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77章 香閨診病

第77章 香閨診病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77章 香閨診病

桑小妹本來就紅撲撲的臉蛋,此刻更成了塊大紅布。羞澀地把眼淚汪汪的臉扭了過去。

左少陽這才回味過來方覺稱呼欠妥,聽姐姐茴香說,桑家有女三個,大女兒和二女兒都成親了,只有桑小妹待字閨中,這少婦是桑小妹哥哥的老婆,也就是桑小妹的嫂子,而自己剛才隨口稱這少婦為嫂子,豈不是成了桑小妹的男人了嗎,頓時面紅耳赤,訕訕地對那少婦道:“不好意思……,我……,這個,請教姑娘如何稱呼?”

少婦吃吃笑著,道:“你都叫我嫂子了,還想改口啊?”

桑小妹又羞又窘,沖著少婦嗔道:“你!你!這會子還拿人家取笑!咳咳咳……”一著急,捂著胸不停咳著。

“好好!看你病成這樣,暫且放過你,不說笑了!”那少婦扭臉瞧著左少陽,道:“我娘家姓黃,我閨名一個芹字。你就叫我芹嫂子好了,嘻嘻”

桑小妹臉上更是紅暈滿腮,直接以名加嫂子的稱謂,是自家人才這么稱呼的。要是外人,應該稱為桑家嫂子,或者桑家大嫂。她這稱呼還是有把左少陽當自家人的意思在里面。

左少陽哪里知道古代稱謂里的這些門道,老老實實拱手作揖:“哦,芹嫂子。”

黃芩笑得前仰后合,羞得桑小妹把臉都躲進了被子里。左少陽愣頭愣腦瞧著她們兩,不知道他們在笑什么。

黃芹嘻嘻哈哈笑著對桑小妹道:“你這幾天哭得稀里嘩啦的不就是為了這個嗎。這下行了吧,人家小郎中的意思已經很明白了,不用哭了吧?”

桑小妹把被子往下拉了一條縫,眼中雖還有淚花,但卻已是喜上眉梢,卻故意板著臉道:“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賣了!”

“好好,我不說了,”黃芹一邊笑一邊招呼左少陽:“快坐下,給小妹瞧病吧。”黃芹接過左少陽手里的鈴醫幡子放在墻邊。

左少陽雖然有些不明白她們說的話,但多少猜到與自己有關了,臉上有些發燒,正不知如何打發這尷尬,聽黃芹這么說了,正好叉開話題,忙把背上的藥箱卸下來,放在圓凳邊,撩衣袍在圓凳上坐下,瞧了一眼桑小妹,陪笑道:“真是不好意思,上次我沒來河邊,是因為……”

“我聽我嫂子說了……”桑小妹臉紅紅的,慢聲細語道,“多謝你來給我看病。上次你教我的方子,用了很好,我還沒好好謝謝你呢。”

“上次的方子?”左少陽一時沒轉過彎來。

旁邊黃芹嗔道:“哎喲,就是上次在河邊水井挑水,你告訴小妹的,給她二姐回乳消脹的那方子啊。她二姐用了果真就好了。”

“哦,是啊。那就好。”左少陽訕訕笑了笑:“姑娘哪里不舒服?”

桑小妹正要說話,黃芹已經搶先說道:“等等!剛才小郎中在下面給那祝老爺子瞧病,祝老爺子不說自己如何不好,只讓小郎中自己瞧,還真就把病給瞧出來了,看那祝老爺子的神色,小郎中說得很準的。要不,你也讓他給你瞧瞧,看能不能說準了你的病?”

桑小妹勉力一笑:“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這里有沒有外人,他就算瞧不準,難不成咱們還笑話他?就讓他自己個瞧瞧吧!”

左少陽道:“行啊,我先瞧瞧,看能不能說準了姑娘的病,不過,這外感病辨證很多情況下是靠病人的自我感覺,大夫是沒辦法直接感受到的,我只能說個大概,如果說的不對,姑娘得給我糾正,因為我需要知道你的感受。”

桑小妹點點頭,

“那好,我先給姑娘摸摸脈。”

桑小妹把一只手慢慢從厚厚的棉被下伸了過來,黃芹幫著將她衣袖挽起,露出了雪白的皓腕。左少陽伸出三指,中指定關,余下兩指輕輕搭在寸、尺部上。凝神體察脈象。片刻,又道:“我再瞧瞧姑娘舌象。”桑小妹羞答答把香舌吐出半截,左少陽湊上去觀瞧。又道:“我能摸摸姑娘的額頭嗎?——我想看看姑娘是否發燒。沒別的意思。嘿嘿”

黃芹嘻嘻笑道:“你就是有別的意思也沒啥。”

“嫂子!”桑小妹嬌嗔道。

“好好,我不說了!”

左少陽小心地伸手探了探桑小妹的額頭。微微點頭,道:“桑姑娘這是外感風寒,氣郁不舒證。”

桑小妹瞧著他,顯然沒聽懂這證名。

左少陽道:“姑娘,你是不是感到很冷,但身上卻很燙,頭痛,卻不出汗,胸脘處感到痞悶,胃口不好不想吃東西?”

他說一句,桑小妹就點點頭,本來無神的雙眸慢慢有了光彩。

旁邊黃芹道:“我說小妹,你別光亂點頭喲,他說的不對你就要說他,別什么都向著他!”

“他說的……,都沒錯啊……”蘇小妹弱弱地道。

黃芹兀自不信,瞪眼瞧著左少陽:“哎,小郎中,你就摸摸脈,瞧瞧舌頭,摸摸腦門,就能知道小妹患的啥病?你是怎么看出來的?”

左少陽笑了笑,道:“桑姑娘脈浮,浮脈主表,舌苔薄白而不膩,苔白主寒,姑娘額頭發燙蓋著這么厚的絲綿被,上面還要加一件襦裙,肯定是怕冷了,但額頭無汗,而診脈時也發現姑娘手心無汗感。姑娘說話之時,眉頭一直微蹙,這是頭痛的自然反應。加之我已經知道姑娘是在河邊洗衣服等我受的寒生的病,根據觀察到的情況判定姑娘惡寒身熱,頭痛無汗,在結合脈象舌象,便可以肯定是外感風寒證了。”

“是嗎?那你又如何知道她胸脘痞悶呢?”

“很簡單。”左少陽指了指床頭邊的那矮桌上的大半碗稀粥,“這應該是姑娘早上準備吃的早餐吧?”

黃芹道:“是啊,早起我給她做的,她只吃了兩口就說吃不下了。”

“這就對了,外感風寒不一定必然影響飲食的,一般是體內氣郁濕滯,才會沒有胃口不想吃東西。舌苔薄白而不膩,就是氣郁的最好證明。所以,我才斷定姑娘是外感風寒,氣郁不舒證。”

“呵呵,”黃芹樂了,“我剛才說什么來著,他看病還是真有兩下子的。既然你把我們小妹的病都說對了,那你說說,小妹這病該怎么治?”

“既然知道病證,下方就容易了。風寒在表,自然要用解表的藥,同時又有氣郁不舒,那就要理氣寬中了。有一味藥叫紫蘇葉,既能發表散寒,又能理氣寬中,一舉兩得,正好可用于姑娘的病。”

“就用這一味藥?”

“自然不是,要配伍別的藥了,一個國家光有皇帝是不行的,得有文臣輔佐治理,得有將軍沖鋒陷陣,還得有百姓耕織供養,那才是一個國家嘛。治病也是這樣,一般來說,君臣佐使,各種藥都是要有的。這紫蘇葉只是君藥,相當于國家的皇帝。”

“君臣佐使?還有這么多講究啊?”

“那當然,用藥如用兵啊,這臣藥,就用香附,香附不僅自己可以行氣開郁,還可以幫助紫蘇葉調暢氣機,就像一個國家的大臣一樣,輔佐君王治理國家,同時,臣藥香附也可以借蘇葉的升散,上行外達祛邪。你們看,這像不像一個國家君王與朝廷重臣的關系?”

“那佐藥和使藥呢?”

“胸脘痞悶主要原因是氣郁,但也與濕滯有關,所以,還要配伍理氣燥濕的藥,陳皮這味藥最適合擔當此任。可以幫助君藥和臣藥行氣滯舒暢氣機,自己還能化濕濁行津液。另外,再配伍一味藥甘草。能健脾和中,與香附、陳皮相配,行氣而不致耗氣,還能調和藥性,身兼二職,算是佐藥兼使藥雙重身份吧。另外,姑娘有點咳嗽,再加點桔梗幫助化痰止咳……”

“行了行了,說得好不如做得好,我們可不管你用的什么君藥臣藥,能治好小妹的病就行!”

“是你自己要問的嘛。”左少陽環顧四周,道:“我是開個方子給你自己抓藥呢,還是我給你們抓藥?”

“當然是你給小妹抓藥了,連這點殷勤都不會獻,當真是個木頭,嘻嘻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