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 慘成馬,德魯伊,第六人,尤麗葉

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 慘成馬,德魯伊,第六人,尤麗葉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四百七十一章 慘成馬,德魯伊,第六人,尤麗葉

“親愛的,您終于愿意回來了,太好了,太好了,對不起,對不起,我發誓,我再也不會說三道四了,哪怕您在外面有多少情人,我也不會再埋怨,哪怕您把她們帶回來,我也會笑面相應,虛席以待,哪怕做傭人的活也好,只要你不離開這個家,只要你不拋棄我們母子倆,我怎么樣侍奉您都無所謂。”

懷里的白色身影,撲到懷里,不等我反應過來,立刻就是一連串的泣言,一氣呵成,中間甚至幾乎沒有停頓,但是略微缺乏感情起伏……該怎么形容好呢?好像是事先演練過千百遍的劇本臺詞般。

不不不,等等,這個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這貨誰呀?還有,小狐貍能不能聽出里面的舞臺劇成分?

我微顫顫的轉過頭,看到小狐貍面帶笑容,眼睛瞇成一個彎月……不,與其說彎月,倒不如說彎刀更合適,我從里面感受到了銳利的殺氣。

“哦嚯?親愛的?情人?帶回家?虛席以待?母子倆?哦嚯嚯?看來在我不一本讀.小說在的短短時間,發生了不少事情嘛。”

這已經泡入醋壇子里的笨蛋狐貍,完全沒有察覺到啊啊啊!!!

“快點快點,庫特,我們不等你了。”

“魂淡,你這還叫兄弟嗎?就只會欺負我是法師。”被落下的庫特淚流滿面。

“你不是可以瞬移嗎?”

“你少坑我,在狐人部落里使用魔法。可是連露西亞大姐頭也保不了我們,不,倒不如說她會親自操刀懲罰。”

“嘖!”

“你剛剛嘖了吧,沒有勸誘成功覺得很可惜對吧,就那么希望我被露西亞大姐頭懲罰嗎?”

“因為啊,一直受傷的人是我。難道不是嗎?怎么說也該輪到你了吧。”

“那是你自己作死,關我屁事!”庫特忍住對準老馬那的一扭一扭的屁股,扔個火球過去的沖動,大吼大叫道。

三人剛才恰巧遇到了回來的瑪瑪加,對于露西亞的前隊友,甚至隊友四人感情很深的瑪瑪加并沒有隱瞞,告訴了三人露西亞回來的消息,才有你追我趕的這一幕。

“我不管,先走一步了……臥槽白狼。你這家伙,竟然不聲不吭跑那么前去了,卑鄙無恥!”

“誰理你們。”白狼頭也不會,酷酷的甩了一句。

“庫特,快來住我一臂之力,這次絕對不能讓白狼這魂淡捷足先得!”

“說的也是,好像每次好處都被這家伙占了,說吧。怎么個幫忙法?”

“我把你扔上去,你在半空一棍子把白狼給敲暈咯。”

“真是個好辦法……好你妹。滾粗!”

“可惡,就算有一線機會也要嘗試,你難道要做喪家之犬嗎?還是男人嗎?”

“這和是不是男人無關,分明就是你的智商問題。”

“說過多少次,不許侮辱我的智商,我老馬可是在算數上戰勝過凡老大的男人。簡稱超越救世主的男人!”

“你這憐憫的目光是怎么回事,想干架嗎?啊?其實啊,我早就看你這家伙不爽了,每次每次都是你這魂淡在拆我的臺子,憑什么總是我當逗哏而你是捧哏。這不公平,我老馬,現在宣布,也要做捧哏!”

“你根本不是逗哏,你是逗比好不好?”

“胡說八道,我跟你拼了!”

兩個活寶一路打鬧,冷不防前方的白狼來了個急剎車,差點撞了上去。

“噓!!!”白狼宛如一頭真正潛伏的野狼般,迅速蹲下去,掩藏在樹木圍欄之后。

“怎么了?”見白狼忽然小心翼翼的舉動,心知白狼從不一驚一乍忽悠人的老馬和庫特,也不鬧了,跟著一起蹲下,小心翼翼的探出半個腦袋,窺視前方。

“今天還是算了,我們明天再來看望露西亞吧。”白狼注視數秒,忽然壓低聲音說道。

“啊,為什么?為什么?露西亞老大通過考驗回來,可是天大的喜事,為什么要明天才能去。”

“傻瓜,你還看不明白嗎?”蹲在老馬身后的庫特,終于忍不住給了他一爆栗。

“修羅場。”白狼那緊抿著的冷峻如刀嘴唇中,吐出三個宛如出生于混沌之中,令人戰栗的字眼。

老馬凝視良久,雖然還是無法理解修羅場的具體意義,但是就連他的作死腦細胞,此時都在發出驚悚尖叫,提示他快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那……那那那……那我們還是……還是回去吧。”縮成刺猬一般的老馬,用微顫顫的聲音,哀求道,此時的他,竟然生怕庫特和白狼忽然作死闖出去,可以想象對面的修羅場已經恐怖到什么程度。

“嗯。”白狼和庫特相視一眼,難得沒有嘲笑老馬慫樣,齊齊點頭,一步一步退后,然后掉頭就跑。

凡老大,我們忽然身體不適,先撤退了,你自求多福吧。

“不,小狐貍,你聽我說……”

“我不聽我不聽,每個偷腥的男人都會說這句話,受難吧受死吧天誅!”

“我去,你不是放血過多全身乏力嗎?哪來的力氣追我!”

“你才是,不是應該累的早應該倒下了嗎?哪來的力氣逃跑!”

“這是為了生存而迸發的能量,我現在(的逃跑能力)已經是無敵了!哈哈哈!!!”

“死!”

“噗喔!!!卑鄙,竟然用暗器!”

“看我的奪命飛刀!”

“魚唇,同樣的招式對圣斗士使用第二遍是不會……噗喔!!!這次竟然是聲東擊西!”

最后,因為智商的關系,因為很重要所以必須再次聲明。是因為智商的關系,絕對不是因為我的逃跑能力不濟,才會被小狐貍逮住。

咦,這樣真的好嗎?讓我好好想想,智商和逃跑能力,到底哪個比較重要一點?

在陷入人生的十字架般的沉思之中。我已經被小狐貍五花大綁,兼之臉上被撓滿了爪痕,這家伙和小幽靈一樣,都是貓科動物。

“啊啦啊啦?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親王殿下似乎在玩很好玩的游戲,可以算尤麗葉一份嗎?”

見我被小狐貍五花大綁,似乎準備釘在十字架上燒死,身為這場鬧劇的罪魁禍首,熊靈之迷糊騎士尤麗葉。雙手合十,笑容柔軟,似能融化人心。

拜托了,我的妻子的忠誠騎士喲,快點來救救你的親王殿下我,我真的快要被小狐貍給融化掉了呀魂淡!

“咦,外面好像很熱鬧的樣子,尤麗葉。怎么樣,我教的辦法。讓親王殿下大吃一驚了嗎?”

這時候,一個讓人絕對想不到的意外來客,從屋子里面走出來,看到外面的修羅場景象,眨了眨眼,似乎意識到自己惹了大禍。成熟嫵媚的眼眸一轉:“抱歉,走錯門了,你們繼續。”

然后強行裝作一副很自然的認錯門的樣子,想要將門重新關上。

我愣了片刻,然后。在門就要關上的一瞬間,發出驚天怒吼。

“咪啪騎士!!!!!!”

果然是這家伙,我就說,尤麗葉這種笨蛋……哦不對,是這種單核單線程的單純少女,怎么可能一口氣說出如此流利且如同教科書一般的妻子和外遇丈夫的對話。

“啊啦啊啦,殿下,我可不是咪啪騎士哦,你可以叫我蜜拉絲,也可以叫我蜜拉,或者說……像尤麗葉一樣,親愛的?”咪啪騎士還在調皮,臉上帶著似曾相識的裝傻笑容。

我臉色一冷,虎軀一震,一股屬于親王殿下的高貴雄渾氣勢從身體油然而生,氣勢外放,宛如巨熊拍地,孤狼獨嘯,看到了嗎?就算被綁成烏龜一樣,我依然是威不可侵的親王殿下,是萬王之王——的男人,爾等小民,還不快快上前給我松綁。

“蜜拉,我現在鄭重命令你,和露西亞解釋清楚這一切,還我一個清白之身。”

終于,有史以來第一次在十二騎士傳承者面前拿出了十足的親王殿下的架勢,我現在已經是高貴無比的身份了,雖然被綁成像烏龜一樣。

夠了魂淡,是誰在一直強調烏龜,明明是王八之氣好不好!“對不起,露西亞殿下,這都是我的錯,首先,你希望我先解釋哪一部分呢?”蜜拉笑意一斂,終于認真起來。

“這家伙……是誰?”小狐貍雖然裝的一副滿不在乎的樣子,但是瞪著尤麗葉的眼神充滿醋意,卻瞞不了任何人。

也怪不得她會生氣,換做平時,也就吃醋一下,反應不會那么大,可是,一想到自己在天狐考驗里險象環生,這壞蛋竟然還有情調帶著情人跑過來,說不定在自己拼死戰斗的時候,他卻正和這個情人……這樣那樣的,實在不能忍。

“熊靈之怒騎士傳承者,尤麗葉,很高興能和你見面。”至少在簡單的初次見面禮儀上,貴族出生的尤麗葉還是做的有模有樣,光是這樣一看,完全就是個優雅高貴成熟的精靈少女,看不出一點破綻。

“哦嚯,原來是部下兼情人。”小狐貍一聽,頓時秒懂。

“都說不是這樣了。”我垂頭喪氣的嘀咕到,終于想起來了,和尤麗葉的過家家游戲,可是這種事情怎么好意思和小狐貍解釋呢,當初就不該任由尤麗葉將過家家發展下去,我也是作死小能手,偶爾不比老馬差。

“都已經叫親愛的了,都已經是母子倆了,說……你快說,在我進入天狐考驗的這段時間,你們兩個到底做了多少沒羞沒躁的事情,為什么連我……不對。明明連維拉絲她們都還……都還沒有!”

小狐貍對母子倆這兩個字似乎尤為敏感和憤怒,一提起渾身就開始顫抖。

“蜜拉,你惹的禍,快點幫我解決。”我無奈轉頭看向咪啪騎士,這家伙,和人妻騎士相比。一點都不可愛。

“抱歉,我正要說明,是這樣的,親王殿下正在和尤麗葉玩過家家,我一時興起,就教了尤麗葉一些東西,包括剛才的臺詞,以及離婚后的兒女撫養權爭奪,財產分割權。子女撫養金……”

教太多了你這混蛋,不要向尤麗葉灌輸那么現實殘酷的東西啊!!!

“過家家?”小狐貍頭一歪,忽然對我投來憐憫目光,似在說,你這壞蛋啊,智商也終于走到這一步了,退化到只有三歲的程度了。

“那啥,能夠先幫我解開。你很快就會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了。”

“哼,本天狐才不管你這些爛事。”小狐貍一邊幫我解綁。一邊重重一哼。

哎喲喲,剛才是誰把我綁起來著?

拍拍身上的灰塵,我瞪了咪啪騎士一眼,大步來到尤麗葉面前,兩手重重按在她的肩膀上,露出鄭重表情:“尤麗葉。蜜拉這種損友不要也罷,以后還是我撫養……哦,不,是照顧你好了。”

差點說撫養了,因為你看。尤麗葉某些方面和小孩子并沒有太大區別。

“咦,咦咦?”尤麗葉看看我,又看了看強忍著笑容的蜜拉絲,大腦高速運轉,然后叮咚一聲,得出結論,一拍手心,露出迷糊柔軟的笑容。

“親愛的,工作辛苦了,是要先吃飯,還是先洗澡,還是說……先去暖好床?”

我的頭無力垂下,完蛋了,尤麗葉的思考回路還停留在十分鐘之前。

并且,這句話又惹怒了小狐貍,我感受到了背后傳來毛骨悚然的寒意,不用回頭看都能想象出來,此時小狐貍低著頭,面帶陰影,一頭長發無風自動,宛如美杜莎般的形態。

拜托了,尤麗葉,咱們到底還能不能好好玩耍?!

我快給尤麗葉跪了,如果不是知道她的性格的確如此,我絕對絕對會把她當成是敵方派過來想要在無形間致我于死地的刺客第六人。

“抱歉,這次的確是我的不該,本來只是想和親王殿下開個小玩笑,給您一點驚喜,沒想到……”

回到屋子后,咪啪騎士鄭重道歉,這次認真有誠意多了,還殷勤的幫我捶背,希望能獲得我的原諒,嗯,舒服……等等,泥鄒凱,要不然小狐貍又要吃醋了!

“沒關系喲,反正是你的十二騎士嘛,對吧。”小狐貍笑瞇瞇的啜著咪啪騎士獻上的茶,悠哉悠哉說道,但是我分明看到她的口型,在說出騎士這兩個字眼的時候不對,簡單來說就是聽作騎士,看作后宮。

都說是誤會了,上帝作證,我像是那種會對自己的妻子的女騎士下手的無恥男人嗎?到底要誤解我,侮辱我的人格到什么時候你們才會善罷甘休?!

對不起,我下手了,我是個無恥的男人。

這時候應該果斷變身圣月賢狼……咦,等等,大腦有些混亂了,讓我喝口恒河水冷靜下先。

抓起眼前的杯子一口灌下,咦呀?這恒河水……味道有點……有點太絕了,入口甘甜,立刻化作無數美味的細胞,自口腔擴散至全身,根本來不及細細品味,無數水果歷經無數歲月所醞釀出的芬芳,產生恒星爆炸,瞬間灌入大腦,沖擊靈魂,讓人飄飄欲仙,在金色的華光之中來到仙霧繚繞的天宮,和在樂官的伴奏下,和一個個美麗嬌俏的仙女翩翩起舞……

“蘭斯特大人,味道怎么樣?”這時候,尤麗葉像是邀功的小狗狗般湊上來,雙手合十,笑瞇瞇的問道。

“總覺得剛才好像對殿下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還連累蜜拉道歉,為了表達歉意,就將尤麗葉身上能拿出來的最好東西,給殿下解渴。”

“最好的東西是……是指……”我搖搖頭,視線中,尤麗葉變成了兩個,又變成了四個,仿佛學會了三尾血狐的分身術一般,數量不斷增長。

不僅是她,連其他人,甚至是桌凳壺杯,似乎都一起學會了分身術,變得及其碉堡。

“是這個,薩克水晶酒哦。”尤麗葉獻寶的將一個羊脂酒瓶拿出來。

我說……這味道怎么……怎么那么熟悉,還是……還是沒有經過稀釋的……的原漿……

打了個酒嗝,我抬頭笑看著尤麗葉,和她有著無數重影的溫柔迷糊笑顏對上,一秒后,兩行虎淚忽然就從眼眶里奔涌而出,根本停不下來。

尤麗葉,你真是我的優樂美……不,你真是我的第六人啊。

然后砰的一聲倒下,某德魯伊趴在桌上,不省人事。

還沒等大家反應過來,忽然又詐尸般的挺直站起,一腳踩上凳子,一手指天,另一手不知何時握上了魔法擴音器,用狂熱的吼聲大叫起來。

“雷帝們,枕頭們,又到了歌神的受胎時間了,掌聲走起!蒼茫的天……”

又是砰的一聲,某德魯伊再次倒下,口吐白沫,兩眼轉著圈圈,這次是真起不來了。

出現在某德魯伊身后的小狐貍,收回手刀,看了大腦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尚停留在邀功的劇本中的尤麗葉一眼,若有所思。

壞蛋,看來真是我誤會你了,你也真是慘,都快趕上老馬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