫忙吧?”

“不用,他們倆一個老頭一個女人,干別的還行,這玩意,只怕忙幫不上什么,反而添亂。”

“哦”,丁小三拿了單刀,找了一顆碗口大的樹準備砍。

左少陽嘆了口氣道:“這不行,這么點樹,架不過懸崖去,就算勉強架過去了,樹梢部分太細,吃不住力,會斷的。得盡可能粗一些。”左少陽指了指上面:“懸崖邊的樹都太小了,咱們往上走一點,上面的樹夠大。”

兩人答應了,跟著左少陽往坡上走,走了一截路,路邊有好幾棵合抱粗細的大樹,而且很直,左少陽道:“就這了!砍吧。”

苗佩蘭和丁小三兩人便開始砍樹。

單刀不比斧頭,在砍樹方面,甚至還不如柴刀,所以丁小三砍得很吃力。苗佩蘭卻也是砍砍停停磨洋工,轉著圈慢騰騰地砍,終于砍倒了兩根。

三人齊心合力,想把木頭架過懸崖,可是,這懸崖太寬了,雖然苗佩蘭力氣很大,卻也沒辦法將木頭架過去。搞了半天,還把其中一根木頭掉進了懸崖。

三人都十分泄氣。

左少陽道:“這樣不行,這懸崖太寬了,而木頭小了不夠長,大了我們又支撐不住,沒辦法把木頭架過去的,還是想別的辦法吧。”

丁小三道:“要”我們錄樹皮扎繩索吧,扎繩索扔過去看能不能掛住對面的樹木,然后順著繩索爬過去?”

“這倒是個好辦法,行試試看,說不定能成。”

三人又開始錄樹皮編繩索。苗佩蘭和丁小三都是莊稼出身。編繩子輕車熟路,很快就編好了一根十數丈長的繩索,將藥鋤綁在上面苗佩蘭拿著掄圓了朝云霧中的對岸扔了出去。

嗖嗖藥鋤帶著繩索飛向對岸,鉆進云霧中,三人目光期待地望著,那索還是慢慢落下”落進了懸崖,掉在了這邊的峭壁上。

左少陽道:“繩索不夠長,再來!”

三人又編繩索,左少陽也跟著學,這手藝很簡單”很快就學會了。三人齊心協力,又編了一條更長的繩索,接在那根繩索后面,苗佩蘭平次扔出繩索,飛躍而過,更遠地落進了云霧中。

可惜,還是沒有半點響聲,就落進了懸崖。

三人低頭一看”地上還有長長一卷繩索,顯然”苗佩蘭雖然力大但是懸崖太寬了”還是不能將繩索扔過懸崖去。苗佩蘭又試了幾次”還是沒成功。三人都泄氣了。

左少陽道:“看來這咋,法子不行,咱們得想別的辦法。”

丁小三想了想,“扔繩索扔不過去,只能朝下想辦法了,咱們編長的繩索,順著懸崖下去,總能下到底的。

左少陽點點頭:“只能是這個笨辦法了,但愿這懸崖不要太深了。”

苗佩蘭仰頭望望天,彎著腰捶了捶后背:“好累了,哥,能不能司歇再干呢?”

“對對,我是飽漢不知餓漢饑,嘿嘿”你們兩辛苦了,現在也過中午了,休息吃飯!吃完了休息一會再干。我看你們都累了,得睡一會牛覺才能緩過勁來,然后咱們再接著錄樹皮編繩子。”

丁小三真的累了,他才十五六歲,力氣還沒長足,以前都是在藥l干些揀藥煎藥,最多進貨的時候扛個藥材啥的,從沒做個砍樹這種強常力活,砍樹一上午,累得腰酸背痛的。一屁股坐在一塊青石板上,呼呼直喘氣。

左少陽從背簍里取出上午蒸好的饃饃,給丁小三和苗佩蘭各遞了日個:“喏,吃吧。”

兩人接過,坐在石頭上開始吃,左少陽也吃了兩個。吃完之后。丁小三感到還真有點困了,便歪在草叢里睡了。苗佩蘭和左少陽靠在一棵大樹下休息。

睡了一會,左少刪肯悄起身,看了看苗佩蘭,又瞧了瞧丁小三,只咬異,躡手躡腳走到丁小三身邊。

丁小三是背對著他側身睡著的。左少陽解下腰帶,蹲下身,小心地將腰帶纏過丁小三的脖頸,擺好架勢,兩手突然拉緊,拼命地拉著。

丁小三身子扭了幾下,便一動不動了,兩手軟軟地垂在身邊。

左少陽一直拉了大半盞茶的時間,這才松開。

從丁小三衣襟上撕下一各布帶做腰帶系好褲子,然后解下丁小三,腰帶,跟自己的腰帶一頭結好,然后慢慢走回苗佩蘭身邊,將腰帶一頭打了個活結”小心地套在苗佩蘭的脖子上,另外一頭扔過頭頂橫著的根粗樹枝,擺好架勢,突然猛地一拉,將苗佩蘭嬌小的身子拉到了半空!

苗佩蘭兩腳亂踢”兩手在空中亂抓,很快,她的手腳揮動變得無了”又掙扎了一小會,舌頭也吐出來了,扭了幾扭,便軟軟地垂著,挺挺吊在樹下,尸體隨著山風輕輕擺動。

左少陽望著那尸體,喃喃道:“蘭兒,實在對不起,我必須殺你山上的糧食,還有那串西域佛珠,可以讓我成為大富豪,我不能讓任r人知道這件事。這叫財不外露。所以,只能對不起了。編繩子的手藝我已經學會了,反正山上有的是糧食,我慢慢編就是,而且下面有弗軍,我一時半會不想下去。”

左少陽提著那柄單刀,拉著樹枝做的拐杖,慢慢往坡上走去。

他的身影消失在濃霧里之后”懸崖邊冒出一個身形,外形像人,王作卻如鬼魅一般迅捷,來到樹下“看了看兩具尸體,然后跟著左少陽,方向飄過去了。

就在那鬼魅一般的影子消失之后,過了好一會,懸吊在樹上的苗月蘭的右手突然一抬,抓住了頭頂的腰帶,往下一拉,左手解開套在脖王的活套,手一松,輕輕落在了草地上,貓著腰跑到丁小三身邊蹲下,才了探鼻息,點點頭,然后撿起背簍旁的弓箭,朝著那鬼魅般身影消失白方向,追進了濃霧之中。

左少陽來到鬼谷寺,慢慢走了進去,便聽見老者睡的那間禪房里傳來大胸女誘人的呻吟和大聲的浪叫,老者粗重的喘息已經變成了強:之末。

大半天的屢戰下來,老者的身子已經癱在通鋪上,他已經數不清牙了多少次了,剛開始還非常的盡興,每一次來了還能堅挺,并且心中自欲火沒有半點減弱,所以一直不停地做,一直做了大半天,從早上做了下午,中間就沒有停歇過,也沒吃任何東西。待到后來,他有心要做,可是全身除了老二還硬挺責”全身都是軟軟的,連手都抬不起來了。頭昏眼花,眼前金星亂冒。嘴角直冒白沫。

老者知道,大胸女再不停下來,在這樣繼續下去,真的會精盡而罰的,現在他明白了,這句話其實并不是夸張,而是真有其事。

老者喘著粗氣孱弱地說道:“妹子,求你,不做了,行嗎?”

“為什么?”

“我真的不行了……”

“不會啊,你這小老弟還直挺挺的呢,再來!”

又是吱吱嘎嘎一陣亂叫,老者快樂而痛苦的叫喊聲,變成虛弱的哀求:“我真不行了,一次一次這樣泄,我……,我真的會死的……!”

“咯咯咯”大胸女十分得意的嬌笑著”騎在老者身上,腰肢還在不停地聳動,“你不是說了嗎,就算我掏空你的身子,也心甘情愿呀?哈哈”

“妹子,我……,饒命吧……,…”謝謝你,饒了我吧……………”

“那不行,你說了的,要給我分東西,只是要我好好服侍你”我聽你的話,一直在服侍你啊”咯咯咯,這么大半天工夫就來了這么多次”一輩子都沒這么舒坦過吧?咯咯咯,那串佛珠,還有那么一地窖自糧食,我只讓你分一點給我,你卻想一口吞,還想要我的身子,行啊,我給你,什么都給你,就看你有沒有這能耐要。咯咯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