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232章 無可奈何的選擇

第232章 無可奈何的選擇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232章 無可奈何的選擇

VIP卷第232章無可奈何的選擇

街兩邊看熱鬧的人中,除了同情的目光之外,那些手里沒余糧的,或者有余糧已經賣給官軍的,瞧這情景,卻是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而手里有余糧也打算等天黑來了私下賣掉的人,卻都是面如土色。

眼看街兩邊都擠滿了,那領隊的官兵停下手中的銅鑼,高聲道:“鄉親們,官兵進剿叛匪,是為了保一方平安,是為了咱們滿城百姓。眼下大軍缺糧,城中一些有余糧的人,不同心協力同舟共濟,反而乘機囤積居奇、哄抬糧價,擾亂民心,這等行跡與叛匪又有什么區別?”

這官兵頭目很懂得煽動,看樣子是軍隊里負責宣傳的。口才還不錯,嗓門也很大。頓了頓,環視一下四周,這才接著續道:“所以大將軍號召征糧,要把全城多余了的糧食匯集起來重新分配,這樣才能保證大軍糧草,也才能保證全城百姓人人都有飯吃,才不會餓死。諸位鄉親(原文竟然是相親,囧!)這難道不是有利于全城百姓的好事嗎?偏偏就有張鐵匠這樣要錢不要命的小人,以身試法,不遵從大將軍號令,破壞剿匪,這種行跡跟叛匪有什么兩樣?這種行為就是通敵,這樣的人,就是咱們全城百姓的共同的敵人!是咱們大唐的敵人,人人得而誅之!”

旁觀人群中有些個好事者便躲在人群后面起哄:“說得好!”“砍頭!剁成肉醬!”“妻女充軍”!我懷疑是托,哈哈)

那官兵小頭目很高興,鼓掌道:“聽聽吧,這就是百姓的呼聲!根據大將軍的號令,依照百姓的心愿。我們要將這些違抗大將軍軍令的人就地正法!梟首示眾!”

一聽這話,那些個好事者更是得意,大聲叫好起來,其他人一些幸災樂禍的人,事不關己,就像瞧熱鬧,也跟著起哄。一時間一條街上亂哄哄的都是喊殺頭的聲音。

那頭目見煽動效果達到了,滿意地點點頭,大叫一聲:“行刑!”

嘩!一條街上又都是掌聲響起,夾雜著起哄聲甚至叫罵聲。

漫天大雪中,張鐵匠掙扎回頭嘶聲喊著:“爹!娘!你們保重!孩兒要先走一步了”張鐵匠的妻兒老小哭天搶地,磕頭腦袋都是鮮血迸濺,卻無人理睬。

一個兵士拿過來一條長板凳放在張鐵匠面前,張鐵匠旁邊兩個兵士抓住張鐵匠的雙肩,把他按在板凳上,扯開衣服露出脖頸。一個魁梧兵士,手提鬼頭刀站在一旁,將鬼頭刀在他后脖頸上比劃了一下,高高舉起,大喝一聲,一刀劈了下去。便聽咔嚓一聲,斗大的腦袋滾落當場,一腔熱血狂噴而出,灑在雪地上,猩紅一片。

兩個兵士將張鐵匠的無頭尸體往后一擲,仰面倒地,兩條腿還無意識地抽搐了幾下,便不動了。

張鐵匠的老娘已經昏死過去,老父跪地哀哭,妻兒跪爬過去,抱著張鐵匠的無頭尸體大哭。藥鋪里,梁氏跟一灘爛泥似的,若不是左貴一直扶著她胳膊,她早已經癱在了地上。左貴自己也是全身篩糠一般抖個不停。

白芷寒單手扶著左少陽,表情沒有任何變化,左少陽瞧著母親這樣,心中暗嘆,地下這一百多斗糧食,只怕是保不住了!

果然,左貴吩咐關門,攙扶著梁氏往臥室里走,回頭對左少陽道:“忠兒,你進來,我有話說。”

白芷寒攙扶左少陽到門邊,放開他,左少陽拄著拐杖進了屋,把門關上。

左貴將梁氏攙扶在圓桌的圓凳上坐下,倒了一杯茶遞給她喝了。梁氏一口氣喝干了,慢慢放下杯子,捂著臉嗚嗚哭了起來。

左貴回身望著左少陽,嘆了一聲,道:“忠兒,我剛才想過了,咱們不是還一天很多藥材嘛,我看其中一些藥材也能充饑了,官軍沒說藥材也要收,是在不行,咱們還有藥材充饑。應該能度過去的。要不,這余糧,還是賣給官軍吧”

梁氏抬起淚眼望著丈夫,欣喜地點點頭。仿佛溺水之后,奮力終于游到了岸邊。

左少陽徹底無語了,(我也無語了)二老這樣,這秘密鐵定保不住。黯然搖頭道:“行,明天一早就拿去賣,反正最后期限是午時,來得及。”

左貴點點頭:“好,那你回去歇息吧,明早請苗姑娘幫忙把糧食取出來賣給官軍。”

“嗯”

左少陽黯然轉身出門,白芷寒忙過來攙扶他回到炮制房。低聲道:“少爺,你躺下歇息吧。你腿上有傷,不能爬高,就睡我床上好了。”

“那你呢?你也受傷了!”

“我傷在手,沒事,能上樓梯,就睡你閣樓上。“

”那也行。”

“我去打水給你洗澡。”

“不用了,今天心情不好,不想洗,只想早點睡。”

“哦,那我幫你寬衣。”

“等一會。”左少陽轉頭瞧著她,低聲道:“既然你以死明志,把自己當做左家人,我也就把你當自家人了,有些事情,也就不瞞著你。幫我把灶臺上的那口鐵鍋取下來。”

白芷寒答應了,幫著左少陽將鐵鍋抬到一邊,左少陽伸手將灶臺底部的幾塊磚取下來,露出下面一塊鐵板,再將鐵板取開,便露出下面一個洞口。

左少陽道:“你看看下面是什么?”白芷寒提著燈探頭往下一看,只見下面整整齊齊碼著十多袋的糧食,又驚又喜又是惶恐地望著左少陽。

左少陽道:“下面的糧食,是我賣方子賺錢買的,這些糧食可以救命,但現在很可能是引火燒身的禍水。大將軍的命令你已經知道了,每人最多只能有一斗糧食,超過者,超出一斗看家長的頭,超出三斗,看全家的頭,包括奴婢。”

白芷寒頓時明白了,為什么左少陽先前要執意趕自己走,其實不是真討厭自己,而是不忍心連累自己丟掉性命。不禁心中一暖,感激地瞧了他一眼。

左少陽表情卻是淡淡的:“好了,你現在如果,我是說如果不是要趕你走,如果你自己改變主意了,我就把賣身契還給你,你沒必要跟著我們一家冒險。”

白芷寒也淡淡道:“多謝少爺的好意,我現在是左家的奴婢,自跟老爺、太太和少爺同生共死。我敢于自殺,就不怕被砍頭!”

左少陽愣了一下,微笑道:“好。既然你視死如歸,當我沒說。嘿嘿,我剛才只是試探一下你是不是真心做我們左家人,其實,剛才老爺、太太已經決定了,明早就把這些糧食全部賣給官軍。一家人就等著餓死吧!睡覺!”

他把洞口恢復原狀,兩人把鐵鍋放回灶臺。

白芷寒道:“老爺、太太,都是好心人,老天爺會眷顧咱們家的。”

“嗯,我爹娘是好心,我是狠心人?不過也對,當初你就罵我心腸狠毒,乘人之危,全無醫德,鐵石心腸。唉,但愿我這惡人不會拖累你們。”

白芷寒岔開了話題:“我給少爺寬衣。”

白芷寒體左少陽解開衣帶,脫下夾襖,便聽吧嗒一聲,一件東西從左少陽懷里掉落在床鋪上。白芷寒忙拿起一看,只見是一塊小小的玉佩,玉質一般,當中還有一絲隱隱的紅色暗紋。

左少陽一眼望著那玉佩,不禁眼中一亮:“給我!”

左少陽接過玉佩,緊緊攥著,急聲道:“芷兒,幫我穿衣服!”拐杖。

左少陽想了想,低聲道:“你現在到佩蘭她們屋里去呆一會,什么都別說,等我去叫你,你再回來。”

白芷寒點點頭,什么都不問,拉開藥鋪門出去隔壁雜貨店苗佩蘭她們房間去了。

左少陽兩手將灶臺上的鐵鍋揭起放一邊,打開下面地窖的蓋子,拿來一根繩子和一個布口袋,把口袋扔下地窖,又把繩子一頭扔下去,然后手腳并用爬上灶臺,小心地沿著地窖的梯子下到了下面。這個平時根本不費多少勁的活,竟然累得他一頭大汗,但是現在他要做的事情卻不能假手于人,他不想再牽連任何人,也不想再出什么差錯。

接著炮制房透進來的燈光,舀了大半袋米。然后用剛才扔下來的繩子,將米袋捆好,順著梯子艱難地爬上去,費力地將那大半袋米粒拉了上來。也不把鐵鍋放回,就這樣敞開著。

接著,他扛著這大半袋米,拄著拐杖,慢慢來到廚房。苗佩蘭家人已經搬到隔壁雜貨店去了,廚房沒人住,他輕輕開了后門,扛著米出到后巷。

雪比先前更大了,地上的積雪已經到了腳跟。寒風吹過小巷,嗚嗚作響,仿佛有個隱形的鬼怪,躲在夜空里吹著法螺似的。

冒著漫天飛雪,挺著凜冽刺骨的寒風,吱吱嘎嘎踩著積雪(感覺像烈士赴刑場),左少陽艱難地扛著那大半袋米,慢慢沿著小巷往清風寺走。

他一路聽著動靜,心里砰砰亂跳,風雪太大,巷口的崗哨都不知道躲到哪里避風雪去了,巡邏的官兵也不見影子。(果然是好時機)左少陽已經沒有選擇,艱難地挪動著腳步往前走。小巷盡頭拐角便是清風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