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27章 按下葫蘆浮起瓢

第127章 按下葫蘆浮起瓢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27章 按下葫蘆浮起瓢

有錢能使鬼推磨,終于在第二天晚上,見著了州刺史歐陽(擋住了看不到)歐陽刺史的兩個佐官都拿了倪大夫的重禮,自然幫他說話,拍胸脯打包票說聽了這件事,覺得其中有些隱情,希望刺史大人能見見倪大夫,弄清事情原委。

這倪大夫重重的送了一筆厚禮給歐陽刺史大人。

歐陽刺史這才勉強同意停倪大夫說說到底怎么回事。

見面時在歐陽刺史的內宅花廳里進行的。

倪大夫進得們來,又是磕頭又是哀求,哭得天昏地暗的。

歐陽刺史只是神情淡漠地瞧著他,甚至還有些厭惡。

倪大夫知道,光是靠這個是說服不了歐陽刺史改變主意的,便磕頭哭訴道:“刺史大老爺,舍弟之所以用烏頭達到八枚,主要是隋母的病情實在危重,非重用烏頭不能治也。”

“本官問過湯博士,家母的病情的確很沉重,只是,從無人用烏頭過五枚者,你弟這廝從醫三十年,深諳醫術,對此十分了解,若不是想謀害家母,斷不會重用烏頭至此!你還有何冤屈之處?”“大老爺有所不知,鄙縣有家藥鋪名叫貴芝堂,這貴芝堂掌柜的姓左,他兒子名叫左少陽,這小郎中不知從何處得了個偏方,可以炮制烏頭,驅除毒性而不損藥效,他曾用八枚烏頭治好了恒昌藥行祝藥柜的風寒濕痹證,而且沒有中毒!”“哦有這等事情?”刺史也略通醫術,壓根不相信倪大夫說的八枚烏頭還不會治死人,還能把人病治好的事情。

冷笑道:“本官警告你,不要為了救你弟弟,就編造謊言誆騙本官,否則,本官也會治你的罪的!”“草民不敢,草民說的句句是實,請大老爺明查,若有半句欺瞞了大老爺,草民任憑大老爺處置,絕無怨言。”

事到如今,這倪大夫也是豁出去,歐陽刺史見他如此肯定,便吩咐把湯博士叫來。

湯博士來了之后,刺史把這事說了,問道:“你覺得有無這種可能?”湯博士冷笑道:“絕無這種可能!那貴芝堂我倒是聽說過,掌柜的姓左,因為看病喜歡用桂枝,人稱‘桂枝郎中’,其實沒什么本事,也就會看個頭痛腦熱的,聽說窮得連房租都交不起,要是真會炮制不中毒的烏頭的本事,何至于此?”歐陽刺史一聽大怒,桌子一拍,指著倪大夫道:“好你個大膽刁民,竟敢誆騙本官,來人……”“大老爺!”倪大夫這次卻沒有哀求,跪在那里挺直了腰板,抱拳道:“那左郎中以前的確很不濟事,這炮制方法是他兒子新近才從別處學來的,左郎中并不知道,而貴芝堂小郎中新法炮制烏頭這件事,至今知道的人也不多,他就是用這種新法炮制的八枚烏頭,治好了恒昌藥行祝藥柜的病,所以祝藥柜跟他簽訂了合約,專門采購他炮制的新烏頭,為了推銷藥材,每個藥鋪都免費送了不少。

我們惠民堂也得了,舍弟用的就是他們免費贈送的藥材!為了證明此事,草民還專門從祝藥柜那里吧他們簽訂的協議借來了,請刺史大老爺過目。”

倪大夫說著把祝藥柜跟左少陽簽訂的炮制藥材的協議摸了出來,雙手舉在頭頂。

旁邊的侍從過來取了,送到了刺史大人面前。

歐陽刺史取過,看了一遍,眉頭皺了皺,遞給侍從還給了倪大夫。

歐陽刺史捋著胡須沉吟片刻,道:“果真有八枚烏頭治病不死,病還能治好的么?”“草民所說句句是實,求大老爺明察啊。

他們倆都在本縣,調來一問,便可查清。”

湯博士呵斥道:“大老爺如何做事,還用你來教?”倪大夫嚇得匍匐在地,不敢再吭氣。

歐陽刺史瞅了一眼地上的倪大夫,又瞧了瞧桌上擺著的這倪大夫送來的厚重的禮單,這份禮可不輕吶,想了想,道:“好,本官會指令錢縣令,讓他傳訊恒昌藥行的祝掌柜和貴芝堂的那位小郎中,查證有無此事,若真有此事,本官倒可以酌情從輕落,否則,不僅嚴辦,而且還要治你的罪!”倪大夫大喜過望,又是叩頭又是賭咒誓證明這事是真的。

歐陽刺史揮手讓他退下,這才磕頭告退。

從州衙門內宅出來往門口走,倪大夫微微舒了口氣,大半輩子的積蓄都快花光了,終于看到了一點曙光,現在最后也是最難辦的,就是貴芝堂這一關了。

一想到這,倪大夫就頭大,手里的錢連給左家,更不要說還有跟隋家賠罪這筆錢。

看來只了。

自己手里倒是還有一些良田,可現在田價太低了,賣不出好價錢,宅院就這一棟,賣了就無處棲身了。

手里倒還有些貴重藥材,只是一時半會不好變現。

一想到藥材,他眼睛一亮,左郎中家開藥鋪,何不用貴重藥材做禮物,就不用變現了,而且也對胃口。

應該更為合適。

至于隋家,老婆還有一些飾,只能拿去典當換錢送禮賠罪了,還不夠的話,就只有賣田產了,低價也沒辦法。

總不能把房子賣了。

一路想著,剛走到衙門口,便看見自己馬車旁邊站著幾個人,卻是自己藥鋪的伙計,都是一臉焦急,額頭冒汗,不僅吃了一驚,忙問怎么了。

一個伙計忙上前哈著腰稟報:“老爺,不好了,小少爺病得很重,都抽抽了!”“什么?”倪大夫大吃一驚,“怎么回事?”“小的也不知道,今天老爺去了州衙門之后,小少爺吃了藥,還是不見好轉,到了下午,就開始抽搐。

兩眼上翻,口吐白沫,四肢冰涼,人事不省了!”倪大夫嚇得臉都白了,這幾天都在忙弟弟的事情,想不到偏巧這時候兒子又病重了,自己沒好生給他醫治,竟然病重如斯,急忙鉆進馬車,急匆匆趕回了藥鋪。

進藥鋪直穿后堂,便聽見妻子的哭泣聲,心中更是驚恐,生怕兒子已經不治。

門口仆從見他回來,都哭著躬身施禮。

“小少爺怎么樣了?”倪大夫急聲問道,“還有沒有氣?”“昏死過去了。

氣倒還有,只是是十停去了停了。

嗚嗚嗚”孩子還有氣,讓倪大夫稍稍放了心,搶步進屋,便看見妻子和弟媳婦,還有母親都在屋里,不停抽噎著抹眼淚。

兒子直挺挺躺在床上,一動不動。

聽到丫鬟仆從施禮說話,倪大夫的妻子忙起身道:“老爺回來了?”倪大夫沒有多說,先附身看了看兒子的臉色,見面色灰白烏暗,形體枯瘦,呼吸微弱至極,真可謂氣若游絲了。

忙在床邊凳子上坐下,拿過兒子手腕診脈,感覺兒子手掌冰涼,摸上去,手肘以下冷若寒冰,又摸了摸腳,腳膝蓋以下,也都是寒冷之極。

又摸了摸臉頰和脖頸,也是冰涼。

急忙提腕診脈,脈微欲絕!倪夫人急聲問道:“老爺,智兒怎么樣?”“病邪由陽入陰,少陰陰寒極盛,陽氣頃刻欲脫,實數險惡之證!”一屋子人頓時大哭起來。

倪母顫巍巍道:“兒啊,你趕緊想辦法救救智兒啊。”

倪大夫手捋胡須沉吟片刻,沉聲道:“此證必須驅陰回陽,和中固脫。

用四逆湯急煎喂服!”“那趕緊開方啊!”倪大夫心中充滿了自責和惶恐,兒子這病其實也不是特別疑難,剛開始只是傷寒,高熱腹瀉,自己下方用藥之后,高熱退了,腹瀉也止住了,但是兒子卻一直昏睡不醒,又用了藥,不僅沒有好轉,反倒急劇直下,現在更是四肢厥冷,陽氣欲絕,到了十分危重的境地。

他心中十分自責,要是換做平時,自己能靜心下來,精心治療,應該能準確辯證,不至于展到現在這地步的。

偏偏這幾天都在忙弟弟這件事,給兒子看病也沒有十分用心,特別是沒有隨時觀察兒子的病情變化,也就沒有及時調整用藥,以至于病情急轉直下。

事到如今,他已經沒有把握把兒子的病治好了。

盡管四逆湯對這種少陰證下利虛脫是對癥的,但按照他自己以往診治此類病例的經驗來看,病重到這個地步,就算用對了方劑,能救回來的比例也很小了。

文本最快。

只希望這一次兒子能是個例外。

他拖著沉重的步履,在書案后坐下,提筆寫了個四逆湯的方子。

寫好方,看了看準備遞給旁邊的煎藥藥童,想了想,長嘆一聲,站起身來,把方子攥在手里,背著手走到前堂,自己親自抓藥。

藥抓好之后,倪大夫親自來到煎藥的廚房,蹲下身煎藥。

一旁的藥童道:“老爺,我來吧?”倪大夫或若未聞,他心里很清楚,這劑藥,只怕已經不能力挽狂瀾,把兒子一條命救回來了。

所以,他潛意識里想自己親自煎藥,盡盡心,表達自己對兒子的愧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