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65章 雪夜趙三娘

第165章 雪夜趙三娘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65章 雪夜趙三娘

兩個小伙子把那老婦抬進大堂,放在當中,左貴樂呵呵過來蹲下身問道:“老人家,感覺怎么樣啊?”

老婦歪著嘴,含糊不清道:“好,好多了,多謝你呀,左郎中,謝謝你救了我的性命”

左貴捋著花白胡須笑道:“不用客氣,我們醫館行醫,這是本份嘛。你現在感覺哪里不好啊?”

“說話,還不清楚,這舌頭,也不流利,腿腳使不上勁,站不起來”

“已經很不錯了,你才吃了一天的藥,別著急,慢慢來啊。”

“嗯,我就是心里感激,他們不讓來的,我就想來謝謝你一聲,我都準備死了的”老婦含含糊糊說著,兩行濁淚滾落下來,費力地要抬起手來施禮,可中風剛剛好轉,手只抬起一小半,就無力地垂下了,便是如此,已經足以讓人欣慰了。

“呵呵,不用客氣的。我再給你診脈看看啊。”左貴提腕診脈望舌,心里很是得意,雖然這個病案是使用的兒子左少陽教的方子事前又得了左少陽的指點,但畢竟是自己用方治療,病情有明顯好轉的第一個病案,人的第一次總是特別容易激動的。

診脈望舌完畢,左貴捋著胡須蓮:“嗯,恢復的很不錯,比想象的還要快一些。很好嘛。效不更方,繼續把剩下的藥服完,然后再來復診。”

兩個年輕人連聲答應,老婦也含含糊糊落著眼淚點著頭。

不敢讓老人太過費神,兩個年輕人告辭之后,便把竹椅抬著,忽悠著出門而去。

貍老太太、掣夫人和龍嬸眼中都滿是羨慕之色,等他們走了,又低頭望著依舊昏迷不醒,呼吸若有若無的翟老太爺,禁不住落下淚來。

白芷寒卻一言不發坐在那,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

關了門吃完飯,苗佩蘭搶著洗碗收拾屋子,她動作麻利,梁氏都插不上手。這時天已經黑了,也起更了。門外響起敲門聲。左少陽急忙跑去開門。門外是姐夫侯普。

天又開始下起了雨夾雪,飄飄揚揚淅淅瀝瀝的。侯普打了把破了邊的油紙傘,神色有些驚慌。

收傘進屋之后,侯普把傘立在屋角,招手把左貴和左乒陽叫到炮制房里,把門關上,低聲道:“聽說了嗎?水井的水都被叛軍下毒了!”

左少陽笑道:“姐夫是草木皆兵了,這些想必都是謠言。因為今天上午我去打水,也聽人這么說了,不過,我看井水里還有活的小蝦米,水壓根沒毒,所以挑回來了,今兒咱們家喝的就有那水井的水。若是被人下毒,我們早就中毒了。”

侯普瞪眼道:“那是你命大!你們水井還沒被下毒!今天已經發現幾十個人個人喝了水井的水中毒了,正在惠民堂、回春堂藥鋪搶救呢,已經死了三個了!”

左少陽吃了一驚:“真的被下毒了?”

“可不是嘛!”侯普道,“衙門已經派捕快,把被下毒的水井全部封了,并派兵士看守那些經過檢驗確認還沒有被下毒的井。若得虧我們城里水井多,還有一大半的水井沒有被下毒,真是不幸中的萬幸。要不然,糧食也沒有,水也有毒,那全城數萬百姓,還有數萬的官兵,不得活活餓死才怪了。”

左貴勉強一笑:“叛軍應該成不子什么氣候的,無非是小打小鬧罷了。”

“岳丈,這次沒這么簡單!”侯普搖搖頭,壓低了聲音道:“我這次來,就是要告訴你們這件事的!一毗剛剛收到了緊急軍情,說叛軍已經攻占隨州!而且,我們合州的太和縣、雙瑰縣都已經落入叛軍手里!”

左貴大驚失色,隨州緊挨著合州,相隔也就兩三百里,石鏡縣周圍山高林密,到處都是懸崖啃壁,通往外界的兩條路,一條經過太和縣,另一條,則經過雙槐縣。這是石鏡縣的兩各大動脈,一旦被叛軍占領,也就意味著石鏡縣與外界的聯系全部被掐斷了!數萬軍民望眼欲穿的糧食通道,也就因此被掐斷了。沒有糧食,不用叛軍來打,只怕城里就要大亂!

左少陽對石鏡縣的地理位置情況還不甚了解,但見父親面如土色,便知情況不妙,一問之下,也是心中慌慌,難怪叛軍沒有攻打合州的動靜,這兩天傳聞叛軍朝石鏡縣打來了,卻只是叛軍的煙霧彈,使的是聲東擊西的招,大肆宣揚要攻打合州石鏡縣城,而大軍卻分襲攻占了兩側的太和縣和雙瑰縣,對合州形成包圍之勢。

看來,這些盤踞在山林的叛軍,卻也不是省油的燈。

左少陽忙道:“官兵應該趕緊把兩個縣城奪回來啊。”

“是,估計官兵會奪回來的,得到戰報之后,歐陽刺史已經緊急派人去通報搜山征剿的官兵了,讓他們馬上撤回來。只是,——咱們自家人,說句實在話,雙槐縣和太和縣都是地勢險要,易守難攻。朝廷只怕一時半會抽不出大軍來增援,特別是籌措不到這么多的糧食來賑災。雖然征剿的官兵比叛軍稍多一些,但大多是老弱病殘,戰斗力不怎么樣,而叛軍主力原來是官兵的精銳,這種情況下,咱們要想奪回兩個縣城,只怕很難。”

侯普見岳丈很是有些驚慌,忙又說了幾句安慰話,這才撐著油紙傘,告辭走了。

門外的雨夾雪漸漸地大了起來。

左貴有些哆嗦著自己把門關上,縮著脖子進了屋。母親梁氏疑問的眼神望向左少陽,左少陽也只是勉力一笑,沒說什么,他生怕她們聽了擔心,不過,從侯普慌慌張張的神情,已經三人躲在屋里嘀咕出來的樣子,屋里的人已經多少猜到一些,也有些慌亂了。

洗漱之后,各自回屋睡覺。

左少陽準備給翟老太爺再喂服一次湯藥,作一次復查,然后再回炮制房睡覺,便在這時,忽聽得外面有馬嘶的聲音,還有人聲嘈雜。

他忙過去拉開門縫往外一瞧,看見一匹大馬,拉著一個貨架子車,幾個漢子正從隔壁油鹽店往貨架上裝東西,趙三娘上穿一件窄袖短襖,下著紫色百褶長裙,肩膀上披著一條紫色帔子,繞過手臂搭著,手上撐著一把油紙傘,站在店邊,默默地瞧著他們,說不出的一種凄涼。

左少陽本來對上次趙三娘伙同其他債主逼債多少有些怨恨,見她這神情,又覺有些可憐,便拉開門出去,走到趙三娘身邊,低聲打了個招呼:“三嬸!”

趙三娘正出神,冷不丁聽到身后有人說話,嚇了一跳,轉頭一瞧,見是左少陽,手捂心口,嗔道:“大郎,你想嚇死你三嬸啊!”

“呵呵,對不起,——他們這做什么呢?”

“搬東西啊。雜貨店那老家伙怕死,把店退了,把貨都賣給他們自己逃出城去了。一一對了,你們不會也要逃命吧?”

“我們?嘿嘿,窮苦百姓,爛命一條,有什么好跑的,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三娘,你呢?不準備逃嗎?”

“我逃?”趙三娘幽幽嘆了口氣,“我拋不下這份家當,公公婆婆一家老小也得有人照料。再說了,帶著兩個孩子,這外面兵荒馬亂的,我們孤兒寡母不敢走啊,萬一要是遇到了,唉!就像你說的,是禍躲不過,聽天由命吧!”

左少陽瞧見那幾個漢子正往車上搬一小袋子鹽巴,心中一動,忙上前道:“大哥,這袋鹽巴賣給我吧?”

那漢子道:“行啊,三十文。”

“好,你稽等,我去拿錢。”左少陽跑回藥鋪,跟梁氏說了,梁氏也不多問,反正鹽巴是必需品,而且保存時間也長,多買一些預備著總是好的。便從屋里拿了三十文錢給他。

左少陽出門來,把錢給子那漢子。接過那小袋鹽,放在墻角。

油鹽店的貨物都裝上了車,能拆走的走拆走了,隨后,幾華漢子趕弄馬車走了。

趙三娘撐著油紙傘,神情落寞地邁步走進油鹽店,站在門口瞧著空蕩蕩的屋子,長嘆了一聲。

這油鹽店左少陽沒進去過,此刻進去,或許是東西都搬空了的緣故,發現里面很大,比自己家藥鋪還要大一些。

雨夾雪更大了,左少陽感到身上冷颼颼的,忙從店子出來。

趙三娘卻慢慢地一個人把油鹽店的所有窗戶一扇扇都檢查是否栓好,這才把大門拉上,拿出一把銅鎖,吧嗒一聲鎖好,拿起油紙傘,對左少陽苦澀一笑,撐著傘走進雨雪里,沿著青石板街慢慢往巷口走去,那背影充滿了落寞。

鄰居逃難走了,這讓左少陽更加感覺到了戰爭的臨近。忙提了那小袋鹽巴回到了藥鋪。

左少陽把鹽巴放了,又給崔老太爺用鶴嘴壺灌了藥,復查一番,見病勢依舊沒有任何好轉跡象,不禁心中更是沉重。

本來這一晚是翟老太太和牲夫人守夜的,可白芷寒不知想什么,死活要再守一夜,龍嬸自然不會自己一個人回去睡覺,便也留了下來,四人商議,翟老太太和暫夫人守前半夜,白芷寒和龍嬸守后半夜。

左少陽不管她們怎么守夜,回到炮制房,也懶得洗漱,爬上閣樓躺下睡覺。

p:馬上就要月底了,雖然連續幾天都是三更九千字的猛烈攻擊,但我軍還是沒有前進一步!

為了方便下次訪問,請牢記,您的支持是我們最大的動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