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最甜的糖

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最甜的糖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五百六十二章 最甜的糖

朦朧的睜開雙眼,猶如一萬根針刺著大腦的劇烈痛楚立刻襲遍全身,讓身體立刻蜷成了大蝦一般,在**滾來滾去,死去活來。

完全狂暴的后遺癥,好痛苦啊啊啊!!!

一直都將完全狂暴當成是可重復利用的殺手锏,我的身體卻漸漸忘記了后遺癥帶來的苦惱,偶爾的時候,甚至有些期待能夠用一用完全狂暴,看看自己的極限在哪里,現在,我終于又一次被教做人了,哪怕完全狂暴不會讓自己成為廢人,但是痛苦的感覺卻一分都不會減少。

雖然知道不大可能,但以后還是盡量不要再使用完全狂暴了,再多用幾次壽命絕對會打個對折的。

經由這一次過于隨便開大的教訓,我終于找回了世人對完全狂暴的深深敬畏感,仿佛有感于我學乖了,腦子的劇烈刺疼感漸漸舒緩了不少,我開始有心情打量周圍的景色。

這可不是慣例的白色陌生天花板了,周圍昏暗一片,墻壁是巨石加黏性極強的粘土所¤壘砌,看起來十分結實牢固,粗獷狂野,唯一的確定就是寒風似乎會微妙的鉆進來,不怎么暖和。

不過,這一切又被屋內許多獸皮制成,包括自己躺著的床,蓋著的被子,都是由不知名而又十分暖和的獸皮縫制。而變得格外暖和,這些從動物身上剝下來的天然皮革,很好的阻擋住了寒意侵襲,并且讓看似簡陋的石屋,生出了幾絲低調的奢華感。

不過擺設到的確是挺簡陋的,空蕩蕩的屋子。面積極大,足有普通屋子兩倍的高度,會讓人產生處于巨人國的感覺,那么大的屋子卻只有最基本的家具,桌子椅子茶壺茶杯這些,少的可憐,到是一邊的石頭墻壁上,燃著一堆長方形架筑的篝火,篝火上面吊著十幾個熬藥用的瓦鍋。讓整個房間彌漫著一股苦中帶甘的草藥味。

此外,還有十張以上的大床,有序擺放,看起來竟像是一個多人居住的病房。

這里……到底是哪里?我有些蒙了,意識還停留在暈倒在亞瑞特之巔的那一刻,三位大爺總該行行好,把我送回去吧,不會把暈倒過去的我扔在亞瑞特之巔。那么無情無義吧?

事實上他們好像的確將我送回來了,只是搞不懂這里到底是哪。女孩們又在哪里?

我下意識的看向窗口,窗口也是做的……嗯,極為豪邁,兩塊活動木板并在一起,就是一個有那么一點點漏風的窗了,稍微挪動木板打開一道口子。入目的純白雪色,讓我不禁微微瞇上了眼。

看來是白天,而且還是個大晴天,自己還是哈洛加斯,從這一眼中。我迅速得到信息。

而且,這窗離地面略有點高度啊,我看看,應該有二十多米的樣子,換算成普通樓層高度,那就是七八層樓那么高了。

這種高度的建筑,不說在苦寒之地哈洛加斯,哪怕在整個聯盟,放眼最富有的西部王國,也難以找到,哦,在赫拉迪克到是常見,法師塔什么的,一般都比較高。

想了想,我立刻就知道自己在哪了。

應該是在哈洛加斯的馬拉奶奶家里,馬拉作為整個聯盟最著名的藥師,常年留在這苦寒之地幫助活蹦亂跳的野蠻人治療,用她的精湛草藥知識救活了不知多少野蠻人,被野蠻人一族視為大恩人。

為了顯示對馬拉的尊重,也是出于讓馬拉的屋子能夠容納更多傷員的考慮,于是勤勞能干的野蠻人們,毫不猶豫的給馬拉建造五層石樓,在整個哈洛加斯,是數一數二的高度,野蠻人個頭大,一層樓起碼要建四五米高才不會顯得壓抑,所以這棟石樓是極高極高的,而我,現在似乎正處于頂層,也就是傳說中的威而屁病房?

就在這時,蒼老慈和的女性聲音從背后傳來,回頭一看,可不是傴僂慢步的馬拉奶奶,推門進來。

“親愛的吳,看起來你的精神好像很不錯。”

“那一定是多虧了馬拉奶奶您的草藥。”我立刻給前任大長老獻上一記馬屁。

“恭維我可沒有任何好處,你自己省心一點,才會讓我,讓大家更加省心安心。”馬拉搖搖頭,嘆氣道。

“孩子,你用了完全狂暴對吧,雖說阿卡拉已經和我說過,你的身體強壯,恢復能力極強,完全狂暴只會損傷你的身體而不會危害你的性命,但我還是要勸你一句,能不用則不用,尤其是用在這種地方。”

“讓您擔心真是很抱歉,我知道了,我以后絕對會再三考慮。”馬拉慈祥而又帶著嚴厲的語氣,讓我完全無法找借口理由,只能一個勁的低頭認錯。

看起來她都知道我去干什么了,也對,畢竟是聯盟的前任大長老,就算退了休,該知道的東西也會知道。

“別和我道歉,我這把老骨頭啊,最多也就能幫你熬點藥,到是你帶來的那些小女孩兒們,這幾天可擔心死她們了,你還是多留點口舌,好好安慰她們吧。”

見我語氣誠懇,馬拉的聲音緩和了許多,面帶笑容的將拐杖輕點了點。

“能下床走動嗎?”

“我想應該能。”我試著將**從**挪下,穿好鞋子,勉勉強強的扶著床沿站立起來。

“嗯,竟然能下床了,出乎我的意料,恢復能力果然不錯,野蠻人也遠沒有你這樣的強大身軀。”

馬拉有些驚訝的上下打量我一眼,看樣子如果我不是頂著救世主的頭銜,她估計是想要從我身上切下幾塊肉什么的好好研究一番了。

“我沒別的特長,就這副摔不壞打不爛的結實身體。值得炫耀一番。”

我哈哈的開玩笑道,其實現在站的很勉強,全身都在刺疼,兩腿止不住的發軟打顫,若不是馬拉看著,想讓她不要那么擔心。我恨不得立刻滾回**痛苦**幾番。

“好了,我知道了,躺下。”馬拉做了多少年的藥師,豈會看不出我現在的勉強,她不由分說的抬起拐杖,在我的膝蓋窩上點了點,只用了螞蟻那么丁點的力,卻似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般,讓我終于再也無力支撐。重新倒在了**。

“我和琳婭在下面幫你熬了一點藥,你稍微等一下。”說著,馬拉拄著拐杖,轉身離開,不一會兒,琳婭小妮子急急忙忙的沖進來。

“吳大哥!”

“唉唉唉,小心點,你手上還端著藥鍋?”

我有些膽顫。這萬一要是把藥鍋打灑了,按照導演那尿性。妥妥的要淋到我身上,這可是嘴壺子在噗通噗通冒熱氣的家伙啊,要把我的小伙伴燙熟,做成茶葉蛋之類的么?

“真是失禮,我可是不像吳大哥那么冒冒失失。”聽到我活蹦亂跳的語氣,琳婭臉上的喜色多了幾分。腳步放慢下來,將藥鍋擺到了旁邊的木桌上。

“這樣才對,琳婭寶貝乖,讓我抱一抱。”我眉開眼笑的躺在**朝琳婭做了一個抱抱的手勢。

“我人站在這里,吳大哥想要抱的話。就自己來吧。”道。

唉,想試探我的身體情況就直說唄,這些女孩呀,一個比一個精明。

站是沒辦法再站起來了,不過也不能讓琳婭擔心,我眼珠子一轉,有了辦法。

“我們可是夫妻啊,夫妻之間應該互相體貼才對,這樣吧,我們各退一步,你過來,彎下腰,我坐起來,把你抱住,這樣就公平了。”

“夫妻不是更不應該斤斤計較嗎?吳大哥真是的。”琳婭微微噘嘴,但還是依言上前幾步,來到床邊,然后俯下上半身,這個動作讓本就已經顯眼的胸器,顯得更加突出,伴隨著她彎下腰的動作微微彈動,簡直就要撐爆胸襟,呼之欲出了。

看到這對迷人的玉峰山巒,我立刻精神百倍,感覺就算站起來也沒什么問題了,立刻麻溜的從**坐起來,展開雙臂,將眼前的小妮子一把摟在懷里……雖然很想這樣,但是琳婭卻在關鍵時刻站直起來,讓我撲了個空。

“嗯,看到吳大哥還那么精神我就安心了。”帶著狡黠的笑意,琳婭無視我的怒瞪,轉過身去開始將瓦鍋的藥汁倒入碗里。

眼看威脅無用,我垂頭喪氣,只好問起了正經話。

“對了,琳婭寶貝,我睡了多久了?”

“這次到是不久,只有區區兩天多的時間而已。”琳婭回過頭瞇眼看著我,這次,區區,而已幾個字眼,咬的很重,似乎在提醒我,吳大哥你以前老是這個樣子。

我訕訕一笑,故做沒有察覺到琳婭語氣中的埋怨。

“維拉絲她們呢?”

“得知吳大哥的消息,我們趕了回來,這兩天都住在馬拉奶奶的家里,方便照顧吳大哥,但是也不能白住,所以我和馬拉奶奶學習草藥知識,維拉絲她們則是復雜給大家做飯,包括那些傷員,現在她們外出買晚飯的材料去了。”

“原來如此。”我嗯嗯點頭,看來我家的小狗狗,走到哪都擺脫不了做廚娘的命啊,不過這也是她的最大愛好,所以我只要在一旁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她就好了,順便欺負一下。

外出采購中的維拉絲,忽然打了個冷戰,提了提衣領,看一眼天色:“好像變冷了一些,是錯覺嗎?”

目光看向旁邊的愛娃兒,她搖了搖頭,莎拉也表示沒有感覺,讓這只溫順呆萌小狗狗腦門上冒出了滿滿的問號。

“維拉絲和莎拉,在愛娃兒的保護下外出購買食材去了,西露絲和艾柯露對藥師這門手藝也挺感興趣,正在草藥屋里學習辨認草藥,沒能立刻得到吳大哥醒過來的消息,還有小茉莉似乎也想學一學。她的天賦很好,馬拉奶奶想收她做學生,不過小茉莉的興趣似乎不是很大,這一點讓馬拉奶奶很困擾。”

坐在床前,琳婭細數著,三言兩語間就將我最關心的女孩們的動向道出。

“小茉莉啊……我看還是別想了。”

聽到還發生了這樣的趣事。我苦笑一聲,搖搖頭,那h禽獸公爵系列,下一本的書名說不定就是禽獸公爵系列外傳之床震藥王公爵的迷之濁白藥液沙鍋——只要吃上一口就會身心淪陷的爆衣迷情史。

話說我是不是越來越了解三無公主了,了解到有點不妙的程度了?現在回頭還來得及么?

苦惱的嘆了一口氣,這時候。琳婭將吹涼了的藥湯端到面前,托天氣的福,真是涼的飛快。

“吳大哥,乘熱喝下去。”

“這是馬拉奶奶熬的,還是你熬的?”我接過藥碗,好奇問了一句。

“你猜?”琳婭神秘一笑。

“……”有種不安的感覺,誰熬的都沒問題,千萬別是那三無公主熬的就行了。

抱著那么一絲絲悲壯。我將藥湯一口氣喝了下去。

“嗯嗚,好苦。”皺著臉。我干嘔了幾下,其實也沒那么苦,就是想在嬌妻面前撒撒嬌而已。

“苦口良藥。”琳婭接過喝干的藥碗,放到一旁,看看我。

“真有那么苦?”

“嗯啊,超級苦。苦到膽汁都快吐出來了。”

“這種說法有些奇怪呢,真是拿吳大哥沒辦法,我身上可沒糖塊哦。”琳婭小妮子苦惱的做思考狀,沒等我反應過來,她的身影飛快湊前。啾一下,吻在了我的嘴唇上面。

“嗯嗚?”我瞪大眼,微微張嘴,驚訝的呆住了,任由這小妮子探出**,在我的嘴唇上吃溜溜的**一下,又羞澀的鉆到里面,輕柔纏綿,片刻之后,小妮子滿臉通紅的離開,眼神游離的躲開我的目光。

“這樣……總該不苦了吧。”

“嗯,不苦,不苦了。”我小雞啄米似的點頭,這可是天底下最甜的糖塊了,誰不服我打死它。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