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  >>  目錄 >> 第五百三十八章 血戰地下炮位

第五百三十八章 血戰地下炮位

作者:驃騎  分類: 軍事 | 抗戰烽火 | 穿越 | 熱血 | 驃騎 |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 第五百三十八章 血戰地下炮位

在東段指揮官瓊斯準將見風浪太大,水陸坦克無法下水,就命令將坦克直接送上海灘,但這樣一來到達海灘的時間提前了,為了等待配合作戰的裝甲車輛,坦克登陸艇不得不在海岸附近徘徊等待,德軍抓住機會猛烈炮擊,擊沉了2艘坦克登陸艇。

直到六時四十五分,剩余的水陸坦克和裝甲車輛才駛上海灘,可剛上海灘,就被德軍炮火摧毀了好幾輛。

接著第一波1500名士兵開始突擊上陸,因為海中有一股向東的潮汐,以及岸上迷漫的硝煙,使得士兵難辨方向,隊形也變得混亂。上陸時士兵們要先趟水涉過一米多深,50至90米寬的淺水區,再要通過180至270米寬毫無遮掩的海灘,才能接近到堤岸,而且這一切都在德軍密集而猛烈的炮火……所以在最初的半小時里,這沏名士兵根本無法投入作戰,只是在淺水中。海灘上為生存而苦苦掙扎。在第一批登陸的8個連中只有2個連登上預定海灘,但也被德軍的火力壓得抬不起頭。

由工兵和海軍潛水員組成的水下爆破組,傷亡慘重,裝備丟失損壞嚴重。但仍克服困難冒著德軍炮火開始清除障礙物,在東段開辟出兩條通路,在西段開辟出四條通路,可惜在漲潮前來不及將通路標示出來,后續登陸艇一直找不到通路,擁塞在海灘上聽任德軍炮擊。

最后的結果是美軍的前一個梯次的二個團的攻擊成為了無效攻擊,第二梯隊的美軍官兵必須沿著海岸邊三十多米高的懸崖徒坡前行,在整個奧馬哈海灘上有四個被海水沖刷出的深谷,成為通向內陸的天然出口。

他們需要做的是將德軍設在那里的工事摧毀,將堵塞的谷口的障礙物爆破掉。然后向德軍陣地縱深推進,看似簡單的計劃卻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死亡之路,事實證明往往越簡單的任務就越難完成。

宋雨航站在艾森豪威爾的身后望著戰術參謀在不斷的標注奧馬哈海灘上的德軍火力點,宋雨航就想不明白,之前這些情報人員都干什么去了?怎么總是來這么無用的馬后炮啊?現在前方都已經尸橫遍野了,情報也終于核實準確了,難道這個所謂的核實非得用士兵的生命去核實

宋雨航有一種想將盟軍悄報部長威爾德少將一腳踹出去的沖動,胖乎乎的威爾德讓宋雨航越看越不順眼,無奈之下宋雨航只好將頭轉向一旁,落得個眼不見心為靜。

美軍第五軍在“奧馬哈。灘頭遭遇了德軍頑強的抵抗,血戰從黎明一直持續到了中午,已經得到3次增援的美軍依然無法有效打開灘頭陣地,四道溝谷依然有效的控制在德國人手中,無奈的美軍只好用戰列艦冒險抵近海灘,意圖使用大口徑艦炮直瞄摧毀德軍位于溝谷兩側高地上的鋼筋混凝土工事。

而在猶他灘叉的中國遠征軍第五輕裝師顯然要比美國人頑強得多,已經突破了德軍四道防線的中國士兵在第五道防線上同增援而來的德軍裝甲擲彈兵展開了一場空前慘烈的大血戰。

雙方幾乎都裝備具有時代意義的突擊步槍”晰對解。在狹窄的戰壕中雙方都在拼命的發射著彈藥,從交通壕上飛來飛去的手榴彈,顯然雙方都是經驗老到的久戰之兵。

德國人同樣也是第一次遇到如此戰技專業并且無比頑強,戰斗意志如鋼鐵般堅硬的對手,他們引以為豪的戰斗意志在這里絲毫發揮不了作用。因為他們的對手比他們還有頑強得多。

對于中國軍隊,德國人一直以來的評價并不高,雖然中國軍人的意志堪稱頑強。但是中國軍隊缺乏系統的參謀指揮機構。軍隊雜亂缺乏統一編制、練、武裝、派系分立也是不爭的事實。

但是通過此番交手,中國軍隊精悍的戰技和頑強不懼犧牲的精神徹底的震驚了德國軍方,他們需要對這個當年的學生進行重新的評價,很顯然。老的一套評價已經過時了,中國軍隊已經浴火重生了。

在位于巴黎的德軍西線總指揮部內,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在巨大的沙盤并來回的踱步,各方面匯聚而來的情報表明盟軍從2月出日凌晨開始的進攻并不是所謂的佯攻,而是一次真正的蓄謀已久的大進攻。

但是拍林方面的元首卻不這樣認為,希特勒一直固執的認為盟軍是在進行一次空前的戰略欺騙,即便是埃爾溫隆美爾和弗雷德里希多爾曼輪番進言。希特勒一直固執的堅持己見。

因為幾乎全部的戰略機動的裝甲師都直接掌握在希特勒的手上,所以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盟軍在諾曼底一步步的前進,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非常清楚,如果戰況繼續下去的話,那么諾曼底被盟軍突破也只是個時間間題了,一旦盟軍的裝甲部隊打規模的登陸,占領了足夠縱深的登陸場,那么一切就都晚了。但是事實是他手頭的兵力卻不足以將盟軍趕下海。心貍爾德馮龍德施泰特慶幸的是帝國裝甲師和阿道夫希特勒光;客甲師被卷入了戰斗,這使的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能夠動用的裝甲師達到了三個之多,在多次向希特勒請示不果之后,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決定以手中現有的兵力集中向奧馬哈海灘和猶他灘頭實施一次有限的反

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的意圖十分明顯,將猶他灘頭和奧馬哈海灘這兩處戰斗最為激烈的的方顯然都是盟軍最為精銳的部隊所在,其他處登陸的英國人和加拿大人、澳洲人在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眼中就是不堪一擊的代名詞,打就要打其戰斗力最強之部隊,以求得擊潰一點震撼全線的作用。

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顯然是一個經驗豐富并且極為冷靜的戰略戰術指揮官,擁有典型日耳曼人的謹慎和精確的性格,可以說格爾德馮龍德施泰特的決定對于在猶他灘頭搶灘登陸的中國遠征軍第五輕裝師和奧馬哈海灘搶灘登陸的美國第五軍來說,都是一個災難性的決定。

相對來說中國遠征軍經過了一天的激戰已經在灘頭占據了大約2公里的縱深,后續的裝甲車輛正在由坦克登陸艦不停的輸送上灘頭,而第十六團和第十七團的裝甲步兵則在猶他灘頭后的沼澤中同德軍在反復爭奪縱深陣地。

雙方的指揮官都明白。一旦沼澤地域被突破,德軍將徹底失去了抑制豐國遠征軍在猶他灘頭突破的最好戰機,所以在猶他灘頭后沼澤的三道防線爭夸戰中,德軍幾乎是寸步不讓,尤其是幾輛殘存的野蜂自行榴彈炮,給沿著沼澤小徑進攻的中國遠征軍造成了巨大的傷亡。

對于德軍殘存的野蜂自行榴彈炮,中國遠征軍只能依靠剛剛上岸在灘頭陣地擺開架勢的傷毫米榴彈炮進行火力壓制,但是美制,捌毫米榴彈炮無論從口徑還威力上都遠遠不及野蜂自行榴彈炮的,50毫米口徑。不過德軍的野蜂自行榴彈炮還要顧及盟軍的空中支援,不得不頻繁的轉移陣地。

盟軍方面對于德軍在灘頭以及縱深修建的夫量永久性的防御工事也是傷透了腦筋,因為普通的航彈和炮彈根本無法威脅到這些工事,只有戰列艦大口徑的艦炮才能夠做到徹底的摧毀,但是這些還不是最令盟軍頭痛的,最令盟軍頭痛的是德軍在防線背后修建的永久性地下火炮發射陣地。

這些隱蔽在地下的火炮發射陣地內有地下通道,完成發射的自行火炮和牽引火炮可以沿著地下通道轉移陣地,同盟軍大玩躲貓貓,占據了火力絕對優勢的盟軍一時間也無法將這些機動性極強的德軍火炮全部

唯一的辦法就是的面部隊加快突擊速度,直接搗毀德軍的地下火炮發射陣地,已經迂回到猶他灘頭側翼縱深的樊波雖然成功的突入了德軍在沼澤后的最后一道有效永久性防御陣地,但是他身邊的三百名突擊隊員此刻僅僅不到百人了,第二機械化軍第五輕裝師,裝甲步兵第十五團可以說已經被徹底打殘了,具體的傷亡婪波不清楚,但是根據他的估計,全團參加搶灘登陸的三千名官兵的傷亡很可能達到了溉甚至更

樊波非常清楚,概的傷亡其實早已超過了一支部隊崩潰的最高上限了,一般的來說即便是王牌部隊,一旦傷亡超過溉的話,那么這支部隊就將要面臨崩潰,很顯然中國遠征軍不是一般的王牌部隊,而且搶灘登陸原本就是一場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決死之戰,登陸部隊是絕對沒有任何退路的,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突破敵人的防御,將灘頭完全的攻占下來,并且向縱深進行突擊,給后續部隊提供一個安全并且縱深充足的灘頭陣地。

不過樊波率領的突擊隊此刻的狀況也并不太好,他們的彈藥也將要用盡,望著遠處從地下噴出的一團團火光,樊波目光堅毅道:“弟兄們,德國人的地下火炮發射陣地就在我們眼拼了,他們每多發射一枚炮彈,我們在灘頭的戰友們就要蒙受巨大的傷亡,將全部的木柄加重手榴彈集中一下,等攻下德軍火炮陣地之后,給他們的炮管里面前塞上一枚,送他們回姥姥家!”

“上刺刀!”樊波率先拔出了刺刀咔嚓一聲卡在了…懈突擊步槍上,然后卸下彈夾看了看里面已經為數不多的子彈,隨后又檢查了一下只剩下一個彈夾!手槍,將身上其余沒用的東西全部丟棄后,婪波輕輕一揮手,整個人如同一只輕巧的貍貓一般的貼著地面竄了出去。

跟在輿波身后的中國士兵已經不足百十人了,他們一個個目視著前方地下的德軍火炮陣的。一種視死如歸的悲壯氣氛在蔓延著。

當樊波等人抵達德軍地下火炮發射陣地的時候,他們欣喜的發現其地面上并沒有德軍的火力點或是步兵掩護部隊,但是隨即樊波就意識到了,他們從地下火炮發射陣地的所謂窗口根本無法靠近這些在不停發射炮彈的地下火炮”口”

因為墜毫米大口徑火炮每次發射所產生的次聲波和炮口沖擊余波足以將靠近附近二十米的人震得鼻口流血而死,而且地下火炮發射陣地距離天窗尚且還有十米左右的高度,底下全部是混凝土水泥地面,冒然的跳下去非死即殘。

“一定有入口的!大家分散都找一找!”發覺德軍射擊頻率越來越快的婪波已經意識到了德國人很可能馬上就要轉移陣地了,一定要將這五門該死的自行榴彈炮全部炸毀在這里。

入口沒有找到,但是德國人卻要準備收起自行火炮的固定地角準備撤退了,情急之下二十名突擊隊員自愿組成了敢死隊,每一名士兵都將手榴彈或是炸藥包綁在自己身上。一切都在默默的迅速進行著,沒有任何的眷戀,沒有任何的豪言壯語,仗已經打到這個份上了,所有的官兵都明白這是一場你死我活的最后較量。

一名年輕的下士在緊了緊胸前的一排加重手榴彈后,望著樊波一咧嘴嘿嘿一笑道:“輿長官,幫個忙,幫我把這封信捎帶回家去,我大哥和二弟在第十七團,也不知道他們都怎么樣了!萬一我們哥三個都犧牲了,給家里留個字有個念想也是好的

“你給我回來!”樊波一把沒拽住那名神情堅決的下士,哥三個都在同一個師當兵,都一起來了諾曼底,輿波清楚的記得遠征之前宋長官親自頒布過命令,嚴謹兄弟多人在同一部隊內當兵,兄弟三人或以上入伍的,必須將其年齡最小的勸退。

但是,樊波也十分清楚。規定永遠就是規定,任何的規定都是不可能得到百分之一百的執行的。他估計這哥三個應該都是非常優秀的士官,下面的營連長實在舍不得放,而且他們也都不愿意走。

樊波翻看了一下那名下上留下的身份牌,上面清晰的刻著第二機械化軍、第五輕裝師、第十五裝甲步兵團下士王懷中,王懷忠!樊波將這個名字牢牢的記在了腦海中。

兩個世界上都堪稱擁有最強軍隊的國家真正意義的一次碰撞,雖然大部分中國士兵骨子里面并不愿意來歐州這兔子不拉屎的鬼地方打什么德國人,但是軍令就是軍令。并沒有什么商量的余地,而且跟著宋長官也沒打過什么敗仗,既然宋長官讓打那就打吧!

大多數的青聳軍官要比士兵想得多,作為前友好國家,德國出售給中國的軍火在中國抵御日本侵略的時候曾經發揮過極大的作用。中國軍隊也是在德國教官的教導下一步步的走向了正規化,處事嚴謹的德國人很少玩貓膩,他們幾乎都會傾囊所授,很多中國人都喜歡他們,可以說德國對于中國在抗戰初期還是有一定的幫助的!最為主要的是德國在遠東并沒有什么領土擴張的需求,遠東對于德國來說實在太遙遠了。

望著敢死隊員消失的身影。樊波的眼圈微微一紅,作為一名職業軍人來說,他已經經歷了太多太多的生死,在戰場上生與死往往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根本來不及悲哀或是難過,軍人亦是犧牲,犧牲即為最高榮譽,樊波知道自己是那種寧愿轟轟烈烈的戰死,也決計不肯平平淡淡躺在榮軍養老院里等死的人。

很快,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之后,德軍的五個。野蜂自行火炮地下發射陣地都冒出了沖天的火焰,一節炮管和炮塔的破片夾雜著人體的殘肢斷臂從窗口飛上了天空。

原來德軍的野蜂式自行火炮因為設計的原因無法攜帶大量的彈藥,在其固定陣地發射時。幾乎每一輛野蜂自行火炮都需要一輛彈藥補給車跟隨,從空中跳躍而下的敢死隊員引爆了大量堆積如山尚未發射的彈藥。

連續猛烈的爆炸將整個一大片數十個地下炮位都全部震塌了,坍塌的地下炮位形成了一條宛如階梯一樣的小路,滾滾的濃煙伴隨著大火和不時殉爆的炮彈,肆意橫飛的彈片帶著凄厲的呼嘯聲。

沖啊!樊波一揮手一馬當先沖了下去,因為輿波清楚,距離這里不遠的地下炮位里最少還有七、八門昭毫米大炮,這些射程極遠的島毫米大炮同樣對灘頭有較大的威脅。

地下炮位中的德軍炮兵顯然沒有料到會有一群中國士兵沿著地下通道攻進來,手忙腳亂的德軍炮兵紛紛中彈到地,倉促的抵抗晏得無比的蒼白和無力,在接連炸毀了五門昭毫米大炮之后,剩余的德軍炮兵也反映了過來,幾支解突擊步槍配合一挺鵬43將通道完全的封鎖住了,三十幾名中國士兵倒在了沖鋒的途中,樊波本人也屯撕布機從大腿上咬了一塊肉下去。

鉆心的疼痛讓樊波咧著嘴嘶嘶呵呵的倒吸幾口冷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抗日之鐵血遠征軍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