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50章 劫富濟菩薩

第150章 劫富濟菩薩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50章 劫富濟菩薩

眼下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這個飛賊的身上了!但愿他沒睡覺,及時能發現自己插的標志。

他一路躲躲藏藏,好幾次差點被巡街的捕快和民壯發現,好在才剛剛宵禁,巡查的力度還沒有這么嚴,這才心驚膽顫有驚無險地來到清風寺外。找了根長長的枯樹枝插在專賣店廟門口的草地上。祈禱那飛賊蕭飛鼠能看見。

辦完之后,他順著小巷回到了藥鋪的后門。

二老正慌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聽到廚房后門有人敲門,還有兒子憋著的聲音叫門,梁氏又驚又喜,趕緊跑到廚房開了后門,左少陽氣喘吁吁進來,靠在門上,一顆心這才落在肚子里。

左貴怒氣沖沖喝問他怎么這時候才回來,左少陽只說有點事耽誤了。梁氏眼見兒子回來了,喜得心花怒放,忙不迭替兒子說話,又說兒子今天本事,一個方子就賣了一百兩銀子,另加一成分紅,該高興高興才是,不要生氣。

左貴想想也是,反正兒子平安回來了,怒氣也消了。

左少陽沒看見那箱銀子,急忙問道:“錢呢?”

左貴老爹道:“已經讓你娘收起來了。我先前就說過,你自己賺的錢,你可以自己決定怎么花。你娘也只是替你保管一下。你現在能賺錢了,爹很高興,爹知道你是個很懂事的孩子,不會亂花錢的。你現在在衙門定了十畝荒地種藥材,那得花銀子的……”

梁氏道:“還要留些給忠兒娶媳婦呢!”

左貴笑道:“你這老婆子昏了頭了?一百兩銀子,十萬文錢,你要一個個數,數到明兒天亮都數不完!還擔心沒錢娶兒媳婦?放心吧。對了忠兒,剛才我聽你和祝老掌柜說桑家老母說的事情,說什么你有了錢就可以辦了,剛才我不好問,到底是什么事?”

“真的沒啥事。”左少陽呵呵笑道。

左貴臉笑容一斂:“你不說你以為我就不知道了?哼,她桑家要七萬文的彩禮,才答應把桑小妹嫁過我們左家來,對不對?”

左少陽愣了一下,很有些不好意思,訕訕道:“嗯,爹你咋知道的?”

“從衙門回來的路上,你跟那打柴的苗姑娘說話,我先回來,路上被清香茶肆的王婆給攔住了,說了桑家已經答應這門親事了,只是要彩禮七萬文。你們什么時候托媒去說的親?”

梁氏苦著臉陪著笑道:“老爺,這是年前的事情了,那王婆說忠兒跟清香茶肆的三丫頭挺般配,問我是不是說給合一下。我就同意了。王婆就是問了,他們當時沒表態,一直托到現在,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同意的。”

左貴板著臉冷冷道:“這件事為什么不跟我說?”

“是,是我錯了,當時只是想先探探口風,如果對方也有這個意思,再跟老爺說,然后托媒去正式提的,只是…….”

左貴厲聲道:“我說過很多遍了,忠兒是我左家的獨苗,這兒媳婦必須我親自決定,你沒長耳朵嗎?”

梁氏嚇得一哆嗦,兩手搓著低著頭,眼中都是淚。

左少陽忙道:“爹,算了吧……”

“什么算了!這是終身大事,如何能草率提親?盡管桑家上次幫了我們,但橋歸橋路歸路,一碼歸一碼,這份情我們會還,但跟結親不能搭一塊!你們沒聽說嗎?前些天,他們那三丫頭,當街發瘋,還拿板磚要砍人,差點把惠民堂的倪大夫都拍死了。一個瘋子能進我們左家當兒媳婦嗎?”

左少陽幫著母親嘟噥了一句:“當時娘又不知道啊……”

“不知道?就算沒這檔子事,這門親也該斟酌,他們一個開茶肆的,大字不識幾個,能配得上我們左家嗎?別忘了,忠兒的太祖那可是八品官,我們左家可是官宦世家,兒媳婦草率就這么定的嗎?萬一他當時要是答應了,這門親能稱心如意嗎?”

梁氏都快哭了,哆哆嗦嗦一句話都不敢說。

左少陽道:“爹,算了,這事不說了行嗎?他們要彩禮七萬文,簡直是拿閨女當商品出售,我才不想花錢買媳婦呢,那成什么了!所以我當場就拒絕了。”

左貴一愣,隨即笑了:“好!忠兒這話說的有理,咱們家什么樣的人家,用得著花錢買媳婦嗎?現在,白花花的一百兩銀子擺在這了,七萬文?嘿嘿,真要花七萬文買媳婦,什么樣的好閨女買不到?用得著巴巴的求到他桑家去?行了,夫人,明兒個你去告訴那王婆,這門親免談!”

“是……”梁氏忙答應道。

左少陽眼前立刻浮現出桑小妹憂傷的眼睛,心中一陣激動,張口道:“爹,還是算了吧,別去說了,他們當初不是拖了我們好長時間沒搭理嗎,我們這么巴巴的立馬回答,反而顯得我們小氣了,我們也學他們,不予理睬,豈不更好?”

左少陽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么說,只是脫口就說出來了。或許內心深處還有著對桑小妹的眷念,不愿意就此堵死這條路。

左貴捋著胡須連連道:“忠兒說得有道理。好吧,這件事不予理睬就是,那王婆再來問,只說沒想好。呵呵行了,早點睡吧。”然后背手進了屋。

左少陽對母親梁氏道:“我這還有兩錠銀子,剛才準備買米的,沒買成,娘你一起收著吧。”左少陽把銀子遞給母親。

梁氏抹抹眼淚點點頭,接過銀子,跟著左貴回房去了。

左少陽不知道晚上蕭飛鼠能否看見自己插的標簽,然后來找自己,如果沒看見,那明早五更宵禁結束前得跟父母說明自己的擔憂,然后等宵禁一結束,立即讓二老跟自己一起去買米。如果蕭飛鼠及時來了,那就把錢給他去買米就行了。所以現在倒還不用跟二老說這件事,免得他們擔憂。

左少陽回房躺在床上,一點睡意都沒有。這一夜都在烙燒餅,就怕睡著了耽誤正事。不過心中有事,而且是大事,他自然一點睡意都沒有。

眼看將近五更了,左少陽正睜大眼盤算著怎么買米以及買到米之后怎么辦,忽聽得窗邊有咄咄的聲音,抬眼瞧去,看見窗戶處印有一個人影,而且是倒著的,頓時嚇醒了,驚問:“誰?”

他枕邊窩里小松鼠閃電一般嗖就過去了。便聽見窗外那人低聲道:“小兄弟,是我!”

一聽聲音,左少陽聽出就是那個娘娘腔的飛賊蕭飛鼠,心中狂喜道:“蕭老哥,你來了!黃球,快回來!”

小松鼠已經竄到窗邊,橫著身子抓在窗欞上,警惕地盯著窗外,聽到他的召喚,立刻跳到床上,縱向跳了回來。左少陽抱著小松鼠,跪爬過來,湊到窗邊,用手指捅破窗戶紙往外一看,只見蕭飛鼠倒吊在自家藥鋪屋檐下,兩手抱肩,十分悠閑的樣子,忙低聲道:“蕭老哥,你看見我插的標記了?”

“看到了,你找我,我正也有事找你,呵呵。”

“那你等等,我馬上出來。”

“現在宵禁,你到哪里去?等等,我從房頂把你吊上去,咱們房頂說話!小聲點就行。”

“好!”

左少陽仰著腦袋等著,片刻,頭頂瓦片無聲無息被揭開,一根細繩落了下來。左少陽急忙將細繩捆在腰間,兩手握住,扯了扯。便覺腰間一緊,身子慢慢往上升,到了房頂,一只蒼老的手伸過來抓住他往上一提,并不放下,單手提著他,輕巧地走到屋頂房梁上這才放下。

這蕭飛鼠雖然手里提了一個人,走在房頂瓦片上,卻連一塊瓦都沒有碎裂,輕功當真了得。

左少陽發現房梁上放有一個大包裹,有些奇怪,轉念一想便明白了,低聲道:“老哥去劫富濟貧,啊不,劫富濟菩薩?”

蕭飛鼠眼睛一瞪:“不許拿菩薩說笑!”

“哦”左少陽吐了吐舌頭。

蕭飛鼠道:“今天你到衙門幫惠民堂倪二作證,那場官司前后我都看了。”

“你當時在場?我怎么沒看見你?”

“我想讓你看不見,就算站在你面前你也不知道!”

“真的?呵呵,你易容術這么高啊?這臉不會也是假的吧?”左少陽伸手去摸他粗糙蒼老的臉。

蕭飛鼠一巴掌打開了他的手:“正經點!”

“哦。”左少陽訕訕把手收了回來。

蕭飛鼠道:“我看那惠民堂倪二雖然可惡,但是到底不是存心下毒害那隋家老太太,他超量用藥,目的也是想救這隋家老太太,只是本事不濟,才出了岔子。他們家賠了個傾家蕩產,這倪二又挨了六十大板,算起來已經夠意思了,想不到這隋掌柜如此惡毒,竟然買通皂隸,將倪二兩腿打斷,讓他一輩子成了個殘疾,算得上為富不仁了,所以,剛才我就去了這隋家一趟……”

“我知道了!這隋掌柜今天得了那么一大筆賠償,又心腸狠毒,為富不仁,所以你這個半吊子義俠便去劫富濟……,這個什么去了,對吧?”

“正是!”蕭飛鼠嘿嘿笑道,“我不僅把他今天從倪大夫那里得到的好處都拿來了,還把他的金銀細軟也一家伙端了,喏,滿滿一大包,這會子他不心疼死才怪了。這一大包,至少夠幾十個寺廟翻修擴建,給幾十個佛祖菩薩上金粉的了。嘿嘿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10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