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成噸的心靈陰影

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成噸的心靈陰影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五百七十七章 成噸的心靈陰影

綠林酒吧侍女三人組的快速到來,給這次慶祝會增添了幾分熱鬧,雖然不可能當天晚上就來齊人,舉辦宴會,甚至明天晚上,后天晚上都不一定來得齊,但在晚飯時間,我們還是約了高特夫婦,加上侍女三人組一起,還有今天剛到的貝雅,有菲妮這活躍氣氛的小偽娘在,還有貝雅這一刻也安分不下來的主,已經不愁會冷清冷場了。∮∮,

碧絲帶來了好酒,尤其是專門給我釀制的好酒,讓在野蠻人三大爺那痛上全部好酒的我終于再次重振雄風,提著酒壇子牛逼哄哄的挨個敬過去,眨眼間從歌神進化成酒神。

可是沒料到,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那就是酒鬼水晶,這貨長著小圣月賢狼的模樣,肚量卻還是巨龍級別的,而且尤嗜喝酒,我竟然不長眼和她死磕上去,結果,雖然碧絲給我的酒是喝不醉,但就算是水也能將膀胱喝爆啊。

最終,我敗給了水晶,不,不能這樣說,身為飼主怎么能輸給區區寵物呢,應該說我敗給了廁所才對。

要不是維拉絲制止,水晶還真能將碧絲帶來的美酒一口氣喝光,饒是如此也喝了大半,本來我還打算用這些酒用在慶祝會上呢,沒想到在一個預熱的晚餐上就喝了那么多。

幸好,我們這里有土豪在。貝雅喝的微微醉熏,看出了我的苦惱,為了在新的小伙伴面前表現一下她身為精靈公主的能量,小手一揮,就將慶祝會要用的酒全包下來了,水晶可以放開肚皮喝個夠。

身處庫拉斯特森林。物產豐富,精靈族什么都不缺,一年四季都能釀酒,天知道整個精靈族的存酒量有多少,估計將整個精靈王城淹沒絕對不是難事,珍貴的只有頂級好酒,比如說薩克水晶。

可以看到,當貝雅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水晶看著貝雅的眼神。那是裸的從頭頂上連續冒出一連串的好感度100,堪比當年馬嗶奧一代第三關的無限踩龜殼獎命,要是這是galgame貝雅是男主角水晶是可攻略角色的話,水晶的好感度高的已經可以讓貝雅開后宮玩雙飛都沒問題了。

好吧,恭喜你了水晶,繼我和阿卡拉之后,第三個冤大頭不差錢的飼主又找到了。

因為是預熱慶祝,說白了就是找個借口大家樂呵樂呵。為了避免透支慶祝會的氣氛,大家都有默契的沒鬧太晚。約莫一兩小時過后就各自盡興散去,只剩下膀胱快要爆炸的我和因為太高興一不小心又賣了不少節操快要賣光的大猩猩苦不堪言。

咦,這貨還有節操可言嗎?是我的錯覺吧,早就已經透支到他的人猿祖宗去了吧,節操瓶是大姨媽巾做成的吧。

迷糊中,似乎剛才被我踹出去的東西,又爬了上來,把我當成墊被睡了,真是豈有此理,不過今個本德魯伊實在困的不行了,等醒過來之后再和你計較。

睜開眼的時候,天已經大亮,或者說日上三竿都差不多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忽然感覺身上壓著什么東西,我想起了凌晨時分的事兒,好膽子,到底是誰,膽敢把救世主當墊被睡,死狗?水晶?

為了不打草驚蛇,我保持身體不動,猛地一低頭,終于看到了趴在胸口上的大型垃圾為何物。

呃……都猜錯了,竟然是貝雅丫頭,這家伙怎么睡在這里?我撓了撓頭,充滿困惑。

還有,是誰如此貼身,在我們兩個身上蓋了一層溫暖的毛皮被單。

恰好維拉絲經過,我連忙招呼。

“貝雅啊,昨天喝的有點醉了,硬是抱著椅子不肯起來,說這是她的專用床呢。”

維拉絲帶著溫暖的目光注視著我們倆,似在說,大人和貝雅挺般配的嘛,作為父女,你看一起睡的多溫馨。

哦,我應了一聲,這樣說的話,當初被我一腳踹開的家伙就是貝雅咯?幸好她當時醉醉的,應該沒怎么意識到,迷迷糊糊的摸上來又睡著了,結果是我鳩占鵲巢而不能怪她將我當墊被咯?

混蛋,你以為我會乖乖認錯嗎?所謂的男人啊,就是一旦做了哪怕是跪著也要含淚繼續做下去并且死鴨子嘴硬永遠不會承認自己做錯了的生物啊!況且這里是我的家,我愛睡哪里就睡哪里,何來鳩占鵲巢一說,我真是太仁慈了。

這么一想,我頓時覺得自己占據了道德的制高點,看著貝雅的眼神也再無憐憫。

“嗯嗚”小丫頭大概還有點暈乎乎,發出一聲略帶痛苦的**后,小小的身子在我身上蜷抱的更近,臉蛋在懷里蹭了蹭,迷迷糊糊的夢囈了一句。

“媽媽……貝雅好想你,嗚”

我:“……”

維拉絲:“……”

“能將這丫頭一腳踹飛嗎?”我面無表情說道。

“難得做這樣的好夢,大人就忍心嗎?”維拉絲似早已經看透了我,嘴角含笑,身上的溫柔光環更甚。

“問題是,為什么是媽媽?為什么要在我懷里做媽媽的夢?我和她的媽媽哪里像了?你就不覺得奇怪嗎?很奇怪對吧維拉絲,說不定貝雅現在其實是在做噩夢,很快她夢中的媽媽就要把假發和懷里的兩個肉包**,變成惡魔張牙舞爪的撲向貝雅,所以說現在叫醒她是為了她好。”我振振有詞,強詞奪理。

“真是拿大人沒辦法。”

“維拉絲你啊。不要說的很了解我似的,我其實……”話還未說完,維拉絲就在身邊蹲下,溫柔小手從被子里探入,和我的大手相連,五指緊扣。

“這樣……總該**了吧。可以安分下來了吧,大人。”純凈美麗的俏臉抹上一層深邃醉人的紅暈,維拉絲輕聲細語的挨著我的耳邊說道。

“這……”我的確被維拉絲的舉動胸膛上趴著一個貝雅,就算趴著兩個三個,十個八個,也沒什么所謂。一直握到天荒地老也沒問題。

但是,這會顯得我是個很容易馴服的人,我是一家之主,必須有事沒事的時候裝一下深沉,才能保持自己的**逼格魅力?咦,剛才為什么用的是語氣上揚的疑問句呢,難道連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擁有所謂的**魅力?

咳咳,總之細節不必在意。一句話,我不能就這樣輕易**于維拉絲的溫柔之中。必須讓她覺得,我是一個更別扭,更難伺候的一家之主,這樣做她這個妻子做的也更有成就感不是嗎?

“不行,我還是覺得這波虧了。”我目光一沉,語氣悲痛而無奈。

“除非……”

“除非什么?”維拉絲明知道丈夫在打歪主意。但還是忍不住紅著臉問道。

“除非你讓我親一口……不,是幾口。”

“大人。”維拉絲**嬌唇,臉紅成了熟透的大蝦,不過這份羞色之中,似乎又飽含幾分笑意。

“太過得意忘形的話。可是會后悔的哦。”

“后悔,我的字典里從沒有這個字。”我嗤之以鼻,就你,維拉絲?你的威脅實在太軟弱無力了,說實話就像午夜劇場里的“太太,我已經忍不住了,無論如何都想要你……”、“不……不行,我的丈夫……他很快就要下班回家了”、“但是我是快槍手所以沒關系”。

“真的嗎?”維拉絲的笑意更加明顯。

“當然。”

“那你抬頭看一看。”

“……”我下意識順著維拉絲的話仰頭一看,發現了兩個一模一樣小小腦袋,正從椅子后面探上來,好奇而羞澀的看著這一幕。

西露絲和艾柯露。

“咳咳咳,西露絲和艾柯露啊,來了怎么不出聲呢。”我差點被口水嗆著,立刻就擺出了一張好父親的溫柔國字臉。

“因為。”

“沒有出聲的機會啊。”

“爸爸和維拉絲媽媽這樣那樣的……甜甜蜜蜜。”

“才……才沒有,只是……那個……很正常的……”結果扮了一回孔明的維拉絲,先羞了個大紅臉。

“嗯嗯嗚”似乎人有多點,面對大家有意無意的強勢圍觀,懷里的貝雅開始有蘇醒的征兆了。

我忽然想到了一個好點子。

“你們,有那種打扮用的水粉嗎?”

“水粉?”三個女孩相視一眼,齊齊搖頭。

我家的女孩們果然是天生麗質,根本不需要這些東西啊,我高興的點點頭。

“那你們知道誰身上有嗎?”

“啊,我知道我知道,菲妮姐姐身上有。”

哦?是那只畢竟不是真的**,平時也必須依賴這些打扮打扮才更像。

“聽菲妮姐姐說是平時表演的時候要用到。”

“……”原來那貨也是天生麗質,打從娘胎開始就有做**的潛質啊混蛋!

“能去菲妮那幫我弄一點回來可以嗎?拜托了。”

雙子公主欣然領命,高高興興的出門了,侍女三人組的落腳處離我們這并不遠,很快她們就回來了,帶來了我想要的東西。

于是,我猛地在臉上一陣涂抹,沒來得及照鏡子看看效果,貝雅就已經朦朧的睜開眼,醒了過來。

我……這是在哪里?疼疼疼,昨天喝酒有點喝多了,不過,做了和媽媽有關的美夢,值了。

揉著太陽穴,貝雅迷迷糊糊,不情不愿的睜開一條眼線,從狹隘而朦朧的視野之中,入目的風景讓她呆滯。

一張明顯是男人的國字臉,打著一層厚厚粉底,涂著濃重的眼影,朝這邊高高努起的兩片肥厚嘴唇,上面胡亂涂抹著鮮紅胭脂,宛如血盆大嘴,不斷的在視野中放大,逼近,并發出含糊的聲音。

“貝雅,我的寶貝女兒,媽媽想你了,來,香一個。”

轟隆一聲,貝雅腦海中劃過幾道晴天霹靂,睡夢中媽媽的美麗高貴身影,和眼前這張用群魔亂舞形容也不為過的人妖臉兩兩碰撞,迸發出火星撞地球般的爆炸。

或許是在不足一微秒的時間里,貝雅的理智神經斷裂,以史無前例的嗓門高喊一聲“不要啊”,瞬間著裝,帶上了鐵指虎,雨點一般的拳頭火力全開,朝著眼前這張還在不斷靠近過來,試圖褻瀆她心目中美麗高貴的母親身影的人妖大臉轟過去。

系統提示:玩家貝雅,遭受到了10000000點精神傷害,其中50轉化為心靈損傷,造成持續性心靈傷害,并產生了約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心靈陰影面積。

系統提示:玩家吳凡,遭受到了100000點北斗無情破顏拳傷害,因為顏值已經降到平均線上受平凡屬性影響無法再低,系統感到十分遺憾。

遺憾你妹啊!

最終,我和貝雅兩敗俱傷,當然,是我占的便宜多一點,換言之,贏了,哼哼哼。

“笨蛋吳,等著瞧吧,本殿下絕對絕對不會輕易放過你。”

小丫頭顯然也知道這一點,被怒搶肉山失去盾和奶酪,就連為了搶盾而丟到地上的奶瓶也被敵人悄悄摸走的羞辱感,讓她的一張俏臉布滿羞憤,眼角含淚,楚楚可憐。

“你這丫頭可真不知感恩,我可是聽到你在我懷里一直喊媽媽,心生憐憫,所以不惜犧牲自己高大的形象來**你,你竟然不領情。”

“我……我在你懷里?都……都聽到了?”貝雅聞言,全身顫抖的更加厲害,小手哆嗦的指著我,似乎恨不得射出六脈神劍把我穿成馬蜂窩。

“啊啊啊!!!恥辱!!!奇恥大辱!!!本殿下不活了,臨死也要拉笨蛋吳你墊背!”

“你墊了我一晚上還不**?休想!”

結果,某德魯伊和精靈公主的日常打鬧再次拉開帷幕,噼里啪啦的打斗聲,宛如一首營地的和平進行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6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