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目錄 >>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艾肯,哎呀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艾肯,哎呀

作者:第七重奏01  分類: 游戲 | 游戲異界 | 刑偵 | 魔王附體 | 蜀山 | 第七重奏01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 第二千三百八十二章 艾肯,哎呀

“這里是哪里?你怎么忽然冒出來了?”想到就問有話直說是我最大的優點,當然,偶爾也會有嘴巴比腦子快的時候,作死不是一次兩次了。

“小凡,你的腦子真的快不行了。”

小幽靈目露憐憫的溫柔摸著我的頭,背后散發著圣潔溫暖的光芒,似化作一雙雪白翅膀,宛如悲天憫人的圣女……不對,這貨就是圣女,雖然從來沒有做過圣女該做的事情反而那些圣女不該做的都做了。

“同一天重復兩次相同的話題,這種事情一點都不好玩。”

“正常情況下是這樣,但是本圣女覺得小凡的智商下降情況已經嚴重到必須再三強調了。”小幽靈雙手叉腰,理直氣壯,很神氣的說道。

“……”為什么我走到哪都得被吐槽,這個崩壞的世界到底是怎么了?

“好了,你已經再三強調過了,現在能告訴我這是哪,你怎么會忽然出現,如何?我記得是在和蒂亞的婚禮上,被本子娜給算計了。”

揉了揉太陽穴,我慢慢回憶起醉倒之前的最后一幕,本子娜那可惡的勝利笑容到現在還清晰的浮現在腦海中,讓我一想起就咬牙切齒。

“哦?那笨蛋人偶竟然敢如此囂張。未經本圣女允許就欺負我的傭人小凡?”小幽靈很是高傲囂張的將下巴一抬。言語中一點也沒把萬年公主放在眼里。

“別以為她還要受你欺負,人家現在已經是咸魚翻身,不再是那條被你啃的可憐項鏈了,那具人偶身體,嘖嘖嘖,那防御,那恢復能力。我覺得你的牙齒在她面前已經沒什么用了。”

我眼珠子一轉,計從心起,干脆**小幽靈和本子娜斗好了,我在一旁看戲,嗑點瓜子,喝口茶什么的,好不愜意。

當年萬年公主剛被救出來的時候,因為沒有身體,只能寄居在項鏈里頭。那段時間,萬年公主以及本子娜的外號還沒有,我叫她項鏈公主,那段時間,她還在企圖模仿人工智能的口吻,以此掩飾內心對時隔三萬年后的極度陌生世界的不安、寂寞和恐懼。那段時間。她還處于小幽靈的食物鏈之下,備受小幽靈的壓迫。

最重要的是,那段時間她還沒有這么毒舌,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么物理化學裂變聚變突變情殤墮落黑化黑暗進化或者是其他不可預知的變化,才會讓這貨性情大變,拋棄了人工智能的口吻,進化成了步步高人偶毒舌機。

太可怕了,一個人竟然能在短短幾年時間變成這個模樣,這簡直就是走了小幽靈的成長路線并追加了喪心病狂模式。

“啊嗚(我咬)!”

“嗷嗷嗷!你這家伙,為什么忽然咬人?”咬合力帶來的劇烈疼痛讓我一蹦而起。將掛在肩膀上的小幽靈抱在懷里,生氣的拍了拍她的挺翹臀部。

“因為小凡不理人。”頓了頓,這小圣女用懷疑的目光看著我:“而且,好像還在心里說我的壞話。”

“……”這是何等的敏銳直覺,第六感方面小幽靈的確是圣女級的。

“剛才說到哪里了?對了,就是那人偶公主,還記得以前她在你面前慘兮兮的樣子嗎?現在找到身體后可囂張了,必須得給她點教訓才行。”

我想起了一開始的目的,繼續煽風點火。

“不要。”小幽靈干脆了當的拒絕了。

“為什么?”我跪了,讓我秀一把智商當一回幕后黑手會死啊?

“從閃閃發亮的好吃的項鏈,變成了那副模樣,本圣女已經沒有胃口咬了。”小幽靈給出了她的正當理由。

嘖,已經沒胃口了嗎?的確是無法反駁的理由,話說是閃閃發亮的項鏈你就打算吃了嗎?

“等等,不對,我你到是咬的很開心。”

“那是因為天底下,本圣女除了閃閃發亮的寶石以外,就只喜歡咬小凡一個了,怎么樣,感到榮幸吧,感動的哭出來也沒關系哦。”

我真的哭了。

看來是不能指望這咬人幽靈利用食物鏈的恐怖壓制幫我報仇雪恨了,也罷,真男人純爺們從來不依賴他人,還是自己親自打敗強敵的成績感更足一些,等等,貌似我好像忽略了一個最重要的,根本性的問題。

“這里是哪里?你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啊啊啊!!!”怒掀一記心靈茶幾,話題轉了個圈回到最開始。

“同一天重復兩次相同的話題,這種事情一點都不好玩。”小幽靈直接就復制粘貼了我的話。

“別管好不好玩了快點回答我求求你了圣女大人。”我被吐槽的快要流下血淚。

“這個問題,本圣女還想問小凡呢,莫非真的是酒后失憶,什么都記不得了?這里不是小凡你自己的夢之境界嗎?”

咦,夢之境界?

我下意識張望,可不是嗎?周圍白茫茫一片,猶如世界之初,不正是自己還未張開腦洞前的夢之境界初始形態?

原來如此,是在夢之境界,那么小幽靈出現在這里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問題來了,為什么我會進入到夢之境界狀態?

夢之境界的開啟,需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目前為止,別說我的本體形態,就連戰斗力達到世界巔峰的COSPLAY熊,因為走的路線不同都沒辦法開啟夢之境界。領域境界的妖月狼巫也不行。

說了那么多。其實我想表達的就一個意思,只有圣月賢狼形態下才能開啟夢之境界。

換言之……也就是說……在喝醉倒下以后,還發生了一些事情,然后我竟然變身了圣月賢狼?

想到這種可能性……不對,不是可能性,是必然性的情況,我羞恥的連將自己捆起來沉到雙子海底的心思都有了。

不行啊。我還不能自暴自棄,還不到放棄治療的時候,現在最關鍵的問題是,我到底是在什么時候變身的,有沒有被其他人看到?

**似在冒煙,我再也坐不住了,就想離開夢之境界看個究竟。

“冷靜,冷靜,小凡。你現在出去不是也無濟于事嗎?反而有被圍觀之險。”這時候,小幽靈以局外者的心態,悠然自得的勸慰道。

說的也是,萬一已經**了,我現在離開夢之境界醒過來,身邊剛好一大群人嘖嘖稱奇的圍觀。那酸爽。那羞恥度,光是在腦海里想象一下我就恨不得立刻回老家結婚。

如果沒有**,我現在也不著急著出去,總之立刻醒過來已經無法挽回任何事態,反而有可能將自己陷于抓奸在床一般的羞恥困境當中。

冷靜下來思考幾番,我嘆了一口氣,剛抬起來的**重新坐下。

“那我該怎么辦?”

“涼拌,好好陪本圣女說話。”小幽靈似我本就該這樣做一般,理所當然道。

“是是是,只要圣女大人口下留情即可。”

想到這段時間的確有些冷落了小幽靈。除了在夢之境界,其他時候幾乎沒怎么陪她了,我心里有些愧疚,不過,這也和小幽靈忙著搗鼓她的新玩具有關,那啥來著,神圣什么什么……總之就是跟魔方一樣的玩意,在天使族屬于量產級神器,看五爺贈送時的大方態度,我猜這種魔方神器在天使族應該有不下于十件,改天去問問愛娃兒……不行,這會讓她回憶起被我撕裂分尸的黑歷史。

“本來就是小凡的錯,只要小凡說的話毫無破綻,本圣女又怎么會吐槽?”

小幽靈嘴硬的說著,圣潔的身體輕飄飄飛了過來,人未到,就已經撒嬌的向我伸出了手求抱抱,猶如咿呀學語的小孩,步伐蹣跚的撲向父母懷抱。

“那說話得多累?”我翻了個白眼,還是盤起了腿,伸手將小幽靈拉入懷抱,用這小圣女平時喜歡的**,宛如猩猩媽媽般的將她嬌小輕軟的身子整個舒服抱在懷中。

首先讓我看看這小圣女有沒有穿**……結果剛冒出這個想法就被咬了。

“偷窺內心禁止!”我連忙大呼。

小幽靈沖我努了努嘴:“是小凡的表情太明顯了,色瞇瞇的。”

“我這是為了你好,你看,有哪個女孩不穿**的。”

彪悍的圣女大人彪悍的甩了一句:“明明欺負本圣女的時候,知道本圣女沒有穿**反而更加興奮。”

我:“……”

咳咳咳,這個問題太深入了,不好說,不好說,讓我們換一個繼續。

小幽靈有好一段時間沒有這樣和我撒嬌過了,一鉆到懷里,那小嘴就忙著說個不聽,一會兒說到她的神器魔方玩的怎么樣了,想要等神功大成的時候陰誰一把。

一會而提起她控制的從者圣鉆數量又增加了,實力又變強了,揚言小狐貍就算從第二次天狐考驗里出來,也要讓她知道誰才是正牌圣女老大,什么天狐圣女,那是邪門歪道。

一會兒又怪我這個圣女專屬仆人這段時間不夠忠誠,沒有給她斟茶倒水暖被窩,輕輕的,像小貓**一般的在我手臂脖子上含幾口,諸如此類。

或許是因為太高興了,這小圣女反而比平時更耐不住困意,說著說著就犯困,一會兒后,聲音越來越小,最后說話聲成了輕柔的酣睡聲。

我更加輕柔的將熟睡的小幽靈抱在懷里,心中一片暖意,漸漸的,似乎也被小幽靈的睡意傳染,打起了盹,眼睛不知不覺的合了起來。

竟然在夢里睡覺,我也算是破天荒的第一人了。

一覺起來。感覺更累了。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夢之境界可是要消耗大量的精神力來維持,在夢之境界里睡覺,就跟開著飛機上高速公路一樣奢侈。

不好,不小心睡著了,小幽靈呢?蒂亞呢?

小幽靈還在懷里,像熟睡的小貓一樣蜷在我的懷里睡的正沉。這小圣女,一覺睡個三五天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我可沒辦法陪她在夢之境界里睡覺,好說歹說,才將睡眼朦朧的小幽靈哄了回去,而后立刻取消了夢之境界,小心的醒過來。

“嗚呼呼凡凡……好大……好軟……好舒服……”五感剛剛蘇醒,耳邊就傳來這樣的,讓我受到不明AOE打擊的夢囈聲。

睜開眼,抬起頭。第一眼看到了蒂亞丫頭,正趴在我的懷里,準確的說,是圣月賢狼的懷里,枕著這個世界上我唯一不想看到的巨乳,睡的正香。臉蛋還時不時在那上面下意識的舒服蹭蹭。剛才的夢囈聲正是自她口中發出。

為什么剛醒就要遭受這樣的打擊,我到底做錯了什么?

動了動身體,我忽然一僵,驚呆了。

貌似……好像……大概……**竟然還不止蒂亞一個?有什么東西正壓在我的腿上。

這是鬧哪樣,我和蒂亞的新婚房間,到底是誰那么大膽闖進來?

保持著躺姿不驚醒蒂亞,我努力的將頭抬起,目光終于越過蒂亞的身體,看到了壓在自己腿上的家伙,立刻無語。

我就該猜到。除了這丫頭以外還有誰能那么不知禮數,目中無人,肆無忌憚。

卷起被子一角的貝雅丫頭,歪斜著身子趴在我的大腿上睡的正香,嘴角邊還流口水,在圣月賢狼雪白莊重的袍子上面留下了一小塊濕痕。

這笨蛋精靈公主喲。

我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目光再次一轉,這次是徹底嚇尿了。

本子娜,本子娜竟然趴在床邊,像看護病人的家屬一樣,也是睡的天昏地暗,在她旁邊同樣趴著床邊的還有愛娃兒,那張熟睡的天使臉蛋上似乎殘留著一絲不甘,是因為沒能搶得過蒂亞和貝雅的關系嗎?

夭壽啊,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我竟然糊里糊涂的實現了傳說中的4P?

內心的巨大疑惑讓我無法平靜的等待蒂亞自然清醒,想了想,果斷還是先取消掉變身再說。

噗通一聲,蒂亞的腦袋一沉,超級柔軟的枕頭一下子變成**的床板,這種劇烈變化將她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嗯啊……凡凡,早安。”小丫頭睡的迷迷糊糊,但腦子里似乎還記得昨天的話,下意識的就努起香唇,向我索要早安吻。

我飛快的在她唇上一親,然后將還半睡半醒的蒂亞抱了起身,指著身邊的一連串“戰績”哭笑不得問道。

“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這些人是怎么回事?”

“嗯……讓我想一想?”看到這些不速之客,蒂亞比我想象中的要冷靜……不,倒不如說她根本就沒有驚訝好不好,迷迷糊糊的點著下巴,思考了一會兒,她一拍手心。

“哦,我記起來了。”

“嗯嗯,蒂亞最乖了,快點說,昨晚到底發生了什么?”

比起身邊這些讓我莫名背負上百合4P罪名的無知少女,我其實更在意的是昨晚自己的變身有沒有**。

“昨天凡凡先是喝醉了。”

“然后呢?”

“然后醒過來。”

“接著呢?”我大喊一聲要糟,因為腦子里根本沒有這段記憶,肯定是還在酩酊大醉之中。

“醒過來的凡凡,還是醉意十足,找到了阿琉斯,想和她合力給大伙表演一場。”

“原來如此。”我深沉一笑,看來就算是喝醉的自己,也依然記得自己的歌神身份,記得自己一手創造的輕音部,記得輕音部里的資深成員——靈魂薩克斯手琴手阿琉斯。

“然后,阿琉斯被秘密藏匿了。”

被藏匿?也就是說被迫的?是誰,到底是誰在試圖阻止我大輕音部的偉大表演!

“找不到人的凡凡決定單槍匹馬上臺。”

嘛,雖然少了阿琉斯少了幾分色彩,但是我一個人也不差,畢竟大宇宙銀河第一歌神。

“眼看已經無法阻止凡凡,為了不**凡凡的身份,潔露卡決定給凡凡吃變身藥,這樣一來大家就不知道臺上表演的人是誰了。”

我臉色大變,是老匹夫法拉給我做的變身藥?真是亂來,還有為什么不能**我的身份?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結果凡凡不干,說哪用得著變身藥,自己就能變,口中叨念著一些奇怪的,連我們法師都聽不懂的話,艾肯,哎呀什么的。”

根據語境猜測,應該是ICAN,IUP,我行,我上!

我極度羞恥的捂臉,完蛋了,這次節操不保了。

“不過我知道凡凡不想在大家面前**圣月賢狼變身,所以就把凡凡弄暈過去,阻止了凡凡。”

“蒂亞,娶了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幸福。”巨大的轉折,節操的挽歌,讓我感動的一把抱住蒂亞。

“誒嘿嘿。”蒂亞害羞嬌憨的笑了笑。

“順便問一句,你是怎么弄暈我的?”

“誒嘿嘿。”蒂亞害羞嬌憨的笑了笑,只不過這一次的笑聲中似乎隱藏著讓我沒辦法深究下去的可怕氣息。

“但是后來我怎么又變身了呢?”想了想,我覺得還是不對。

“為了防止凡凡再次醒過來搗……咳咳,是表演,我就把凡凡送了回來,結果后來凡凡果然又醒了,變身了,在房間里喧鬧了一場,愛娃兒,貝雅和娜娜都是為了制止凡凡而來的,潔露卡和小茉莉當時也在,大概已經先走了。”

蒂亞一口氣解釋了全部,讓我腦子有點發漲。

總而言之,可以總結兩件事,第一,我的節操保住了,第二,我這輩子再也不打算沾薩克水晶酒了,第三,這可能不是4P,是6P。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破壞神之毀滅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993