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01章 做棉袍

第101章 做棉袍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01章 做棉袍

左少陽也想不通,不過,他也懶的去想了。既然知道這老者是個飛檐走壁溜門撬鎖的盜賊,昨夜抓他的不是仇家,而是衙門捕快,那就不是江湖仇殺了,也就不用擔心對方找自己尋仇,心中的石頭也就放了下來。心想對這些飛賊還是敬而遠之的好。便拱手道:“前輩如果沒別的事,我就回去了。家人還等著我呢。”

“那好,”蕭飛鼠拱手道:“蕭某本來想送點錢給小兄弟聊表謝意的,可……,唉,不說了,總之大恩不言謝。蕭某還要在貴地呆一段時間,若有用得著蕭某之處,就在這清風寺外面左邊草地上插根樹枝,我看見了,就會來找你的。”

左少陽打著哈哈道:“好的,多謝!”

左少陽下了鐘樓,走到門口,回頭再看,鐘樓上已經沒了那蕭飛鼠的蹤影。

他回到家里,梁氏正好把菜上齊,招呼道:“飯菜都備好了,爺幾個入席吃酒吧!”

侯普忙讓開道,等左貴慢騰騰起身,一步三搖過去,在首席坐下,這才和左少陽兩人分兩邊坐在他身后,梁氏和茴香也各自坐了。

左貴不急著舉杯,望著左少陽:“今天修倉庫怎么樣了?”

“圖紙畫好了,我提了要求。后面這些天他們自己修,我抽空去看看,確保符合要求,竣工之后我去驗收,然后就可以裝藥材儲藏了。”

“你說的這倉庫……,真有效果嗎?”

左少陽笑道:“只要嚴格按照我的要求施工、儲藏藥材,就不會有錯,一準比他們現在強得多!損失的藥材也少得多!”

左貴聽他說得很肯定,可心里還是有些忐忑,就怕收了人家的錢,沒辦好事心中有愧。梁氏最清楚丈夫心中所想,陪笑道:“今天我看那祝老掌柜喜笑顏開的,應該很滿意忠兒辦事的。你就放心吧。”

侯普先前迫不得已把債主領來跟老岳丈要債,心中愧疚,一直想找補回來,也幫腔道:“是啊岳丈,大郎忠厚老實,沒把握的事情他是不會干的。那祝藥柜的為人我最清楚,做生意從來不吃虧的,但又是個極其精明的人,他這下能拿出二兩銀子讓大郎幫著修藥材倉庫,又出一兩五錢銀子一個月,請大郎幫著炮制藥材,那絕對是看準了能賺錢的事!岳丈,祝藥柜這么精明的生意人都放心忠兒,您老還有什么不放心的?”

這話說到左貴心里頭去了,臉上這才有了笑容,端起酒杯道:“行吧,就這樣吧,忠兒用心做就是,你也辛苦了,來,咱們都喝一杯!”

一家人把酒都干了。

左貴放下酒杯,左少陽幫他夾了一夾菜。左貴沒吃,望著菜肴,想了想,才道:“明兒個一早,你跟我去一趟茶肆。”

左少陽左右看了看,問:“爹是說我嗎?”

“廢話!不是你還有誰?”

“哦。明兒一早不挑水了?”左少陽還想著借挑水的功夫瞧瞧桑小妹,心中還在擔心桑小妹是否被父親責罰了。從上次在茶肆買茶的情形來看,桑老爹對桑小妹還是很嚴厲的。

“不挑了,我們早去早回,喝杯茶說說話就回來。主要就是借喝茶,順便給桑老爹道個謝,人家幫咱們度過難關,得去謝一聲。跟他說明白,三四個月內,就把小妹典當的嫁妝贖回來送還。好讓人家放心。”

“好的。”

“現在家里還有多少錢?”

梁氏道:“總共還剩五百多文。”

“嗯,上次老槐村賈老爺送的布和棉絮,當了能當多少?”

“茴香給兩個孩子用了一部分,剩下的當的話可能能當個三四百文。”

左貴皺了皺眉:“這么點?我看這布料絲綿都挺好的,就算用了一部分,剩下的怎么都值個千八百的吧。”

茴香陪笑道:“爹,這是當東西,肯定不是貨的實價了。能當三四百文我看都很不錯了。只怕連這個家都當不到!”

“我還想著當了布料棉絮,有些錢先把桑家小妹的首飾贖一點出來呢。”

茴香道:“爹,我瞧您這主意不怎么好,你拿當東西的錢去贖東西,拿不虧大發了嗎?反正現在弟弟也能賺錢了,等錢夠了再去贖,那才不虧。這綢緞和絲綿,當也當不出幾個錢來。我看倒不如給您二老和弟弟做夾襖算了。我瞧做三套夾襖足夠了,還有富余呢!”

侯普也笑道:“是啊,岳丈,這寒冬臘月的,您二老該添件夾襖才是,特別是大郎,他以后要經常去恒昌藥行跑生意,這生意場上呀,最講究的就是個體面,大郎這一身說實話,太寒磣了點。有些丟您老的面子。所以啊,茴香說得對,剩下的布料絲綿,給你們三位每人做一套夾襖。暖暖活活的。體體面面的。也好出去做生意不是?”

梁氏也陪笑道:“老爺,我看茴香和姑爺說得有些道理,忠兒是該穿得體面些……”

左貴眼睛一瞪:“多嘴!爺們說正事,你插什么嘴?”

“哦。”梁氏忙閉嘴低下頭。

左少陽見母親受委屈,忙岔開話題道:“爹,明天咱們還上山巡醫嗎?”

“還巡醫?”左貴瞪眼道,“你還得給人家炮制藥材呢!收了人家的錢,得好好替人家辦好事情,別搞得三不像樣的!聽到沒有?”

左少陽忙哦了一聲。

梁氏生怕丈夫太過嚴厲訓斥,兒子受不了,忙陪著笑臉轉開話題:“吃菜吃菜!老爺,您別光顧著教訓忠兒了,趕緊吃菜啊,菜涼了……”

“你懂什么!”左貴瞪眼道,“玉不琢不成器,他越是有了點出息,就越要好生點撥!特別是你,平素就寵著他,總有一天寵壞了,走了歪路,玷污了祖宗名聲,如何得了?”

“是是。”梁氏訕訕地答應著。

左少陽嘻嘻笑道:“爹,我會走正道的,您就放心好了,我不會給祖宗丟臉的。——我敬您一杯!”

“嗯!”左貴緩緩點頭,四平八穩地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放下杯子,侯普是衙門里的人,雖然只是個書吏,但到底是官家的人,在左貴老爹的眼目中還是有些分量的,所以咂了咂嘴,道:“既然姑爺都說了,那就給忠兒做件夾襖好了。穿體面點出去也好。”

左少陽忙道:“要做二老也得做,不然我不要!”

左貴眼睛一瞪又要發作,侯普忙陪笑插話道:“岳丈,大郎這也是一番孝心,要不你二老就做一套得了,反正剩下的布料絲綿,當了不值什么錢的,也派不上別的什么用場。大郎出去做生意要體面,岳丈您老坐堂問診也要體面不是,你穿的體面了,人家病患瞧著心里也踏實啊。”

左貴想了想,輕嘆一聲,點點頭,轉頭問梁氏道:“做了三套夾襖,剩下的還能做一絲綿襦裙不?”

茴香忙陪笑道:“爹,我不要,您瞧,我這身上穿著絲綿襦裙的哩,侯普他們衙門每年都要發布料絲綿啥的,不缺棉衣。”

“我沒說給你!”左貴哼了一聲,道:“剩下布料絲綿要是夠做一件襦裙的,明兒個去茶肆,就給桑家小妹。人家幫咱們這么大一個忙,不拿點東西去,怎么好意思進門?”

茴香這才明白,訕訕道:“爹說的沒錯,——夠的,肯定還夠做一件襦裙的!”

梁氏也點點頭。

“那好,就這么定了。”

喝著酒,左貴又問左少陽道:“這炮制藥材,你一個人忙不過來,你母親左右無事,可以幫幫你。”

梁氏訕訕笑道:“我……,我笨得很,只怕不會做喲。”

“炮制個藥材嘛,有什么不會的,忠兒教你就是。”

川烏、草烏、附子和天南星的炮制都比較麻煩,制天南星先要把藥材除去雜質,洗凈,然后按大小分開,分別用清水浸泡,要一直泡到切開嘗微有麻舌趕時才能取出,中間每天要換兩三次水。浸漂好之后,把適量的生姜片、白礬放在鍋里加適量水煮沸,再把浸漂好的天南星倒進鍋里一起煮,煮到內無干心時再取出來,晾到半干,再切薄片,干燥,然后把碎末篩掉就行了。制川烏和草烏的過程大致與天南星相同,也是要浸漂到內無干心取出,加水煮沸兩三個時辰,或者蒸三四個時辰,切開大個的內無白心,口嘗微有麻舌感后切片干燥。

附子的炮制品種比較多,有鹽附子、黑順片、白附片、炮附片、淡附片、黃附片等不同規格,炮制方法不同,應用范圍也各有不同。不過,鹽附片、黑順片、白附片和淡附片的炮制方法跟天南星有些類似,也是需要長時間的浸泡,只是泡液不同。

天南星、川烏、草烏和附片的浸漂、換水、煮沸,需要時間都很長,工藝也簡單,倒是可以讓母親幫忙進行,自己可以抽空幫父親行醫,這才是最終的正道。便笑道:“娘,你幫我炮制天南星、烏頭和附片就行了,這幾樣很簡單的,我一說你就會了。”

“嘿嘿,是嗎?”梁氏搓著手有些緊張。

左貴皺眉道:“教你做你就做呀,忠兒還要幫著恒昌藥行修倉庫,又要照顧外面藥鋪的生意綁著我行醫,你不懂藥幫不上忙,不幫著他炮制藥材,你想累死他呀?”

“嘿嘿。”梁氏訕訕笑著,“我腦瓜子笨,做不好笑話我倒也罷了,就怕耽誤你們的正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