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277章 雪夜男尸

第277章 雪夜男尸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277章 雪夜男尸

大唐小郎中正文

大唐小郎中正文。

左少陽冷冷一笑:“有什么不可能的?他們是夫妻做這種事很正常的。()”轉頭對大胸女道:“你能檢驗出房事是什么時候發生的嗎?”

“準確的時間查不出來,不過,可以肯定是半時辰之內發生的,否則嫖客會不認賬。”大胸女挺著胸脯道。

逃兵得意地笑了:“怎么樣?你們上山至少一個時辰了吧?這一個時辰里大家都在一起,剛才他們夫妻又分開了,他丈夫總不能**兩處吧?”

左少陽想了想,道:“那好吧,既然她替你作證。我相信你沒有作案時間。——小三,麻煩你把他繩子解開吧。”

丁小三答應了,上前解開了逃兵的繩索。

逃兵活動了一下手腳,伸手道:“把刀子還給我吧?”

“不行”

“為什么?那是我的刀子”

“現在是我的了你有意見嗎?”左少陽掂了掂手中的單刀,冷笑著望著他。

逃兵縮了縮脖子,兩手一攤:“好,歸你了”

左少陽道:“你要是留在山上,這武器對你沒用,你要是想下山殺敵,山下有的是散落的武器,自己拿去。——現在大家都有證據證明自己不在場,可是,又有人被射殺了,而山下的人又不可能上來。所以,兇手還在我們中間為了自保,在我們下山之前,我只能扣留你的兵刃。”

“無所謂”逃兵嘟噥道,“一把破刀而已,喜歡就拿去好了。”

這時,苗佩蘭回來了,說道:“她現在在禪房里,已經不哭了,說都是她丈夫害得她這樣,不想給丈夫守靈,尸體隨便咱們怎么處理。然后她就上床睡覺了,說明日再決定怎么辦。”

左少陽道:“好了,大家各自回房休息,明早我們下山之后,稟報衙門,他們應該會派人上山來處理的。尸體只能暫時存放大殿上,等待衙門來人察看現場。大師,你看行嗎?”

了禪點頭合十,又道了一聲佛號。

大胸女道:“那我可不敢睡在這,左公子,你們不怕嗎?”

“活人能害人能殺人,那才是最可怕的,死人都死了,不能動不能說,有什么好怕的。”

大胸女吐吐**:“你們厲害,我可不敢住這里了,大師,我睡哪里?”

逃兵是個老油子,被打斷了鼻骨,牙也掉了,還不忘占便宜,嬉笑道:“跟我們睡啊,我們那床寬敞著呢。”

大胸女啐了一口,白了他一眼。

了禪道:“要不,你跟那位遺孀同住如何?”

“我不”大胸女搖頭道,“我作證證明她的確跟別的男人通奸了,壞了她的名節,她肯定恨死我了,我跟她睡在一起,她會掐死我的。我可不想死。——要不,我睡廚房吧?”

“廚房太小了。擺不下一張床。”

“我不怕,不用床,我就地上打地鋪就行。先將就著,等把尸體抬出去了,我還睡大殿就是。”

“這樣也行。那就委屈女施主了。”

商量妥當之后,各自離開了大殿,準備回去睡覺。

逃兵跟著大胸女出了大殿,拱手低聲道:“多謝妹子救命之恩,幫我洗刷了冤屈,免了牢獄之苦,斷頭之禍。多謝了”

大胸女扭頭過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嫣然一笑,也低聲道:“那你想如何謝我呢?”

逃兵眼睛一亮,真是災星剛去,色心又起,笑嘻嘻低聲道:“妹子想讓哥怎么謝,哥就怎么謝只要是哥身上有的,從上到下,要什么都給就算要哥脖子上的腦袋都給”

“哦,這可是你說的喲”

“當然”

“別著急,咱們在山上慢慢過,來日方長”大胸女瞧著他,吃吃笑著,“奴家今兒個累了,想早點脫了衣服歇息,唉,這身子酸死了,要是有個人按按就好了……”邁步走下臺階去了。

逃兵眼睛更亮了,瞧著大胸女扭得跟撥浪鼓一般的腰肢,甩得跟驢磨似的豐臀,咕咚咽了一聲饞涎,屁顛屁顛也跟著走了。

大殿里,了禪大師放下手里的燈籠,拿來一床白布單蓋在尸體上,將尸體拖到了對面墻角。喘了口氣,走過去關上了殿門。對左少陽道:“左施主,你覺得,這兇手到底是誰?”

左少陽低頭沉吟道:“現在不好說,大家都有證據證明不在場,但是肯定有人的證據是假的,只是我不知道是誰。不管是誰,法網恢恢,疏而不漏真兇遲早會落網的”

“阿彌陀佛,左公子所言極是。那就早點歇息吧。老衲也回房睡覺了。老衲告辭”

了禪提了燈籠正要回房,苗佩蘭急聲道:“大師稍等”

“女施主有何吩咐?”了禪轉身過來道。

苗佩蘭瞧了一眼對面墻角的那具白布單蓋著的尸體,打了個激靈,勉力一笑:“呃……,大師能否把燈籠……借給我們呀?”

“行啊。”了禪笑了,把燈籠遞給了苗佩蘭:“老衲就睡在隔壁禪房,兩位有什么事盡管叫老衲就是。”

“多謝大師”

了禪微微佝僂著背,慢慢踱回房間,關上房門,隨即咣鐺鐺地上了門閂。

苗佩蘭把燈籠放在供桌上,然后攙扶左少陽回到地鋪躺下。這一次,不用左少陽懇求,苗佩蘭自己就跟黃花魚溜邊似的鉆進了他的被窩里,嬌小的身子緊貼在他懷中。

外面風雪似乎已經小了很多,但還能聽到風吹樹梢的沙沙聲。仿佛黑夜里,有人在大殿里走路,拖著長長的衣裙。

左少陽感覺到懷里苗佩蘭**有些發顫。他是學醫的,見慣了死人自然不怕,苗佩蘭卻是古代的一個普通小女子,古人大都相信有鬼,而且認為剛死的人,鬼魂并沒有離開,就在身體四周游蕩。剛才左少陽說了不怕,依舊住在大殿里,苗佩蘭本來想說搬個地方的,可是一來沒合適的地方,二來,左少陽決定的事情,她從不反對。但是膽小還是膽小,并不因此就變得不怕鬼了,只能蜷縮進他懷里發抖。

左少陽愛憐地摟著她,輕輕**她的秀發:“別怕,沒事的。”

苗佩蘭點點頭,豎著耳朵聽了一會沒別的動靜,膽子也大了些,低聲問道:“哥,偷了東西逃走的那個**,如果沒有下山,會不會凍死啊?外面這么冷。”

“如果她還有命活著的話,那是要被凍死的”

“啊?你的意思,是她已經死了?”

“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她肯定已經死了。”

“為什么?”

“你想啊,了禪大師和那老頭去吊橋看了,吊橋是從這邊拉起來的,也就是說,這**沒有過吊橋下山,她就一定還在山上,現在外面這么大的風雪,她如果沒有地方躲避,絕對死定了。而了禪大師在這山頂修行多年,山峰又不大,他肯定對山峰已經了如指掌,哪里有個窟窿他都肯定知道,所以,這**如果是真的藏起來了,了禪肯定能找到她。先前了禪估計可能去的地方了禪都找過了,都沒有,那就很可能沒有藏起來。而且,她如果真是個小偷,她應該知道,在大風雪里等死,還不如回來自首,把東西還了,或許還能獲得失主的原諒,就算不能,主動退贓將來也很可能不會被處死。為什么要活活等著凍死呢?除非她已經是死人。所以我推斷,這**肯定已經死了尸體或許已經扔下了懸崖”

苗佩蘭聽他這么一分析,更是害怕:“那就是說,這兇手已經殺了兩個人了?”

“可能兇手不止一個,當然,也不排除一個兇手連環殺人的可能。——不管這些了,咱們明早就下山回去。”

“嗯”苗佩蘭緊緊依偎著左少陽,努力不去想發生的一切,可是,大殿上就躺著一個死人,而她不怕敵人,卻是很怕鬼的,**都這樣。再厲害的**,也會怕黑怕鬼。

左少陽摟著她,出了這件事,尤其是旁邊還停放著一具尸體,苗佩蘭又怕成這樣子,他也沒心情溫存了。有些后悔說留在大殿上,自己無所謂,卻沒考慮到苗佩蘭的感受。不過,除了大殿,也沒有能讓兩人容身的單獨的空間。除非分開睡,這又是苗佩蘭不愿意的。特別是這種時候,她絕對不會把自己放在一邊。

雖然害怕,但是躺在左少陽懷里,苗佩蘭感到了心中的充實,所以恐懼也就慢慢地淡了,不知不知中睡著了。

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外面傳來一聲驚恐萬狀的尖叫,苗佩蘭最先警覺,一骨碌坐爬起來,那柄單刀就在兩人的枕頭下,唰的一聲抽了出來,盯著大殿門口。

左少陽爬起身,又聽到外面尖叫聲,急聲道:“是丁小三——你快去看看”

苗佩蘭答應了,把手中單刀遞給左少陽,拿了柴刀沖出了殿外,又聽到丁小三的尖聲驚叫,定睛一看,借著雪地的反光,看見丁小三靠在禪房廊下,驚恐萬狀叫著。在他數步遠的院子里,赫然躺著一個男人,身上已經稀稀落落的落滿了雪花。看身影還能辨認正是那色迷迷的逃兵,后腦處赫然又是一支白羽穿甲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