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42章 人參

第42章 人參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42章 人參

第左少陽接過方子一瞧,是《金匱要略》附方所引《古今錄驗》的續命湯。這方能疏通經絡、調和營衛、解表祛邪。主治中風、偏癱等癥。

他心中暗自疑慮,《金匱要略》成書于宋朝,這方子怎么唐初就有人知道呢?轉念一想便明白了,盡管《金匱要略》成書是在宋朝,但它是宋朝人整理的東漢醫圣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中的雜病部分,而張仲景的這部書其實是對東漢之前醫學成就的總結,所用經方很多都是當時已經流傳于世,被醫家廣泛使用,《傷寒雜病論》雖然失散數百年,但其中的經方已經通過民間手抄本等形式流傳于民間醫者之間了,所以盡管唐初的醫者不知道《金匱要略》,對其中記載的方劑卻有知曉者,這續命湯只怕也是如此。

掃了一眼老爹左貴方劑配伍,正是續命散組成,只是其中關鍵一味藥“人參”三兩,換成了“黃芪”三兩。

左少陽看罷方劑組成,頓時明白了,為什么惠民堂等藥鋪都拒絕給這病患醫治,原來唐宋以前,對中風的認識是從“內虛邪中”角度出發的,治療上也都采用疏風祛邪,補益正氣的方藥,而要論補氣的藥,人參為首,人參是大補元氣,復脈固脫,拯危救脫第一要藥,但是,人參是十分名貴的藥材,其中的上品人參,價值超過金銀。而這方子一用就是三兩,也就是一劑藥至少要用三兩以上的白銀!相當于人民幣一萬五千元!眼見這些人衣著襤褸,哪里有錢支付如此昂貴的藥費?藥鋪要是義診送藥,又如何送得起呢?

由于人參太貴,所以他們貴芝堂并沒有這味藥,否則,賣幾兩人參就能把房租交上了,也就不用發愁了。

老爹左貴把人參換成黃芪,盡管黃芪也是補氣的藥,但跟人參相比,在大補元氣的作用上,那就是天壤之別了,如果能換而對療效沒有大的影響的話,人家早就換了。

唐朝醫者對此很無奈,左少陽卻不發愁,因為唐宋之后,對于中風的認識和治療,后世有了長足的進步,金元以來,許多醫家對中風改以“內風”立論,經過劉河間、朱丹溪、張景岳、李中梓、葉天士等等各朝代名醫的努力,特別是現代醫學研究,已經形成了遠勝于唐宋的完整的中風病治療法則,治療方法多樣化,療效也有了很大提高。治療這種病,不需要人參也能達到很好的治療效果了。

根據病患的病癥,左少陽決定用“羚角鉤藤湯”加減和紫雪合并治療。羚角鉤藤湯這方劑出自清代,以涼肝熄風為主,配伍滋陰、化痰、安神藥,標本兼治,是涼肝熄風法的代表方。這方劑中的羚羊角在現代不好找,因為羚羊是國家保護動物,但在古代就不存在了,只是一般的很普通的藥而已,他們藥鋪就有。其他的藥也都是常見藥。

由于患者邪熱內閉,神昏,所以要陪著開竅醒神的藥進行治療,左少陽配制有紫雪,頭一天用于治療老槐村那急驚風的孩子,收效顯著,想不到很快又用上了。

左少陽問那漢子:“你們是在這煎藥,還是拿回去自己煎?”

那漢子苦著臉道:“就麻煩小兄弟在這煎吧,我怕我娘病情拖不了這么久,能盡快用藥就盡快了。”

“那好!先抓一付藥吃吃看,有效了再接著抓,行嗎?”

“行行!”那漢子回頭瞧了一眼身后幾個漢子,猶豫了一下,低聲問道:“請問小兄弟,這藥費……?”

“請稍等。”左少陽很快把羚角鉤藤湯需要的藥揀好,道:“一付藥,共十二文錢。”

這藥費自然是按照左貴老爹的去人參續命散算的,真正的藥費加上紫雪要比這貴一些,但左少陽沒法說。

那漢子哦了兩聲,從懷里摸出錢袋,扯開口子,把里面的都倒了出來,數了數,只有五文銅錢。沒等他說話,后面的幾個漢子也都掏出錢袋,把錢都倒出來了,加起來,總算湊足了十二文。小心地放在左貴的桌子上。

左貴籠著袖子瞧了一眼桌上的十幾文錢,沒伸手去拿,很顯然,他知道自己那方子肯定沒什么效果,也就不想收這錢。卻不知左少陽偷梁換柱了。只是低下頭,攏著袖子,似乎在等著宣告失敗。

湯藥煎好,左少陽取出藥丸紫雪放在手心里,端著來到小床邊,背對著老爹左貴,先掐開老婦的嘴,將紫雪喂下,由于老婦已經昏迷,無法自行吞咽服藥,只能用專門灌藥的鶴嘴壺伸到喉嚨處,硬把湯藥慢慢灌了進去。

接下來,就是靜靜的等待了。

貴芝堂沒什么生意,這些人守在大堂里倒也不耽誤,只是引得路人探頭觀瞧,聽說正在救治危重病患,也有些閑人倚在門口瞧熱鬧。

姐姐茴香和母親梁氏已經在苗佩蘭的幫助下,把手推車上的座椅搬了進來,讓那漢子坐。漢子連聲道謝,卻不坐,籠著手憂心忡忡瞧著床上昏迷不醒的老母發呆。其余幾個漢子都籠著衣袖蹲在床邊的地上。也都不說話。

苗佩蘭把墻角低聲抽噎的婦人攙扶起來,兩人站在一邊,悲傷地瞧著床上的老婦,左少陽拿椅子過去招呼她坐下,她勉強笑了笑,卻搖頭沒坐。一屋子的人,又有病危的病患,左少陽自然不好跟她聊天。只得也籠著袖子站在柜臺后發呆。

大堂里十分的安靜,門口瞧熱鬧的見老是這沉悶的樣子,沒啥熱鬧可瞧,不少人都走了。

太陽落山了,天終于黑了下來,馬上就要起更了,茴香點了油燈,卻也不好催促他們離開,想等到起更再說。

就在這時,一直站在床邊守著的那漢子突然驚喜地叫了一聲:“娘!娘你醒了啊?娘!——我娘她醒了!”

那幾個蹲著的漢子一聽這話,面面相覷,都不敢相信,隨即呼啦一下,都跳了起來,圍攏在床前,喊著“娘!”“老嫂子”“大嬸”“姑姑”,亂成一團。

苗佩蘭攙扶著的婦人眼睛已經哭腫了,一聽這話,猛抬頭,甩開苗佩蘭的手,三步兩步沖了過來,拉開面前的漢子,俯身床邊,瞧著老婦,顫抖著聲音喚了聲:“娘!娘你覺得怎么樣?娘!媳婦錯了,媳婦這里給你賠罪了!”咕咚一聲跪在床邊,咚咚磕頭。

老婦眼角,慢慢沁出一顆渾濁的老淚,順著滿是魚尾紋的眼角澀澀地滾落了下來。

苗佩蘭眼中含淚,過來將那婦人攙扶起來。

左少陽鉆出了藥柜,分開眾人,來到床邊,低頭一看,果見那老婦雙目微睜,眼珠慢慢轉著,一個個瞧著眼前的人。

左少陽回身喜道:“爹!你的藥真管用,老人家蘇醒過來了!”

啊?左貴驚訝得嘴張得老大,慢慢起身,籠著的手放下來,嘴里喃喃道:“醒……,醒了?”

“是啊,爹,老人家醒了,好像能認人了!”

左貴小眼睛睜得溜圓:“黃芪……,也有人參之效?”

他嘟嚕這句話太輕,沒人聽見,茴香盡管不想讓老爹接診這病人,原因是家里實在沒錢補貼藥費了,但既然已經接了,現在又有了效果,心中到底還是十分歡喜的,跟母親梁氏也湊了過去瞧,果見那老婦眼睛轉動,在瞧眾人,只是中風之下失語無法說話。茴香欣喜地望著左貴道:“爹!當真醒過來了!你再來瞧瞧啊。”

左貴這才慌忙過來,那幾個漢子急忙分開讓路,左貴踱步來到床邊,附身低頭察看了一下,道:“老人家,老朽是給你治病的郎中,你能聽見我說話嗎?聽見就眨眨眼。”

老婦果真眨了眨眼。

圍著的眾漢子都樂了,含著眼淚嚷嚷著:“好了好了!當真神醫啊!”“就是就是!”

PS:明日大年初一,正常更新,恭祝大家多多發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