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20章 偷梁換柱

第20章 偷梁換柱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20章 偷梁換柱

老者已經猜出左少陽后面的話了。忙道:“這一點請小哥放心,家里還一棟老宅,還有些薄田,只要能救得人的性命,我賣了田地房舍給你作診金!”

他身后那老太婆嚷嚷道:“那可不行!為了救她一個,全家人都露宿街頭喝西北風啊?”

“娘!”那年輕人急聲道,“就救救你兒媳婦吧!她好歹也是一條命啊!”

“你媳婦的命是命,你娘的命就不是命了?你砸鍋賣鐵救了她,活活餓死你娘,你倒是孝順啊?當真是花喜鵲尾巴長,娶了媳婦忘了娘喲!”

躺在門板上的產婦呻吟中聽到了他們的對話,禁不住眼淚簌簌而下。那漢子不敢頂撞母親,只是摟著媳婦用哀求的眼光望向左少陽。

眼下救人要緊,左少陽不想在這件事上爭執,急聲道:“診金等一會再說吧,先救人要緊!”

那漢子狂喜,連連點頭說好,眼中滿是感激。

老者剛才被老婆一陣搶白,也想著這樣表態不妥,不能為了救兒媳把一家人的生計都斷了,聽左少陽這話,忙順桿爬,道:“對對!先救人!救人要緊!診金一會再說。”

眾人忙抬著門板,跟著左少陽來到了貴芝堂。

左貴正坐在長條桌子后面攏著袖子低著頭想心事,聽到腳步聲錯亂到了堂口,忙抬起頭一瞧,見進來不少人,用門板抬著一個產婦,痛苦地呻吟著,正是剛才從門口過去的那一伙人,不禁有些詫異:“諸位這是……?”

那漢子咕咚一聲跪倒在地:“老郎中,求求你,救救我媳婦吧!”隨即磕頭咚咚有聲。另有幾個孩子也跟著跪倒磕頭,嗚嗚哭著哀求。那老者也連連作揖,道:“老郎中,求你救救我兒媳婦吧,她胎死腹中,十數日死胎不下,用盡了藥方,惠民堂的倪郎中也瞧過了,都沒用,聽說你有……”說到這,老者立即想起剛才左少陽的叮囑,不能提祖傳秘方四個字,趕緊打住,改口道:“聽說你醫術高明,一定要救我兒媳一救!”

左貴有些手足無措,從醫數十年,他父親也就是他師父的醫術也是很平常,到他這里,也沒有出于藍而勝于藍,所治療的大多是些頭痛腦熱的小毛病,就沒遇到過什么生死大病,所以從來沒有享受過病患跪倒磕頭哀求救治的待遇,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忙起身攙扶:“快快請起,千萬不可這樣!起來,都起來吧!讓老朽先看看病人再說!”

“好好!”一聽這話,老者忙把左貴讓到門板邊。

左貴蹲下身瞧了瞧,問了一下產婦的感覺,然后診脈望舌,隨即,眉毛皺到了一起,緩緩放開手,黯然搖頭道:“晚了!這時候才救,真的晚了。”

老者心想,這老郎中果然跟剛才那年輕人說的一樣,只說晚了不肯救治,幸虧剛才少年已經提醒了,心中有數,一眾人忙又苦苦哀求。

左貴見他們跪了一地,拉起這個那個又跪下,為難道:“不是我不想救,是我也沒這本事啊。你們想想,連惠民堂的倪大夫都說沒辦法,我就更沒辦法了!”

一聽這話,眾人都得了左少陽的指點,知道老郎中會這么拒絕,磕頭更是厲害,態度誠懇之極。連那門板上不停呻吟的產婦也哀聲懇求。老者甚至含含糊糊表態說不管診金多貴,就算砸鍋賣鐵也會把診金交上。

茴香和梁氏知道左貴的能耐,哪里能治人家惠民堂倪大夫都治不好的病,生怕這些人故意找碴讓左貴治,治不好以便訛詐錢財,都苦著臉上前勸說,讓他們把人抬走,說治不了。可這些人似乎鐵了心,拉起這個跪倒那個,不停磕頭哀求。

左貴自己有些發懵,他不知道為什么這些人非要自己救治,明明已經說了自己沒這本事,可他們卻依舊跪著哀求,想了想,干脆隨便開個方子,管他有沒有用,算是治過了了事。免得他們接著糾纏。便嘆了口氣,道:“好!我治,不過,話說到前頭,治不好,可別怪我,我已經說了,這病我是沒本事治好的,你們非要我治。”

老漢忙答應了:“那是,不管好不好,只要老先生盡心,我們一樣的感激,就算治不好,那……,那也是孩子的命,我們絕不會為難先生的。”

茴香和梁氏聽他們答應了不找麻煩,這才松了口氣。

左貴點點頭,拿起毛筆,沉吟了片刻,提筆寫了一付方子。寫完之后,拿起來瞧了瞧,嘆了口氣,搖搖頭:“說真的,這方子只怕沒用,也只不過是聊盡人事罷了。拿去抓藥吧!”

伸手把方子遞給那老者,老者正要接,旁邊左少陽已經搶先接過去了,瞧了他一眼,老者頓時會意,這是人家的祖傳秘方,自然不能示人的。忙陪笑起身,跟著左少陽來到柜臺前。

左少陽瞧了一眼那方子,見是三物備急丸。這方是治療寒實腹痛,心腹脹痛,大便不通,攻逐寒積的,里面有巴豆、大黃等峻下逐水藥。看來老爹也是破釜沉船了,想用拉肚子的辦法,看看能不能把死胎拉下來。不禁苦笑暗自搖頭,如果這么簡單,那惠民堂的大夫們早就把死胎打下來了。

這方子肯定不能用,他早已經想好該如何處理了,也幸虧老爹開的是丸散劑,不是湯劑,而自己要用的藥也是丸散劑,這樣更好掩人耳目。

他將方子放在臺下,直接按照自己思路配方。他背著身悄悄從懷里取出那枚麝香,掰了半錢下來放在藥擂缽里研碎,然后從藥柜里抓了三錢肉桂,碾成末,這藥方叫做“香桂散”,是宋朝才出現的專門下死胎的名方。他學方劑學學過這方子,但在現代社會,遇到死胎不下,一般都用西醫辦法處理了,快捷方便而且也很安全,也就很少用到中醫的下死胎方劑,所以這方子從沒用過,不知道真的是否有效,現在只能硬著頭皮用了。

他一邊碾一邊對大堂眾人道:“誰有酒?這藥得用溫酒送服,我們家沒酒。”

這些人心想又不是酒鬼,誰會隨身帶著燒酒?面面相覷,那男子道:“我去打!”急步跑了出去。

左貴瞧了左少陽一樣,三物備急丸并不要求用溫酒服下,溫水就可以了,為何要用溫酒?不過先前左少陽教人家如何服用桂枝湯,說得頭頭是道,很多左貴自己都不知道,又聽左貴說是從一個神秘的老鈴醫處看來的,想必這也是這樣學來的,反正溫酒送服也不禁忌,也就沒管。

左少陽擂好藥的時候,那漢子已經拿著一壺酒回來了,喘著粗氣遞給左少陽。

左少陽拿來一個粗瓷碗,吩咐把產婦抬進左邊廂房里,把門關上,屋里只留老者的妻子和那產婦的丈夫,拿著藥蹲在產婦身邊。產婦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左少陽大聲讓產婦張嘴,產婦努力張嘴,也只張了一小半,那漢子急了,忙幫著掐開老婆的嘴,左少陽將紙包里的藥末一股腦都倒進了她的嘴里,然后將碗里的溫酒慢慢給她灌入。

產婦神智沒有完全喪失,還知道往下吞下,咕咚咕咚半碗酒都合著藥吞下了肚子。

左少陽把碗放在一旁,站起來,背著雙手,神情緊張地望著那產婦。好比一個賭棍下了注,等著莊家開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6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