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唐小郎中  >>  目錄 >> 第12章 黑面饃饃

第12章 黑面饃饃

作者:沐軼  分類: 歷史 | 兩晉隋唐 | 沐軼 | 大唐小郎中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唐小郎中 第12章 黑面饃饃

盡管離宵禁還有一個時辰,但起更后大街上便沒什么人了。路邊商鋪大多已經關門上鎖,路上也沒有路燈,只能借著路邊人家窗戶投射的燈光照路。

天上開始飄雪花了,一朵朵的,在衍射的燈光下忽明忽暗,象一個個夜空里曼舞的小精靈,落在左少陽頭上、肩上,不一會,便鋪滿了。

左少陽也不想把雪花抖落,盡管凍得牙關嘎嘎打架,耳朵生疼,他還是沒有跑,甚至也不快走,依舊不緊不慢籠著衣袖縮著脖子走著,一邊四下張望,瞧著夜色里的城鎮,在漫天雪花中,古代城鎮的一切在他眼中都充滿了新奇。

終于,他回到貴芝堂,剛一敲門,門就開了,茴香一臉焦急道:“你咋才回來,我們都急死了,你上哪里去了?”一邊說著一邊幫他拍掉肩膀的雪花。

“隨便逛了逛。”左少陽站在臺階上,跺跺腳,拿出手搓了搓,在嘴邊哈氣。

“你先前摔傷了,要是傷痛發作倒在哪里了,那可怎么辦!趕緊進屋吧!”

左少陽進到大堂,大堂里還是那盞孤單的油燈昏暗地亮著,一張圓桌擺在正中,上面放了四個碗,中間一個粗陶瓷的大盤子和大海碗,盤子里面是一些咸菜,海碗里則是一碗湯,飄著幾片綠葉子。

左貴還坐在先前那長條桌子后面,兩手籠著衣袖,低著頭不知在想什么。梁氏坐在圓桌旁,正在抹眼淚,望見他進來了,忙擦了一把淚水,在面前圍腰上正反手摸了摸,起身道:“忠兒,這黑燈瞎火的你瞎逛啥呢!趕緊過來吃飯吧!——老爺,過來吃飯了!”

盡管藥鋪艱難,日子很苦,但左貴總自詡為官宦書香之家的后代,所以梁氏一直都誠惶誠恐地叫他老爺。

左貴這才抬起頭,慢吞吞走到桌邊坐下,瞧了左少陽一眼。

左少陽也在桌邊坐下,瞧了一眼碗里,是兩個黑面饃饃。伸手捏了捏,有些硬。拿起來正要吃,啪一聲,手上挨了一筷子,生疼,抬眼一看,只見是母親梁氏瞪眼瞧著他:“忠兒!你怎么回事?你爹還沒動筷子呢,你著什么急?你以前都不這樣,今天這是怎么了?”

“哦!”左少陽趕緊把饃饃放下,瞧了左貴一眼。

左貴也正瞧著他,緩緩道:“剛才聽你姐說,你下午摔下千仞山的石壁,把腦袋摔壞了,什么事都想不起來了,是嗎?”

左少陽點點頭。

“現在有什么癥狀?頭還痛嗎?”

“不痛了。”

左貴伸出枯瘦的手指,道:“把手伸出來,我再給你摸摸脈。”

仔細摸脈之后,左貴沉吟道:“脈象倒是很正常,——你現在能記起以前的事情了嗎?”

“記起一些了,還有一些記不起來。”

左貴花白的眉毛攏在一起,沉吟片刻,道:“你脈象沒問題,但從你后腦那傷來看,那么長的傷,應該不會這脈象的。現在又記不清往事,這當真奇怪了。”

梁氏擔憂地望著兒子,道:“過些日子,慢慢會好的。先吃飯吧,飯都涼了。”

“是啊,吃飯吧。”左少陽嘿嘿一笑:“我還真餓了。”剛才母親梁氏提醒了,他說著這話,卻不敢動筷子。

左貴慢慢伸手拿起一個饃饃,放進嘴里,咬了一口,又夾了一夾咸菜塞進嘴里,低著頭還在想著心事。

見他動筷子了,梁氏才對茴香和左少陽道:“吃吧!快吃吧!”

左少陽拿著饃饃咬了一口,入嘴一股苦澀的味道,還有好象沙子一樣的碎末,他皺眉嚼著,把手里半截黑面饃饃湊到燈光下瞧了瞧,發現里面加著一些黃色的細條,取了一個放在手指頭瞧,很快辨認出來,便是白日里跟姐姐茴香從千仞山背回來的桑樹根的桑白皮。

這種藥是桑樹的根皮,在冬天挖根,刮去粗皮,把根皮剝下來曬干,切成絲用,是一種止咳平喘的常用藥。不過,讀書的時候聽老師說,在六零年饑荒年代,很多百姓常用來當糧食吃,救活過不少人的性命,老師自己就吃過。想不到穿越來到唐朝,自己竟然也吃到了這樣的救命糧。

他現在明白了,為什么下午他和茴香的背簍里一大半都是桑樹根了,原來,茴香跟他上山,采藥是次要的,更主要的,是挖桑樹根剝桑白皮當糧食!不覺心中一陣難過。

他掃了一眼左貴他們三人,絲毫不覺難以下咽,反倒是吃的津津有味的,很快,各人碗里的黑面加桑白皮做的硬饃饃已經吃光了,而左少陽碗里還有一個沒動,手里的一個也還有一大半沒吃完。

梁氏見他一副艱難咀嚼下咽的模樣,疼愛地道:“忠兒,喝點湯!”伸手拿過湯勺,舀了一些湯在左少陽的碗里,“把饃饃泡著湯吃,這樣好下咽一點。”

左少陽肚子已經餓得咕咕叫,只是這黑面加桑白皮的饃饃太難吃了,但心中很清楚,以后只怕這就是未來生活里的主食了,不好吃也得吃。想起這些,不僅一陣心寒。皺著眉將手里的大半個饃饃也放在碗里,用筷子戳散了,硬著頭皮往嘴里刨。

果然,泡散之后雖然還是那么難吃,但咽下去已經方便很多了。他悶著頭一口氣刨光了碗里的饃饃,肚子總算是填飽了,雖然味道著實不怎么樣。

梁氏問道:“忠兒,你先前跟三嬸說,讓他寬限幾天給你湊錢,你到哪里去籌這么多錢啊?”

左少陽當時的想法便是把麝香賣了,估計應該能籌夠這筆錢,可是現在,這個美夢破滅了,他也不知道該從哪里籌這筆錢。苦笑道:“我……,我也就是緩兵之計。反正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嘛!”

梁氏本來有些希望的眼中頓時又黯淡下來,輕嘆一聲,對左貴道:“老爺,這可怎么辦?要不,佃租田種地!再不開荒種地也行。聽侯普說,朝廷說了,開荒種地的,免三年稅,后三年減半收哩!”

左少陽路上聽茴香幫他回憶時說了家里親戚情況,知道侯普就是姐姐茴香的丈夫,在縣衙門當書吏。

“種地?”左貴嘆了口氣,捋起袖子揮了揮麻桿一般的手臂,“你看我這樣,象掄鋤頭種地的人嗎?再說了,現在才冬天,開春了才能種地吧,秋后才能收成吧?這大半年的,我們喝西北風去?”

其實梁氏也知道這不現實,只是窮途末路了,沒轍了才這么說。

茴香道:“爹,娘,實在不行,就搬去我那住吧。侯普不會說什么的。”

梁氏聲音都帶著哭腔:“去你那?你們一家老小擠在窩棚大小的地方,再加上我們一家,睡哪喲!而且,你們日子也不好過,都指靠著侯普那一點薪水,本來就很艱難了,若再加上我們,只怕得把侯普給累死!”

“沒事,他死不了!我幫衙門牢房洗衣縫補,也掙點錢的……”

“不去!”左貴悶頭悶腦說了一句,“要我投奔女婿,不如一根繩子吊死在這得了!——睡覺!”說完這話,左貴站起身,背著手,微駝著背進大堂左邊他們臥室去了。

茴香幫著梁氏收拾碗筷,左少陽要幫忙,卻被梁氏推開了,說已經燒好熱水了,叫他自己倒水,燙個腳好睡覺。

左少陽已經知道廚房在右邊靠里的廂房,摸黑鉆了進去,爐灶里亮著火光,借著火光找到了腳盆,拿著灶臺上的半個葫蘆瓢揭開鍋蓋,從里面舀了半瓢熱水,倒在腳盆里。又從大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倒在腳盆里。發現水缸里的水已經所剩不多了,水缸旁邊有兩只水桶,便大聲問道:“姐!在哪里挑水?水缸里的水快沒了,我去挑水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唐小郎中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90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